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7|回复: 0
收起左侧

雪之花-(11)流泪

[复制链接]

88

作品

124

互动

1683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829
威望
218
精华
1
粉丝
2
好友
7
注册时间
2021-2-4
最后登录
2021-2-28
在线时间
58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韩福臣
发表于 2021-2-13 12: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流泪
依然做李腾的家教,依然每天至少去看蓉一次。
告诉蓉在做家教当中遇到的有趣的事情,把蓉逗得哈哈大笑。
但每当这时,看着蓉笑的样子,我总觉得很痛。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我买到了8月2号的车票。
看得出来,蓉的神色虽然很好,但还是无法掩饰她病情的不断恶化。
我很担心,但不得不离开。
“蓉,等着我回来。”我临走的时候说。

先是回到新校区,今年提前开学,为了搬寝室。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才把东西搬到租赁的房子。
房子离川大很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
虽然生活和学习安定下来了,但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
我买了一辆二手的脚踏车,省了不少时间。

这天天气本来很好,但在中午放学时突然阴云密布,天气骤变,眼看要下雨。
当我从教学楼出来,已经刮起了大风。
慌忙提起书包,骑上车子,冲出学校。
路上,突然觉得很烦闷,总感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难道我的考试没有过吗?还是忘记什么东西?
还是蓉有什么问题?不可能,不可能的。
过马路,“吱——”的一声,迎面冲过来一辆轿车,还没有反应过来,连人带车被撞翻了。
我失去了知觉。
当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感觉头又晕又痛,手上缠着绷带,浑身酸痛。
“护士小姐,我怎么回事儿?”我问旁边正在收拾什么东西的护士。
“中午的时候你被送来,已经昏迷不醒,现在是晚上了,你才醒了。不过幸亏是皮外伤,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护士好像正在准备注射液。
“把身体侧过去,裤子脱下去。”她说,“这是止破伤风的药。”
“那个肇事司机呢?”我说。
“什么司机?奥,那个送你来的呀?早就跑了,人家送你来以后,给了两百元的住院押金就跑掉了。”
“两百,这么少,够不够?”
“呵呵,绰绰有余,明天出院以后,医院会把余下的钱退给你。”
我摸一摸刚才打针打得很痛的屁股,说:“那还差不多。”
“别说差不多,你正好伤到右手,写字都难,看来要休息几天了。你可以要求医院开一张证明,这样请假比较容易一点。”
我点点头。
“可是我的眼镜和车子谁赔我。”我低头嘀咕着。
第二天,办了出院手续,也办了住院证明,但我还不想请假。
回到出租房,阿培看到我狼狈样,笑着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果然如此。”
“哎,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一夜未回,回来后还是带伤归队。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儿。”说完,走进房间,锁上房门蒙头大睡。

正在迷迷糊糊,突然,手机响起来了。
“喂,你好。”
“请问,你是韩志晨吗?”伯母的声音,带有哭腔。
我意识到不好,是不是蓉——
“我是韩志晨。伯母,蓉怎么了,她没有什么事吧?”
“蓉昨天中午去世了。”
轰——,大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激烈的刺激。
昨天中午?我出事故的时间!!!
傻了,没有任何反应;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呼吸,脉搏;听不到任何声音;时间似乎停止了。
握着手机的手无助地从耳边滑落下来。
当我清醒过来,伯母已经在电话那头痛哭失声。
不想流泪,因为泪已经流干;没有痛楚,因为所有的感觉器官已经失灵。
重新拿起电话,缓缓地问:“她有没有说什么?”
“她说她有东西交给你,还说希望能葬在成都。她要我们告诉你,今天她为你点播了一首郑智化的歌,在成都XX台,还有几分钟就开始了。东西,我已经邮过去了。不久,我们也要带着蓉的骨灰回去,找地方安葬。”
“伯母,请节哀顺变吧。”我忍着痛楚说。
挂掉电话,打开收音机,过了一会儿,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
“昨天我们收到一个患白血病的女生从上海发过来的点歌短信,她说她知道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她很感激她的男友能只身来到上海看望她,照顾她,让她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得到男朋友的衷心关怀。她为男友点播了一首郑智化的《别哭,我最爱的人》,希望她的男友能答应她好好活下去,找到自己的幸福。”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别哭 我最爱的人
可知我将不会再醒
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
我的梦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的说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
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没有听完,已泪流满面。
蓉的一笑一颦,一言一行都涌上心头。
用手痛苦地捂着嘴巴,可还是痛哭失声。
哭完了,歌也结束了。
不知什么时候,培已经站在门口呆呆得看着我,眼睛里有泪珠。
“蓉是不是真的去世了?”第一次听到培抽噎着说话。
“嗯。”我深吸一口气,说。
“节哀顺变吧。”他想了想说。
说完,转身离开。
第一次看到他低着头转身离开。

第二天,收到EMS。
打开,看到一个精美的日记本,还有一个是我送给她作为生日礼物和定情信物的戒指。
打开笔记本的扉页,上面用小楷写着:
“晨,当你打开这个日记本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人世,为了不让你伤心,没有告诉你。
这个笔记本记录着我们交往的日子,也许对你写小说有很大帮助。戒指还给你,我知道,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把戒指送给可以陪你度过一生的女生。不要做傻事,你做傻事我会很伤心的,你能忍心我伤心吗?
记着你曾经问过我生日时许的什么愿望。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第一个愿望是你要找到一个比我更加爱你的女生,永远幸福快乐;第二个愿望是希望你的家庭和睦;第三个愿望是希望你我的父母都能永远健康幸福。
晨,记住我们在一起快乐的日子,忘掉那些不快乐的回忆。
祝你永远快乐幸福。”
看着戒指,抱头痛哭。

不久,蓉的父母回到成都,把蓉安葬了。
我请了一周的假,把小说完成。喜剧,正如蓉想要的那样。

女主角出了车祸,生命岌岌可危,需要大量血型相同的血液,但血库里已经没有。
男主角的血型和女主角恰好是相同,紧要关头,他的血液救活了女主角。
从此,晨和蓉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来到伯父伯母家里。
在他们的带领下,来到蓉的坟上,把小说烧给她了。
母亲说这样蓉会知道的。
伯母痛哭失声,伯父也泪流满面。来自群组: 小说选萃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成都霓虹(14)盛达集团
下一篇:雪之花-(12)蓉与白雪(完结篇)
容者大成。有出版社和杂志需要文稿,请联系本人。手机微信同号:18831269112。保证原创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1-3-5 05:03 , Processed in 0.812494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