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54|回复: 0
收起左侧

[社会] 傻子

[复制链接]

14

作品

22

互动

354

积分

二星作者

股份
181
威望
21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1-7-31
最后登录
2021-9-21
在线时间
111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9-4 09: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二十四日这天, 小区里统一在做核酸检测。
那时,环着儿童游乐场站着一圈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队伍拉得老长,缩短一截又增加一截,似乎没有穷尽的意思。天空,太阳明晃晃地照着。碎棉絮般的白云在慢慢移动,一会儿将阳光遮住,地上便灰暗了,但,这种景象不会超过五分钟,白云走开后,四周又是报复性的更热。
人多太阳照,自然少不得有人抱怨,抱怨检测人员手脚太慢。
   正烦恼间,前面队伍那传来一阵哄笑,伸颈往前看时,却是街坊的二傻子刘流一颠一颠地逆着人群跑了过来。嘴里嚷着:“站开些、站开些,一米、一米。”
   其时,有几个正不知该怎么玩的小孩,见刘流引起了大人们的关注,也仿着他的样子,跟着他也跑也喊。便引来了孩子父母的大呼小叫。
   刘流跑过来了,有熟识的大嫂就喊:“刘流、刘流!”她们闲着无事,想与他讲话消磨时间。刘流没有停着身子,他装着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脸上堆着得意地笑。
   “这傻子,蛮认真的,像那么回事。”有人说。
   时才喊他的女人叹息道:“可惜了,若不是傻子该多好,这人模狗样的。”
   “怎么就傻了呢?”有人问。
   女人扯开话题说:“这不都怪他的那个爹。”
   “是种子没撒好?”那人玩笑道。
   女人乜斜了他一眼:“屁话,人家的爹是警察。”
   “生怎样的孩子,跟他爹是干什么的有什么关系。”那人继续笑。
   旁边一位老者不耐了烦:“钉子,你就喜欢跟别人抬杠。住嘴,听她说。”
   女人续着刚才的话说:“刘流三岁的时候,他妈就跟着人家跑了。刘警官又常不着家。那天夜里,刘流忽然发起了高烧,他爷爷那个老胡涂以为是感冒,简单地喂了几颗药,结果更严重了,等他爹回来送去医院,晚了。人救过来,脑子却烧坏了。”
   “哎哟,遭孽!这当爹得有这么忙?耽误了孩子一辈子呀!”老者说。
   女人说:“他爹是刑警。唉!最后也没得到善终,追逃犯时牺牲了。”
   “难怪,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人的遗传是多少的狠,这小子傻了,却自然地做维护秩序的事。”钉子说。
   老者接言道:“老子怎么觉得你这话有点怪里怪气的?”
   二人正待发生争吵,后面,刘流依旧喊着前面话转了回来。女人趁机地回身扯住刘流。她想岔开那二人的话题。
   刘流站住了,眼睛圆圆的瞅着女人,脸上满是笑意。
   “刘流,今天蛮认真的哩,瞧这浑身的汗。阿姨给你买瓶矿泉水好不?”女人说。
   “不,不要,我,我有。”刘流说着就伸手去后腰那摸出一只矿泉水瓶子,里面还剩小半瓶水。
   “哦,有水呀,谁给的?”女人笑着问。
   “王,王主任给的。还,还有这。”刘流侧了身子让她看左边短袖上别着的红袖章。说这话时,肚子挺得老高,还露出了衣服里面的肚脐眼。
   几个人便笑。女人说:“遭孽,怕是有两年没添新衣了,瞧这衣服穿着,像胸罩。”
   钉子闻言又开玩笑:“嫂子,搞了半天你的胸罩是这样的。哈哈哈。”
   女人回怼道:“你才知道?先前喂你奶时,就没多看看。”
   钉子一听来了劲:“真没在意,来,娘,再让儿子看看。”
   老者一旁来了气:“你们两个,又不掂掂自己多大的岁数,看把孩子都教坏啰。刘流,快别理他们,去前面看看,怎么觉得前面的队伍越变越粗?”
   “吔,是呀,肯定有人插队。”女人惊呼道。
   “那还不,一人站队,快到了,全家就都来啦。”钉子说。
   女人闻言,便怂恿刘流道:“你去,你是执法人员,去把他们拉出来。”说着,用手轻轻扯了扯他的红袖章“要不然王主任会批评你的。”
   刘流听她提到王主任,立刻回道:“好、好,我,我这就去把,把他们拖、拖出来。”
   说着就往队前走去。
   才一会儿,前面就传回来一声响亮,接着就听见了刘流哭喊声。老者几个便离了队去瞧。他们拨开看热闹的人群,却看见刘流双手死死揪着一个男人的前襟,脑袋低着把那人往后拖,嘴里哭喊道:“你、你打我。你打我。”
   “苕逼,你放手!不放手,老子还打。”男子说。
   钉子上前把住男子的手腕说:“老刁,你跟个苕呕什么气?松开!松开!刘流,你也松开!”
   “我,我不!”刘流哭道。
   “叭”,男人又朝刘流的脑袋上扇了一个巴掌。
   老者终于不能忍受,骂道:“你个把门的要不要脸?光天白日的打个小孩?”
   “要你管,你祘老几?”老刁瞪着他说。
   老者仰头便喊:“值勤的人呢?”喊了几声没人应。
   这时,有人小声嘀咕:“早躲开了,这人是吸毒的,谁敢惹他?”
   “吸毒的怎样?吸毒蛮光荣呀!”老者亮声道。
   “老不死的,你是不是活够了。”老刁说完,便欲弃了刘流转袭老者,无奈衣服被刘流抓死,动弹不得。于是就把全部怒火发泄在刘流身上,他挣脱钉子,拳脚并用,雨点般朝刘流击去。刘流始终抓住他不放。
   女人在哭喊:“傻子,快放手!”
   眼见得老刁将刘流打出了人群,女人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操起树丛边的一根木棍,扑上去就朝着老刁的后脑猛击一下。
   老刁倒下了,刘流也倒下了。女人持棍呆在一旁。
   后来,钉子再遇着女人,便笑问:“那天,你怎地就这么冲动?”
   女人回:“是我让傻子去前面的,他要被人打成怎样,我不要被责任?”
   钉子笑道:“你也是个傻子。”
   女人就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5 01:34 , Processed in 0.562500 second(s), 2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