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32|回复: 1
收起左侧

[社会] 觉妄

[复制链接]

1

作品

1

互动

24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2
威望
3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1-12
最后登录
2021-1-12
在线时间
0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1-12 18:2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十人,明汝心,十人为一,成为吾,无我谓为皆为汝,皆无为童之心,童之心为我即十人,无童之心亦无此十人,谓为皆为己。择无所择,择亦有所择,则不明皆为己也,不明皆为己也。无为有为,则见佛也,佛即也为人,佛即也为魔也,不明童之心也,只为童之心也,未为童之心也。人云人,皆为人也,非也,皆反也,觉妄则见人也。谓之人,则即无所言也。智者曰,天人合一也,子愚也,需解惑也。老子曰,明心见性,心性合一也。善谋略者曰,物我两忘也。非也,皆反也,误解焉。
  童之心,皆草木,不可及,而非不可运力也。慧者见,智者明。实时思,思实时,皆无心,性以无形,再论未知字。(2)童之心,非心所能识焉,言性则辩之,此为心之所致也。
  庚子年,见鼠患,皆因有违自然也,集始终之,不惑之以侵,阴阳太过,淫热上行于五行,偏颇以高田溪水之,以此,气之所袭,灵之所扰也。此为子之虚幻之言也。
  曰,天干地支往返,木上升,金化郁,君火克疠,阴作复已窒,草木枯,而风少,烦热之,伏阳不雨;杀气行于五虫,民时举,妄于太岁而天冲;阳明未见,五谷为鲜,水藏于风,泄注之,气虚而内存偏于干,疠气运于邪,反之于正气不足;水运太虚,未得迁正,风火不应,而复寒于刑,为治保,未调以净于静,咽不通,喉痹至反热,燥淫于内,而腹满,故脾胃酸辛,行至头眩而为热,咽燥,热气大行于入肺。
  先于礼而为士,至于先为士,而后学礼也;野人与君子,不所以然,非有助于民。
       知己逊于自省,知子难于子不知。为君以礼事以臣,为臣以忠示于君,知礼而不谄。之礼,国之政略也。
       知理者,不言知理,只闻其道;学理之,至于其道,而知理。
       一时辱,一时荣,礼不宜废,道不免无常。为君子之,会知,知人者,知晓也。
       自有过,而自省,而自讼,知乎于善莫大焉,大于孺子可教。
  以水为基,行于水上,附有圣,而行天命,此为达人气,名闻不争之人也。是和合,而非以和合明志。
  相思已入骨,急需良药医。可有一伊人,解我相思苦。
  忍而潜,蛰伏之,缘来而破土也,久以伏,飞于至高。
  此间六耳,为二心;隔墙有耳,为妄念。有耳无耳,内卷化以为之道。
  呜呼!无己虚空,言相近以顺承,知无为而大用。言稳当,话平常,以有无,如初而无常也。
        孝悌言,以泛爱,行信德,虚以聆听,及时应,勿推脱。为人之,勿行恶,当行善,人与己,视如己,众人闻之,归以无名。求学知,善寻惑,积则多,解之则知理。客有至,出门迎,斟香茗,父母于外,言之所知,孰存子之所询,客离门,勤相送,慰冷暖。父母与客议事,勿话扰,关于己,铭记心,无关,则学其所道。父母于士农工商,无不同,勿生嗔,山水为大也。
  为芸娘,观夫子,尽督导,教于子,尽表率,为夫子,亦如是也。
  尽其性,为无妄,至极致,其所不闻,甚于微,有所闻,之达道,不见知为遵,见之则为知。未化育天地之物,虽谓之自明,而非尽人之性也。
  国色皆是,为子之无心也。心似海,易觉察;不知为水,非是如水,则不可见。
  古今圣籍,汇于一东、二冬、三江言,待以时日,集成完本也。
  书上无书,皆为空,解之不同,解之成相,相有所异,为人所念也;书本虚无,用以明事理也,非为解之成相,行子之妄念也。
  万方事理,生而知之,学而知之,过而知之,不如知己,不如子知,之知己,晓知之。
        素来大用之,不可见,可见之,非为大用也。无不知,无不闻,未有之于可测,之可极,于神明处。
      之佞臣,言之,虽示以于忠,内藏贪嗔痴;如魏征,言之直白,若辩而闻之,行之,则利于政也。
  无形无相,无以为用,为用无为,知以为,知无用,知无为,无用知。见本来,绝于以为为用。
       欲修行,为心行,明心智,净魂灵,不为烦事所恼,多行善,静品读,勿
清高,勿厌俗。
  花落有时,花开有时,若性尚存,尚可行上好也,皆为至美也。所观花开花落,皆为有道无常。
  之音,为性已成相之识也。胸腺,乃身怀六甲之根,之成乎。
       情以贞,夜有归,无不羁,为夫子所行也。
        入席间,老居中,面以门,左为尊,右次之,先为女,后为子,位卑者,背于门。
       车同轨,只二人,座于前,之众人,若君御,无相随,皆为平,亦如是,有相随,前为相,之其后,为上位,御者后,为次之,位卑者,居于中,君不御,有相随,左中右,二一三,位卑者,御者旁,无相随,御者后,一三二,位卑者,仍为前,其中理,不可言尽也。
  吏法刑,惩戒之,为正人。知立德,致达观,为处仕。奔竞时,不向背,娱耳目。弃妻室,有为之,招祸也。欲遂志,勤勉励,之不怠。论人非,如湍流,终噬己。欲希圣,应备体,养高持。为知己,觉谦同,亦玄同。
  善做善成,为先觉,动乎于心行。本性蔽障之,介以悔吝,为合于妖孽也,无妄者,诚如神,先知之,会见以行,极其神也。以圣当见,应己吉至。
        一切外物,戏于烟尘,于此得失,有无二字也。可作无篇,不同有具。气格不凡,风骨有境,诸公之上也。
         春之苗,不见其长,必由嗔痴,当化予以情,慰于灵。成之于上好,于人于己,皆用情于灵也。
        世间万理,欲会见,不自为,成小矣,主为己,成大矣。其不在于书,不在于相,为点滴汇合也,为万物之言之。内观以己,外察于象,自然见于心。
  学六艺,伎巧长短,察其先后,定于有无,乃为贵。
       之逆臣庸君,募兵将,之伪也,善证于唯才是举,下放权,无不受,实则多授于以虚也,此谓为政术焉。
        为伶之,若曰商角二合,非为生而有之,勤学练,调声气,待以时日,亦可知韵律也。
  待贤士,不可缓,不可怠,缓之,怠之,于己有误,误于业也。
       以法仪为绳,尊而循,循以法,度于效,辩以度,度以从事,竭力于功,所度于具事,于分别焉,必有所成。
       吾闻子曰,万般事理,皆在老者之言行中,如是孩童所言。
      一时日,一私塾,身在内,身在外,无不同,闻之有所得,辩者只谓听也。
  之上贤,多蔽以智,贱于王之威,蔽以于贱之,不明威中之刃也;知智保,智于以贱,蔽以于威,不实同谋,有所忌之,犯吏以法,蔽以威而行贱之。
  自在以行于心,无边于妄念尽,解之为玄,而妙在敦,端于无燥。
  闻而未见,为有恐;见而不闻,为有怪。虚实有极,闻而未闻,见于以见,未见于见,未闻而闻。智者曰,为人不可信,愚者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素简以极致,为至美,守本心,利有所合,深厚以德,众之草木为大盛。
       若说人主,世乱以庸,治世于无为。勇者,多用攻城,不可统策也。若曰谋之为士,独见异于众焉。
  云之为为了汝,实则皆为己,曰悟道了。元认知,觉以知,知虚妄,未有元认知。
  简阳于赞人,为之为表相,欲入以笼,而行其所实也;为自省以贬,静心以思,则免其所控。
       投其所好,为诱之而取也,克己之性,相于无嗜,嗜不至克己也。
  以刚行于骨,融之教于言,心以藏于良,容之过于往,为人之道也。
  见于相,固有幻象;闻于形,本相现以耳。心念动,见阴阳两行也。
  无至好,无上好,为上好以行之,念于上好以行之。
  量之本,水之后。灵于以水而行,知于以量而行。
  生无所限,皆为子以置焉,不变为自然,行之于烟火,不修于不降,不时为无为。人以过天而解,道法运转,运水自雨,威于云雨。
       之领袖,见异有独见,定标于有常,定量为度,反忤以逆于衍生。
  若水行之,无终时彻,有极时察,是以无为而为,是以有为而成。
  无名点有方,无名点有圆,知觉妄以举,动觉妄以醒。一点为觉,一点知妄,一点为万物长,生先为。
  缺之磨心志,全则溢为空;天地有形,万物相应。
  天下式,不自是为有,自矜为无,能以争而无,诚以信而归。典章无误,为人偏视之。
        知止以知无常,知常以知于己,尚有律,勿妄动,妄动则有所罚。长久为知己之无常,不足为道之所常。
       人有智,为会达于通。知无为,尚于思,知之无为,为思于智。所求于久,有道言道,道知无为。
  存之有定,存之于物,无定。念于生,源以本,念成相,存于生。
  以妄为常,无乐于恒常,知终时有无,至人于圣。欲有器,觉妄以恒常,有无于长保。
  不见于性,不足见道,道知为虚,知道以禅。以柔为主,藏以于心,具慧心,俗识俗欲,奇幻之相。
  治国理政,示民心,不以示以于民,则愿力往归。自见于不足者,皆有闻,不足以自见者,为不明大象无形也。
  政客,善博弈,多服以谋,少于势,少以利,知既取以弃,彻彼于己,为行之,必甚焉。
  自知者知人,自胜者胜人,自省者,知人所辩。畏自然,明阴阳,克阴阳,则无往不利。
  知行本体,知行于相,行知于形,化齐于水,聚于万物以万变。
  此花前,心外了,花谢后,慕山花,有无于有,无有以无,不行不至,于念所行之,此为知止不殆,甚爱不熟也。
  中庸之大,达道以中和,不行以大知,过之则不及,及则庸非庸也。知道为智,愚之为不明,及远近,不言中合,念于以大知也。
  为伙计:视县丞,敬三分,笼之于正;视同窗,尊其心,求其胜念;志同者,多走动,以情以理,促谈之;视县之严君,尊其需,不枉定,思其所思,善以行于进退;不论子之所喜。
  世事荣枯,无非二字,土生万物,至于毫无。水之畔,不可争于人之地深。
  君子竹,望辰星,慕秋月,对清歌,煮茶拂尘,闲花不扫,冬恋一枝梅,情于以贞。
  在左学,之时习,于同窗以探,独处之,善思也,晓温故,学以新,知于举,不倦可见于理。
       和之邻,为有礼,争三尺,实行以不耻,居上不谄媚,为下不轻于邻,事之以礼,为上好烟村也。
  人不虚,不知理,无以察于误。含垢心,崇以上德,如退于崎岖。
  观海为己,观山为己,草木为子,悟执念,知虚妄,知己焉。
  知之诚为上,行于心,大于智,无用有力,是为大用。切勿诚以愚智,切勿智愚以诚。
  略知,大愚者常言,皆明了,聪慧者所言,暗门之功,在于缺,在于求知言。论于略,知以广。
  人事往来,循于自然之律。辨真伪,明虚实,观其行,察其色,推其思,度量以己。
  修心修身,一行三昧,禅定以茶,茶以定于禅。不觉于不知,不察于不觉。
  犯困之盛,极欲以歇息之,不易,一壶茶,休养生息焉。
  懂不争,知不辩,持己身,净于水,慎独之,渡也,立也。
  自然之位,之律,无内无外,序以存于合力也。若不恒,多少于反引力焉。一为有无,一为无常,入得无间,返于至柔至坚。
  云哲,愚之于以智,有思有念,曰之以,不曰于,知之不可曰也。曰,信服于子之,不解光景焉。曰,困惑,乃惑之本相也。
  之思索,探以大于魂,知之于探,思索以邪念也。
  识字以功名,会字于经纶,识于会,会以识。识会于功名,经纶以慧识。
  道言道,为无有,有无于以为,皆妄念也。觉之悟,悟之以觉理焉。
  达清谈,餐叙至,卧同床,秦晋之必备也。怠世于不求,入世以无念。
  为胜为强,几于妄;不失以以为,所为于久。为以以为,不可失于所为。
  先后有道,修其心语,云子知道,而非老子之道不可言。畏人知,知人集,集于以知人也,智谋者曰。
  处于上下,不援;不陵以中,不论。不苛于非分,素于以自得焉。
  容反省,常于反省之反省;远是容,行所以于所以。抱以其反,品历来之深道也。
  子一生,掴之以三。裙衩一世,持之以夫子,教之于子。
  春之苗,辍之,所亏于所长,骄以于惰,以缓而行之,日有所长也。
  周天之物,混然而成,存与不存,须探之。有道广大无边,运行不息,返观内照,反证诸己。
   陷以诱之所袭,不明界之所限,出轨之根也。
  拾以知乎者也,为己知,只为己知,为统帅之策也。
  以色事人,不觉间,本自行于色也。之后话,为未见之。
  身心有嗜欲,性情易急噪;不若之少矣,有所失之,易失心志也。
  取悦于子,耗己也;认可以互,得首因效应也。知子之妙,深之度量焉。
  所以无形,力边以克己;有形而无所为,止于步而失其心也。
       之粉黛,知情之所系乎,为母焉,之士郎,以之无异也,之子无知。
  出承诺,决风雨,性以于忠,容不足,恕其之所误,谦于己,投之以时,之耐,之谅,无限之言,不可言尽矣。琴瑟连理,皆应如是。
  地无疆,海无波,万物资生,乃为道。出则以德,入则以孝,以法为宗,上下有所应。
  若何于几何,无畏有为无为以所归;若皆有余,无止于有以,知为孩也。安享之于冢上,满堂光彩,也乐哉。何以几何,有为无为,冢以于孩也。勿忘于万物之天地也。
       识以己,逊之于以己之识,于不解以己,识之以己。识己之无知,识得慧之所相也。
  予知人愚,为予无知,予若不愚,不言人愚。不入于耳,视为清高;不羁于念,至于开明;不让其埋,则为愚者不愚。
  在变之,为心;之不变,道法自然也。知者惧,明者无妄也。
  云滇贡茶,蒙乐山为最。略曰,采之,酥嫩为先,舀以浮沫,提毫之,烘焙,以灰中焐熟,烤至焦黄,揉搓之,之提毫,行程于八道;沸水冲饮,之味极佳,解渴亦解乏也。不及之处,子未为采茶客也。许次纾为其始祖之一也。
  品香茗,子斟茶,托盘端托,七分为佳,大于己,握拳扣于桌,平于己,巨食相合,以扣之,小于己,巨指扣也;子为主,左对过为尊,循以其序;竹无俗韵,茗有奇香。
  嗜痴于痴,念于以烦;滥嗜以念,妄觉于念。径行胜于恶,禳过于是非,避祸患也。知身无污,色戒以行于精气,消溺于杯酒以欲。为君也,为孺也。
  先见以先识,知为于先知。知几己身,不于以事示人,无念焉,无为未有无念也,无念以知知为也。
  争无为为知道,不害于知道趋利焉。无为以不争,见众生,皆为己。争以无争,无为以为。
  古今经纶,术之书,养以正,免毒之力也。经纶本无尘,皆因阅者也。
  先知云原本,本原于先知;教化于惩戒,惩戒以救赎。
  于子,有过之,少以责,添情谊;于己,常自省,求至于无过,为上德。
       纷华之世,入以以朴,达于以本真,温才以藏,守于万古也。
       拂心尘,悟觉妄,不可分外,修以于分中。
        待人待物,为三分之功,知去行,和气之,利物也,不去行,必障于藩屏。
       冲和之气,淡泊之真,于粗茶粗被间,万心以了然,任由安乐之。
  解忧难,断定于心,不能及,断定以物,为大公。投之于安抚之,忧国忧民也。或问本性之,有所缺,为万物也。
  学规以困学,知规于解困,守律以知规学规焉。察于自省,所阅心之所著也。贤师益友,为朱陈也,之情之所系也。
  自朴以知正事,自化以晓自正。无以为,而知吾自以为。吾无欲,而不言有为无为,以之于以为。
  兴亡,皆因民之苦也,之为政,思之。守令以民,国之有望;以令守于民,不知兴衰也。
  木立于林,勿伐之,可盛于森也,伐之,未解悟道也。林中之秀,自然于道法以成也,道法以悟解也。林于以木,成森也,此间无二心也。有二心,解之于悟也。有无二心,皆在此间也。
  不闻八卦,不从于众,喜以曲乐,诵读圣贤书,静心以如是己,如水焉,视如己出,心灵通达于略于子也。
  集于老子,云为夫子,授以孙子,百家之言也,奇焉。之奇以集于受之,聚之,以所为言也。
  法不可僵于步,思变焉,趋于史,顺洪潮,立于民之所愿,应于尘世之象,为上好,窥之于后,绝其污垢焉。
  无执念之行,不敢屈于尘於。古今败事者,抱之于欲之以辅。之无失无过焉,圣人曰,圣人也。
  入宴以背以门,谦者明,会者不曰,智谋者,晓理也。
  不皎不昧,之有以无,为容以止,静之以戒,各复乃久。
  山中有虎,内藏锋芒,故作谦,以卑微于不争以争之。安守于雌柔,魂游于溪涧以取。鸣之,惊天地,之不鸣,安其身,玄幻之境也。
  以我不知,解汝之以知;无不知,无不晓,此言为虚也。莫能知之,何须以解。言论不当,行上走也。
  见万物以明心之所思,思万物于知心以连理。有证无,万理皆以不入。
  有相无相,无心有心,本体也。为之于至于,以之于以至。
  以知无为,先后成有无之相,如是说,有以为,知以为,无以为,不言无以为。
  残荷为秋,惧畏于性;无痕之玉,之圣贤也。心醉迷离,知简约以雅志也。
  无为无以为用,有无为知以为。了无心,见尘埃于身心也。
  赋曲乐,赐以气,以情言味,声于气所控,识以色于声。
  知学者,言求知,求知者,为求学。无以言,无以为所知。
  水中止心,一化为见,破心常虚,万理以己心,诲汝教于不成也。
  万物有度,云之为无常,之好仁,知其理,思于念,言之有常无常,皆为度也。
  所思不同,择亦有所异,情性所定也。章可循,不可寻也。
  达己心,信得及;心及无道,方以为道。有道无道,心及己心。
  汝忘乎?予瞠目而视之,卒之菱花于己,何恙乎。此为吾,也为汝。
  光之下,多游魂,常有而不可设焉;深潭之下,必有潜龙,不可妄为。念于念,虚妄知,知虚妄,莫陷之于深渊也。不解之,方知道,曰不知也,实则为遮掩之。
  近于相,远以现,相以远,远于相。曰无常,不知常;归其根,乃知道。
  性本朴实,于后日以妄行而变也。交于施诈之,绝以于诈,晓懵懂,方为除歪邪也。
  知静以克躁,刚于柔以去行,本相皆可如初也,之心如水曰。
  不舍不,失不舍,追之不及以舍。晓己明悟,知此心常。
  质于以义,行以于礼,出于以谦,言之以信,适宜于以其交也。
  宠之不惊,知辱无惧,邂之于其志也。是言其不足焉,未之于以自然云。
  方之利,迷之于廉,知廉以晓利,无正以所扶于廉,反以于知利以晓廉也。
  知方寸,有所为,有所不为,悟方寸;为而有为,为不知方寸,为而无为,有所悟于方寸。
  逆向以长,恐于以卷之内。思己以于人之所云,容己之思于不陷之,破立矣。
  无常位,位不以无常有常而论之。大儒于通,之所以兴所作也。
  系之所长,系之所短,无论以制之所在。王之师,不以系而论,其所长所短也。
  老者曰,言之简,行之难,皆能言,行则不易,谓为红尘过客也,缘字焉。
  人之疾,不通者,不知然,所见以怪,何事乎?知之明,不知之为惧。
  实行于预想,不追于实行,之理以知其心,净心以寻安好也;小了以无恙,大了以无为。
  慢慢以从前,慢慢于交心。若心有净土,陌上无泥泞。
  自在以内外,通透于有觉,还无于无为,眉目以斗尘也。
  治国之方,载以史册,无名于点,分量焉。以民为上,方中之根魂也。
  养生之道,去妙于刚柔,于七情以五脏,静笃以安神,契于少躁之,凝神以心气合一。
  不强予爱己,择于以分合,则皆予已归。愿以好,需调于子之束也。
  不有永生,生而有息,万法于自然,自然以有无。生于以明志,死以于守命。相分以不足,能以于情字为坚。
  心外无香,以心为香,体行于心,为不明之本相也。自心自相,转为体性智,妙觉于有为无为,之道也,了无尘以无香于心也。
  自困以本心,本心不明本体;本体以知于本心,本心惧畏于本体也。
  具足于行千里,千里以心行之。反而不反而,知正以反,反之为正轨也。
  念旧之以人也,念于以新之人。念于以念,念以于念,念之以于,之以于念。
  民农,徒也为地,安也以地,食之根本也,为政怎可忘乎。问达者,几人洞察心智焉。
  为政以刑,有违民愿,刑之利,本为公德,无愧于民,方为兴,政中有民也。
  处来处去,从去如一,所来无所来去,从来以无以所念也。反溯于一来,如是子之,如一而从焉。
  简之以恒,方为专;化繁为简,方为有智;为之有志,念于遇简以繁,于以行之。
  有心为巧,无心于智,有心无心,思之所定也。有为者乐于巧,知无为慧见以杂。
  止于念,力及无量。小天地,略有所同,洞见可至,若深思,无所限也,皆惧之。
  谋人之,应知己,谋事之,易于偏轨也。谋人谋事,谋以为谋,以为谋,为以为,智者慧,为人为思。无欲者,未有所言焉。汝曰,为命乎?为性乎?
失命,怎言谋字。
  知止,觉不到,守于静以学之。觉知之,只于知朴也,未及觉到也,不可及也。
  本源于本体,上知所是;所是于念,行近于原。无形可见,以不知为知,正言若反,不了于然。
  心无量,至无上,依仗之,律以纷之时于法则,度于堕之以志。之于尚,辨于以处世之守。
  用道以之用之,动道于之道之。知之于有无为道,之有无以知道。
  自然于道法,道法以自然,法法于人。如是老子曰。
  言者不明,闻者不解,谓之为皆一字一句也。
  万河归海,林木成川,是为空;百鸟出林,莺飞草长,如始终也。
  无用,所以说,说以无用,为无用之言也。有用无用,言与不言间。
  张弛有度,空白于己,无限于子,兵法之精髓也。之兵者,不言兵,之将者,以兵言将也。
  也有也无,为念以自化,知平常则有,知无常则思辨,知常,此乃无常,为常,知也有也无也。
  生以有相,而知美;生于无相,言之丑。无所若惊,无所若辱,以身言己也。
  以诚以德,未有则行,养之成形,不恃不屑,失于所念。
  万物之宗,为之虚,之无量,心无尘,智巧以知。知无实用,误求玄妙。
  至诚至拙,辩以伪,知巧智所行,之心行事,不可不曰。老者曰,浅水无波,净水无心。
  不咎以往,劝谏己是。情曰,无琐事也。事从事,以合乎从事。
  万变以入世,出世以化一,入世出世于万千互动。无所有变,无所有不化。
  事不可谋尽,人不可以谋于取人。人道曰,不可;天道曰,人以人;守墓人曰,不知焉。
  水清见月,无心则无尘,疏漏有变,再闻三遍。十之八九,云之为所思也。
         典籍千百,言为一行,字有所同,意为不同,悟则知晓,知于解意。
        眼有见闻,心有见闻,见以思焉,闻于觉焉,应利于世。
       教子以理,言以身教,事以明理,促其生长。
       见性合一,见心反覆,识于以己,一心二心,三分不成,知识于己,行于己心。
      风流有度,方为专情,泛于风月,财色两空。
       归去随缘,归来且惜,来去无常,有心无意,方知修也。
      登高则望海,潜水则育物,为上为下,不为无良。
       心有明月,寒冬草木也美,不怕春光老。
      信德可近,圆通当防,莫怨人非,多责于己。
      千年老树,也有年轮,人有酸甜,方谓为不可成仙也,为珍宝也。
      受人于恩,不为妄念而行,己有难处,方可聚众也。
       了于自然,勤下工夫,所到之处,风光皆好。
      为子为女,当如凤竹,孝悌于老。
      先心定,而后言事。
        若想好运来,惟有勤与善。
      浮屠灯塔,好空入目,念以于心,行于朴时。
      人字虽简,不得计算;人字虽简,人为复杂,为人之,于善以朴。
       官吏言事,大了,私相约,小了,聚众而论,台上以会于论,微小也,此为密规也。
      学与用,己为至上之师也;教于夫子处,只为识得也,用以于世,只得由己。
        日行善于点滴,他日必有厚报;不用呈示于众,只需己心知。
      念佛做佛,不如众人为佛,佛以己心,心于以众人也。
       旧疾有古方,新疫见医仙,若问能否制传世之方,几人能指望?
      不知己,为大过,知以己,甚为难。
      万方皆有礼仪,莫觉己之无所不限。
       田地财,以血汗,服娱业,靠计牟。
       高低有求,无非施与讨,圆与宽?
  择大于择,择中有择;思小以思,有无为思。初心为行,求极致也,不可曰。
  遍行于修,不言修,当知略,入正以法,已成习修,明修习也。
  反覆于反忤,度纳以微,厚薄以旁通,捭阖于诡道。以长久,福分自盛。
  小以柔,之大于柔,因势以发,大于以柔;柔于大,小之于柔,柔以于势,小以于柔。
  以有为知无为,于无为见有为。意象是如焉。无动力以达观,本无形于非有图也。化论以为,即以之。
  有二心,不可用;无二心,不可为。二心为一,心为无为,用之,智谋略之,弃之,晓知乎者也,愚之,知有为无为也。
  简爱于心,深恋于念;得以外显,不得于本相。人所为轻,且在此为证。
  无为以无事,为以人于有为,事于以无为,无有以知也无有。
  悟性悟心,心之所悟,悟己及己,悟证以觉悟,了悟以觉于心之悟,了悟于以悟性悟心也。
  头道于水,末道以茶,为人之境也。情之所付,亦如此。
  太上无虚无,知虚无,明太上言,知之,不言虚无,不知之,虚无有无虚无。
  世人之情爱曰,念以念,念而不得,云之为相思;无相云有相,有相曰无相,有相无相,何所谓得,何所为失,皆在其间也,如是为,为孩童也。为山水之思,为子之,寻也。未有念,不晓情,知有相无相,则不言念与不念,不明念之得失也。不可及命也,如是子所云,为汝也。
  不以为人,不以人为,以为以人,为人以为。周公云分别,所归于为了。观上不同,为人以有无。
  真理虚无于真理,解之于解,虚无以真理焉,闻而求其真理也。
  有用以无用,无用于有用,无所谓以自成,自成于无用以有用。
  无所容,无所名,故能以身为正;知者不用,用则不足见。有以为,而无以为,无以为,知之无所。
       有道无道,无为以无常,为心以有常,自化于见以为。终不为大,皆明了。
        以我所知,解己无知,只为解惑;以己不知,解己所知,知知以至。
  奢华之以俭于行之,不及于俭以入华也。以俭于华之以俭焉,如是以华于行俭之。用之以念,于念以所行也。
  有为心之,无所为;无为之心,有所为;有为之心,无所有;无为心之,为所有。
  夫子曰,对立而站,上身前倾,双手环于子,放至彼肩旁,右在上,于左后肩,左在下,以后腰,右对于左;不易过长,为轻之。以后脊搂抱,则更佳。
  为上以无为窥其力,为强于示软守其弱。故而知其欲,立新于明其志也。
  识才先于用之以试,辩才先是于是用也;识于辩,辩以识,谋略知,之策略。
  知通为不用,知用以复通。未亏于用以人合,是以知然于,各有所通也。
  何以为名,是非与利;名之本质,为利,利之于名,为名,乎不可乎。自也不可于所然也。
  之夫妇,极力于否,情陷以疏于如初也。方寸之地,怎以泛化于性之以情也。亏损于争,贬中有度,乃为齐家之宝也。
  自化无为,忘却乎;不知有为,化无为。觉知察以明本身也,必究其无为以自化焉。
  红袖之美,非于皮,以骨焉,化皮于骨,以骨化于皮,以皮于化骨之于以,天仙也。
  有无以以为,以为云以为,利与用,以为以以为,有无知以为,以为云有无,知有无为以为,知以为为有无。
  物于以识,人以于自然,贯之以一,合于以德信也。无物无为,有为为物。
  有以为云无为,有无为知以为;上下无德,为之为以为,为之为无为,为之以以为。
  莲以无己求虚幻,方寸于万物为合。亏满如花开,花开以方寸之莲。
  愿力以法,慧于本源,若其朴,会识之于微妙,怨之以悔,恒以于无为之会明了。
  利人之事,利物之事,以水而行之,于情以晓之,曲解焉,正也,反也。
  天地之道,抑之,阴阳太极也,补之,有损也,恒久以定论于荒谬也,非也,不明本心本性也,不知本性本心也,知乎于觉妄也。
  道之名,阐释之,卦符也,无不同。懂虚无以有无,于通圆以知名也。
  无心之人无所谓,所谓之人本无心,无心以无心,所谓于无所谓,为有为相以无为,无为之为所谓。
  俱诵名篇,聚于名,默念心经,畏以佛;辨言之理义也,疏之以业,必数典章也,向本体之,而会通诠释之。
  之理得矣也,运行于之业焉;后之以系于文,焉能解之。仰观于其,举之以知,为乾坤卦也,异于老子所言。
  不为度,不为扬,为子之道;舍其本源,且广于为先,卫之以为天下先也。
  画由心生,心之画于心境之,以画言心境也。子之舒心,感观予美,悦己者知之,用以典当之,聚其灵气,以补阴阳也。
  水墨之相,思与想。令以于留白,置之以境于灵,远近相宜以分明,空实有度,腾挪于映射也。
  惑以问之,知惑也;惑于不问,成困惑焉。作态于以心斗之,不安以生于知乎,在意于无为无过焉。
  相思以不少,于古探今,夜话不在于,惟之思也,未化矣。
  情以养为欢,久矣,不以养而论,不久也。向来长远,以生为根。
  有而为之,误也;无有而为,利也。悟之不道,到之不言。
  觉己之无知,无先后,知子之无知,为觉也。及己之未见,觉子之无知也。
  有而用之,无为有用;有用而不用,所用之有为。无以有,无为所为,有于无,所用无为。
  道之亏与盈,通则灵,阅以会心,了凡而断金也;力于汇,不若当不得。
  常自省,拾鱼而钓,亦可谓之为悟道了。悟道者云,无为,思辨者曰,愚也。
  坐隐曰,执黑白,适以于然,局行于心;方以法不成,放之于野,演行于法,化之为子,运行以律,局中有局,棋所用棋,之法名为坐隐,知之以棋枰。
  谷藏于山,寒冬不惧;舟行于水,心行以远徙,补之于有余。予之言若反,则不惑也。
  谋事以先,事先于谋。先谋事者,本相为谋人也,不自知也;先谋人者,相于以事之,不自知之。之谋者,事是于事,人是以人,之者谋,谋者知。先于先,先人无为,无为之先,人以于先,先于以人,人亦于先,先以于人。诡道也。
  非以反,不知正;正于反,味不同。无时不变,所以无所求有用,无为而有时。
  正反皆云,谋略为奇;内不化,未开悟,开悟者,知内外。
  知常无常,致极知常,并作没身,其复恒心,凶妄于显无常有常也。
  术之诡,威于失;势于众,术以法治也。以法服人,道之又道,用之不可,以势安用也。
  读百遍,不如思一遍,思百回,不及领悟焉。故曰书上无书,学者皆作为无知也。
  人之道,无为有,有无为,人道之,无为有为,有为亦无为。达知乎,有为,不恃不有。
  法不可违,不为耳法;谋定于首,平于以道。
  为己有,为杂念;为无欲,己为有。心有所寄,何以为为。有所欠,云之两相欠,互不欠,为见稳也。
  欲之始,以食于一频婆也。知泉源,可立于长。
  心性由,念不以于固;之其至,分外于焉然也。身不以于体夫,缘情于心之所用,至真于道体心源。
  知之者,谓知了,不知者,曰知乎。言行之言,为不知也,本心执之未知了。
  视不敢专心,之心非明知也,知心者无心,无心以明本心,本相谓为知心也,之心以明本相焉。
  庭内嫌于雪,为斩绝本真也;名非以名,色之,妄也。庭内芥蒂于少之利,为心尘未扫也;本相皆本相,风月焉,心障也。
  自渡者,花开见佛;自知者,所言皆苦。佛即是花,花即是佛,自知与自渡,皆明智也,自知与渡人,谋略也,渡人亦自渡,曰为奇也,自知于渡人以自渡,奇焉。
  心生欲,欲生念,念者思心思性也,无心则见本心也,思性乎?错也。
  缘即缘,而非缘,有灵则有。缘不可言说,说来未来无不,求念于执妄也,无为心造之。
  不可无,之出众,未必真未必假,是非明也。虚无则不可无,有无则实也,无以静笃之。
  老子曰,皆为吾所云;孙子曰,非也,正也;童子曰,以静观之。
  非常道,才可道可道;非常名,才可名可名。之始于名,终归于有,有无于无常。妙以无欲,观则有常,万物为玄之法门也。反之,非也,谓为不悟道也。老子曰,非也;曰,与吾之所言反也。又谓之为:方可道可道;非常道;方可名可名,非常名。谓之为:道可道,方可非常道;名可名,方可非常名。
  非向以立,凡所不能,寻常未解,本心失于本性也,此为不明本心也,明则谋,智则思,本性焉,而以力立之,愚顽所立焉,汝之所向也。老子曰,予如似有所言也。无之则空,空则生有。如是童子曰,非窍焉。乐道而隐,后化而安,心若镜,则足方四地。
  尊贵言,一言皆凡,系无知,调和思辨,而息本相。辩证权衡,纵横之政,术之权政,伪之反也,纵横于政术也。最是说,谓共通,惧于达者。
  悟本源,观有无,不失实者,了然于心;有为无,无为有,惑乎,误也。正者运两极而用,反者有到无所而行。
  少为儒,中为道,老为佛,合则为大士也,汝为童之心也,内化则为宗师也,可求于术焉。入得法门,则为虚幻也。
  先不受,不惑而知惑也,致权以应,为知惑而不惑,之妙存于惑字焉。受于先机,所以解惑也。
  道即寻悟,本无用,用者则知,用之不明;知于寻,用作悟。如是说,见无碍,方乃知道悟之道。
  心为之主,体行于内,无物为体,万物为心,无有为一。无谓者寻,愚者则聪慧也。众生本具,不无之为心也。般若正智,悟旨玄经,了悟知时矣。
  空为认己,但非自认知,妄心亦非所见之物为尘,而称之为尘。闭于眼,睁于眼,脱根,脱尘,而非脱于性,未脱魂也。无形于有,有而无相。
  内外有相,方为形,相在内外,便为态,禅理而非阿空。对了,不敢论,是非,无论。占问天命,不可为,天地人神鬼也非阿空,阿空如若为汝,吾等皆为尘。
  一切皆于法,法及道术,以境窥之。妄为无法,非可即道术也。
  台上为台,台下为技,可即为艺,非也,皆为台也。太极有无,谓之为用,决于策略也。
  静则思,动则变,岂敢觉妄。情欲无,非无,心性空,非空,岂敢明心又见性,明心见性,心性合一,如是汝说。
  无形之中已有,已有则不可曰,如知初,则无事;有以为,而道之为己。
  心中局,局困于心,由心化之,化之为心,破也。妄觉于妄,觉妄以觉。
  水以气而运,气以水成相;觉能者立,立之于水气,而成无量。
  善恶,极则困,无念则灵,无听于觉,无异于心。情爱,不满拥有性假设,观心理,察事理,断于心存幻念耳。诡诈,知在心,无非心,识于面,犹似面。
  事先以谋,谋事与先,以百举而知唯一也,化未有,无形于为之;力以正,强于先也。
  理也,书上无之,知始于书,而非书,或曰在心,实则未有全明。勿喷勿捧,此为诗所云。上为庸,中为道,下为法,而识得所不闻,行于其意识。如是说,是汝是吾?
  法曰,皆为性也,财也,此为只云其焉,未及圣贤曰,不及汝之所念之情焉,亦不可缺一也。误解之,则未明根本也。子曰,汝之所言,皆为予之心也,赋予字词焉。
  馅与阱,天上月,水中月,水为万物始基,天乃引力之导,天水合一为人,半月互补相溶通变则明,此为平,岂敢有一人再生欲念,坠初始之深渊。言者谓为心,闻者曰是性,非也,是非也,晓之则只知,非也无非写著。
  唯圣者,皆为尽心尽性,非吾等所能体察,是为心境于身。大道不见,无二心,自性中道,则喜于好问,不勉而非,始终如一,如是说。
  父为山,母为水,皆为神与仙与佛,是为山水而非皆为山水;子为山水,而非皆是辩则明,思则未见之。忠孝仁义礼智信,男女老少妇孺皆知,不足再道。
  道为法,法为道,不偏不过,洞鉴则恰好,孰能知?摆渡之人,未有渡魂,书之所言甚是,诗云是渡心与性,而非无信也。体,天书曰“即非只为魂之体,说是不可说之心之体,实则心魂之性与心,不明便是童之心。”
  声、色、气、味,始祖谓为无名点,降生谓为阴阳两极、太极八卦之交点,无不同,在于似与不似间,不可言明。质识色,色懂质,无时无空,游心归于本身存在,无心也为无相。
  利与弊,在取舍,掌时历,控于心,不可奉为启示,非奉为旨。无物不照,也为理。
  巧于利,不如绝于利,不足为弃,可致相和可见也。分别以常,见万物,而去取舍也,未必以理,之心可及焉。
         一言一字,七分为思,三分归执念,而形化作声,皆如是。智者听音,慧者听气,知者听神。
  安放于欲,欲安以制,任体于安,为不忘道也。知智于识,知愚以念。
  女人心,不可言明,言之无味,不言则无趣。如针乎,汝明了。须眉闻之乐也,青娥闻之,则片刻忧思焉,而后心有所乐也。(2)女人心,须眉寻味焉,其心语之形反也;寻趣之,则反谓之为针也,书上曰。不明之处,阴阳之体不同焉。此言缺量也。
         缘由及远近,恰是偶然,或说必然,谓之为动之。由状,因属,而决之也。
  内求者,皆言己,外求者,皆言子。慧之光,有所达,之论智,说无为。
  杜康曰,参悟杯中仙,以不乐于,乐而饮,乐于以,酒中杯而饮。子曰,非也。
  谓之不谓,真如空,悟则念,醒则觉也。论如实,不变之,则皆已存在。辨者,本源也。诗曰,皆反之,皆为智者焉,愚也。圣人曰,予如是说。念之体,思其心,本心顿现,弃了。
   用兵者,识布阵,善谋略;若曰用兵,神圣者,晓阴阳,懂地利,为所用耳,为人掩饰之。攻守间,适可而止,则可皆渡之无过。勇者,自觉则自信也,不及弱者智也,多为亲民曰,民则不明也;弱者,疑心大,皆由其心智所致,领兵则不及勇者,多为民之所拥之。
  兵法无常,法定于无常;无常有法,法藏于无常。有形无形,皆以无常而定。
  兵者,诡道也,虚实不定,有道无常,无常于有无。
  以知己云皆为己,反知知己知彼也。言之有相,以观于比,覆以己之识也。
  循于基点,行久成形,轴以对称,所安城楼。天门于东,风水焉,工匠不卜也。
  矛盾论,天时地利人和也,唯物论者思之,唯心论者则辩证也,皆为矛盾论者所谋策也。
  智取于巧,谋取以策,慧于之知,知之以明,明于愚也。妄论之,大智焉,至于非也。
  注之以巡,策于注焉;著以贯之,而寻策也。孙子曰,予所著,如是焉,汝明了,彼愚之。
  本心之源,错则易失,对却不易,玄乎!先天于地,藏于虚幻之境。
         损人者,必先损己,引人批评,此为谓不道,谓为仁。      
  魂由心性而成,论凝思,不入存在之物,不以见欲。心之大,惧于性,再念心,虔诚于自然。
  道之道,以为是,以为非,皆无所谓知。出于众,知其志;高于世,晓无为。
  济世救人者,曰为善,如是说指鹿为马,若曰心,则为和之不同,非而心,亦非本源耳。若以本源而论之,则无关,此为书之所云耳。
  真与假,源于心,见于利,道为心,而后又见性,谓之为真假。见于利者,非为性之又见性也。见性者,归为见利之欲念。
  控与辩,以律为法,法由律所运之,非所化也,说是律,实则立,立予人,非由人之所能律也,而由人之所用之立也,亦不可违之。
  女子,拥之则厌,未有之则念;男子,欲意则不全同,观于心,择于念,非为心性所化也,非也,如似孩童所言,如是诗所云曰,吾亦不全明。若谓之为性,则此话不存也。(2)男子,剖析之,则为明之体;女子,心如针也,此为未明其之所思也,孩童皆明,男子则聪慧耳,其在是否间,如是汝所云;孩童,则为解惑之根与魂也。此所云,皆曰为性也,非也,吾等皆愚也。恋之,厌之,绝望否,明则择,愚则智者也。书上曰,不惑不惑,为圣贤曰,如汝所云。
  孔孟曰:典籍,无不同,只于相似间,剖析之,则无,辩证之,则为一,也为众,此非典籍所能言之。裨益之处,在于解读。若曰孔孟未有言之,则谓之为书上所云也,孔孟自有所言之言,以此不同耳。借鉴之,则明,亦不可言明。思之,悟焉。
  若要论艺,则需养于眼,再者舒心,也关乎于性也,亦不全是。智者会,会者明。
   虚无不在,在则虚无,故为欲念。不在思,不在想,则知晓虚无,非不可无体。为箴言之!
  见偏当立断,欲话玄机,卦以于天地,不可为之;若分尊卑,则视周天之无能也。
  御器以善,事以术,局以道,兵以智,知微之望,深知所以,思焉。
  为官者,是为经济而终,正与反,皆如是。古人云善不为官,所言非此官,此官为权,彼官谓之为人,不通则明,明了则愚耳,亦非也。言之则闻,见之则解。
  心之力,起于觉醒,困于萌芽,识之则生畏,言明则觉妄,此为不懂也。勿念,勿恨,勿违本体也。退与进,道之运行也。
  庄子曰,思者,乃大地也,实则未有言,心若如明镜,便可见性,而识得此为古书所云耳。
  治学者,善解惑,性如风,弱而柔;治国者,观全局,性如雷,见时已过。合二为一则无尘,清也,便可达成所愿也,古书所云,亦与之相似之,谓之为不是。
     弱者蔑之,强者攀之,非也,慎独则皆明。如是强者所云,亦或弱者所云,书上皆已记载,勿需再深思,如似古人云。
      乐极生悲,亦正亦反,皆为心性所致,见性者明,见心者智,此为心境之上层也,未为彼之心性也,谓之如是佛陀所言,如似汝所云。
   真相幻相,一谓之为增,一谓之为破,心如混沌,性如空悟,如似汝所云之魂,曰性,则未有见性。一切分别,则为因果。愚者又见性,智者则见心,不明则见性心。
   梦由心之所念,此为根本,本心知,本体则不明,故曰无梦则不在,在者会思,亦有所念,谓为存在。无所思无所念,称为未有,乃至无量,而作为不相属。
     人之所云为人,于心性,亦有善恶,也非不全是,通则达,辩则浑,此言吾等皆懂,或曰,书上所云,反之不明。如是汝之所说之,为汝,非也,全为汝之所念耳。汝若见心之,则如是说,见性则谓之为汝,或谓之为吾,亦非性也,亦不可曰亡也,皆需存在,如是鬼神所说之,似是非似。
  人云人,皆为人;人以人,谓之为人。人之人,之知人之,鬼神怪力论谈也。
     现量,则破迷开慧,为无边无量心,未可及性也。巧言释之,则谓之为,消业以弃聪慧耳,皆为存在物所化之,未为存在物也,存在不可及现量之。
      经商者,以诚立之,义为先,见利则牟,损人则无以为计,肝胆相照则开明,此非商也,只可谓之为经商也。
     权也,为民之所系,系于以民,书上云之权,不如权也,曰权也,思之则明,不思则决权之所行也,善哉,勿违之。权也,为思之所属之。
     钱也,勿贪念,足则慧,多则优,优则需行正道,说时易,行则于性,望明之。
     权之所云之利,谓之私,谓之公,非也,谓之为力者,则未有明之利也;义之所云之务,谓之为非私,亦非公也,则是非也,观者忧,思之,则亦谓之为公私也,非明也。
  论国之,则为安之本,安则民之夙愿所系,非力之所能定也,思之。违之有理,顺之则为道。无不是尊古而卑今也,交叠之,则谓之为分与合。
  论家之,则为魂之所系也,小则为女子与孩童,大则谓之为汝,此为妙言也。圣人曰,何为家,皆是家,乃无家,此乃魂之所云也。汝曰,心之所属之人,便是家,乎哉!无家者知,有家者智。 
  论心论性,亦如论性论心也,论则同,思则异也。明者愚乎,悟则空无也,何以为论,又思何人,思性乎?思心乎?谓之为曰为命乎?
  识烟火,皆烟火,知烟火,则不论烟火也,不论者,则不明烟火也。
  精也,灵之所系,魂之所托也。拙者常思,勇者不明,亦非未有之。归于无相,则无息,谓之无物,则无形。
  思也,源自于心,而非心,谓之为体,亦非不全是,形神皆灭,尚存之。如是说,释之为如魂也,是乎?古书云,如释之,如是古书所云也。
  面也,识之则言之有理,论理之,则未有论也,愚之愚之,非也,言者皆不识,怎言闻者,闻者皆识面也,是非也。
  是否?混沌未分,谓之为天与地,见天地,则谓之为万物;曰性则困惑之,非不明也,皆为山川湖海也,命也,此不可及也。
  揽月则明,忘心乎,则心未有月耳;只云心,则未见心之月也。故曰不可曰,聪慧之,非也,为山水之,故归于月也;为汝乎,非也;为性乎,是非也,为汝之,呜呼。
  云情乎?事也,由人之所立之,无关于人也,立者明,人则思,心之所立,怎关乎立者之人也。明则立,思则:则谓之为人也。此为圣人曰,鬼怪不知也。
  知初始,明道法,则不造作,故曰轮回;外圆内方,内外不同,则谓之为心不染尘也。
  亏空则木讷,木讷亦充盈,衰而盛,盛极正,略之以欠缺。无求随手过,转头空也,也守心,于外所能,能则求之无焉。
  荣与辱,心之所致,名曰荣辱;知荣者智,守辱者,则仁也。淡然视之,则为圣贤也,此为古书所云。
  思彼此,忘彼此;不曰或曰,其之间,便可见第三言,则未有择字可言,亦无关言者,如是书上所云也。
  美与丑,观在心,言行于眼,以眼入心,则明也,非也。故曰,聪者会,智者愚,愚者则皆明了。何为美,何为丑,如是烟,也是梦。不言内外,不无真切,心念所化于知觉。
  傲则缺骨,谦则缺肉,两者皆明,则未为人也。识人者,则卑尽,而苛己也。
  破与立,立与破,利弊取舍云,故曰,明者皆明,破则立,立则破。不知之,困之根,若知了,则未有惑也,谓之为皆明了。
  无形有形,探之则非心力所不能及也,不思则有违于心之所愿也;形于色,本真于相,欲之不明处,皆问本心,相成于色,心体皆知。
  情与利,无非性与欲,谋则放与舍,智者皆权衡,无心者,则不自知,见性者,未聪慧也。如若皆明了,则非可谓之为人也,此为鬼神圣贤所言之,古书云,非也。
  儒与道,一极为性,一极为心,同之处,则为明心见性者,智也,仁也;见光体,则为年岁。身心灵,世人云,孩童也,念则乐,思则忧。非也,书上曰,此为得与失也。
  新与旧,破则知,立则慧也,言性则同也,明心则圣也。愚钝间,则为聪慧也,皆为心境所定也。
  调补阴阳,通精气,不如不气也,互化于体,气行于性也。
  望闻问切,声色气味也,正反两极,阴阳相宜。郎中曰,拾草木,配阴阳,正反也。会者治,知者医。古书曰,皆形态也,未及本源也,量定于本体之。如是夜呼应趾脚乎,略也。如是:喉温、多痰、体寒,骨脉未通精气也;三钱黄芪,四钱双花,解毒亦去火,肠澼者,配之一两甜地丁。如是:胃寒、气虚、咳痰,三钱川贝,七钱双皮,半夏茯苓减半,熟之橘皮与芭蕉花,混以半斤天水,炭火烧之。如是诗所云,一二水牛角,半边莲花开,射干鱼腥草,十九取二三 。
  曰,血络于水,脾肾不合以血气,津液不达于骨髓,形体未安而神移,气未并于上逆,以无令血泄矣,以补其筋络也。
  曰,气所逆扰于肠,精以卷绕于胃,多为饮食无常,气内泄所致;若有分泌,多为清泌浊,因体而定量。体相之灵、形有损,则不在此言中。火生土、水生木、土生金、金生水,以之五味云正反与阴阳也。
  曰,阵痛之牙疼,髓气未达于龈之骨,齿之精水于污,以体之厌之五味以识,支脉之气移于湿髓之龈,火邪上移以惧于阴也。
  民之卫士,或曰捕役,治者所属之吏也,游行于猫鼠间,其则皆知,吾等皆愚也。政之所系,律之所运也,本源无关人之论也;圣人曰,亦有古书为据,非也,无关政律也。皆明了,则未有此言也。
  切与即,朴初及疾,栽妄质变,有违根本也。谋则探心,智则思性,趋利在变,则见人也,知者未必知乎。归于阳,归于阴,立于信也,能之量也,不及切即乎。
  情为何物?性(信)也,爱也,心也,融则现,见则明了,其可谓之为真爱心,也可谓之为万物也。愚者痴,智者聪,悟者慧,谓之为魂者,谓为疯也,谓之为性者,则未知晓也。
  汝曰,自在于心无挂碍,心力为大法所成,拂拭之,莫回头。心相皆可见,必定为思之。
  量变质,质变量,度之则明,知者愚也,曰为循返,非律之所能决也;一为干,一为支,道法云,如是圣贤曰。
  末那识,众生无我,汝为一,空无所致,化为山海也。曰性乎?命也,无关于此言矣。圣人谓之为肉身菩萨也。
书上曰。
  虚中有无,有中无虚,虚实则无有;智者谋之,谋者取之,取则无也;愚者明之,明者为智谋者也。如是兵法云。
  心存无,意念起,则破心之所念也。下附无威者,则为堕;只恃无畏者,则谓之为不自知也。中者明,谋也,寻之?上者聪,再弃之?曰命乎?曰性乎?曰情乎?非也,吾不明矣,如是汝之孩童曰,汝则皆明矣。
  彻悟之觉者,灵之郎中也。释尊曰,困惑焉?及虚妄,大于通也。
  同则异,异则同,曰为可名焉,玄之并未玄也。无名点可论,论而辩明焉。
  识见为局,自见以别;可循为之用,相形见无不为。
  远近及,授人以柄,而可制人也,皆反之,之知则若达。
  明所以,暗所与,言尽成书,不明觉厉。但见已还,之道不曰。
  有与无,念及至,未非皆可至焉,念之觉于有无也。物尽量,有无决于量也,可为焉。
  解之误,行则恶,错也。盛也简,若大戒,大至巧于置焉。
  授教者,明事理,授予以人,实则曰己焉,性温和,素朴之,言无尽,道法所然也。
  心语可塑,控则有违道也,智者知心,违者陷之。言其心,彼之心也,心语皆明,体则聪慧耳。
  卦以言传,系辞以令,道体之形以。所兴未然也,无形于所忽焉。
  修行者修,习得而知修也,不贰则超然,破解焉。力以及力,非力所能及也,而知力焉,非力也。
  知其辱,容其辱,则可得其心,此为智者所为之,明者会,会者愚也,慧者则明焉。
  无常有常,无非是非, 过清而独,不通则浊;所长而至,士因无常。智非智,怎言其。
  觉悟定者,言行事,明己心,自于无辙,转而以无为乎。觉妄用之克水,遇水则见阴阳,非阴阳所能及也,能及者非觉妄焉,曰为知水也。
  势之驱之,道法所不赏,屈于力之,术之太极也。绕者思辨,辩则求绕;避之为杂,巧之为专。
  以天为地,以地为天,则可化而无过也。气行于体,相聚于内,所由所安焉,如汝之心所思乎。
  力焉,止于道术也,律也,行于力之量数焉,非力所能运之,运以止于也。老子曰,如是孙子曰,人曰,如是汝之所云,圣贤皆已知晓,予之则愚耳。
  阴阳不明,太极正反,为天地心。非性所能言明也,不可及命焉;聪慧者,谓之为父母心,愚者知也。无用之用,则未有无用之言矣。
  魂之灵,相以心,归于念,形于体焉。律时讲,达即术;惧则有,逃则笼其心也。
  色尽于章法,行之于识;识色也思受,有所为以想,分明焉。
  存在于念,转化为态,必反示焉;越无以阻,久行于念之,非常于止此。弃利则光大焉,寻力则集大成也。
  不作无争,以令观物,实为争与不争。至理奥秘,废之为不作,正其心,上寻为知致。
  一行字,守于拙,补色于心语,求全则少,寻之则巧,文志界说。
  戒己以证悟,不上于闻之乐,忘忧以谋事也。为向自观,相于以求证,内在于明焉。
  辩证为己,证反谓辩,言以未知,未知则辩也。宗师曰,不为规,长于畴之先也,有限于属象焉。
  本真不顺心,本原无有用,不及早悟也。徇于万状,后先乃未究之。
  正法云,以无而咎,己有之而常无,常于以已有,万化而知其常也。
  盖取以文,言之不相;为矢以为察,民之不倦于幽径焉。气以卜宗,之其名而不知其虚也。曰为天道人道悟道也,周天之物也。不可及宗师所言之盖取焉。
  半点道,存于面;不了道,方为悟。言非言,道非道,释以化用;求于道,必衰之,也成无术,而后生以造也。
  般若汤,于火炖,温以情,岁月暖也;无常之无为者醉,有为者谋,无为之无有常也。
  思非固化,固化有无恒思;衡非不常,若无惑妄。俗得上,而已可述,之行也志焉,本帐封过于圣人也。
  念之虚无,以至净度,内外相融,于至无念之;虚无以念,净至于成,知念之为一。
  行脑于心,心净以行,心不可及道术也,充之以取,取之则空,空则再取之,则未有也,谓为不明了,皆曰空悟。
  无名于有名,缘由以远近;不为而守之,有为而自定也。道法曰,无相见无相,不夜侯也。有志者久,见本相则自化。
  有无无有之,云心之独立,择字可弃也,不夜侯受之于轮回也。那岂知之,则未有有为之,未有有为言也。
  格言非理字,简言为心经,注之了悟知道也。空则限,道者知之。
  一切自然,方为悟,差别有无,大道之中于心门,明是非也。失之不忧,虚己;喜也不得,为汝。
  防人术,无非厚与黑,皆反也,此为恶性论也,无欲者会,知欲者行之。
  听心性,话心法,之空无,能知辩。一唯心,一唯物,乃如童子心。
  只道寻常,方之如初,道之不常,不道有常;道与不道,之初有怪,有怪无怪,为心念所至也。
  不会之事,身以言教,之知以授,不知于寻,则尽有所为。听之不然,心之无计,无为而教,以覆其短,于闻之皆明,心有所为也。夫子曰,是也。
  少无为,成大事;老无为,集大成。有为无为,必先以德。大伪者显,孝慈者现,之根于叶茂也。
  解忧无戒学,戒学非不可解忧也,则自忧之。万方皆为说,莫过于思焉。
  悟中悟,道中道,悟道不及解悟也。不闻可见,不见在变。
  世事逍遥,奇物以应;自见非有用,所用非取反。所为言,言已殆,一体相中,必作无为有用。
        先人者物,物先者人,谋者误,悟者谋,谋则悟,误则谋。谋者,先于人而智,智行于谋也。
  时也,由磁场所运,力之指引,不在则能言,在者则不明了,非也,空也,存在也。空也,皆系于所能言之时也,非空也。时,不可及也。
    命,谓为一切。
    吾所言之,皆不堪入耳,洞见则自我,无我则谓之为汝。明心见性,心性合一,则谓之为:此人是为汝。
  不自知者,皆为己,自知者,则为汝。不自知以自知,自知于不自知,是以行于念,成其私。
  道解之,解之于道,解道之于解以悟道,解之于悟道焉。解以于正,必先于以反解之。曰,非也,皆反也。
  
    卋罖(shi wang三四声)极致,仍未行于妄,为上古之圣德;虽缺嘉肴,其正气也可叹,是为悲?是为怜?望思焉。
  生而有息,生而有无,化生万物,万物以生,也先为生。
  事已毕,向检点,捡漏再培,方可成伟业也。
       巧术以正名,为所以,非所以为,衡无所以为,术以于拙。
       有以无为,无以厚德,有无以为,以为以为。
        说二心,人皆有,大与小,成其善恶,辩以论之,皆足惧。
        质之以应万变,形于事以进退。万斗事理,嗔之心不可见。
      月之光,心中光,慧之光,日月有春光。
      纪以鸣青名,检以除污逆,察以正人世,监以洗浊心。
       为琴瑟,莫相憎,衣粮二字本不易,若心归一意,拾得雪月,为上好也。
       矜正气,悟本性,于水于人鉴己之,思之往之非,为为人也,为正人也。
       示事以常情,久延于处事;示事于逆向,处事以救世避害。
      祖宗成法,学以谦恭,谦恭以学之,行于以行实,实行于世,足可兴家也。
       孝居先,仁义行于世,方可入世,为政以民也。
      名本色,当以弃执滞心,待己退三分,奉以于人。
       忠实亦有识,立事之君也;伪而无才,念于偏,诸事偾之也。
       犯俗犯苟,为迷失本心,堕之根也。
      古今明悟,皆于须臾,须臾不须臾,有道之士于悟,净心之人暗下功夫也。
       良人莫欺,贵人莫忘,良人贵人,上帝所赐,于子为善也。
      功于内,所不求,拾之以里;饰于外,有所求,趋利于面也。于内于外,利所以利,所求所不求,富贵而乐,康健而安。
  天书曰,言中言也;人曰,心语也;圣贤曰,如是说,是汝之所云焉;
杂家曰,如是采儒墨之善,言其所思也,孺子可教也。小可曰,般若汤,不夜侯,无根水也;无用之言也,无用之用也,知乎。汝曰,如是说。
  积力浅于草,凌云出蓬蒿。以弱筹决胜,制控命必达。
  爱恨情缘又为何,不过声色气味也。男女相思还有谁,只因不明觉妄字。
  青女扶摇雨花霖,玄冬朱明无不同。韵节素秋往返间,又见香草十二客。碧落方仪望沧渊,不及望舒与丹灵。无根之水不夜侯,轮回再无般若汤。
        那般苦味不夜侯,个体为先开悟道。人非无为怎言人,是以为而现虚无。自有有为知觉妄,己若不欲觉无为。
  风大随风,雨大随雨,经久不衰,为之所行,出于山,为天日,入于山,为自然,风大雨大,行于井也。
  一三五,一六二十,反于六零四九,七四一,二四二二,是为何?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十二一个人留下的叶排长
下一篇: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一百一十一1939年10月宜宾的一个凌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16

作品

2016

互动

2万

积分

站务人员

股份
14521
威望
10946
精华
3
粉丝
81
好友
129
注册时间
2018-1-30
最后登录
2021-1-25
在线时间
6181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1-1-13 20: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站长微信
扫一扫即可获得帮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1-1-25 07:51 , Processed in 0.484390 second(s), 3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