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纸刊《天马》征稿启事
查看: 1284|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温馨四季

[复制链接]

64

作品

389

互动

4183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红豆
3035
威望
2893
精华
14
粉丝
25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8-3-6
最后登录
2020-1-18
在线时间
36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3-14 17: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思念是一条线,一头系着老家,另一头系着我,常常在睡梦里走回去,走进她的温馨四季,我的快乐童年。

        那条平展的土路,不论车驰步行,都沙沙作响。早春的白杨,满是寸许红尖的叶苞,灰干上渴望的眼,企盼着风儿柔些,再暖些,路两侧水田的渠埂,已然现出青绿。奶奶就常常拄了手杖,立在家门口,那条路的尽头,巴望着,昏花的眼,看不到什么,但我却看得清她的身影,看见了,老远就喊一声,加快着行走的速度。老家在村子边缘,大门朝东而开,门口两棵握粗的泡桐,端直粗壮,如站岗的士兵,每时每刻迎候着我。

        母亲通常在操持家务,隔壁的婶儿,隔了院墙高声叫着,一束水灵灵的嫩蒜苗,从墙头递过。而诺大的院子,母亲也要赶种各种时鲜的蔬菜,定然是吃不了的,也热心地送与邻家。

        父亲最爱侍弄他的花草,美人蕉迎门而栽,木槿植在花墙外,蝴蝶兰培在水井旁,窗根儿下一溜月季,早已剥开护冬的帘草,褚红的杆重又剪了枝。冬眠的葡萄,已然被唤醒,浇了水,培了土,又缚在架上。

        谷雨前后,土地松软,辽远的土地上,满是春播的身影。我们这些淘气的孩子们,早早放了学,便不顾一切地跑到河边坡地上,就着早春的风,将一只只蝴蝶或老鹰放远在天空。

        河坡两岸护堤的柳林,最是知晓春来早。恍惚一场春雨过后,林间错落的榆树就长满了嫩黄的榆钱儿,待南迁的紫燕重又飞回,槐花就开了,村里村外迷漫着甘香。适逢花期,最爱徜徉在河坡,在林间,在香气里,不忍归家。也和伙伴儿一起尝试着捣碎了鲜花,拌了糖,熬煮成槐花蜜,欲留存至端午节时来品尝,期待的心情也格外甜蜜。

        风暖了,田里、池塘里便响起了蛙声,常常就择一根长的高粱杆,一头用竹篾插个弧形,到檐下反复罩了蛛网,再去河塘里粘捕蜻蜓或蝴蝶,快乐就在捉得的瞬间。有时,也提了小桶,跑去村西的河边,河水很浅,足以透见河床的卵石,石间遍布拇指肚儿大小的青蛤儿,捞一把,拣去石子,将水莹莹的小青蛤丢进桶内。或去掀水中大些的石块儿,伸手进去探摸,总会有小鱼及河蟹,鱼的溜滑和蟹的张舞就激动着一颗童心。

        待果蔬下来,天就极热,火辣辣的晌午,不论谁先进了家,直奔院里的压水井,一碗森凉的井水,咕嘟咕嘟灌下去,甘美清凉,暑热顿消。傍晚的饭常常吃得很早,待蚊虫飞来,艾绳就点燃了,一家老小坐在门旁纳凉,左近的邻居也搬了木凳凑过来,人就越聚越多。我们常在地上铺一块草席,仰躺在那里数星星,但每数一遍数目却不相同,不知不觉竟有些困乏了,而院内葡萄架下的蛐蛐儿却叫得正欢。远处的水田里,稻子才刚抽了穗,偶有夜风拂过,送来清清的稻香,纳凉的人常不约而同地议论着丰收的年景。

        秋尽,院里的葡萄就染了紫,山楂也徐徐挂了红,乡邻的心总是贴得极近,甜酸苦辣一同分享。孩子们总是难分难舍地在一起玩耍,甚至忘记了在饭时回家,而大人们则相帮着直到把秋收尽。

        豆子晒在晾台上,红薯摞出篓筐很高,稻垛在场畔堆得像小山,玉米则送上房,叠码整齐,家家户户房顶都有一座金或银呢!待霜下来,秋色渐浓,村子则越显沉满,如漫坡果树,在相应的季节,挂满了收获。

        冬季总是到得极迅猛,早晨,常常一推门,眼前就囫囵一片白,院内的鸡鸭鹅却悠闲地散着步,踱出一串串的“枫叶”和“个”字。家家便开始扫雪,先是门前,再是院内、房顶。我们也不需母亲一再地催促,急着起了床,却并不参加扫雪,匆匆扒了饭,即开始忙碌起来。先是寻来一个箩,一段绳,再去拣拾一根树枝,洒上米,远远地支了,等待冻饿的麻雀飞进,但一个上午也未见得捕住一只,快乐只在等待的过程。或不顾寒冷,挥锹攒了雪,在自家院内堆上一个雪人儿,核桃当眼,胡萝卜作鼻,再将母亲红艳的头巾给围上,整个院子便有声有色。

        及至冬深,河塘里就冻得极结实,快乐却永远不冻结,小伙伴相约着,拿了自做的冰车和从集镇上买得的冰猴,风风火火地跑向河塘。北风极硬,常常吹得满脸通红,皮肤皲裂,鼻尖也挂着清涕,但头上却不断地冒着热气儿!

        不知不觉,年就近了,家家户户忙着购置年货,为孩子们买上鲜亮的新衣,并不忘备上鞭炮。但我们总是嫌那日子走得太慢,并不想快些穿上新衣,只是惦记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炮仗,时常就忍不住放上一两颗。终于等到了除夕夜,急急地吃了饺子,便取出鞭炮,噼哩啪啦地放上一阵儿,然后就迫不及待地跑到热闹里去了,而最响亮的一挂鞭定要留到午夜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

        忽有一天,年迈的老祖母随意地翻看着日历,小声地念叨着,立春了,春打六九头啊,天又要变暖啦!我们就渴盼着季节更替得更快些,如同期待成长的心。

        但我知道,不论走过多少岁月,老家也走不出我的思念。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邂逅
下一篇:学习资料:西方现代诗歌流派及代表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2 11:05 , Processed in 0.890625 second(s), 4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