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09|回复: 0
收起左侧

我的大爹朱占忠

[复制链接]

1330

作品

1757

互动

3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14233
威望
43559
精华
1
粉丝
10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18-12-7
最后登录
2021-8-3
在线时间
636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1-7-14 12: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1-7-14 12:35 编辑

                                               我的大爹朱占忠
                                                     朱海明

      读过不少写伯父的文字,大都是了不起的伯父,上得了台面的伯父,值得人纪念和尊重啊。
      我们这里管伯父叫大爹,即父亲的胞兄,大爹二爹三爹……父亲的胞弟则称叔,二叔三叔四叔……我的大爹朱占忠,应该也是不同寻常的人。
      家乡抬头营有很多庙宇如天齐庙、老爷庙、火神庙、城隍庙、娘娘庙,还有一座没了尼姑的白衣庵,做了澡堂子。大爹小时候给白衣庵挑水,把个没长成的大爹压出了一个半驼背,身高定格在不足160公分,这是大爹的终生遗憾,难忘的痛。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抬头营,我们家九口人被炸死在城隍庙附近的白菜窖里。为了报仇雪恨,大爹参加了八路军,后来听他说追上了开国上将邓华的队伍到京西一带打日本,抗战胜利后进入东北,辽沈战役后进关,打完平津后南下,在湖北汉口挂了花,大约1953年末或1954年初复员。真切的记得他在文同工胡同见了我,把我举起老高。哦。他一身黄军装,皮带卡(qiǎ)子好亮啊,闪闪发光——
      我十多岁那年,大爹在我家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给我讲了许多部队的故事。他说打四平双方伤亡惨重,尸横遍野。他说打昌黎时,一个国民党女军官一挺机枪点射,阻止了我们的进攻。后来我们从后面摸上去,那女军官放下枪站起身举起双手,老老实实当了俘虏。他还提起他们营长,头顶有好几道弹槽的英雄营长,解放后复员回乡,无仗可打,郁闷而亡。
      我家的屋里带吊搭,就是两大扇窗户内有同样大小的两块木板,白天支起来露出窗户,晚上放下来从里面挡住窗户。支、放吊搭用两根棍子,一手用木棍支住吊搭,一手用木棍拨动划棍儿。每天都是大爹支、放吊搭,至今他支、放吊搭的身影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中。
      大爹一直在原籍大曹各寨居住,离我家十多华里,后来我去过,见过他的军功章,虽然很旧但是保存的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可惜他复员时已经30多岁,误了大好青春,以致终生未娶。1978年未及六旬病逝在我家——
      大爹生前经常念叨,现在当兵真好,不打仗,还吃好的,天天呆着……这话的核心和焦点就是“打仗”二字,在他老人家的理念中,当兵的没仗打就等于没活儿干没事做就是天天呆着。换句话说,军队就是打仗的,不打仗要军队干啥。不过大爹,我们当兵的并没有天天呆着啊,除了加紧训练准备打仗外,还有许多许多事情要做啊。
      我敬爱的大爹啊,您对军队的意义和义务倒是有极为精到的理解和认识啊,虽然稍有偏颇,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很有道理的,属于淳朴而真挚的高见。
      如果我们现役的官兵都像大爹这样想,当兵不忘打仗当兵为了打仗时刻准备打仗,保证会筑起铁壁铜墙,祖国的海边防永远坚如磐石,固若金汤。
      1995年《秦皇岛日报》搞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征文,我的文章《我的伯父是英雄》上报并获奖,也算是对地下的老人一点慰藉吧。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一个特殊的多音字
下一篇:家乡古镇的记忆(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8-4 21:22 , Processed in 1.031250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