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2|回复: 0
收起左侧

[社会] 松针竹叶之金姑桥26章曲折还乡办夜校

[复制链接]

1493

作品

1814

互动

1万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6453
威望
338
精华
0
粉丝
6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0-11-29
最后登录
2021-1-17
在线时间
209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石歆梧
发表于 2021-1-6 11: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丁凡离开盘溪口后,并没有回家,暂时也没有找到精神生活。两手空空,怎么回家?这次他运气来了,重到万山,碰上了几个祥云口音的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大家召开“路口会议”,一致决定:到万山汞矿,去找被丢弃的贫矿,敲原砂,赚大钱,发财去!
几个人正准备行动时,却被铜仁地区民政局管理“盲流”(“盲目流动人员”之简称)的车子碰上,一车把他们送到地区民政局在松桃办的垦殖农场,开荒种地。
到农场第二天,几个“路口会议”的同伴坚定地走向了万山。因为赚钱发财不是丁凡的愿望,也没这个能力,就祝福他们发财发财发大财,伙伴们走了,他留下了。
在这里,无需再找工做,也找到了一点少得可怜的精神生活:与大江市江北一个“盲流”林贤文成了中国象棋的棋友。林贤文对丁凡开诚布公,说他是资本家的儿子;丁凡也说自己的父亲有历史问题,想到贵州来找私塾教。高高大大的林贤文听着矮矮黑黑的丁凡,笑得前仰后合:“我这个高中毕业生尚且找不到私塾教,何况你呢?私塾是有,早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我们就在这里听天由命吧!”
在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是个穷县,所以“盲流”们经过松桃后,一般向松桃四周辐射,绝不停在当地。如果没有这个农场,“盲流”不会在松桃境内停留。这个农场见效慢,铜仁地区经济负担加重,地区民政局就根据“盲流”们自报的地址,与各地联系,要各地来人把他们所辖地区的“盲流”接回去。
于是,祥云县民政局派了一位谢中平同志来接本县“盲流”。他怕接不走这些人,完不成任务,就谎称祥云县也办有这样一个农场。及至到了祥云,才知道县里虽有一个农场,乃是安置城镇知识青年的,根本与“盲流”无缘。
大家认为爱骗上当,很不满意,于是分成了三派各自行动。顽固派立即掉头南下,又去贵州;正规派回了家;还有七、八个中间派,既不返贵州,也不回家,丁凡亦在其中。
对这八个中间派,八个“活神仙”,县民政局决定慢慢做工作,最后达到动员他们回家的目的。
南下干部王雪涛、于阳鸥当时分别任民政局局长、会计,二人工作方法得体,对人态度和气,他们自信能把这些人教育好,劝回去。
祥云县民政局将“八仙”暂时送往贵道溪水库修小渠,后又转到磨茫电站工地当临时工。民政局给这些临时工发一点零花钱,星期日还有休息权。
趁星期日休息,丁凡进了祥云县城,到报社去玩耍。此时,丁凡有机会接触《祥云报》的记者了。报社的记者、编辑虽不认识丁凡,但记得几年前的1960年就有个中学生通讯员丁凡,便对他进行指导、帮助,记者华子堂帮助得最多。
    华子堂,四川铜梁人,时年三十多岁,一手的文笔。他锐利的眼睛,透出了超人的观察能力;瘦削的脸庞,有着丰富的表情;口才佳,谈天说地,说古道今,口若悬河,滔滔直下,使丁凡十分着迷。
在华子堂的指导下,丁凡的新闻处女作《两家喜事·两样办法·两种结果》在《祥云报》见报了,洋洋五千言,占了报纸的半个版面,报上终于有了丁凡的第一块“豆腐干”。
从盘溪口到祥云县城,丁凡经历了物质精神两重天锥心刺腹的切身体验。丁凡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只要不饿饭、能生存就行,他从来没有花天酒地那些追求;但是,没有起码的精神生活,他是断然忍受不了的。
    生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因此就有了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的说法。这两种生活是人类生活的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两者中有区别,但又有联系,相辅相成。物质生活是基础,是条件;精神生活是目的,是结果。物质生活是为了能够生存,精神生活是为了生存的意义。物质生活是生理需求,使身体舒服;精神生活是心理需求,使心情愉悦。物质生活是精神生活的保障,没有物质生活这个条件,精神生活就失去基础,就不可能实现。精神生活是物质生活的升华,没有精神生活这个结果,物质生活就失去深刻的意义。在物质生活基础上产生的精神生活,可以反过来促进物质生活的发展。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互相促进,共同发展。如果两者失去平衡,就会出现有物质没精神或有精神没物质。前者不利于精神文明建设,如有的人为了物质享受,不择手段采用假、骗、拐、欺、贪、诈等来获取钱财;后者不利于物质文明建设,如有的人因无物质条件的支撑而无法实现自己的宏伟目标,理想只能变为空想。没有精神生活的生活,枯燥无味,人如同行尸走肉。没有物质生活来谈精神生活,就是无米谈油盐。物质享受加精神享受,两者齐头并进,均衡发展,这才能具备最完美的人生意义。
这一块“豆腐干”,燃旺了丁凡的追求,放飞了丁凡的梦想。童少在衣食无忧的家庭长大,满眼鲜花红旗,却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一块“豆腐干”,带来了希望,带来了幸福。经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带来的果实,才最甜最香,才最可口,才最入心。即使全身都是缺点,只要有一个优点也是萤火之光。
这一块“豆腐干”,鼓励丁凡:你为人民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好事,人民都会认可你的,社会都会认可你的。这才是真正的幸福。于是,人生至此一刻终于有了光明的起点。而且,任何人的一生都不能无所作为。心存一点追求,心存一点进步,都是来者可追、善莫大焉。
未来,你在向我招手吗?我来也!
重新找到精神生活的丁凡,第一次用稿费请了客,除了另外七仙,还请了白沙小学的民师金浩。金浩看了丁凡的处女作,甚是嘉赞:“厉害!你用了烘云托月之法。”
有了这一次意外的成功,丁凡坚定了在人生道路上闯下去的决心。自己的写作能力,已开始获得了社会的认可;那么,自己的教书能力,也要想办法显示出来,争取获得社会的认可。再渺小的人物也不能自暴自弃,只有奋斗才能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否则,一个酒囊饭袋,即使他一生都处在花天酒地之中,又有什么意义?
报社副总编王奕才以文识人,后来成了丁凡的新闻恩师。
王雪涛、于阳鸥二人看了丁凡的处女作后把丁凡找去,同他谈了很久,丁凡表明了自己的心迹。王雪涛说:“青年人,好好干,这样干下去,一定有前途!”
王雪涛,河南许昌人,曾任二野的一个指导员,随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才到祥云县。祥云县解放后,先在区乡工作,后调任民政局长。
此人爱才,因而喜爱丁凡。他要为丁凡铺一条顺风的直道。他把丁凡在工地上的表现,在《祥云报》登了文章的情况向县长钟季褔推荐,并建议将丁凡录用为县人委勤务员。关海山点了头,签了字。
王雪涛准备第二天就通知丁凡上班。他从“盲流”的大海中为党和政府找到了一个合格的勤务员,为此他十分高兴。
忽然,天外射来一颗冷弹——一个意外的电话打来了。
王雪涛拿起了话筒:
“喂,你是哪里?”
“我是方圆公社。”
“你找谁?”
“我找县民政局王雪涛同志。”
“我就是,你是谁?有什么事?”
“我是方圆公社副社长麻红玉。我们方圆公社有个丁凡,现在还在你们那里吗?”
“在, 我们已安排他到县人委当勤务员了,你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吗?”
“他是伪保长的儿子,我认为不能录用。他家里有三个小姊小妹,请你通知他回来照看小弟小妹!”
王雪涛仰天长叹:“一番心血白费了,怎么茅草窝里杀出个李逵来!丁凡啊,你命运不济啊!”
王雪涛、于阳鸥保了密,没给丁凡讲,只是给了他一套被褥、100元钱,劝说他回去。丁凡此时觉得已不是两手空空,又有《祥云报》见报文章,脸上已有光彩,便回到了家乡。
方圆公社副社长麻红玉嫉恶如仇,把丁凡一枪打中,虽未打死,也是遍体鳞伤。
麻红玉打完电话,心满意足,精神处于高度亢奋状态,刚回卧室,公社党委书记付代四就跟了进来,把门一关,就欢娱在云雨之中。麻红玉一边享受云雨之乐,一边倾吐衷曲:
“罗书记,你得让我升个社长。”
“行,美人儿,只要上级批准,我这党委书记让你当也行。不过,丁凡并没得罪你,我只是说他在我们家乡,你却不晓得,我并没叫你把人家叫回来呀!”
“他老子是伪保长,我这是为党和政府排除隐患呀,这是我的党性所在呀,我对党这么忠诚,你还有意见吗?谁叫他这只兔子,撞到我枪口上了呢!”
“没有意见,没有意见,我的美人儿,好样的,我支持你!”
麻红玉第二天晚上接纳了社长喻兴文。她第三天晚上又与付代四交欢。付代四觉得麻红玉水性杨花,本想不与她同乐,又想到自己的老婆住在家乡,远隔百里,这牛郎织女生活过得不舒坦,有个“三陪“兼同事也好。为了单独与麻红玉相好,他与麻红玉定下毒计,立即实施。
第四天晚上,轮到喻兴文“值班“了,付代四半夜捉奸,麻红玉也一口咬定喻兴文是“强奸”。喻兴文心知是付代四、麻红玉一起害他,但又百口莫辩,只好甘拜下风,待付、史二人走后,自己悬梁自尽。
兔子没打死,打死了一只老虎。麻红玉顺利荣升社长,与付代四二人同喜同乐,更加甜蜜。
待文革开始,方圆公社的造反派写大字报,把付代四、麻红玉害死喻兴文的丑剧曝了光。
于凡1969年参加进驻祥云报社工农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县民政局去看望王雪涛、于阳鸥,两位领导同志才将当年不得不保密的苦衷告诉了丁凡。
丁凡有次回家,专程到方圆公社找到麻红玉,对她说:“你一辈子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你认识到了吗?身为党的干部,难道党叫你这样干吗?党叫你大干社会主义,你干了几桩事在哪里?”
麻红玉哑口无言,但内心还是自以为得计。
文革结束后,麻红玉被降为公社一般工作人员,后来退休,了此一生。
这是后话。
丁凡当下听了王雪涛、于阳鸥两位领导同志的话,同他们依依惜别,加快步伐,回到了离别一年多的家乡。
丁凡回到家里一看,母亲已在他走后一个月也上贵州,改嫁到贵州岑巩沈家湾一个转业军人家去了。妹妹丁小花带着两个弟弟,也把日子过下来了,这主要得助于四伯丁和生。虽然粮食不丰裕,总不至于挨饿了。
由于母亲改嫁贵州王家,所以家庭一分为几。丁凡共有同胞弟兄三人,跨三个省市,都是教书匠。自己留守重庆市;大弟弟丁文平(小时,他有次放羊,把一只小羊拴在坎子上,结果小羊拴死,母亲把他也差点掐死,那噩梦我无法忘怀,而大弟弟早已忘记)在贵州岑巩任小学高级教师,有子二人,均于2008年春大学毕业;小弟弟丁文光在湖南里耶长潭小学任教师,他的女儿丁卉已在龙山任中学英语教师,其子已毕业于株洲铁道学院,在广州铁道局供职。两个弟弟都曾与我有同一个心愿:写作,但他俩均已明智地放弃,只有我一人冥顽不化,就像鸭子钻泥塘,一钻到底。
丁凡回家了。经过一年多的磨练,他成熟了。既然盘溪口那个世外桃源都能舍弃,回家乡又有什么不可!
    回到家乡不久,丁凡就创办了桥堡大队农民夜校,义务施教。
普通的教鞭,却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是那样的灿烂,是那样的绚丽。她点燃了我的青春之火,激发了我火一般的工作热情。金教鞭,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责任,感受到了光荣,也感受到了当教师的喜悦。
丁凡分文不取,只是为家乡人民尽一点心意。
其中,文盲石胜友识了字,从那时到现在都爱看报,他一见了丁凡就对他说:“这几个字都是你教给我的。”山沟沟荒坡也能绘新图,黄泥巴脚杆也能出秀才。学员中的佼佼者吴忠恩,竟能与我一起在长涪地委机关报《群众报》上发表新闻报道和理论文章。你看神气不神气?
  从办此校以后,丁凡同人民教育事业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十八岁上正轨,这是丁凡人生的第一个闪光点;这正轨,是为人民服务、为理想奋斗;这正轨,开始了为党育人、开始了为国育才。
学区书记白维耕,不费吹灰之力,用他的外甥田光兴替换了丁凡在师训班上的名字,让丁凡去燕子岩民小当民师,接田光兴的脚。
丁凡抱着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高高兴兴去了燕子岩。他利用小先生、小帮手,一人任教一至五年级。
丁凡在燕子岩任民师两年,对当地群众见老喊老,见小喊小,与他们关系搞得很好。他关心学生,特别关心残疾学生张德正,他带着孩子们给张德正捡柴火。下雨天,丁凡给张德正打着雨伞,把他背过小溪。
文革在海洋,丁凡的人生路上有个小插曲。1967年“三月镇反”时,海洋公社武装部长夏至举拿他开刀问斩,说他写了民兵连长的大字报,是“炮打专政机构”,而且毁坏了几张宝像。丁凡从老同学宿通先(当时在海洋公社粮站工作)冷若冰霜的脸上看到了凶兆,于是他钻密林跑到祥云县公安局认错,公安局便让家回了家,害得海洋公社武装部长夏至举没过得成手瘾。后来,宿通先还说丁凡是诸葛亮,能掐会算,躲脱一灾。
  谁都认为丁凡再也抬不起头来,但丁凡在文革前夕看到了陈毅和彭真关于“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谈话,他觉得只要他们的意见哪一天冲破了藩篱,丁凡们这一层人还是有出头之日的,所以丁凡在劳动之余,还是读呀、写呀,学习不误,习作不停。厕所里、路途上,都是他的看书之处;箩筐里、背篼头,都有我的书籍、本子等。人们对此添油加醋,传得神乎其神,说我犁田犁土时,把书挂在了犁头上!
  1970年代伊始,祥云的几派群众组织间发生了一场大争论,阻碍了县革委会的建立。丁凡的一张大字报《谈谈钟季福问题》,为焦裕禄似的县委书记大加赞词。大字报张贴到秀城十字街,引来很多人签名支持,很快平息了几派之争。祥云革委会顺利建立。后来,信任我的县革委会正、副主任即任应来、钟季福都调去别处。接任的县革委领导不了解我的情况,就问保安公社,一听说我是“伪保长崽崽”,就把丁凡从报社工农兵宣传队斥退回家。
  “伪保长崽崽”这个概念虽不入“臭老九”之流,但同样是要命的概念,其内涵是“反革命的后代”,外延是“准阶级敌人”。人们这样界定,这样理解,也据此作为处置我的着眼点和出发点。
  不言而喻,“伪保长崽崽”这个紧箍咒,比镇压美猴王的五行山、比管束孙悟空的紧箍咒还厉害,不仅前途无望,而且任许多姑娘望而却步,不敢沾丁凡的边。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松针竹叶之金姑桥第25章饥饿、饱肚与追求
下一篇:松针竹叶之金姑桥第27章祥云中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1-1-25 08:20 , Processed in 0.484375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