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22|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心

[复制链接]

7

作品

8

互动

172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91
威望
3
精华
0
粉丝
4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1-7-17
最后登录
2021-8-4
在线时间
85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7-18 15: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到景宛小区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刚刚与妻子扯了离婚证,他便急不可耐的跑到了这里。想要尽快的把这好消息告诉她,与她一起分享这快乐,甚至都没有与相处了三十年的妻子(不,现在应该称呼为前妻)吃个告别餐。想到前妻略有些哀怨的眼神,他略有些惆怅。但一想到她火热的唇和柔若无骨的胴体,那一丝的惆怅早被他扔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了。
电梯间已经有一个小伙子在等待了,从穿着看应该生活的不是很如意,但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喜悦和青春气息使他显得特精神。
电梯到了,小伙子一步跨入轿厢中。他悠哉悠哉地踱入其中,绅士地说:“十八楼,谢谢。”
电梯在无声中上升,两人谁也没说话。但愉悦使得轿厢显得格外的明快亮丽。
“嘭”,突兀里一声巨响,电梯停了下来。紧接着,照明灯也暗了,轿厢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怎么了?怎么了?”
小伙子显然经历较少,有点惊慌失措。
“可能电梯坏了。打求救电话吧。咦,手机没信号?”
“我的也没有,怎么办?”
“电梯里有求救电话,那个黄色的就是,按下去。”
“沙···沙···”一片噪杂声。显然,值班室没人。
“等吧。会有人发现电梯坏了的。等待救援吧。”
“等,怎么等?”小伙子突然暴燥起来,“你知道吗,为了这一天,我等了整整十年。本来,下午就去领证的,她正在等我吃饭。这该死的电梯!”
“别,千万别拍打电梯。冷静,冷静。”
“我冷静不下来。”小伙子有点歇斯底里“你这种过着优渥生活的上等人,永远也不会知道象我们这种小人物找到一个爱自己并愿意结婚的姑娘有多么的不容易。十年,整整十年,我俩整整十年的奋斗,才有了今天。可现在,唉!”
上等人?爱情?小伙子的话把他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三十多年前。

“该起了,都十点多了。”迷迷糊糊中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明媚的脸。他发誓,从父母双双亡故后,从来没有人如此温柔的和他说过话。
田螺姑娘?不然这个小破屋可没哪个姑娘会登门。
“我是学军的朋友,”看着他眯眯瞪瞪的样子,姑娘嫣然一笑:“学军有事出去了,让我找你玩两天。”
“学军?”
“嗯,我们是在他当兵时认识的。正式认识下,卫红,H市人。”
“申华,乡下人。”他从被窝中伸出手来。在那粉嫩的小手上握了下。
“啊,你的手这么烫?你病了,来,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那么麻烦。去村合作医疗站挂瓶盐水就好。”
于是,整整一天,他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极至温柔。
整个打点滴的过程中,她一直静静的陪护着他。直到快要完成的时候,她才离开。而当他走到医疗站门口时,就看到她笑艳如花的提着刚买的小菜等着他。
到了晚上,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两天后,当卫红提出告辞并要求他一起去H市时,沉浸在温柔乡中的他,毫不迟疑地锁上了门。当到了车站看到提着行李的学军时,他依然对此行充满了向往。全然不知他最要好的发小和深爱的女人对他的利用。全然不知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

电梯中,小伙子已经彻底平静下来。耷拉着脑袋坐在地上。两个小时了,依然没有一点获救的希望。小伙子的故事简单而且充满正能量,就像有人说“幸福的故事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故事各有各的不幸。”而他······
“你知道嘛,”他对小伙子说,声音充满了无奈:“我第一次爱上的是一个妓女。而她,却亲手将我送进了监狱。”
“监狱?为什么?”
“仙人跳,一个古老而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犯罪故事”

当学军和他赶到山上的时候。那两人显然已经成就好事。卫红的脸上还有非常明显的潮红。他愤怒的冲上前,一拳将那男的打倒在地。学军身穿军装,一脸正气凛然:“光天化日之下,在堂堂的国家级风景区,行此苟且之事。走,到公安局去!”
“同志,我一时糊涂,饶了我吧,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那你是要私了了?”
“私了,私了。”
“私了?”他大吃一惊,正要开口说话。卫红拉了拉他的手,摇摇头。
“交出你的钱,滚!”
“我滚,我滚。”
“哈哈,今天收入不错。”
卫红一把夺过钞票,数了数:“一百二十元,这样,我拿六十,学军四十,申华二十。”
“我不要。”他摇摇头:“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好。”
“你啊,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也行,你的钱我替你收着。唉,唉,不能这么早下去,万一他报警怎么办?等天黑再下山。”
然而,他们太小看人民公安打击犯罪的决心了。

“当被刺眼的汽车灯光照牢的时候。我万念俱灰。”他说。
“这么简单的圈套都能中,你实在太那个了。”小伙子明显轻松了下来,口气略带嘲讽。
“是啊,当时警察也问过这问题。”

“这么简单的圈套,你看不出来吗?”警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她说前几年那男的用药迷奸了她,我给她报仇来着。”
“可后来分钱你总知道了吧,你制止了吗?”
“我不想违逆她,而且,我也没拿钱。”
“卫红说她分你二十,她是替你保存。”
“她是说过,我没反对。”
“可你知道吗?因为这句话,你至少得在监狱待半年!”
“知道,可我愿意。”
“愿意?可她是个妓女!而且是个累犯!她是在利用你,她对你的种种温柔、体贴都是假的,假的!”
“我······,我还是愿意。”他的声音渐渐激昂起来:“我高烧中醒来的那一瞬间的温柔,是我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人正眼看过我,大家都叫我阿呆,就连学校里演出,我出演的都是又蠢又笨的北极熊,从来没有人尊重过我,问过我愿意不愿意!”
警察深深的叹了口气:“半年时间会很快过去。可小伙子,这将影响你的一生啊。”

“后来呢?”

从监狱出来后半年,他认识了他的妻。直到结婚,妻的父母都没有同意。妻没要彩礼,也没有举行仪式。只是领了证,便住到了一起。问妻为什么会看上他这个穷小子,妻笑笑:“我和你其实是小学同学,比你低二级。每次看你在台上演北极熊,我就想笑。大笨熊!”
“你知道我坐过牢吗?”
“知道,大笨熊!”
否极泰来。后来,他成了闻名全国的企业家。这中间数十年,妻一直不离不弃的跟着他,以他为中心。每当事业不顺而彻夜难眠时,妻总会说:“愁什么呢,船到桥头自然直。退一万步说,即便你明天去要饭,我也会跟你一起去。”
直到认识了她,一切便有了改变。在那个经济决定一切的年代,仅仅初中毕业的他成了一所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而她,当时正在这所大学读研。
一天回到家,他看到床上堆满了他和她的照片。而妻,蜷着身子坐角落里,低着头,无声的哭泣着。
“该死,没有将胶卷从相机中拿出来。”他拍了拍额头:“对不起,我犯错误了。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会处理好的。”
第二天,他约了她:“我们的事,我妻子知道了。”
“知道了更好。正好可以摆明了谈。”
“不,我已经对不起她了,我不能再伤害她了。”
“为什么要对不起她?你把你的一切都给她,公司、房产、现金······一切的一切,统统给她。我只要你,只要你这个人。我爱你。”她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你以为把她绑在你身边就是对她好嘛?你以为她还跟得上你的脚步?她还是你的贤内助?不,她已经成了你的拖累。只有我、只有我才能在事业上、生活上成为你真正的贤内助。”
“别再想了。快刀斩乱麻,才是真正的好,对你,对我,对她,都是真正的好。才是最小的伤害。”
今天早上,妻终于松口了:“去民政局吧,她说的对,快刀斩乱麻,才是真正的好。”

“就这样,今天上午,我们离婚了。”
“什么?离婚了?”小伙子跳了起来:“这么好的老婆,你竟然离了。你疯了么?你的良心呢?”
“你不懂。她已经跟不上了。现在的形势变化多快你应该知道。离了,也是为她好。”
“为她好?放屁!”小伙子顿了顿,放低了语调:“老哥,你错了。你想想,你们当初打拼是为了什么?你的初心呢?你的人味呢?你想想,如果今天你我出不去了,交代在这里了。最悲伤的是谁?最不能忘记你的又是谁?”
根本不用想,他就能肯定,那个人一定是妻。这个一切以他为中心,一切围着他转的女人。至于她,作为独立的现代女性,相信很快就会从悲伤中走出来,开始全新的生活。
不由的想起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一幕。当问及财产分割时,他说“财产全部归女方,我净身出户。”
“不,我只要一套房子就够了。”妻坚决的说:“我不能让我的男人让人瞧不起。就这么定了。不然,我不同意离婚。”
刚到景宛小区的时候,他还接到了儿子的电话:“爸,你们离婚了?”
“是。”
“作为儿子,我祝福你。但作为男人,我鄙视你。”
鄙视?他下意识中反应:小兔崽子,翅膀长硬了啊。
现在反过来想想,儿子的话也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谢谢你,小伙子。”他长出了口气,挥挥手赶走纷乱的思绪:“我想明白了,不是我前妻跟不上了,而是我走得太快了。我太自我为中心了。如果今天能从这里出去,我会改变的。”
“也谢谢您分享人生经历,让我更加明白了生活的真谛。”

又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出来了。正是小伙子的恋人察觉到不对,发现了电梯故障。才报警解救了他俩。看到喜极而泣抱在一起的两人,他悄悄的离开了景宛小区,没有再去十八楼。只是发了个短信给她:“死了一回,我想明白了。我错了。以我为中心,当然是我前妻跟不上趟了。但如果以她为中心呢?那就是我走得太快了。太自我为中心,使我迷失了自己,以至于昧了良心,丧失了人性!我不能再错了,只能对不起你了。我会求得前妻的谅解,将公司交给我儿子经营。找回自己,平淡生活。祝好并再也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8-4 20:45 , Processed in 1.562500 second(s), 2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