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9|回复: 0
收起左侧

[军事] 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八十五章志愿军排长沈占山

[复制链接]

696

作品

696

互动

1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7585
威望
6752
精华
0
粉丝
16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3-5
最后登录
2020-12-1
在线时间
377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1-16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天后。王直连长和贞玉离开连部,去贞玉二婶那里。然后送贞玉回家。
    这天下午,三排长沈占山,根据王直连长的吩咐,一定要看看四排战士刘志宁。因为,当王直连长和他的战友们消灭自己阵地下的敌人,并带着战士匆匆赶到320高地时,全部是尸体。双方尸体混杂,重叠。就像是摆列不规则的带血的物体,从山下铺满静寂的阵地。仿佛,全身带着血的闫东明排长和他的战士们刚刚在自己的连长和战友们到达前,与美国鬼子拼完。
    他们全部倒下了,再也站不来了,永远也看不到了。
    后来,他们在战士张大发的身下边,发现了刘志宁,张大发临死时,看来用命保护自己着的战友。。。。。。。。
    沈占山排长听了王直连长的话,他十分想知道在闫排长和他的战友们,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他来到连卫生所。走了进去,张医生,刚检查完受伤的战士,走了出来。
    “张医生。”沈排长放低声调,招呼准备出来的张医生。
    “是,沈排长。”
    “我想看看四排战士刘志宁。”
    “不行,他伤很重,胸部上倒是小伤,肚子上创口较深。”
    “我听连长和战士们说,四排长闫东明和他的战士们除了刘志林,全部死了。”
    张医生非常的黯然,想尽量让受伤的战士治好,在他们病情不稳定时,不希望被打扰。就对三排长沈占山说:“沈排长,你明天来。”
    沈排长完全明白张医生的话。他深深地看了里面一眼。就让战士刘志宁多休息下吧,决不能影响他的伤情。然后,心情压抑地转过身,离开了连卫生所。
    沈排长就这样走出卫生所,他觉得张医生都这样说,也许,刘志宁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休息是最重要的,那就明天来吧,他不得不按耐住想看小刘的心情。虽说,非常的不甘心。
    已经深夜。沈排长老是睡不着。看见身边的战士睡得舒服,他干脆不睡了,就拿出一只烟,抽起来。他又看了看身边睡着的战士,觉得此刻安静,祥和,才感到,一个人活着是多么的好。他无意间,往另一处长长微暗过道一看,他愣了一下,过去的那一片一溜的空荡荡的地方,不是四排长闫东明和他的战士们从入朝以来,一直睡过的地方,现在,四排的人除了刘志宁全部没了,就像刚才还在和你做事或者聊天的战士,一转眼就阵亡了。至多能看见他们冷冷的遗体。可是,现在沈排长知道,连他们的遗体也看不见,对于那些战士的名字,能记起的战士和指挥官。。。。。。。
    沈排长凝视着那片四排战士睡过,生活战斗过个现在空无一人的过道,就仿佛还想和自己的战友呆在一起似的。
    第二天下午,沈排长来到连卫生所。见到了四排战士刘志宁,刘志宁一脸极度的愤慨,激动,脸煞白。两眼闪动着巨大的悲怆,眼泪一直像大雨一样落下。根据沈排长的请求,他无比激愤的,断断续续地讲着。不时用手抹去他的眼泪。
    接下来,就是他讲的320高地在两天前的下午发生过的事。
    我们离开连长和战士们。大概走了近一个小时。到320高地的山脚下。没有想到,山高路险。峭壁悬空。闫东明排长果断沉着首先快步向山上跑去,战士们紧跟在后。
    当我们到达山顶时,大家非常吃惊:上面没有树,野草也少,而石块众多,整个山顶光秃秃的,就像裸露的肌肤。
    战士们一到山顶。累的急喘气,脸色通红,手脚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或者干脆仰躺在地上。这时,闫排长上来第件事就是喊挖战壕。“同志们,快起来挖战壕,敌人会随时攻上来的。”
    没人理他。他深知,在这种没有天然屏障掩护的山上,如果没有战壕,会陷于敌人凶猛的炮火和枪弹的。
    闫排长见无人理,突然大吼起来:“你们在干什么,快起来挖战壕。”
    战士们支撑着非常疲惫的身体,站起。挖战壕。但是,长津湖这个地方,它的土层坚硬,土层里石块无数,使力挖下去,或者多挖一会,才挖了一点点。令人心烦,无奈。战士们一字排开,狠力挖着。闫排长双手抄在腰间皮带下的军裤里。一会儿在这里站着,指导一下,一会儿在那边冲口训斥,让战士合理挖好。有时,他还亲自为战士挖一会儿。但是,战士们还没有挖多久,负责警戒的战士,大喊道:“排长,敌人上来了”
    于是,站得稍远正在监督战士们挖战壕的闫排长,立刻回身,猛地接连跨出几步。卧倒,伸头向山下一看。
    敌人十分的密集。黑压压的仿佛是从地底层突然钻出来的。手握冲锋枪,面露杀气,朝山上冲上来。
    闫排长立刻转回头,果断喊道:“同志们,快停止挖战壕,投入战斗。”
    “是,排长。”
    于是正在挖战壕,满头冒热气,脸流着汗,浑身非常酸痛的战士们,听见自己排长喊,赶紧扔下铁锹。卧倒在刚挖了不到一半的战壕里,几乎是蹲着,大半身子露在外面,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战士会暴露在敌人的打击范围内。但是,已经顾不上了,总比没有战壕强。
    这时敌人开始向我们发动进攻。
    接下来,美国鬼子没有冲上来,而是炮弹从山下打上来了。尖利刺耳的炮弹无情的落在阵地上。
    闫排长紧急地大喊:“同志们,快隐蔽起来!”于是,战士们只好在刚挖的战后里,躲起来,实际上,有些身子还露在外面。
    有些炮弹落在战壕边上,或者战壕里,或者在战壕远远一侧的空地上。
    “哎呀,小赵,你的头出血了。”在小赵身边的小谢用手护着头,想看看,自己战友在爆炸中的情况。刚转过脸来,惊讶地喊道。
    小赵立刻抬起右手摸一下自己的头,想了想说:“可能是飞起的石子打伤了我。”
    “我马上给你包扎。”
    “好吧。”停了下,小赵觉得不妥。现在,首先是躲避炮弹,就立刻对小谢说:“小谢,现在不要为我包扎,快躲起来。等一会儿再包扎。”
    “不,这样你会流很多血,而且有危险。”
    “没什么。”
    小谢立刻从军衣里,掏出急救包,不用分说,立刻为小赵包扎。
    这时一颗炮弹,发出刺耳凄厉的声音,朝小谢飞快落下,在他和小赵的头顶上爆炸,一团火光骤闪,他俩被炸死,两人连尸骨都看不见。
    正在大家惊恐不定时,敌人的炮弹像飞蝗,充斥在被灰尘笼罩的灰阴阴的天空。
    这在这时。一颗炮弹落在战壕里,当时有6至7个战士,被炸死。
    一个战士肚皮被炸开了。翻露出血红的伤口,烧黑的黄色军衣依附在像一道大口子的肚皮边,他的肝脏,胃,炸烂在泛着白里呈鲜红的肚子里,肠子从肚皮里流露在灰褐色的土地上。
    有个战士,头没了。就剩倒在地上的身子,灰土粘附在有些齿形的鲜红断开的颈口上……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八十四章到志愿军驻地
下一篇:(五六)再战再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1 19:23 , Processed in 0.953119 second(s), 2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