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45|回复: 0
收起左侧

《女高中生》第四章

[复制链接]

2

作品

2

互动

49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26
威望
0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23
最后登录
2021-4-28
在线时间
7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1-4-25 21: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剑从小就生活在王家湾,这儿是他外公外婆的老家。小时候他父母在省城为生活打拼,就把李剑扔给他外公外婆照料。李剑正是在外公外婆的细心照顾下度过了六年的小学时光,小学毕业后,李剑父母就把他接到了省城。他父母经过多年打拼,在省城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还算红火,事业稳定了,就把儿子接到省城读书。李剑在省城从初中一直读到高中。李剑的父母平日里生意忙,便将他的外公外婆接到省城帮忙照应家务,同时也照顾李剑的起居。由于夏天天气热,两位老人家年事已高,又吹不得空调,所以想回老家避避暑,李剑妈便打算开车送老人家回到王家湾。恰好李剑放暑假了,妈妈便让李剑一块儿回到老家好好陪陪外公外婆,因为她要赶回省城照顾生意,没时间在乡下多待。
     王丽是李剑上小学时玩得很要好的朋友,两人还是同班同学。那时李剑在外婆家,每次上学和放学,王丽都会约李剑一块儿做伴儿,两人跟着村里的同龄朋友们翻山越岭来往在学校与乡村的山路上。一到周末,王丽总会到李剑外婆家找李剑,偶尔是李剑去王丽家找王丽,有时两人一玩就是一整天。中午总是忘记回家吃午饭,这时便撞到哪家就在哪家吃,有时候还一起睡个午觉。那时的王丽活泼可爱,学习成绩也非常优秀,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从没出过班里前五名,而李剑也和她不相上下,两人除了在一起玩外,也经常在学习上你追我赶,有好几次都同时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等荣誉称号,经常获得老师们的交口称赞。
     小学毕业后,李剑到省城上初中,从此便和王丽分开了。初到新学校那会儿,李剑极不适应。新同学之间大都相互熟识,唯有他没有一个朋友,而且因为是农村来的,同学们也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他,疏远他,这让他感到格外孤独。他经常独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沉默不语,有时想到小学时与同伴们欢声笑语的快乐时光,尤其是想到王丽,不免心中一酸,扑簌簌掉下泪来。但也恰是这种环境,让他有心思安下心来拼命学习,以自己的真正实力赢得同学们的青睐。正是在这种压力的逼迫下,他连续几次月考都在年级名列前茅,第一学期的期中期末考试也都金榜题名。同学们渐渐开始关注这个默默无闻的同学,开始试着和他说话,交朋友,而面对同学们的友善之举,李剑也思毫不胆怯和畏缩,而是大大方方,有礼有节地和大家交流,他想借此一步步地交到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儿。慢慢地,大家觉得这个神秘的小伙伴也不是那么无趣,他聪明好学,积极上进,很多孩子都愿意和他接触。一来二去,李剑也终于有了自己的朋友圈。
     那天一回到王家湾不久,他就在水库边遇到了王丽,当时两人都十分惊喜,互相聊起了分别后各自的生活,一开始氛围有些尴尬,因为他们毕竟五年没见了。但是聊着聊着他们很快就找回了童年的感觉,越聊越投机。得知王丽家这些年出了许多变故后,李剑既感到吃惊又十分同情她。他们两人坐在水边的草地上,李剑呆呆地看着她,面带微笑。他想看看他们分别的这几年,她到底变了多少。让李剑感觉最明显的就是王丽的面容比他印象中的更加消瘦,他认为这也许是这些年生活的磨炼在她脸上留下的无形的痕迹。
     偶遇童年玩伴,着实给李剑不小的惊喜,他从来没有如此刻那般意识到友情的可贵,觉得有必要把隔断了五年的纯洁友谊重新续接。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李剑躺在床上,脑海里不时闪过王丽那可爱的脸蛋和婀娜的身姿,心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呀,王丽这妞儿长得还真不赖,有机会可得约她出来玩,要不然可太无聊了,暑假结束还有一个多月呢。”想到这里他便闭上眼睛,希望明天的太阳能早点升起。可李剑怎么也睡不着,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飘过王丽的倩影。他记得王丽只比他小一岁,他今年十七岁,那么王丽就是十六岁。于是他又睁开眼睛,对着床顶的帐子感叹一句:“十六岁,多可爱的妹妹啊!”
     想到这里,他更加难以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忽儿仰面朝上,一忽儿侧着身子,一忽儿趴在床上,像翻煎饼般折腾了大半夜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李剑早早就起床。太阳才刚刚从地平线露出全脸,光线还没有那么火辣,熹微的晨光温柔地洒在幽静的庭院里,将整个院落染上了一片淡淡的金黄。
     李剑的外公外婆一向都起的早。外公借着早晨的清凉气息,早早就把家里的老黄牛牵到后山去溜达。李剑拿着牙刷毛巾,懒洋洋走进厨房,开始刷牙洗脸,外婆此刻开始将煮早饭用的米下锅。自到外婆家,他从未起的这样早,今天还是头一回。
     “哟,剑儿,今天咋起这么早,咋不多睡一会儿?”外婆带着小小的惊讶问道。
     李剑随口敷衍说还是早起好,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又把之前遇到王丽的事说了,还说今天要去找她玩,顺便还把王丽夸奖了一番,说她长得越来越水灵了。
     外婆一听李剑提到王丽,便十分感叹地说:“可不是,挺俊俏的姑娘。唉,这孩子也怪可怜的,才这么小就没了爸爸,跟她妈又不对付,挺懂事的个孩子,不走运啊!”
     “诶,外婆,”李剑刚把毛巾敷到脸上又停下来,“她妈怎么跟她不对付啊?”
     “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外婆停下手里的活儿说道,“自打丽丽这孩子没了爹,她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脾气越发的坏,经常在屋里叨这叨那,丽丽有哪一点做的不好,就一天到晚数落个不停。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丽丽读书上……”
     “说丽丽读书怎么了?”李剑好奇道。
     “说她读书耗钱,读了这么多年书也不见起个什么大作用,反而把学费大把大把往外送,她自己身体也不好,总要吃药,可怜了她那在外累死累活打工的儿子,她巴不得丽丽早早辍学去打工!”
     李剑听后颇不屑道:“她妈从小就心疼儿子,这我知道。当初我上小学的时候王丽哥就在上初中,在学校住宿,她妈隔三差五就要跑学校去看她哥。那样子,打个比方,就好像怕自己抱养的孩子会一个不小心被亲生爹妈给带走似的!”
     “你这孩子,瞎打什么比喻!”外婆笑道。
     “嘿嘿,随口一说。”李剑狡黠道,随即匆匆把脸抹了几把,拧干毛巾,又道,“我记得丽丽爸爸最疼她这个女儿,总是鼓励她要好好读书,是吧?”
     “是啊。丽丽读书比她哥强,所以她爸最爱她,她哥不是个读书的料儿,所以高中没毕业就打工去了,好给家里挣点钱补贴家用。可惜啊,她爸没有寿,年纪轻轻就死了,出殡那天,丽丽这孩子肠子都哭断了,整村人跟着流泪。她哥虽说自己读书不行,但好在明事理,知道读书有用,所以总在电话里嘱咐他妹妹好好读书,在家照顾好他那娘,学费他来挣。”
     “那没人劝他妈吗?”
     “谁劝啊,她叔伯都不跟她家往来。再说了,她妈就是个死脑筋,劝不动!”外婆一摇手,表现得很心累的样子,似乎连她也去劝过王丽妈。
     “唉,丽丽真可怜,我记得她从小学习成绩就特别好,怎么摊上这么个娘,偏偏爹又没了。她现在学习成绩也很不错吧?”
     “一直很好,”外婆道,“前两年,努力争取考上了县一中,我记得中考好像考了全县第几名来着,我忘了,反正全县十名以内。唉,这孩子真争气!”
     李剑没想到王丽这些年会经历这么多,听了外婆的话他更加同情起她来,他无法想象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会变成什么样儿,恐怕早就被生活的重担挤压的不成人样了,而这一切却都发生在了一个花季少女身上。而另一方面,他又十分佩服王丽的坚强,他甚至觉得“坚强”这一性格特点,若是出现在女孩身上会比出现在男孩身上更能让一个人魅力无限,想到这里,他宁愿以欣赏而不是同情的眼光去重新认识王丽。
     “可是,她心里一定无比痛苦与孤独吧!”李剑不禁自言自语道,他声音很小,外婆并没有听见。
     洗完脸后,他又回到房间,拿起梳子,对着镜子把头发认认真真地疏了几遍,直到他觉得镜中的少年看起来风度翩翩,才满意地笑了笑,双颊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
     王家湾这些年面貌骤变,早已非复当年模样,但李剑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往日记忆,一边回忆一边猜测着,寻到了村东头的那口池塘,池塘边一片小坡,一条小径沿着池塘埂直通坡上。坡顶一座红砖瓦房,房子边一株石榴树。
     李剑一看那座房子,不用猜就知道是王丽家,因为跟五年前相比基本没什么变化,如果非说有的话,就是那株石榴树变得更大更高更挺拔了。小时候他跟王丽在一块儿玩的时候,经常摘树上面的石榴吃。
     李剑从池塘堤坝上沿着小径走向山坡,微风拂过面颊,显得特别清爽。池塘的堤岸一侧是一处碧绿的斜坡,上面长满了绿绿的青草。李剑还记得,小时候,每当春日的傍晚,他和王丽经常躺在这片斜坡上一边观看落日,一边聊着各自的梦想。他还记得上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放学后,他们俩一块相约来到这里玩耍,当天他们特别开心,因为数学测验他们俩包揽了班里的前两名,王丽第一,李剑第二。当时王丽躺在草坪上,头枕双手,眼望天空,李剑坐在她的旁边,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将来想考什么大学。王丽无不憧憬地说她希望将来能上北京大学,去北京玩。不止是北京,她想去全国各地玩,因为她长这么大连县城都没出过,所以她特别想出省看看,还想将来能把全国游个遍,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她问李剑想考什么大学,李剑想了想,说他要考清华大学。李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就知道北京这两所著名大学,王丽说了一所,他就索性说出另一所。其实当时两个小孩子对考大学基本没什么概念,他们只知道读书就一定要读到大学,至于谈理想,也就如过家家一般,随口说说而已。
     王丽说:“你为什么不也考北京大学,那样我们不就在一个学校了吗,你傻啊?”
     李剑一摸后脑勺,嘻嘻笑道:“哦,这样啊,那我也考北京大学,咱们到了大学也继续你考第一,我考第二。”
     王丽疑惑道:“为什么是我考第一,不是你考第一?”
     李剑笑道:“有你在我哪儿考的了第一啊,你哪次考试名次不在我前面?”
     王丽笑道:“这倒是,那下次考试我让着你,也让你出出风头。”说着朝李剑眨眨眼睛,故意作出调皮可爱的样子。
     “那敢情好!”李剑笑道。
     上坡后,李剑就来到了王丽家大门口,门是开着的。房屋右侧是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的简陋的猪圈,上面搭着茅草,里面一头肥母猪正呼呼大睡。左侧是一条小径通往屋后山坳。屋前的空地也还宽敞,最外沿一根竹竿上晾晒着几件女性的衣物。
     李剑一到门前边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刺耳的争吵声。
     “你这个死丫头,你老子死了你就反了天了,天天跟我吵,你非把你娘气死你就安心了!”听声音显是一个中年女子发出来的,而且从话语内容中,李剑猜的出这一定是王丽妈妈。
     “谁气你了,谁气你了!让你早点起来,你天天睡到日上三竿,早饭不吃,你的胃病一辈子也好不了!”这声音李剑再熟悉不过了,是王丽的。
     “我吃不下就不吃,你这死丫头片子,你还管起我来了,你书读哪儿去了,敢跟你娘这样说话!啊!我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出你这么个没教养的死东西,别人女儿都知道对娘好,你呢,跟我像仇人一样!读了这么几年书,越读越反动了。当初就不该让你上高中,早早出去打工还好了,你哥也轻松点!死丫头!”女人语气越来越重。
     “我哪点对你不好了,我伺候你吃伺候你喝,哪点对不住你了?我好声好气让你把药喝了,你不听,我知道你就是看不惯我!”
     “我看不是我看不惯你,是你巴不得我死,熬个药熬得那么苦,怎么喝啊?你喝给我看看!”
     “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没听说过‘良药苦口利于病’吗?”
     “就你懂得多,读了几年书在老娘面前显摆是吧!你不用显摆,我看你也没两年书读了,毕了业就出去打工算了,帮衬帮衬你哥。”
     “你说这话有用吗,我读书用你的钱啦?”
     “我到时就跟你哥说,让他把你带出去打工!我看你还能这么硬气?真是,养个女儿一点用都没有,就知道跟大人吵嘴。”
     “你跟他说,看他听不听你的!”王丽继续争辩道。
     两人你吵过来,我争过去,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李剑在门外听得惊心动魄,不敢踏进门一步。很快争吵声停止了,李剑听得屋内安静了片刻,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进去劝劝。正思虑间,突然又听屋里王丽沉闷地问了一句:“你的药到底喝不喝?”
     “不喝!”她妈妈尖锐地回了一声。
     “不喝算了!”王丽不屑一顾道。接着便听见屋内有人走动的声音,慢慢地,声音越来越近,像是出门来了。
     李剑正不知所措,突然从屋里倒出来的不知什么水泼到了他身上,他惊得“啊”的一声。
     “啊!”与此同时,门内也传出一声惊叫。
     李剑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王丽。原来王丽刚刚泼出来的正是她给她妈妈熬的中药。
     “李……李剑,你来了。”王丽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来看看你。”李剑勉强笑道。
     “进来吧,我帮你擦擦,真是不好意思啊。”王丽非常惭愧地说道,一边跑到屋里拿了一块干净的抹布过来。
     李剑走进堂屋,王丽开始给他擦拭衣服。
     这时,王丽妈从一间耳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锄头,看到李剑,顿住了,半天也没认出来,随口问了一句:“这谁啊?”
     李剑看王丽妈跟过去相比身材要瘦削一些,王丽妈过去本就有些微胖,因此现如今也不算太瘦,体态反而更加匀称了。她依然像以往一样留着长头发,只不过多生了几根白发而已,可也算不上老,她的容貌在同龄农村女性中,绝对算是上乘。
     王丽也懒的回答她,见她拿着锄头便问道:“你干嘛去?”
     王丽妈瞥了女儿一眼道:“锄草去!”说着便扛起锄头走出了门。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长征(四十四)来了新的行动命令
下一篇:第四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法律咨询|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5-11 02:28 , Processed in 0.859375 second(s), 3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