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307|回复: 1
收起左侧

[社会] 韩秘宝.小说《嫌疑人》

[复制链接]

7

作品

8

互动

190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03
威望
30
精华
0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20
最后登录
2021-6-16
在线时间
76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6-3 12: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嫌疑人(小说)
韩秘宝

  美女小童的手机丢了。
  下午上班后,这件事便成了全处的头号重磅新闻。
  开朗活拨漂亮的小童一改平时见人酒窝笑,开口银铃声的迷人形象,绷着布满阴云的脸,正在小会议室里向处里的几位领导汇报“案情”。
  据小童回忆分析,她的手机应是中午2点15分到2点20分这个时间段没的,因为小童要去局后院的澡堂洗澡,便把手机放在了办公室的茶几上,这时是下午2点整,同事小贾和小许正在屋里看电视。等她2点30分洗浴回来后却发现手机不见了,小贾和小许也不在了,而同事小柳则端坐在茶几后的沙发上看电视。
  她急忙拨打手机,却已经关机。问小柳,小柳说没看见,又去隔壁问已经躺在床上休息的小贾和小许,两个人也都直摇头。小贾和小许还回忆说他俩是在2点15分离开的办公室,走时习惯性的没有关门。在回过头来问小柳,小柳说他是2点20分进的屋,当时屋里没人,也没发现茶几上有手机,进屋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这么一分析,如果不是小贾、小许和小柳拿了手机,那就是在2点15分和2点20分之间的这5分钟内有人进屋拿走了手机,尤其是,她的手机原来开着机,而现在却关了机,这不更加证明被人拿去后被关了机吗?
  这天中午,左隔壁办公室的小张,右隔壁办公室的小赵都在自己办公室的床上休息,都说没有进这个屋,门卫老黄保证说绝没有外面的生人进来,也没有人上他们的二楼。
  那么,既然没有外人进来,就是内盗了?
  于是,小贾、小许、小柳、小张、小赵包括门卫老黄都成了被怀疑对象。
  首先要怀疑的是贾、许,因为他们是手机的见证者和知情者,就凭走时不把门关上这一点就值得怀疑?其次是柳,为啥没到上班时间他偏偏早来了十分钟,而手机偏偏在他来的这个时间段里没的?再次是张、赵,谁敢保证在那个5分钟屋里没人的空白段里他俩没有进来过?还有那个门卫老黄,也说不定他在那个五分钟的空白时间段里悄悄的来过二楼呢?
  本来下午全处人员是要参加局里召开的“英模事迹报告会”的,可听了小童的回忆和猜疑后,处长觉得这件事事关被嫌疑人员的品德和名声,更关乎到处里的声誉,便请示局领导后,取消了参加“英模报告会”的计划,全处人员都留下来“会诊”案件。
  处班子会上,副处长老巴首先发了言:“我认为,小柳的嫌疑最大,最近,他和小童刚吵了架,对小童有不满情绪,另外,他经常不服从领导,对组织有不满情绪,不排除有偷拿别人手机以泄私愤的动机。尤其是,贾、许是两人同时在场又同时离开,可以互相印证,而柳则独自一人在屋长达10分钟,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偷拿和藏匿手机,应该对他重点怀疑和搜查。”
  老巴的一席话,勾起了处长的回忆。就在前天处党员大会上表决吸收小童加入党组织时柳没有举手同意,因为柳一直在内心里看不惯小童那种为了入党故意跟几个处领导忸怩作态贱西西的样子。虽然小柳会上没有举手,但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小童还是轻松的被通过加入了组织。散会后,小童腕了柳一眼后小声骂道:“王八蛋!”这一声谁也没注意偏偏柳听到了,便回了句:“你骂谁呢?”小童就说:“谁心里有鬼就骂谁呢?”结果,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开了。还是处长发起火来把两个人臭骂了一顿才压住了阵脚。老巴说柳不服从领导也是有点根据的,巴主管柳的科,和柳同一个科的童不但嘴甜,还每天给老巴打水扫地抹桌子,而柳却总是自扫门前雪,从来没管过他这个主管处长的瓦上霜。这一点,一直让巴认为柳目无领导。因为对柳有成见,就经常给分一些重活脏活调教柳,可柳却偏偏不吃他这一套。一次,局里要抽人学雷锋做好事上郊区帮助挖臭水沟,巴想都没想就点名要柳去,而柳却声称肚子痛就是顶着没去,巴觉得威严扫地,颜面尽失,可又气得拿柳没办法。
  柳是出生在八十年代的独生子,大学本科中文专业毕业的高才生,因为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在这个以材料论英雄的机关里应该说是难得的人才,前几天他写的一份调查报告深受局长的赞扬并被市委的情况反映转发。但业务工作好是好,就是和同事们打交道时太直白,太无所顾忌,有时还太狂妄自大,尤其在勤务工作上还有点懒惰,结果,别看表面上都嘻嘻哈哈,但内心里还是得罪了不少人的。尤其是老巴是非常看不上他的。刚才对柳的重点怀疑也是带着个人成见,大有借刀杀人、落井下石之嫌的。
  作为一处之长的韩毕竟要顾全大局,所以,他接着老巴的话茬说:“贾、许、柳、张、赵、黄都在被怀疑之列,要怀疑就得一起怀疑,要搜就得一起搜,不能只针对哪一个人。再说,按照法律规定,搜查只能由公安人员进行,我看我们还是向公安局报个案,由警察帮我们破这个案吧!”
  “我看咱们不如召集全处人员开个会,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都同意报案,咱就报,如果大家都同意搜,咱就自己组织搜搜也无妨!”见韩处长和老巴的意见没有统一,人称老好人的副处长老王说出了这个折中的建议。
  韩处长便采纳了老王的意见,马上召集全处人员开了个紧急短会,经过举手表决,除了柳不同意本处组织搜查外,其余人都举手表示同意。
  因为柳不同意搜,更引起了许多人包括韩处长的怀疑,所以,决定先从柳搜起。
  柳暴跳如雷的吼到:“你们这是非法搜查,是犯罪,我坚决不同意!”
  看着柳的疯狂劲,老巴也火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又不是光搜你自己,你慌个什么劲?是不是害怕了?”
  “不就是平时没象有些人那样给你溜须拍马吗,你借机会整人我也不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歪!”柳义正言辞的拍着胸脯说。
  “你不让搜就说明心里有鬼!”老巴进一步激将到。
  “如果在我这搜不出手机,咋办?”柳来了句反问。
  “搜不出,搜不出,搜不出就证明你是清白的呗!”老巴被问的有点结巴起来。
  “搜不出,我就告你非法搜查!”柳虎视眈眈的瞪着眼睛说。
  “随你告去!”老巴也毫不示弱的说道。
  “那你搜吧,我走了!”柳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冲向走廊里。
  众人面面相嘘,这时老巴已经在心里判断就是柳偷了手机了。他先是对柳浑身上下的搜了身,而后搜了柳的宿舍床铺,空手而归后,他又想起柳的办公桌抽屉。见三个抽屉都上着锁,便示意让柳用钥匙把抽屉开开,但柳就是不配合。柳越不配合,老巴则更加深信就是柳偷了手机,而且肯定就藏在抽屉里。胸有成竹的老巴不顾柳的极力反对,竟怒气冲冲的找来一把钳子,几下就把柳办公桌的三个抽屉的三把锁子一一拧开,又一一拉开抽屉后,却让他大失所望。
  紧接着对其他几个主动配合搜查的嫌疑人的搜查也一无所获。
  大家都把无奈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小童,韩处长说:“你再把你中午待的地方和自己的宿舍抽屉等再仔细检查一遍,是不是记错了?”
  于是,在大家的注目监督下,小童开始将自己的宿舍、床铺、衣柜等又过了遍筛子,然后把已经拉开好几遍的抽屉再一一打开。“手机,我的手机!”当打开第二节抽屉,抖落开一卷餐巾纸的时候,童忽然看见包在餐巾纸里的手机,她如梦方醒似的一拍脑门说:“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就记着放在茶几上着呢?哎呀,原来是电池没电了,我说怎么一打是关机呢?”
  刚才被怀疑被搜查过的几个人都现出痛苦而又如释重负般的神色,有人发泄不满的说:“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老巴则显得最尴尬,他铁青着脸责备小童说:“你也太马虎了,明明锁在抽屉里,怎么就偏偏记着放在茶几上?还有,前几次检查抽屉是怎么检查的?”
  听着老巴的责怪,小童这才从手机失而复得的惊喜中回过味来,她望着满屋子人或责备或不满或惊愣的目光,美丽的脸上顿时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她只好边向大家说对不起,边使出女人特殊的本领,趴在办公桌上呜呜的哭了。
  最后做出决定的韩处长也觉得很荒唐,他立即召集全处人员又坐到会议室开了个会,带着歉意的给大家讲了段“疑邻盗斧”的故事:“从前有个乡下人,丢了一把斧子。他以为是邻居的儿子偷去了,于是处处注意那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越看越觉得那人像是盗斧的贼。后来,丢斧子的人找到了斧子,原来是前几天他上山砍柴时,一时疏忽落在山谷里。找到斧子后,他又碰见了邻居的儿子,再留心看看他,怎么也不像贼了。”
  讲完故事的韩处长见大家都低头不语,接着说:“根据这个故事,结合今天处里发生的‘丢’手机事件,每人写一篇心得体会,明天上午上班时交给我。”
  韩处长刚说完,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敲门走进了会议室,一个高个子警察说:“我们刚刚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搞非法搜查?”
  坐在会议室后排座位上的柳腾地站了起来:“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
  柳稍微镇定一下后向愣愣的看着他的处长和大家说:“对不起了,既然你们不守法,那我只好走法律程序了!”
  ......
  (2004年9月下旬初稿于秦皇岛胜利村家中,2021年5月第二次修改)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作品

5

互动

24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5
威望
0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5-28
最后登录
2021-6-14
在线时间
17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6-3 13:5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贴近生活,寓教于乐,给人启发和思索,棒棒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6-16 17:55 , Processed in 0.656250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