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24|回复: 0
收起左侧

班车上的女人们

[复制链接]

47

作品

242

互动

2273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1257
威望
745
精华
2
粉丝
13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19-9-5
最后登录
2020-12-1
在线时间
726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范玉侠
发表于 2020-11-22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范 于 2020-11-23 06:11 编辑

      如果我坐班车回老家,估计得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吧。每次在车上,都会见到许多陌生人,大家来的方向不同,去的地方也不一样,大都是一面之缘,即使交谈过也就是寥寥数语而已。但这次中秋节回家,有三个女人,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


    A女

      在长途汽车站里买了票,中午十二点的,我看看时间,发车虽说得一会儿呢,坐到车上去等吧。大巴车上此时也就三两个乘客,慵慵懒懒地分散坐着,最后排的一个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三十多岁吧,脸朝着车窗,用手托着下巴,像是凝视着什么的样子,黑色的长发随意地用皮筋束着,衣着大方得体。她就那个姿势一直向外望着,我顺着她的视线也望望窗外,没看见什么,就是颜色不一的几辆中巴车而已。我细看了看她,白白净净的脸上,略显憔悴,眼睛里似乎含着泪,像是在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时候,一个男的先是趴车门望望,之后上车,边走边拿纸巾擦着额头的汗。他走到A女身边,弯着腰小声和她说着一些话,意思坐这趟车不能直接到老家,半道上还得倒车,多麻烦;要真想出去散散心,坐自己家里车多方便啊,想啥时候回来就啥时候回来。女人还是朝着窗外的姿势,不回头,没有表情,也不说话。那个男的,也算魁伟,穿着挺讲究,他抬起头的时候,右腮上有两三处的划痕,血迹还没干,应该是被人挠的。
      男的继续小声劝A女下车,A女还是不吱声。他只好拣个就近的座位,低着头坐了下来,他瞅瞅她,叹口气,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你看看,拦着你那功夫,给我脸都划拉出血了”,A女回过头,斜着看了一眼,马上又转过头去。男的继续说:“你咋跑得这么快呀,我还去火车站找你一大圈呢。”一会儿,男的手机响了,他喊了声“大姐”,眼睛看看A女说:"她在班车上呢,手机关了,嗯嗯,我也是刚找着她。”
      “是,大姐,她是跟我吃了不少苦,”男的脸朝向窗外:“唉呀,大姐,啥也别说了,日子好过了,我呢,也是鬼迷心窍了,行,你和她说吧。”
      女人接过手机,叫了一声“姐”,那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痛痛快快地流了下来“姐,你别替我们操心了,我们俩都走到这一步上了,分开是早晚的事。”她一边抽噎,一边说:“是的,别提那时候啦,那年过年要钱的堵着家门儿,我和孩子年都没过上。嗯,他原来对我是挺好的。可是后来,后来谁知道他,他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人家年轻...”一阵猛烈的哭泣,电话再也打不下去了,她用手捂住脸,扭过头去,把手机递给了他。
      男的接过手机,耷拉着头,没哭,眼睛里闪着亮光。
      后来乘客陆续上车,人都坐满了,车上嘈杂热闹起来。一会儿,司机发动了班车,载着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驶入那来往不息的车流中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康家石门子岩画
下一篇:干柴、细米、不漏的房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5 23:17 , Processed in 0.64062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