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608|回复: 10
收起左侧

来富与带小

[复制链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发表于 2020-12-16 19: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范 于 2020-12-19 05:49 编辑

      
      她没有大名儿,姓李,小名叫“带小头”,上面有七个姐,怀她的时候,她妈越巴胆战心惊地,养活不出儿子,在婆婆老爷们跟前儿,硬气不起来。十月怀胎,一朝落地,还是个“丫头片子”,三天了,起个啥名字啊,婆婆说,叫“带小头”,盼着下胎能带个小子来。带小还正吃着奶呢,她妈肚子里又有了,妈妈水儿(奶水)没了,靠小米面儿,米汤,带小活了下来。
      话说真应验,带小妈这回真生了个大胖小子,家里蓬荜生辉,婆婆取名“宝头”。家里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宝头的,爹妈的眼睛跟着宝头转。带小追在姐姐后面,你拉一把,她拽一把,稀里糊涂地长大了,因为小前儿营养没跟上,头发焦黄,个儿也没长起来。带小别看个儿小,心灵,啥活儿看一遍就明白咋回事儿,十五六那功儿,家里拉豆腐、做粘饽饽,纺线织布,样样拿得起来。等到上面七个姐姐都嫁出去的时候,带小爹琢磨着,对老闺女咋地还是有些儿亏欠,得给学磨(找)一个可靠的好人家。
      媒婆上门了,说的是十里外的大陈沟,她远房的一个侄儿来富,家里五间大瓦房,柴火粮食啥也不缺,小伙子勤勤肯干,爹妈都没了,保证咱闺女进门就当家。就是有一宗,岁数比带小大点儿,大多些呢?媒婆瞒了一部分,去家里相看那天,来富自个儿说了实话,属牛的,二十八了,和带小是一属,整好大一轮。回到家,爹妈问带小啥意见,带小抿着嘴不吱声儿。老两口合计着,小伙子壮壮实实的,模样呢,算说得过去。家里破落点儿,也不缺啥,看来老闺女没啥意见,岁数大点儿好,知道惦着人。
      秋天打完场,媒婆传信过来,定了结婚的日子。到了那天,鸡叫后,带小穿戴整齐,头上蒙着红盖头,由家里儿女双全的大爷大妈护送着,坐上了送亲的马车,陪嫁是一个雕花的镜子和两个梳妆匣子。三天回门,俩新人有说有笑,带小爹妈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带小原来在家里孩子多,天天吵吵嚷嚷,没个下脚地方,现在瞅哪儿都宽绰自在,心灵手巧的她有了用武之地,再说,第一次相看,瞅着来富就顺眼。来富心里美得更没法提了,爹妈走后,自个儿黑介白天,没人搭理没人管,这回屋里外头拾掇干净的,进家就能吃上热乎饭,对带小捧手心里都怕飞了,含嘴里怕化了,干活儿更有劲儿了,又多开垦了好几亩山地。

      春天到了,大陈沟的山上开满了白色的杏花梨花,来富地里粪也送了,茬子都刨完了,和叔叔大爷搭伙耕种,山里响起了说笑与吆喝牲口声。带小从妈家要来棉花籽儿、豆角种,还有育好的茄子倭瓜辣椒秧,房前屋后,俩人种得满满当当地。夏天家里打了山杏核,来富又挖点药材,卖了钱从集上抓了几个小鸡儿。带小给窗户又重新糊了一遍新窗纸,板柜、镜子擦得能照进人儿去,这个原本破落的家,随着带小进门,像那么回事儿了。
      来富爹妈去得早,没人管着,一个人自由百姓惯了,脾气大身上也有点臭毛病。别看高他媳妇一大截,到了带小跟前儿,说话轻声细语,百病不犯。秋天,来富起早贪黑地里收庄稼;带小用旧衣服改个围裙,屋后拾棉花。粮食进家了,五谷杂粮样样装好,来富到镇上弹了棉花。带小把家里的薄被子,来富的破棉衣都加上了新棉花。冬闲,带小用窗户纸剪出样子,放在油灯上熏黑,制作出好看的猫画儿老虎画儿,贴在墙上。
      过了两年,带小脸上红扑扑地,身上有了肉,个儿也长了点儿,模样出落得细致好看了。十八那年,才来了身上不干净(月经),怀上了孩子,第一胎生了个闺女,起名叫芝头,当爹的来富乐得合不上嘴。在来富三十三岁那年,带小生了儿子,因为脐带绕颈,就叫盘生头。早晨盘生头一落草儿,接生的老婆子赶紧报喜,来富咧嘴哭了,带小一天一宿叫唤得都没劲儿了,差点丢了性命生下孩子,来福心疼地不知道咋好还帮不上忙。孩子九天“下奶”,早晨来富到爹妈坟前摆上贡菜,烧上纸,磕头告诉二老:”你们在那边放心吧,咱家里有后了“。过了两年,带小又生了二儿子梁头。
      儿女双全的来富更勤快了,农闲了去山上挖药材、打山枣贴补家用。院子西面盖了两间厢房,猪圈里新抓了猪羔子,屁股溜圆;公鸡打着鸣儿,母鸡在窝里“格格”下着蛋。带小白天做饭带孩子喂猪打狗收拾院子,晚上孩子睡着了,灯下做鞋缝补衣裳。有时候来富一觉醒了,带小还在用麻绳纳着鞋底子,来富起身吹了灯,把带小搂进被窝里。
      日子一年年过得飞快,门口“哗啦哗啦”的小河,立春冰化了,大雪又冻上了。四面环山的大陈沟,冬天就多半天太阳,黑得早,疏疏落落的十几户人家,家家都早早吃饭睡觉。这天,来富家半夜还点着灯呢,锅里烧着水,热气腾腾地,炕头干草上带小轻声“唉哟”着,在接生婆的帮助下,带小艰难地生下了第三个儿子山头。这一年,带小四十五,来富五十七了,芝头嫁出去都当妈了,大儿子盘生头也娶媳妇了。

      盘生头在外当兵,媳妇是鲁台子的,长得模样粗略点儿,脚裹了半年又放开了,半大脚,稳重孝顺。后来娶进门的梁头媳妇,是隔着两座山的柳树沟老夏家的姑奶子,柳眉细眼的,模样俊俏。盘生头媳妇儿和公公婆婆在正房住对面屋,梁头小两口子住西厢房。
      带小一晃嫁到大陈沟三十多年儿,跟来富大事小事没红过脸,和俩儿媳妇也是有尊有让。来富每天带着梁头下地,农闲时帮人家赶大车,拉干草运粮食,出门无论多晚都赶回来,没在外面上过宿儿。带小去妈家也没住过,因为来富小孩似的,晚上看不着带小睡不着觉。来富别看在外面干啥有个脸面也有脾气,家里儿子媳妇都怕他,可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邪乎的呜呀喊叫的,吃药都得带小哄着才肯咽下去。
      小儿子山头四岁那年夏天,梁头媳妇去她大姐家伺候月子。他大姐夫是个地主,梁头媳妇在那儿吃得好,用得也好,与姐夫一来二去,有了不清楚的勾当,竟然难舍难分。梁头见媳妇总也不回家,不免生气,到大姨子家去找,生拉硬拽地把媳妇弄回家来,回到家俩人也是别别扭扭的。
      这天,梁头老丈人到家里来,和亲家来富商量,想带着梁头和大儿子去岭上(北走翻过一座特别高的山就到辽宁地界),一个大户人家卖功夫(做小工)耪地去,东家管吃住,工钱也不少。来富寻思梁头和老丈人大舅子出去,离家远点儿,也没啥不放心的,便替二儿子点头答应了。
      梁头不敢违抗爹,知道媳妇不对劲儿,也不敢说啥。梁头前脚走,媳妇说她妈不得劲,回家住着去了。紧接着下了一天一宿的大暴雨,第二天早饭后天头放了晴。来富坐在地上用泡好的洋槐条子编花篓,盘生头媳妇哄着小叔子,带小在炕上一边做着活计,胸口忽然就闷得慌,说不出来的难受,扎了两回手指头。不知道啥前儿,一只大个儿绿豆苍蝇飞了进来,围着带小头上转来转去,绕得她心烦意乱的,用蝇拍子也打不着。这时候,山头忽然喊了一声“二哥”,带小问:“你二哥不是去岭上了吗?”山头用小手指了指落在屋顶上的绿豆苍蝇,带小看看来富,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果然傍黑,梁头老丈人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来了,一进门就嚎丧着说是岭上雨下得更大,早起来爷儿几个合计着,三天两天也进不了地,天晴了就家去吧。下岭的时候,梁头一脚蹬空,骨碌山砬(la悬崖)子下去了,山高林密,爷儿俩没找着,就让梁头大舅子接着找,他家报信来了。
      这个消息像晴天霹雳般响在头上,天天心里提溜着当兵的盘生头,没曾想灾祸落到老实巴交的梁头身上。带小觉得耳朵“嗡嗡”地啥也听不见了,眼睛直直地瞪着外面,瘫软在炕上。来富攥着带小的手:“我把梁头给你找着,我把梁头给你找着。”带小这才点点头,哭出声来。
      家族每家出个壮劳力,跟着来富漫山遍野都找遍了,也没看着梁头人影儿。来富伤心再劳累,两天水米不沾牙,倒在炕上。家里摊上这大事儿,庄里的婶子大伯黑夜白天来家陪着。来富睁开眼睛眼前是梁头,闭上眼睛还是梁头,哪劝也不行,一口饭不吃,精神的人儿眼睛眍喽多深,看着吓人。
      带小挺着坐起来,摩挲着来富聂灵盖儿(额头):“他爹,梁头没了,你再不行了,我可咋活着呀?”看的屋里人眼泪都“滴滴叭叭”往下掉。来富这才坐起来,喝了一碗当家嫂子递过来的小米粥。
      接着传出风言风语,梁头媳妇要给姐夫做小,说原来就勾搭上了。来富和带小咋想咋不对劲儿,梁头死得不明不白,托人写了状子,来富到镇上政府喊冤告状,上头接了案子,答应调查,一直没有结果。后来,梁头老丈人得了暴病身亡,他大舅子总说梁头追他变得胡言乱语的。再后来,经政府出面,娶了梁头媳妇的地主,答应每年出一些钱物,替梁头孝敬来富和带小,这件事慢慢平复下来了。
      梁头成了老两口心里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疤瘌。

      解放以后,成立了范丈子大队,大陈沟变成了一个小生产队。大儿子盘生头复员回了家,天天心里揪着挂着的一家人,放松下来了。盘生头选为大队书记,屋里先添了闺女,接着又有了儿子,孩子接连出生,家里热闹起来。来富和带小看着蹦蹦跳跳的孙子孙女儿,脸上有了笑容。
      等山头也娶了媳妇,来富就不上生产队挣工分去了,身子骨还算硬朗,一会儿也不闲着,背着花篓山上捣柴禾,要不就拎着笼子给猪打山菜,早年赶大车,腿受了凉,伸不直,在炕上也得坐个小板凳。冬天,带小给他做一把掐不透的厚棉裤,炕烧得摸着烫手,睡觉脚底还压个被子。晚上,带小灯下做着活计,来富躺被窝里,这个看了快一辈子的女人,不像当年脸红扑乱颤的,头发白了,纫针手颤颤哆嗦的,牙也掉了好几个,咋瞅着还是好看,慈眉善目地。带小看看来富,头发掉没了,胡子拉碴的,脸上长了好几块老年斑,说说话儿呼噜打起来了。带小给他掖好被子,老喽,还是让他不省心的大孩子。来小剪着一块花布,描着鞋样子,给大孙女做一双花棉鞋。
      开春,暖和了几天,又忽然冷起来。一天黑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带小披着衣裳到外面备几捆柴禾,热被窝里出去,吹着了,半夜浑身酸疼,脑袋发热,病倒了,吃了两片药,热还是没退下去。盘生头找来赤脚医生,打了两天针,白天不热了,半夜还会烧起来,说着胡话。来富不脱衣裳,在老伴跟前守着,手里倒上白酒,搓带小手心脚心。热是退了,紧接着又拉稀,肚子里本来就没吃啥,一晚上拉好几遍,后来听着“哗哗”地,拉出来的都是水。带小眼瞅着往下瘦,起不来炕了,媳妇轮番伺候着,俩儿子想了各种能想的办法,还是不见效。带带拉拉病了有一个多月,带小昏睡了三天,在又一个下着小雨的夜里去世了。
      带小去世,来富的世界轰然倒塌,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个事实,他不允许别人动他的带小,他疯了一般,给带小盖上了两床被子,要儿子去烧炕,说带小冷,要给她暖和过来。帮忙的都来了,闺女姑爷儿子媳妇干掉眼泪,不敢说话。还是同辈的老嫂子老哥们劝着,说冷就给穿上棉衣吧,哄着劝着的给带小梳洗,穿上寿衣,停放在地上。
      来富一直坐在带小旁边,生怕她睡醒了自个儿不知道;入殓放进棺材里,他坐在棺材旁边等着,饿了就吃灵前的供果。他好像一遍遍听见带小喊他:“他爹,你再夹点菜吃。”“他爹呀,汗祂(ta)子开线了,我给你缝几针儿。”他等着,等着带小再开口说话:“他爹呀,你咋坐这儿了,上屋里躺着去...”就这样在棺木旁坐了三天,谁劝也不听。
      到了出灵的时辰,两个侄子架起了他,儿女们跪下拜别母亲,摔碗,唢呐凄然响起,棺木抬了起来,一行人走出大门外。来富想反抗,他已经没有力气,八十五岁的人了,三天没咋吃喝休息。
      儿子媳妇们围着来富,妈刚走,怕爹再扛不住。来富问盘生头:“你妈上哪儿了?”盘生头说:“我妈上我六姨家住几天,她让你在家好好吃饭。”
      来福睡着了,醒了问老儿子:“你妈呢,咋还不回来?”
      山头说:“我舅不舒坦了,我妈看去了。”
      吃饭的时候,看碗不对,对着媳妇说:“没有你妈的碗呐,她回来了咋吃饭呢?”
      睡觉的时候,让儿子把带小的被子打开:“给你妈被捂上,她回来了好睡觉。”
      他和带小养的鸡晚上让黄鼠狼叼去一只,来富早晨一数不对,非得让儿媳妇把鸡给找回来,“你妈回来了鸡咋给看丢了?”上哪去找?找不着还不行。盘生头媳妇从自个儿鸡圈里挑了半天,选了一个羽毛个头差不多的鸡放到公公的鸡圈里。
      来富一心盼着带小能回来,恍恍惚惚地好像回到了带小刚嫁给他那会儿,上老丈人家吃饭去,那时他还是个壮小伙子,回来他背着带小,带小搂着他的脖子,上山下岭,一点也不累疼。又好像他上山砍柴禾,手上不小心扎进了木刺,到家带小捏着他手指头,让他瞅着别处,一点点儿给他往外挑刺。来富翻个身,好像又过年了,带小做了一桌子菜,焦红肉皮、五花三层、颤颤悠悠的走油肉,他吃完一块,还想吃另外一块......
      一个月后,来富好像知道带小不能回来了,他自己暗暗做了个决定。“五七”那天人齐,上完坟回来,来富坐在炕上,对着地下的闺女儿子们说:“我得找你妈去了。”
      孩子们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没明白咋回事儿。
      来富说:“把妆老衣裳(寿衣,家有老人都先备好),给我穿上,棺材糊好了。”
      来富向来在孩子面前说一不二,儿子们瞅着爹精神的,也不像说胡话,不知道咋整好了。来富看孩子们不动弹,下地穿鞋,“我自个儿穿去!我自个儿糊去!”闺女和媳妇儿赶紧打开板柜,拿出妆老衣裳,一件件搭兑好了,给来富净了面,洗了脚,穿上里外六件衣裳。来富躺在炕上,催促着儿子们打理棺材,纸钱啥的都准备好。闺女儿子坐在来富旁边,孙子孙女都叫到跟前儿,来富瞅瞅儿子,看看孙子孙女儿,好像看着梁头也在后面站着。他把钥匙递到盘生头媳妇手里,交代了一些后事。
      夏天,孩子们怕来富热着,棉袄棉袍子扣子都解开,敞着胸。到了下午,来富脸一点点变黄,眼睛慢慢变得没有精神,他看见他的带小进来了,年轻那时候模样,穿得干净的,他问:“你上哪儿去着?”
      带小说:“咱们不在这儿呆着了,我带你去个新地方。”
      来富说:"中!"
      带小拉起来富的手,来富觉得自己腿脚也利索了,轻飘飘地跟着带小走了。
      儿女们给嘴角满是笑的来富穿好衣裳,抹上眼睛,盖上黄布,抬到屋地中间搭好的门板上。哭声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2

作品

2034

互动

2万

积分

站务人员

股份
14686
威望
10982
精华
3
粉丝
90
好友
132
注册时间
2018-1-30
最后登录
2021-4-13
在线时间
651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2-18 10: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跨度大,人物丰富,扩扩容可以写成长篇了。

站长微信
扫一扫即可获得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0

作品

2597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8032
威望
9329
精华
9
粉丝
70
好友
14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2831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殷凤君
发表于 2020-12-18 10:1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作品

1646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5293
威望
4767
精华
9
粉丝
30
好友
22
注册时间
2019-8-2
最后登录
2021-4-13
在线时间
4319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0-12-18 12: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玉侠加油,文笔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作品

765

互动

4952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2689
威望
1887
精华
7
粉丝
1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9-9-19
最后登录
2021-4-13
在线时间
2969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0-12-19 02:1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朴实,人物鲜活。来吧,壮大咱们的小说队伍。
建议最后一段删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19:2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待君若水 发表于 2020-12-18 10:02
时间跨度大,人物丰富,扩扩容可以写成长篇了。

目前,还不擅长人物刻画勾勒,慢慢摸索尝试吧,谢谢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19:28: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殷凤君 发表于 2020-12-18 10:10
精彩!

谢谢殷姐!这个故事在我心里装了好多年了,比较完整地讲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19:3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默然 发表于 2020-12-18 12:27
玉侠加油,文笔很好

谢谢岳老师鼓励!尝试写写人物,讲讲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19:3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栖霞山人 发表于 2020-12-19 02:17
语言朴实,人物鲜活。来吧,壮大咱们的小说队伍。
建议最后一段删去。

谢谢老师的建议,最后那一段删去了。非常喜欢您的短小说,人物刻画精准,欢迎常来指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作品

765

互动

4952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2689
威望
1887
精华
7
粉丝
1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9-9-19
最后登录
2021-4-13
在线时间
2969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0-12-21 17:28: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和故事的区别:故事必須有完整的情节,不一定有完整的人物形象;小说不一定有完整的情节,但力求鲜活的人物。故事是叙述过程,小说是刻画人物。说是好说,做到很不容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作品

305

互动

3011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667
威望
1041
精华
3
粉丝
18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1-4-9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1 17:50: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指导!我现在也就是讲故事,刻画人物还远远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法律咨询|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4-13 21:42 , Processed in 0.796875 second(s), 56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