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4|回复: 0
收起左侧

[叙事] 我《入党》了

[复制链接]

51

作品

63

互动

1438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779
威望
257
精华
1
粉丝
7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0-11-28
最后登录
2021-6-12
在线时间
311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陈刚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入党》了


那年,我入党了。时间是1985年6月26日,地点在河西长沙纺织厂运输科。那个时段正是我女儿刚满四个多月,也是我毕业论文答辩的准备阶段,匆忙的工作与学习还是有些紧张和疲惫,好在入党在即的喜悦萦绕在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那天,阳光穿过梧桐树叶,透过晨雾,一缕缕洒在5楼厂宿舍的窗户上,我坐在家里的书桌边,看着床铺上堆积的论文初稿、纸张和表格,于是忙着卷写自己的自传和入党志愿书,完后,又忙着填写各种入党的申请表格。看着、写着、填着,发现在‘家庭出生’一栏里再也不用填上‘地主或伪军官’那样刺眼的字眼时,心灵猛然的被触动了一下,一种百感交集的心情涌上心头,湿润的泪痕在眼眶里老是打转,心理的惬意自在劲情,一下子,身上仿佛是感到卸掉了一层污泥浊水的外衣,而换上一件改革开放的新时装。
顿时,一种能融入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的光荣使命感就油然而生,那可是我期盼了多少年的梦想!如今却就这样不期而遇了。没有人知道,我在这入党背后所经历的辛酸与苦楚;没有人了解,我那碎满一地的年华?
非常庆幸的是,改革开放后,全面纠正了十年“文革”的错误路线,实行全面的拔乱反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把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社会也越来越正常,政治文化从意识形态中心化向公民权益多元化层面变化。没有身处那种激发人性之恶的环境,摈弃了许多不必要的争论,少了各种折腾,激发了人民群众的巨大积极性,所谓‘剥削阶级’家庭出生的成分因素再也不是阻隔入团、入党、参军的障碍了。
为此,那个年代,都是青春充满激情的时候,总想‘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豪迈,努力奋斗的行动,刻苦自学的精神,百倍专研的工作态度来参照党员的合格标准,曾经的抱怨和慷慨,如今只剩下入党时的满腔留念。
虽然还有一年预备期的考验,但一年的转正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问题,因为党龄是从预备期算起,所以掐指一算,我入党距今应该整整已有三十六年了。这在过去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因为,那种阶级斗争路线的氛围,我的家庭出生,我复杂的社会关系是绝对不会容纳我这种五类分子(有段时候是七类)的子女加入党的先进组织里去。
鲁迅先生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写在我入党三十六年之际,回想起自己以前还是很无辜的。只是由于阶级路线的强行贯彻执行,极左才在许多幼小的心灵里造成了分裂,人性中潜伏的恶被错误的政策发掘出来了,煽动起来了,才产生了后面的文化大革命中的‘血统论’、红卫兵运动;才有了令人心痛的学生斗学生,学生斗老师的现象;还产生了鼓励告密的事情发生,如是,轻言细语背后的撕裂亲情,酒酣耳热背后的刀光剑影就都不足为奇了;更甚者,是有了许多五类分子的子女中的一些特殊性格和他们的苦闷与徬徨。
以前,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知道政治与阶级斗争的法则。为此,在我的年少的时候,人们只骂我是地主剥削阶级的狗崽子,还没有叫我小地主,在学校读书时还能叫我为学生,在下放的农场时,他们还是称我为知识青年,回城进厂后尚能把我当成工人一份子看待,但真实的档案家庭出生一栏里的记载,能感受到人们背后的窃窃私语,知道自己至多是在地狱与人间的边缘行走,阶级斗争的法则契合了当时的政治氛围,显得是那样的滴水不漏。于是,从一出生就把我打入了另册,用一种阶级观念的思想划分了人生在政治上的‘三六九等’。
那时候,我想读书、入团、入党,参军都卡在阶级出生的成分上,而瞧见别人的表格上,家庭出生一栏里他们的‘祖宗三代’都是红得发紫。不是党员就是干部,就连他们的兄弟姊妹或亲戚的政治身份都挂着亮丽的政治光环。甚至连他们自己的履历表更了不得;小学读书就是红领巾,中学入了团,年轻工作时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种经历让我自卑而又羡慕不已。
为此,我暗暗地下决心,在下农村时,就自觉地接受改造,常常干着超越自己体力的劳动,出工都是满勤,农活也学得非常棒,俨然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青年农民。回城后,在工厂里,我也是努力学习各种技能,提早上班,推迟下班,积极向党、团组织靠拢,用血和生命来证明自己对党的一片信仰和真诚,经常写思想汇报,在各方面都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把自己改造成合乎党员的标准,让自己的人生经历都是清清白白。
然而,每当碰到人生走向的机遇时,还是那种讲究家庭出生门第的藩篱,那种政治观念的评判标准。年轻蓬勃的思想瞬间就被打蔫了,真像雨果《悲惨世界》的人物。而那个可怜、龌龊的自己就像背负着父辈们历史沉重的罪恶感形影相随,犹如一声响鞭抽在我光着的脊梁上,感觉如履薄冰。处于当时的现实状况,我只能在自己心路历程上做一个系统的梳理,然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记得‘四人帮’倒台后,有一天我回家,望着母亲在看报纸,突然,她抬着头对我说道,“你应该积极要求入党,现在的条件好多了…….,”没说完又继续看着她的报纸。此刻话不多却意味深长,可能那会儿在她的心中已经确定儿子有了入党的希望。
其实,我母亲也是旧时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解放后,她拥护党、热爱社会主义,曾经也是单位党组织培养的对象,只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与入党而失之交臂。现在,她非常清楚,知道现在的政治环境比过去宽松了许多,也了解如今填表写家庭出生一栏里少了那些政治麻烦。加上自己即将拥有的高等学校文凭的基础,还有自己一贯的政治表现作为垫底,以及这么多年来不顾磨难与委屈的执著,心中似佛更有了入党的底气,也就从那一刻起,我对入党的追求就显得更加有信心了!
当有着梦想、认同、追求和珍视党员身份的时候,我就以灵魂的救赎和改造世界观来丈量自己。党员的身份对个人来说,不只意味着党组织的认可,还是一种责任和行动的践行,更是一种经历与时间的考验。
随着时光的流逝,个人知识层面的拓展,对中国的近代史、现代史有深刻的了解。以青春之我 耀信仰之光,我便走进了马列主义的书籍里,常常读书到深夜,了解了一些马列主义的原理和毛泽东思想,还读一些哲学家的原著,更喜爱耕读政治、历史、地理、经济、文学等各方面书籍,在卷帙浩繁的知识里逐步形了成自己的认知。也萌发有过‘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的心境。
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读到的书籍就更多了,从而也就慢慢成熟了自己的世界观。根据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通过历史的横比、纵比以及自己亲身经历的感受,我对马列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有了深刻的认识;因为,这种结合产生了两次历史性的飞跃,诞生了两大理论成果,即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他们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也是指导我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正确理论。
掩卷沉思,虽然,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筚路蓝缕,不全是顺境,许多时候是处在逆境和挫折当中,经过许许多多的艰难险阻,甚至犯过错误,有过失败,但是,这个党处在逆境中时,仍然能够正视自己,在挫折当中,能够越挫越勇;在错误当中,能够不断地修正缺点,改正错误。
最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是代表了广大人民利益,历经了血与火的洗礼,党的宗旨、政策是为人民服务,真正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赢得人心的党,才能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担,除此以外,在中国没有任何组织和政党能担负起这个责任。这也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产生了共产党,深刻改变了近代以后中华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进程,深刻的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深刻的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局。”
所以,我的入党誓词是:“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至今,我清楚的记得,我是我们家中第一个入党的人,同过去相比,当青春欲动皈依共产主义政治信仰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就是我们的基本道德规范,是从个人行为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的凝练。我依然用饱满的笔触填写着《入党自愿》,让影响了我几十年的思想去追寻属于自己的信仰。而当我踏上党组织的归途,脑海中的瑰丽梦想却并未就此停止改变。
今年7月1日,正是建党100周年。时过迁境,我仍记得那份经反复修改的入党志愿书,还有每次组织测评时紧张激动的心情,还有转正后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喜悦之情,此情此景从脑海中被翻出来,历久弥新。因为不管经历多久,成为党员,并为党的事业奋斗始终不曾改变,这便是属于我的初心。

2021.6.4草于家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陪考
下一篇:忙碌中的小偶感(十年前的文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6-12 18:52 , Processed in 2.046875 second(s), 3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