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311|回复: 4
收起左侧

[爱情] 韩秘宝.小说《黄桂花的爱情》

[复制链接]

7

作品

8

互动

185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99
威望
30
精华
0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20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45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前天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桂花的爱情(小说)
韩秘宝

  十一黄金周回家探亲,在村口碰到了大姐黄桂花,算起来都是近50岁的人了,可看上去还是那么一副利利落落的少妇摸样,“大姐啊,你可是越长越年轻啊!”我大声的打着招呼。
  “如今生活好了,人人都年轻啊!看你,算起来也是奔40的人了,可说你二十七、八肯定有人信!”桂花也开心的咧着嘴夸起我来。
  “听说我姐夫宿千都当上有限公司董事长了,你家的钱都花不完了吧?”
  “可不是咋的,一天到晚光数钱玩了!”
  哈哈哈,我们都开心的大笑了,本来还想多听她聊几句近来的情况,一阵音乐响起,她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这时又有几位过路的乡亲上前和我打招呼,我们便握了手后告了别,看到她挺直着身板风风火火走路的样子,就使我想起这些年来看到的和听到的关于她的爱情故事。
  我8岁的时候,她好象22岁,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那是70年代初夏季的一天晚上,县里的电影队来到我们宿黄村放映革命现代样板戏--京剧《奇袭白虎团》的电影,在那文化生活匮乏的年代,一年到头也就看上那么一两次电影,所以,一听说有电影,十里八村的人都赶集似的早早的围在打中午起就支好的电影幕布前。这里说的早,可不是一般的早一个小时,早半个小时,而是早几个小时,甚至早半天的概念,当然,这天来的最早的要数黄桂书了。因为电影队中午是在她家吃的派饭,吃完饭后她就帮助放映员支架子、挂幕布,挂完幕布后她就坐在放映箱上没有离开,电影散场后人都走净了,她还坐在箱子上发呆。这时,运送电影队的拖拉机来了,听说还要赶到30里外的另一个公社放一场,她就赖在拖拉机上跟着又去看了一场。
  自从看了《奇袭白虎团》后,一向不怎么爱说爱笑的她更加沉默寡言了,不久后就听大人们议论出不少风言风语。
  “听说黄桂花得了相思病了!”人称长舌妇、整天不务正业的二溜子眨着个三角眼象得到重大发现似的对坐在墙根闲聊的几位村民和我们几个小伙伴说。
  几个小伙子和我们都立即立起围拢去:“相思谁了?”光棍汉直炮子提了提已补满补丁并露了膝盖的勉裆裤子兴趣十足的问。
  “严伟才!”二溜子铿锵有力的说出这三个字。
  “严伟才,严伟才是谁?”直炮子又问。
  “就是《奇袭白虎团》里的那个严伟才啊!”
  听二溜子说后大家都轰的一下笑了,因为大家都不大相信,电影上的英俊威武的严伟才怎么能和山沟沟里丑小丫黄桂花联系在一起呢。
  二溜子见大家不信就又抛出重磅炸弹:“她都给人家写了求爱信了!”
  “你怎么知道?”人群里有人问。
  “邮局的小张说的,是小张把信拆开看的?”二溜子说到这恐怕圈外的人听见似的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小张怎么敢把信给拆开了?”那个人又问。
  “因为没写明详细地址,只写了革命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严伟才收,落款也没写明寄信人姓名,所以这是一封无法寄出又不知退到那里的信,小张只好将其拆开看了,你们猜信是怎么写的?”
  “别卖拐子了,快说怎么写的?”直炮子见二溜子说到这竟故弄玄虚的停顿了下来,迫不及待的说。
  二溜子故意摆出读信的架势,拿腔捏调的学道:
  “亲爱的严伟才大哥,看了《奇袭白虎团》后,你那威武英俊的形象就深深吸引了我,并勾去了我这个刚刚22岁姑娘的心,如果你还没有结婚,我愿意无条件的嫁给你,如果你已经结了婚,请你给我尽快回封信,我就将爱深深埋在心底……”
  一时间,黄桂花成了人们街评巷议的新闻人物,我们虽属一个生产队,又是邻居,但以前我并没怎么在意过她,听说这个传闻后,我便向许多人一样,开始仔细的留意她。
  她高挑的个儿,因为个儿高,就有点大手大脚,那时农村姑娘普遍留长辫子,她也不例外的留着一条长到臀部的粗鞭子,如果从她的背影看,这是个高挑性感的模特身材,但转过身来,一看那张扁平又长满酒刺疙瘩的仙人掌似的脸,在加上那双如在两道干泥裂缝里挤出的眯缝眼,就给人一种接近丑陋的感觉了。但她的自我感觉却一直良好,不管到谁家串门,进屋后总是先到靠山镜前照一照尊容,拿起梳子拢一拢刘海,在抿起薄薄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齿自对自的微笑一下,应该说,她的整张脸,最动人的地方应该算是满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了。
  因为我们是邻居,两家关系也挺好,她就成了我家的常客。这天,午饭后她又来到我家,习惯的动作做完后就坐到炕沿上,见爸爸妈妈都微笑着看着她,她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说:“你们笑什么?”
  其实,爸妈笑是因为听说了信的事,但又不好说出口,爸爸给妈使了个眼色后只好撒谎说:“笑你越长越好看了!”
  “真的么?”在丑陋的人也喜欢别人的赞美,听到夸奖后黄桂花也不例外的显出兴奋的色彩。
  “一晃都22了吧,该给你介绍个对象了!”妈妈说。
  “我才不找呢!”她嘴上这样说,脸上却出现了不安和慌张的神色。
  “不是不想找吧,是村里没有合你意的吧?”爸爸又诡秘的笑笑说。
  “桂花姐想严伟才啦!”童言无忌的我顺口就说出着句话。
  就象村人们知道某个男人有了外遇,人们往往为了不惹是生非而只对他的妻子隐瞒一样,其实,桂花给严伟才写求爱信的事十里八村的人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只没人对桂花及她的家人点破罢了,没想到却被我一语道破天机,她的脸顿时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刚才还讪笑的爸爸立刻向我瞪眼板起了面孔,正要愤怒的将我赶出屋去,黄桂花却强装微笑的将我的手拉住,瞪大眯缝眼说:“好弟弟,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邮局的小张拆了你的信!”我自作聪明的把对于她的传闻告诉给她。
  结果,她先是好一阵惊愣,尔后愤怒的跑出院子,向村西边的邮局冲去。
  可在她走后,我的屁股上却挨了父亲重重的几巴掌,父亲还边打边骂:“我叫你浅嘴,我叫你浅嘴!”
  挨打后我才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心想,照爸妈的分析她肯定要和小张爆发一场战争的,而这场战争的导火锁就是我了。为此,我一连几天都有一种负疚感压在心头,也明白了言多语失的道理,俗话说,吃一鉴长一智,以后再遇别人谈论事情时就变的沉默寡言、少说为佳了。可是,几天过去了,不但爸妈意料中的战争没有爆发,还发生了更出乎意料的结局。
  原来,那天桂花气呼呼的找到小张后,小张便解释为啥要拆开她的信,但也为没保住密而陪了礼道了歉。小张家在县城,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还指出了她这样做是纯属幻想根本实现不了的事,并说了许多让她实际点想开点的开导话,上过五年小学的桂花毕竟还算知书达理,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于荒唐,便有些无地自容。二人分手时,为了表示友好,小张还把一支钢笔和一本已经翻烂了的小说《铁道游击队》送给她,并握了握她的手。
  一连几天,桂花水不喝饭不吃卧床不起。其实,人有时活的就是精神,精神一跨了,身体也就支撑不住了。说来桂花属于那种心高命薄的人,首先是过早的失去了父爱,她的父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因为上山砍柴摔死了,22年来就和母亲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其次是父母没给她生就一副好模样,却给了她一颗不切实际异想天开的心,别看她自己长的没啥样,可村里的年轻人却没有几个让她看上眼的,以至于两年来媒婆给她介绍了好几个小伙子,得到的都是她的摇头。自从看了《奇袭白虎团》后,她一眼便看中了威武英俊、能歌善舞的严伟才,而且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甚至连看了两场还没看够,就在这样疯疯癫癫中勇敢地给严伟才寄出了求爱信,她认为象自己这样正值芳龄的美女只有严伟才这样的帅男人才配给他当丈夫,却没想过严伟才会不会爱她这些后果。实际上在别人的眼中她的摸样应该列入难看的那种,要不是因为那年月农民穷困,小伙子找对象难,冲摸样又会有几个小伙子能看上她呢?
  桂花的母亲见几日来女儿突然变得眼圈发黑、身体虚弱又卧床不起,赶紧找来大队的赤脚医生给她瞧病。赤脚医生问诊把脉后没瞧出啥病来,因为也听说过她给严伟才写信的事,觉得肯定是个心病,便开了些开胃补体的药敷衍而去。
  其实,桂花得的是相思病,但这会儿相思的不再是严伟才而是小张了,按理,将她丑闻散布出去的小张是她的仇人才对,可自从那天见了小张,倾听了他的流利的谈吐,近视了他的俏脸英姿,尤其是收到他赠送的钢笔和小说,并被他握了手后,就悄悄的喜欢上他了。
  都在一个村住着,桂花当然早就认识小张,可以前只是见过面而已,却从没有机会说过话,通过这次近距离的接触后,桂花就开始想入菲菲了。她想到小张是县城的非农业,自己如果嫁给他自己不也就变成非农业了吗,那时不仅可以住进县城,吃上大米白面,说不定还会找个令人羡慕的工作呢。当然,这一切都是闷在自己心里的,又不好说出口,所以,就闷出病来了。
  一时间,村里又传开了是小张拆信传信害得桂花得了病,这话传到小张的耳里,心里便觉得对不住桂花。这天,他怀着愧疚的心情买上二斤挂面,一斤鸡蛋和两瓶水果罐头来到桂花家中看望她,桂花的母亲下地薅苗去了,就她一个人痴呆呆的躺在被窝里。进了屋,他就坐到炕沿关切的问:“你看,我说让你想开点,你还是没想开,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桂花顿时两眼放光,惨白的脸上堆满红晕,洁白的牙齿微微露出,在加上被窝里露出的白皙丰满的肩膀,一时在小张眼里是那么的美丽。当她含糊不清的嗫嚅着,晕懂中将洁白的胳膊伸出来时,小张竟情不自禁的伸手攥住了她的手。就在攥住她那柔软温热的手的同时,发现她那对白皙皙圆鼓鼓的大奶子随着胸部的呼吸运动在颤微微的晃动着,小张没想到她竟没有穿上衣,急忙松开手将被子盖好。
  “我--!”桂花想说什么,可又不好说出口,只是将胳膊又伸了出来,她是希望他继续攥住她的手。
  小张只好又攥住她的手,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到了那对白晃晃的大奶子,因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这么清晰的见到姑娘的奶子,心理顿时慌张了起来。正在这时,桂花的母亲自院外走了进来。小张急忙松开手,稍微镇静了一下后向桂花母亲说了几句关切的话后就匆匆的走了。
  那年月,农村人能吃上一顿挂面荷包蛋算是大大的改善生活了,当天晚上,吃了“心上人”挂面荷包蛋的桂花立时来了精神。她想,小张不但提着礼品看他,还勇敢的又一次摸了她的手,看了她的奶子,这说明已对她有了那层意思,想到这些,在也睡不着觉了,以至于失眠了一晚上。
  在说小张,父母都是邮电局的老职工,去年父亲退休时,考虑到姐姐已定了亲,马上就嫁出去了,就让刚刚高中毕业的他接了班,分到邮电所当起了投递员。
  那时侯,山村里有个自行车和手表算是令人羡慕的稀罕货了,而小张不仅这两样都有了,模样又是帅哥一个,看着每天骑着墨绿色的飞鸽车在山路上潇洒的驰骋着,看着偶尔抬下腕子看一下手表的帅劲,哪个姑娘能不羡慕在心呢。可是,一年来,亲戚们给他介绍了好几个门当户对的,小张却并没有动心,因为刚刚19岁的他年龄还小,对女人的事还不甚明了,所以一直没有定下来。可自桂花屋里出来后,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那种想接近女人的冲动,这天晚上,他竟梦见了自己和晃着白白大奶子的桂花抱到了一起,抱着抱着,浑身竟有一种非常好受的麻酥酥的感觉,一觉醒来,却发现床单上有一片湿糊糊粘糊糊的东西。
  第二天上午打开信箱时,发现有一封信是写给自己的,急忙打开一看:“小张,你就是我心中的严伟才,今晚上我妈到邻村串亲不回来了,你能来看我吗?如果你来不上,就在天黑前给我回个话,如果天黑前接不到回话,就说明你能来,我就给你留着后门!--想你的桂花”
  小张前思后想,感到他们搞对象是不可能的,因为门不当户不对,非农业怎么能娶个农业人口呢?再说桂花的摸样也实在拿不到抬面上,和她搞对象一定会被笑掉大牙的。可是,他又禁不住那白白大奶子的诱惑,还有昨晚梦中那种麻酥酥的舒畅的感觉,如果让昨晚的梦想在今晚变成现实,那又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呢?就这样犹犹豫豫的一直斗争到傍晚时分了,想尝试尝试女人滋味的欲望和好奇心忽然占了上风。
  桂花的家和我家一样都是独门独院,靠在北山边上,属全村最靠边的一家。那时还没有电灯,为了省点油灯的灯油,劳累了一天的农户们最大的娱乐就是天一擦黑就早早的上炕睡觉。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已想的浑身热辣辣的小张见睡在隔壁的所长已经鼾声雷动,便蹑手蹑脚的轻轻打开邮电所的院门。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小张虽然拿着手电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却没有打开,怕走大路碰见人,只好象作贼似的顺着山边小路慢慢的向前摸索着,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狗畎总是吓得他一机灵一机灵的,越走近桂花家心跳的就越厉害,甚至自己都能听见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好不容易进了桂花给留的后院门,正要推开屋门进去,一种呻吟声却不禁使他惊住了,只听见屋里传出桂花痛苦夹杂着欣慰的低吟:“小张,轻点,好痛啊!啊,轻点啊,啊……”
  小张一听,简直是火冒三丈,心里骂道,好你个骚货,你约了我来,竟和别人鬼混。但镇静下来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这个宿黄庄就宿黄两大家,没有姓张的,而他这个唯一姓张的外来户现在还没有进屋,可桂花却在呻吟着喊着自己的称谓。
  他有些莫名其妙了,便故意咳嗽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黑影从屋里窜了出来,又狗急跳墙的自前院的院墙跳了出去,小张打开手电一晃,发现是一个头发凌乱、身体健壮的男人的背影,那凌乱的头发让他感到似曾相识。
  “怎么回事?”走进屋里,面对手电光下赤身裸体正惊愣得发呆的桂花,小张满脸疑惑的问。
  “刚才不是你?”桂花突然醒过梦来,她惊愣了一阵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原来,自从给小张写了信后,桂花就既怕他突然来回话说来不了,又盼着天早一点黑下来。因为按照约定,等到天完全黑下来还没有接到他不来的回话,就说明他肯定来了。就这样等到天漆黑一片的时候,她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于是,她点起了煤油灯,匆匆的就着白菜汤吃了根蒸红薯,又温了一锅水倒到平时用来洗衣的大盆里洗起了温水澡,她边自我欣赏着白嫩浑圆的躯体边想,等一会这个躯体就属于小张的了,等生米作成了熟饭,不由他不娶我,那时我就成了非农业的城里人的媳妇,我就会离开这穷山沟,不在干这又苦又累的庄稼活了。
  她就这样边想着边洗完了澡,又边想着边钻进了被窝,然后吹熄了煤油灯,直到迷迷糊糊的感到一个热乎乎的裸体压在了身上,她就想一定是小张来了。可她感到这个裸体有些膻臭味,正要责怪他为什么不洗洗澡时,那个硬邦邦的家伙却捅得她撕心裂肺的痛。这时她却顾及不了膳臭味,只感到那种疼痛,但当想到这是为爱而痛时,又有了一种得到爱后的欣慰了。可是,听到咳嗽后那位夺去她处女贞操的她以为的小张的突然逃去,打着手电的真实的小张的突然出现时,她简直如入五里梦中。
  呜呜哭了一阵后,她终于想明白了,刚才这个满身膳臭味的浑水摸鱼的家伙一定是为她往邮筒捎信的那个羊倌,那个也和她同过三年学,由于家庭贫困中途辍学而给生产队放起羊来的宿千。这个混蛋加色魔肯定是先拆开信看了内容,又粘上后才投进邮筒的,想到这些,她借着手电光看看遗留在床上的脏乎乎的衣裤,感到自己的判断是准确无误了。
  “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好象是那个羊倌!”小张看到衣裤后也忽然想起来了。
  “我写的信是让他给捎去的,没想到这个淫棍毁了我!”桂花痛苦而又悲愤的哽咽着说。
  “我们去告他强奸罪?”小张首先想到用法律保护桂花。
  “不,告了他,我也没法做人了!”桂花说着又忍不住痛苦的哭了。
  “那,怎么办?就让他这么轻易得逞了?”小张为她的顾忌有些不解。
  “你不要管了,如果你不嫌弃我还喜欢我,就求你在这陪我一宿,如果你嫌弃我,那你就回去吧!”桂花说这话时倒是有些镇定了。
  小张仍打着手电站在炕前,两只眼睛怔怔的、火辣辣的盯着桂花那雪白丰满而又苗条的躯体。
  见小张没有走的意思,桂花就赤裸着身子下了炕,又从锅里舀出几瓢温水倒进刚才洗澡的盆子里,边擦着眼泪边洗起了下身,而一直打着手电为其照明的小张则看得欲火难耐……
  几天后,又一条新闻在宿黄庄传开,羊倌宿千食物中毒了。
  宿千食物中毒是生产队长发现的,那天早晨,队长带领社员上工后,却发现羊们还在羊圈里,要是往日的这个时候,宿千早已把羊群赶上山了。
  队长疑惑的推开了专为羊倌搭建的窝棚门,发现宿千正嘴歪眼斜口吐白沫嘴唇发紫的在地上打着滚,队长首先判断是农药中毒了,急忙跑到大队医疗点喊来赤脚医生。赤脚医生一看病情危机,给打了针解毒药后又让社员抬着送进十几里外的公社卫生院。卫生院一检查,是食物中毒,急忙一边打针输液一边采取涮肠洗胃措施,也该宿千命大,经过一番抢救后又活了过来。
  那几天,好几个公安局的人在宿千家里又是照相又是测量,经过对呕吐物进行化验,宿千早晨喝的菜叶粥里被人撒了老鼠药。
  公安局的人询问宿千,让他提供一些线索,尤其是谁和他有仇,近两天有谁进过他的窝棚等等。提到谁和他有仇,宿千马上就想到一个人,可是却支支呜呜的不敢说,因为说了,自己那丢人的事就谁都知道了,那这辈子名声就完了。越想到名声,就越不敢说,这就更加激起了公安人员的怀疑和兴趣,敏锐的公安人员意识到,他明明知道是谁下的毒,可又不敢说,这个下毒的人让他这么惧怕吗,这里肯定是案中有案。
  结果,没费多大的劲,就通过鞋印、指纹等证据查到了下毒的人,那人读者一定会猜到是桂花了吧,结果,由下毒案又审出了强奸案。
  几天后,两个人都被逮捕,不久后,宿千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8年。桂花以故意投毒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桂花在五年的劳改生活中学会了裁剪缝纫技术,出来后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式,她便回到家乡的镇上开了个裁缝店加干洗店,几年工夫,竟也算得上富裕阶层了。然而,因为一开始就抱着玩玩心态的小张并没有信守那晚和以后几次交欢时要娶她为妻的许诺,早已于三年前就和另一位门当户对的非农业姑娘结婚生子。桂花这时才想明白,如果当时自己把贞操给了小张,他也不会和自己结婚的,这样想来,小张也不比宿千强多少。
  出来后,听说宿千也先她出狱了,但他并没有回到他那个爹死娘又改嫁只剩下三间草房的穷家,都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
  村里人见桂花成了冒尖户,好心的人不记前嫌,接连给她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比她条件好的一听她的过去就摇头了,比她条件差的她还看不上。就这样,一年一年的拖下去,一晃就到了30岁,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姑娘了。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九十年代初的一天,桂花正在低头裁剪,一个穿着气派,眼带墨镜、精神抖擞的中年男人提着个包儿走了进来,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将衣服干洗一下,明天来取!”说罢,又愣愣的注视了她一会,就扭头走了出去。
  看这人神秘西西的样子,桂花就有点起疑,待将一身考究的女式毛料西服从包儿里拿出来时就简直让她惊讶了,因为包儿里面有个鼓鼓的大信封,倒出来一看,竟是一摞厚厚的百元大钞和一封信:
  “桂花:
  我知道,这辈子你是恨透我了。
  其实,在强奸你之前,我一直暗恋着你,但我知道你是对我这个穷放羊的不屑一顾的。那天,你碰到我时把信交给我,出于好奇,我在半路上就把信拆开了。看了信后我就特别恨你,心想,别看你长的并不出众,可心却挺高,给严伟才写信的风波还没停息,又看中了非农业小张,看来,我这个羊倌就是喜欢你也是望尘莫及、高不可攀了。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浑水摸鱼的占了你的便宜。
  我明明知道是你下的毒,可是我一直没有招供,因为一是怕自己的丑事露馅,二是不想让已经糟到我伤害的你由此遭到更大的伤害。可是公安人员太厉害了,还是于蛛丝蚂迹中破了案,结果我们双双遭到了惩罚,难道说咱俩这辈子就有这个孽缘?
  由于我的悔改表现突出加上两次立功表现,连续被减了两次刑,第四年就被释放了。出来后,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候,我便跑到北部山区和一个有丰富养殖技术的狱友合作办了个养殖厂,没几年就发了大财。这次回到家乡,主要是考察在咱们村里开办山羊和肉猪养殖加工厂事宜。
  听说你还是独身,我就特别激动,你知道吗,我为了惩罚自己,我也一直过着独身生活。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多年来我一直暗恋着你,以至于别人给我介绍了好多女人,都无法在心中挤走你的影子。
  这十万元,是我的赎罪钱,你在监狱五年,一定受了不少苦,就顶算一年赔偿你两万吧。那套西服,不知道合身不?现在我就住在你对面的一个旅店里,时时举着望远镜和摄象机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一天你穿上了那套衣服,就说明你原谅了我,接受了我……
  罪该万死又深深爱着你的宿千!”
  这天晚上,桂花反复读着宿千这封情真意切的信,望着那沉甸甸的十万元钱,想着自己的第一次让他混水摸鱼的得了去的情景,真的是心潮难平。她躺在床上,想象着他当羊倌时的邋遢样和白天见到的英俊潇洒的老板派头,真是士别三日当寡目相看啊。难道真象他信中说的那样他们有这种孽缘吗?
  第二天一早,她就穿上了那身毛料西装,镜子里的她,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满面红晕,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好象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2004年9月中旬休年休假时于秦皇岛胜利村家中,2021年6月第二次修改)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作品

5

互动

21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3
威望
0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5-28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昨天 06: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年轻人难以理解那时候的爱情。文笔流畅,妙笔生花,故事曲折离奇又生动可信。佳作!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作品

5

互动

21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3
威望
0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5-28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昨天 0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飞扬,故事生动曲折,让人回味和思索!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作品

1

互动

8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6
威望
0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5-29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3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18 小时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七个错别字,以后一定认真校对。故事构思巧妙,结构完整,结尾属神来之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作品

8

互动

185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99
威望
30
精华
0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20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45 小时
性别
保密
 楼主| 发表于 2 小时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香华姐姐的批评指正,以后一定认真校对,精益求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6-12 18:57 , Processed in 1.906250 second(s), 3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