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3|回复: 0
收起左侧

[社会] 松针竹叶之荆棘路第1章邪不胜正

[复制链接]

1493

作品

1814

互动

1万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6453
威望
338
精华
0
粉丝
6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0-11-29
最后登录
2021-1-17
在线时间
209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石歆梧
发表于 2021-1-8 12: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姑桥民办小学教师丁长平政治嗅觉特别灵敏,他要出金姑桥的第一张大字报。
他的姑父方富贵家成了他的特别参谋部,运动前期的三年中,此地一直是丁长平的参谋府。倒台大队长也被请来作参谋部高参。几位高参,鹅毛扇几摇几摇,鬼点子一出,丁长平的大字报就诞生了。
丁长平的大字报贴在金姑堂前的木仓上。大字报字数不多,莫看几许歪歪扭扭的大字爬在那里,可浑身是杀气。丁长平从小学到初中四期肄业,从未写过好看的字,当了几年民办老师,歪歪扭扭的字迹成了他的风格。字迹虽然歪歪扭扭,但不带草,只要识字的人都能认得。
且看那大字报上,满纸荒唐言,字字如利箭:

走资派吴端正,你的末日到了!
金姑桥大队最大的走资派吴端正(这三个字左颠右倒,还打了大红叉!题目上的三个字同样处理),窃据金姑桥党支部大权十四年,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一贯反对党的政策,重用漏划地主分子丁和生,包庇右派分子方成龙。他一贯排斥、打击贫下中农,整黑材料陷害贫下中农出身的干部,不顾贫下中农的死活。他一贯执行反革命正主义路线,让资本主义在金姑桥泛滥成灾。他一贯乱搞男女关系,作风极为恶劣。
吴端正(与上一处出现此姓名时同样处理,倒写,打大红叉)罪恶累累,庆(罄)竹难书。全大队贫下中农起来吧,全大队造反派起来吧!造他的反,夺他的权,砸他的狗头!
吴端正(故意写得左歪右倒,打大红叉)!我们贫下中农、造反派警告你,你的末日到了,你必须老老实实低头向人民认罪!
金姑桥大队贫下中农全无敌兵团 丁长平
1966年12月30日

凡对吴端正有意见的人,一窝蜂地参加了丁长平的全无敌兵团。其余持各种不同意见的人,分别组成了其他名目的群众组织,计有:鹰击长空战斗队、鸬鹚造塘战斗队、望北京战斗队、中南海卫士战斗队、死不怕兵团。
经过丁长平派丁义明联络,各战斗队都归属于全无敌兵团之下,只有死不怕兵团不来归属,因为他们要力保吴端正,头头是前任团支部书记窦明的弟弟窦亮。
公社运动委员会来人联系,要丁长平组织大队运动委员会,作为金姑桥搞运动的领导机构。
丁长平当了大队搞运动主任,丁义明当了副主任。
丁义明,何许人也?乃是贫农丁志红之子,丁志红饿饭年成饿死,他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养大,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自有妙龄姑娘金玉叶不要彩礼、不要订亲,亲自找上门,二人一领得结婚证,就结了婚,三年内一子一女,子女都像丁义明,不像金玉叶。丁长平、丁义明同一个心思,同一个目标:夺权、掌权,主宰金姑桥。
他们走马上任,立即把吴端正、丁生付、所有生产队长一律打成“走资派”,今天批,明天斗。
斗争吴端正时,给他戴一顶高帽子,挂一块大黑牌;大黑牌上写着:“金姑桥大队头号走资派吴端正(这三字照样东歪西倒,打大红叉)”。斗争会上,都是造反派揭发批判,要吴端正承认是事实,吴端正不承认,造反派就不断高呼口号:
——吴端正的狗头,砸烂,砸烂,坚决砸烂!
——走资派不投隆,就叫他灭亡!
——打倒大大小小的走资派!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万岁!
——伟大的导师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斗一阵,喊一阵口号;又斗一阵,又喊一阵口号。
这种狂热劲,是金姑桥空前绝后的奇观。
斗了几天几夜,吴端正没有承认一条“罪状”;对于揭发批判中的不实之词,他总是据理反驳,对有误会的地方则作出解释。对于善意批评的意见,他才表示接受。
吴端正成了全公社最顽固的走资派,丁长平准备搞武斗,但窦亮的死不怕兵团放出风来:“文斗可以,这是中央政策允许的;哪个敢武斗,就是反对中央政策,我们就要以武对武!”
丁长平投鼠忌器,也不敢搞“武斗”了。他又向方富贵、伍天礼问计,得到的答案是:游斗。
所谓“游斗”,类似“游街”,金姑桥没有街,就叫“游行”或“游村”。游村时,吴端正戴高帽,挂黑牌,各生产队队长跟在后面,再后面是地富反坏右分子。这样的游村,以示“走资派”是一切牛鬼蛇神之首。
丁长平、丁义明恨透了窦亮的死不怕兵团,称他们是“铁杆保皇”,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不过,丁长平还是尝到了掌握金姑桥大队权力的甜头,他想斗谁就斗谁,他想整谁就整谁。
长平老师变成了大队运动主任,当面大家喊他丁主任、丁司令(全无敌兵团司令),背后则把“大队搞运动主任”六字简单约定俗成为三个字“大文革”。
大文革制服不了吴端正,就狠批几个生产队长,勒令他们揭发吴端正、丁生付的“罪行”。有的队长揭发了一些,有的说一时还没想到,有的就说:“你们都说到边了,没有说的了。”
1967年1月,张春桥、姚文元在上海率先夺权,红太阳大力支持,说“革命委员会好”,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造反派亦步亦趋,也夺了权。
丁长平、丁义明心痒痒的:我们怎样夺权呢?
丁长平、丁义明想夺权,不知怎么夺法,就往公社以上的造反派看,仿照他们的样子,把金姑桥大队党支部、大队领导班子的权夺过来,宣布“一切权力归造反派”,然后把各队的造反派头头确定为各队正副队长。六队、七队只有死不怕兵团,不算造反派,但人家是群众组织,就任窦亮为六队队长,副队长由窦亮去和队上贫下中农商量,结果以他的哥窦明为副队长。七队的队长由死不怕兵团副司令于晓清担任,副队长由他和贫下中农商量,于晓清就叫原来的队长于启洪当副队长。
丁长平、丁义明掌了大队的权,才知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声令下,人人照办。六队、七队的正副队长问题,他们就无法叫造反派掌权,他那里一个造反派也没有,只好将三就四了。
丁长平只能掌握一至五队的权力,索然寡味,便在一至五队耍尽威风。在金姑桥四队,他把丁和生作为漏划地主分子天天斗,光是空喊一气,材料也是从方富贵的嘴里搞出来的, 并无真凭实据,也就更觉无味。
一至五队的群众,贫下中农也好,其他阶层也好,除了少数年轻人跟着丁长平、丁义明跳,大多数人都说:“叫化子争龙门,争到天亮是人家的!”该干活就干活,该睡觉就睡觉,都当上了逍遥派。
丁长平、丁义明这才知道,他俩个并不是一声令下,山鸣谷应,一呼百应的想法只是空想,根本办不到。
不过,丁长平还是懂得,有权不用,过时作废,县里招工指标,他让三弟丁长焕去祥云锅铧社当了工人。
大文革搞夺权工作最下细。他召开全大队造反派头头和红卫兵头头会议,带领大家诵读了毛主席关于“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需他们,便是打击革命”等语录,然后部署了巩固夺权斗争成果的下一步工作。
一来他把上至副业大队长,下至不属于干部的记分员,来个大换班,一切权力归贫下中农造反派。掌权的具体人选,第一用雇农,第二用贫农,第三用下中农。
  二来他把贫下中农队伍情况搞清楚,基本队伍要左而又左,纯而又纯。要查三代,不仅查父辈,还要查祖辈;祖辈不仅要查祖父、祖母,还要查姑公、姑婆,姨公、姨婆。只要查出一点问题,就不能作为依靠对象,就不能掌权。查的结果,只有他家几弟兄最纯正,根子正而又正,思想红而又红,干劲大而又大,所以个个都应掌权。
  但是,造反派头头、红卫兵头头“造反有功”,席位不能少,结果自己的大哥丁长福无席可占了。他的大哥丁长福不想当队长,他就在大队干部里面给他安上一个席位。
    算来算去,幸好还有一个大队妇女主任无人愿当,问大哥可愿当。  
丁长福说:“我是个泥腿子,不会说话。既然毛主席顶相信我们贫下中农,我们就要把所有的权力都掌起来。”
  丁长福几时说话,都是言必称“泥腿子”,大家就把这个外号喊开了,不仅背后喊,当面也喊,丁长福答应得很干脆,当之无愧、当仁不让嘛!
  公社革委会召开了全社妇女工作会议,主要传达县革委妇女工作会议精神,要求妇女积极参加生产,积极进政治夜校,发挥“半边天”的作用。
  传达上级会议精神已过,领导讲话已毕,公社革委主任要大家发言,讨论妇女应该怎样参加运动,没有人响应,主任就点名。一点点到金姑桥,只听泥腿子的嗓门叫了:“我是个泥腿子,大家都晓得……”大家一看,发言者原来是个胡子麻楂的半大老头,立即哄堂大笑,有的前仰后合,有的捧住了肚子,还有个妇女主任连鼻涕也笑出来了,赶忙取手帕揩。
下面炸开了锅,“哗”的一声,哄堂大笑。笑声后面,议论纷纷:
——那不是金姑桥“大文革”的大哥吗?
——他叫丁长福,外号“泥腿子”。
——“泥腿子”当妇女主任,牛头不对马嘴……
——千古奇观,空前绝后。
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原是青年干事)方长印和妇联主任方银花也忍俊不禁,下蛮忍住笑,让丁长福继续说下去。可是,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方银花问:“你们大队的妇女主任呢?”
丁长福答:“他们选我当妇女主任……”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妇女干部们从来没遇到这样的可笑事。他们有的笑得前仰后合,有的笑得眼泪直流,有的笑得捧着肚子,有一个从板凳上笑滚了,她又坐得挨外坎,滚到坎下去了,幸喜坎不高,不过一尺多点,好歹不曾摔伤……
方长印脸一板:“严肃点!”吼声压住了阵脚。
方长印知道这是长平老师的杰作,但眼下必须维持会场的严肃气氛,才板起脸止住大家的笑,让泥腿子继续发言。
  泥腿子接着说:“我们大队的妇女,热爱集体,干活不使奸,有个别的使奸,背牛粪上坡才背一坨坨,不像话,我要叫她们进政治夜校,学毛泽东思想,把干劲鼓起来!”
  主任稍稍放了心:这几句话还有点巴油盐。
  泥腿子停了几秒钟,发言来了个大结局:“大家要注意点,平劲要鼓在手上、脚上,肚子不能鼓大了——”
  全场又是一个狂笑的海洋。
    第二天,金姑桥大队开社员大会。泥腿子的开场白不表,单表他传达公社妇女工作会议精神:“你们妇女要团结起来,要起‘竹杆’(骨干)作用,要进政治夜校学毛泽东思想,要批判中国的黑鹿、小虎(赫鲁晓夫)。你们妇女顶不起‘半边天’不要紧,我帮起你们顶!”
  泥腿子讲到一半的时候,方长印来了,他听完了泥腿子的传达,鬼火都是起。方长印忙把吴端正、长平老师找来,说到泥腿子公社出丑的不良影响,很气愤,并在当晚大队干部会上布置拟定大队革委会组成名单等事宜后,立即宣读了恢复原大队妇女主任职务的文件。  
丁长福出了丑,丢了人,回家就向二弟丁长平出气,一拳打在桌子上,桌子张开了大嘴:
“你掌什么狗卵权,把你大哥搞去出丑?”
“(懊丧地)我只讲是一般开会,不过是去听一下,哪个晓得昨天要点名发言呢?”
“ 离谱了,太离谱了,胯下夹棒的,怎么能当妇女主任?”
“那你还想掌点权不?”
“掌什么鸡巴?”
“我兼的大队贫协主任让给你。”
“我不要,我不要,公社那些人都认得到我了,大队的“官”我一律不当。”
“那就只剩下生产队贫协组长了,我本来想叫丁志竹当的,喜得还没宣布!”“好,算卵了,也算当了个“啄木官”!那丁志竹呢!”
“照原样,民兵排长。”
丁长平没想到自己得意非凡之时,搞出了这个包糟事,也觉无甚脸面,心中暗暗叫苦:“原来,掌权也不是好搞的!”
那天晚上,泥腿子和上了初中的儿子下象棋。泥腿子开头占优势,高兴地骂道:“将你妈一军!”儿子不甘示弱,沉着应战,不一会,变被动为主动,兴奋至极,也来了一句:“将你妈一军!”
  “啪!”一个脆响的耳光打哭了儿子。泥腿子训诫儿子说:“我是泥腿子,你是初中生。我是老汉,你是崽。竹子要分个上高(篙)下节!”
  儿子感到好生奇怪:老汉在外头,走到哪里都出丑,在屋头和我说几句话,又句句在理。
  怎么搞起的?
大权到手才不过半年多点,大文革发觉“宝座”不稳了。
1968年9月,中央发下文件,是毛主席于7月巡视华北、中南、华东地区的讲话。大文革立即组织全大队学习“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
提出要消除两派对立,解放干部,加强治安,毛主席号召“实现革命的大联合”,他重申“绝大多数的干部都是好的,不好的只是极少数。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要整的,但是他们是一小撮。”
读到此处,大文革走了神:将近一年的造反白搞了,要“解放”干部,而且要“解放”绝大多数的干部,这些干部一“解放”出来,岂不又要拥护吴端正?
与会的干部见大文革停止了宣读,以为他认不到字了,全场哑然,也有一点骚动。
大家总的印象是:大文革太没水平!
丁义明在旁忙附耳低言:“大家看着你呢,眼神是瞧不起人的样子呢!”
大文革又读了一句:“要教育干部的多数。”他忽然扫视了一眼会场,造反派一阵失望。大文革连忙又读了一句:“要从教育着手,扩大教育面。”
造反派们这才松了口气:“解放”了干部,只是“教育”他们,这还不要紧!
    他们的理解当然是不准确的,只是一味从自己能不能继续掌权的角度去理解,对毛主席的讲话精神只弄懂了一小部分。
初步拟定大队革委会组成名单时,大换班以后清一色的新干部,一致推举大文革为革委会主任。大文革觉得天从人愿。但是,公社革委会不批准,说这些人中有的不得力,有的甚至对形势对政策是“老鼠子跳鼓——不懂(冬)”;还特别强调:这个名单多处不符合政策。


石歆梧个人简历

绿叶草根,本名石歆梧,男,苗族,大专文化,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1946年11月6日生。1984年7月毕业于涪陵教育学院,从教34年,2007年3月退休。退休前系石堤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退休后任秀山县教委关工委秘书长至2012年1月。主要从事长篇小说创作,也写剧本、短篇小说、散文、杂文、日记、诗歌等。有小说、散文、诗歌、剧本、新闻通讯和各种论文散见于各报各刊各网站。已出版《托起朝阳》《献给母亲》《石堤镇志》等书。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松针竹叶之金姑桥第32章祥云的焦裕禄
下一篇:松针竹叶之荆棘路第2章权权权,命相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1-1-25 19:37 , Processed in 0.468744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