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8|回复: 0
收起左侧

[军事] 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八十四章到志愿军驻地

[复制链接]

696

作品

696

互动

1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7585
威望
6752
精华
0
粉丝
16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3-5
最后登录
2020-12-1
在线时间
377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1-16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暮色来临时,贞玉背着王江排长,艰难到了山上。在山顶上终于安心地歇了好一会儿,她就继续背着江排长,匆匆下山。
    这时,天开始慢慢黑下来。
    王江排长心情非常的平和。他们一路上,歇了又走,想尽量赶到连部卫生所。
    这时,他们到了一个村子旁,贞玉放下了王江排长。她觉得王江排长大概一天没有吃饭了。就对王江排长说:“王大哥,这天要黑了,你一天没有吃饭吧,我去为你找点吃的。”
    听贞玉这样说,王江排长才觉得自己一天了还未吃饭,就说:“贞玉姑娘,你去吧。”
    然后,贞玉把王江排长扶着,轻轻坐在地上,背靠在一棵树。然后。就去村子。
    她到了村子,见了一个大娘,立刻对她说:“大婶,你有饭吗?”
    大婶见贞玉文静,貌相善良。问“你要饭做什么?”
    “我是给志愿军要的。”
    大娘一听说志愿军,立刻转身回屋,一会儿,包了一包饭团,红薯,鸡蛋。立刻交给贞玉。说:“快给志愿军同志吃。”她停了下,又关切地问“你看,够吗?”
    “够了。”
    “志愿军还需要帮助吗?”
    “不用,大婶。谢谢!”
    于是,贞玉就转过身,向王江排长快步走去。一会儿,到了王江排长的身边。
    她关切地问“王大哥,你的伤还在痛吗?”
    “不怎么痛了。”
    “你一定都要注意,尽量不要用力。”
    “知道了。”
    然后,贞玉蹲下,把包打开,说:“这是一个大婶拿的,来,你先把蛋吃了。”
    “贞玉,你吃,你的腿磨伤了。”王江排长忙说。
    “王大哥,你一定要吃,把你肚子上的上养好,早点上战场,消灭美国鬼子。”贞玉真诚说,这不仅的她愿望,也是朝鲜人民的愿望。
    “贞玉谢谢你!”王江排长非常的感动,说道。
    “你要谢谢大婶。”
    “为什么?”
    “一听说是为志愿军拿点吃的,她就径直为你拿来。”
    王江排长心里一热,感动地说道:“朝鲜人民太好了。我一定带着我的战友,打败美国鬼子,好好保卫朝鲜平民!”。。。。。。
    之后,贞玉就从包里,你拿出鸡蛋,剥蛋壳,然后递在王江排长的手里。
    王江排长说了声:“谢谢你贞玉姑娘,你真一个好姑娘!”
    贞玉没有说话。之后,又把红薯,递在王江排长的手里。。。。。。。。
    后来,他们吃过了饭。贞玉就收拾剩下的饭,放在一边。看见贞玉这样为自己忙。王江排长就觉得贞玉贤惠,美丽。是一个多么好的姑娘,遗憾的是:连长真是有福气,贞玉喜欢,爱上了他。他想如果他没有结婚,他一定要喜欢她,爱她。不管贞玉喜不喜欢他,想到这里。他真是太遗憾了。并看着贞玉。他仍旧充满感激。对贞玉说:“不是你,我可能连命都没有。”
    贞玉没有说话,她觉得帮助志愿军,每个朝鲜人都会这样做的。
    见贞玉没有回答。王江排长又说:
    “为了我,你的手脚都磨破。”
    “这算的了什么!”贞玉看了一眼王江排长,又自责地说:“我一直后悔,自己叫了一声,让美国鬼子发现了我们。”
    ”这不怪你,在那种情况下,谁都害怕。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女的。”
    “没有你,王大哥,我已经被美国鬼子打死了。”贞玉觉得自己应该感谢王江排长。忽然说。
    王江排长谦逊地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看见王江排长憨厚,英勇纯朴的脸。贞玉觉得王江排长和王直连长一样,纯朴亲切。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在面对敌人时,他们英勇血性,执着,在面对朝鲜平民时,亲切,热诚。用自己年轻生命保护朝鲜平民,这是多么好的中国志愿军!
    后来,他们又聊了多久。
    王江排长就躺在地上很快睡着了。
    贞玉没有睡意。她坐在王江排长的身边。
    从二婶家出来。遇到受伤的王江排长。她想能帮助志愿军,是令她幸福的事。虽说,她没有回到妈妈的身边。至少妈妈认为二婶会多留自己住几天的。毕竟,几年没有去二婶家。可能妈妈就不会担心她了。
    此时,夜色深沉。四周非常的宁静和谐。
    看见躺在地上的王江排长,双手放在腰间皮带往一侧的肚子上,遮住了他肚子上的伤口。还有轻微均匀,的鼾声。贞玉觉得志愿军从中国来到朝鲜,经受凶残的战火,不惜自己的生命,在残忍的战场,阵亡,受伤,是啊,他们是本可以不来的,他们是那样的孤独,远在异国他乡。贞玉再次感到中国志愿军是多好的军队。
    又不知过了多久,贞玉自己坐在地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头枕着手背,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贞玉醒来。她浑身打了一个冷噤。感到冷起来。这时,她突然意识到:快到半夜了,天气转冷了。王江排长还是和衣而睡。于是,贞玉定眼一看:王江排长身子微微发抖,嘴唇稍微动了下。怎么办?没有衣服搭在他身上,他会更冷的。她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衣服上,对,用自己的衣服。就毫不犹豫,脱下来,轻轻地搭在王江排长的身上。
    过后,王江排长身子还有些发抖,贞玉实在没有办法,她再次毫不犹豫的挨近王江排长,把自己的身子贴住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在睡熟中,冷的发抖的王江排长。并挡住吹向王江排长的冷风,以母亲般的温存,关爱带给王江排长。。。。。。。。
    当王江排长醒来时,看见贞玉把身子贴近自己,用体温温暖自己,为自己挡风,自己却宁愿受冷。他不禁深深地感动了,眼泪立刻流出他的眼眶。。。。。。。
    贞玉醒来,看见王江排长眼里闪动着泪光。
    王江排长也不回避:“贞玉。。。”他哽咽地说不出话,立刻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贞玉的手。
    天亮了。鸟儿在树上,鸣叫。碧緑的树叶在伸展的树枝间,显得緑色盎然,清新的晨风吹来,树叶在随风轻轻的飘逸,尽显此刻的希望祥和。
    天上还飘着灰白色块状的云,不过,从寂静的云层缝隙里,隐约透露出蓝色的晴空。
    “王大哥,我们走吧。”贞玉说,
    “好吧。”王江排长点点头。
    然后贞玉把把王江排长背在背上,他们朝连部走去。
    六十一章
    这时,正在小道路口与站岗的战士聊着的三排长沈占山。偶然瞥见贞玉正背着王江排长,吃力的走上来。
    沈占山排长立刻说:“快,去接贞玉姑娘。”
    “是,排长。”
    于是,两个战士和沈排长迅速跑下长长弯曲的小道。到贞玉的面前。
    沈排长立刻说:“贞玉姑娘,我来背一排长。”沈占山排长说完,又转过脸对身边的战士说:“快到身后,接住一排长。”
    于是,两个战士快步走到贞玉的身后,把王江排长扶起,沈占山排长说:“贞玉你让开,我来背一排长。”
    然后,贞玉走开,累得来,满脸通红,汗水淋湿了她的衣领。
    沈占山背起王排长,沿着小道迅速往半山腰冲,他知道,必须抢在时间的前面,及时救治或者加紧抢救王江排长。刚上半山腰,直奔位于洞口右侧的连部卫生所。又回头招呼贞玉:“贞玉姑娘,谢谢你救了一排长,”又接着说:“小向,你带贞玉回来连部歇一歇。”
    “是排长。”小向回答。然后,对贞玉说:“贞玉姐,我带你去里面坐坐。”
    然后,小向就带贞玉去了山洞。刚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对小周说:“小周,你看一下,我等会回来。”
    “去吗?”
    然后,他们就进洞里去了。
    大约半小时。王直连长带着战士们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连队。
    刚走上半山腰,战士小周立刻欣喜地喊道:“连长,贞玉姐来了。”
    同时,他还看见在王直连长的身后,有个战士背着身负重伤的刘志宁。他是四排长闫东明的战士。在他孤疑,纳闷时,同时看到:刘志宁,腰间皮带靠里,被腰身轮廓挡住肚子的一侧,血浸透了黄色的军衣。小周顿时,感到凝重,气也显得粗重。也许四排长闫东明和他的战士们遭遇了恶战。
    王直连长就问“贞玉来了?”
    “是啊!”
    “她来了?”
    “连长,是贞玉姑娘把受伤的一排长背上来的!”
    “小李呢?”王直连长立刻想起自己派小李护送王江排长下山,疑惑地问。
    “不知道。”
    王直连长一急,感到事情太意外了。就立刻跑向连队卫生所,随后,回头大喊一声:“快把小刘背到卫生手里去!”。。。。。。
    贞玉坐在洞里靠壁的一根板凳上。此刻,她时不时用右手抹平她的有些散乱的头发和脸上的汗水,非常的疲乏,身子相当的软。她想再呆一些时间,回家。这个时候回去,妈妈正好在。只是才几天时间。这不会让妈妈担心的。她会一直以为自己在二婶家里。
    这时,旁边的几个战士无意中瞧见贞玉膝盖磨烂了。手上有伤痕。就问小向,后听小向说是为了背他们的一排长磨烂的。都十分感动,
    一个战士立刻走到洞壁下的一张桌旁,倒了一盅水,走到贞玉面前,说:“贞玉姐,请喝水。”战士纯朴的话,令人温暖。
    在旁边的一个战士,走到贞玉姐的跟前,有些哽咽说:“贞玉姐,你对我们战士太好了,为了一排长,手脚都出血了。”
    贞玉喝了一口水,说:“志愿军同志,这没有什么?”
    “怎么这样说呢?朝鲜人民对我们志愿军更加热爱,宁愿自己受苦,也不肯让我们战士受一点点累。”
    旁边另一个战士情不自禁地感慨说。
    “你们志愿军为了保卫朝鲜平民,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的生命。你们是世界上很好的军人,很好的战士,而且,此刻正在朝鲜的各条战线,不断地奋斗!”
    几个战士被贞玉的话深深地感动了。他们情不自禁向贞玉敬了一个军礼。
    这时,一个战士像很久未见自己的亲人,欣喜地喊道:“连长,连长,你回来了!”
    然后,王直连长对自己的战士,温和地点点头。就走到贞玉面前,非常感动地说:“贞玉,我代表四连全体将士,感谢你救了我们的王江排长。”!
    贞玉立刻抬起脸来。看见自己的心上人,一股强烈的爱恋,像奔涌的波浪,突然掀向平静的高天,炽热的爱像大海上,激烈翻腾的巨浪,迅疾穿空。飞扑在躁动起伏的宽广的海面上。贞玉深深地,惊喜地,极度地凝望着王直连长,他就是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爸爸。让久别的思念,和牵挂,留在王直连长的心里,让英勇,温存,纯朴的,英俊的王直连长深沉地印在她心间。。。。。。。。。
    山洞外面,夜色悄然降临了。
    夜色是那样的黛黑,向前面望去,非常的清越。并无声地展现在刚入夜的大地上。不在是显得混沌,模糊不清。而是,亲切怡人。六月夏日之夜,充满着舒适的热度,仿佛你全身心地浸泡在温和惬意的温水里一样。夜色温和,柔美,仿佛是披在你身上的被褥。让人心境醇和,安宁。感到舒畅,仿佛世界上一切的烦恼,在此刻悄然消散了。
    王直连长和他的战士们连部的洞外,早早地浸成在柔美,融和的夜色里。四周非常的宁静,置身在大自然美妙,愉悦的夜色里。你会宁神静气,感受心间。
    “贞玉,我们自从上次分开,很久未见面了。”王直连长和贞玉站在洞外开阔的地坝边,对贞玉说。
    贞玉没有说话。站在不愿分开的王直连长的身边,她多么想此刻紧紧的靠在王直连长的身上,感受王连长纯朴温情的爱意。
    然后,王直连长又说:“你太好了,救了我,也救了我的亲密战友王江,他说你为了让他不被着凉,还把衣服脱下盖在他的身上,还背着他爬悬崖,手和膝盖出血了。”
    贞玉听他说王王江排长,就关切问:“王江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张医生已经为他做了手术,我想,不久,他会好的。”停了下,王直连长有些意外地又问:“贞玉,你怎么会在哪里?”
    “昨天,我从我二婶家出来,回家,因为,妈妈这两天头有一些痛,想看看二婶家,有没有药可治?”
    王直连长又插话:“你们那里,没有嘛?”
    “就是不清楚,因为二婶有过头疼发着的情况。”
    “找到了吗?”
    “找到了几样药。”贞玉说到这里,看来王连长一眼,无奈说:“丢了。”
    “那妈妈的病咋办?”王直连长有些担心问。
    “我再去二婶家。”
    “我和你一起去,然后,在看看妈妈。”王直连长纯朴,热忱的脸,显露出温存,和对阿妈妮的关切。
    贞玉转过头,看着纯朴的王直连长,她知道,王直连长嘴笨,说不出进一步的话,但是,这样的好男人才可靠。
    其实,王直连长是想说亲近的话,但是,心里又紧张,喉咙里总觉得塞了什么东西,说不出来。他记得,当他去看王江排长时,王江排长对他说,一定要好好疼爱贞玉,贞玉为了爱,会命都抛弃的。他还说,连长你敢怠慢贞玉,你就滚开,把贞玉让给他,尽管,他已经结了婚。这话,使王直连长着急起来。其实,王直连长是喜欢贞玉的,他怎么能舍弃贞玉。只是,嘴笨,心跳,说不出来而已。
    这时,陈富贵快步走来;“连长,贞玉姐,吃饭了。”
    于是,他们就回洞里吃饭去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八十三章遇到美军
下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八十五章志愿军排长沈占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1 20:34 , Processed in 0.703121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