《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10|回复: 0
收起左侧

我和母亲的几件事

[复制链接]

1370

作品

1797

互动

3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14520
威望
43562
精华
1
粉丝
10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18-12-7
最后登录
2021-9-16
在线时间
64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1-9-6 11: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1-9-6 11:12 编辑

                                             我和母亲的几件事  
                                                   朱海明

      夏天来了,媒体上又出现了孩子溺水的消息,这事故年年都有,屡禁不断啊。不由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历险记一般的童年。
      我可是玩儿水老手啊,从七八岁起,经常随李树良到西门外的锅底坑洗澡,先是趴在坑子边上用脚打水,也就是熟悉水性吧。那天,正玩儿的高兴,妈一路呼唤着找来,见此情景都快急哭了,不顾危险一把将我从水中拉出来,我只好乖乖地跟她回家去。可是我照样偷偷去锅底坑学游泳,差点儿挨淹但是也学会了狗刨。
      也是那两年,一双新布鞋上脚一个月之内,我保准让它开线张嘴儿掉帮子。那次和吴庄的孩子打群架时,我穿着张嘴儿的鞋跑不快,被一块儿土坷垃击中了屁股,足足疼了好几天。忘不了,妈整天地打袼褙、纺麻绳、纳底子、做新鞋,做啊做,还是不能满足我和弟弟们的需求。
      冬天,我经常穿着开裆裤弹玻璃球,那是孩子们的主要游戏,一弹一下蹲,动作猛啊,裤裆禁不住了,咔!咔!开裆呗。开了裆,腚前腚后灌满了寒风,就是不觉冷。怪不得都说,男孩儿的屁屁三把火啊,一点儿不假。于是乎,母亲在油灯下给我缝裤裆的情景屡屡发生,并且几十年来时常在脑海中重现,犹似当年一般。
      1960年我十岁,上四年级,大孩子了。二姑夫父亲去世,我和妈去了一趟12华里外的周各庄,到二姑父家去奔丧。二姑夫叫李荫槐,13岁参加八路后改名李士魁,后转业到养老院当院长。我和妈一路走一路唠,好亲热。到了二姑父家,他们都夸我是妈的好儿子,年仅30岁的妈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光彩。
      15岁那年,我要去县里参加中学生运动会,妈给我买了一双高腰球鞋,微笑着说:“35号的,赶上我的脚了,一般大。”妈的微笑里,饱含着自豪愉悦满足和慈爱……也就在那一年冬天,天津滑翔学校招收学员,我初步体检合格了,接兵的同志到我家走访,问妈同不同意我参军,妈擦着眼泪含笑说:“同意。”如果不是复检不合格而没去成,妈就是军属老大娘了,35岁的军属老大娘,年轻不?
      我见过妈跑,姿势一点儿也不好看,两臂不是前后摆动,而是端起来左右摇摆,一跩一跩的好像鸭子,那时的妇女都这姿势。但是我觉得,妈跑起来比王军霞还快还好看。
      妈在20世纪八十年代渐生白发,九十年代几乎全白,2000年后已是干干净净的满头白发,根根露肉。2003年我下岗回到了妈的身边,一天妈说白发根部长了黑发,我一看果然如此。
      “妈,你返老还童了。”我高兴地说,于是和妈商量,一定活到最少九十岁……是啊,73岁的老娘血压不高心不跳,吃得饱睡得香干得动,说话还是响堂嗓儿,走路依然快如风,没点儿毛病啊!
      就在这一年,妈对我说她在平地上无缘无故地摔了个屁股墩。妈说可能是爹叫她呢。我听了并没在意,哪儿能呢?不想这话竟成了遗恨千古的谶语……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广播电视人印象(一)
下一篇:话说汉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5 03:07 , Processed in 0.90625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