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8|回复: 0
收起左侧

全球吴敬梓文学艺术研究会作品精选425期(于公瑾老师专辑7)

[复制链接]

539

作品

552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6329
威望
10267
精华
1
粉丝
131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12-4
最后登录
2020-9-24
在线时间
87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李成东
发表于 2020-7-29 18:2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家简介:于公谨:辽宁省瓦房店市,爱好文学,喜欢用笔抒发自己的情感。写下了很多的剧本如《基因的记忆》等,还有很多篇散文,投过许多稿件。做喜欢做的事,写喜欢写的诗。

于公瑾老师诗词首:

1.七言诗.红
文/于公谨

醉里长风辗转中,悠然岁月几时空。
花香漫卷山林处,举首西天玉带红。

2.清平乐.波澜
文/于公谨

秋风冷雨,萧瑟三千缕。点点凄然鸿雁去,落在西山几许。

长叹往事如烟,曾经梦里盘旋。砥砺初心不改,匆匆涌动波澜。

3.浪淘沙令.夜色
文/于公谨

鸿雁叫秋寒,水起云烟。浮霜舞过万重山。月转长空星漫处,浅语青天。

梦幻散红颜,在画江山。孤城雁过见情牵。何处卉残风戏柳,夜色微澜。

4.七言诗.芳香
文/于公谨

微风细雨荡扁舟,指点清荷几点愁。
淡淡芳香归去处,烟波似雾水漂流。

5.卜算子.病酒
文/于公谨

柳岸挂云飞,影去清波走。几缕风来且含羞,却是星辰瘦。

自去西楼中,品味千花秀。影断匆匆自飘飞,默语春怜酒。

6.虞美人.情丝
文/于公谨

情丝斩尽三千缕,相伴流星雨。镜中人瘦现沧桑,月色重重几处带忧伤。

三杯淡酒长思处,却是红尘路。此情难忘见闲愁,大笑东风飘过有香流。

7.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   阴历十六    下)
    戚有时候,也是进入门岗里面,我只是看着戚,想要好好打量着,却始终都没有告诉戚,我和他是老乡的事情。好几次话到了嘴边,都是及时地“刹住闸”,所以没有吐露半个字。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这个人羞于现在的“我”;功不成,名不就;只是一介小民;一旦和戚说了,恐怕戚会“害怕”,我在套近乎,很有可能会找他办事的。

    整个上午,就这样在无聊中度过。并没有人过来。
    于常来说,我们应该“撤”了。
    我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撤了。
    于常来说,再见,于哥。
    我笑了,说再见,常来。

    吃完午饭,于常来和戚就离开了单位,而我和小姜必须是继续守候。

    下午下班,和刘叔一起走的。
    刘叔还是继续全副武装,戴着口罩,戴着手套,全副武装的样子;我还是原来那样。
    走到道边,刘叔说,还是没有车。
    我说,很难有车的。
    当然,我们指的是公交车。
    刘叔说,打车走。
    我说,好。
    我们两个人就打车。
    这一次,车来的很快,可能是赶巧了;我和刘叔就上了车。当然,我已经是戴上了口罩。
    出租车司机启动车,和我们聊天,说起了田家出现肺炎的事情。
    我说,你在这里乱说什么?
    司机说,怎么是乱说?
    我说,你这样是唯恐天下不乱。
    司机说,我说错了什么?
    我说,田家没有肺炎,我们这里没有疫情。
    司机说,有。
    我说,如果是有,这个时候,警察早就开始进行调查。不要说调查,恐怕是路都封了。
    司机说,田家都封了。
    我说,不可能是只封田家的。
    司机说,那就不知道了。我看到田家去了警察的,而且很多。
    我说,亲眼所见?
    司机说,本来就是亲眼所见。
    我说,真是有鼻子有眼儿。如果是真的,这都几天了,官方早就公布了疫情,而不是这样瞒报;而且会告诉很多人,还要广而告之,让每一个人可能接触过患者的人都引起重视,都是进行排查。
    司机说,官方是瞒报的。
    我说,这不是小事情,不可能会进行瞒报的。
    司机说,本来就是瞒报的。
    我并没有和司机继续打着嘴上官司,只是心里有些不大高兴。本来就是假消息,偏偏要。

8.不作死就不会死
文/于公谨

晚上坐出租车的时候,经过立交桥,看到桥头有两台车撞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因为是夜晚,所以出车祸是让我感觉到很奇怪的;第一是人少;第二是车少;第三是夜静,没有白天干扰的多,就不太可能应该出车祸。出租车司机就说,哦,抢道了。我不会开车,也不太懂出租车司机是怎么看出来的;就说怎么看出来的?他说,一个想要左转弯的,一个是直行的;转弯的人,可能是觉得直行的人会让;而直行的人觉得转弯的人会让,所以就撞在了一起。我说,谁负责任?出租车司机说,是左拐的人负责任,而且是全责;如果他不抢,而是让直行,就根本不可能会发生车祸;可能是习惯了被让,所以才会这样。
    尽管是不懂车,还是说就是一个快惹的祸。司机说,并不一定是快惹得祸;有可能是有些人习惯了“被让”,才会发生的。我是不懂,就问了一下。司机说,很多时候,如果是左转的人,缓慢地想要转动,车上的转向灯 就会一直在闪动;很多人看到了,就会注意到,就会放缓车速,让车左转;毕竟很多人都有左转的时候,让一下并没有什么错误的;问题是,有些人左转,是不减速,而是直接开始左转,就觉得直行的车,应该让他,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说,这样的人恐怕是有几个吧?司机说,并不是有几个,而是少数人;他们觉得自己有了车,就是很了不起的,就是应该横行的,觉得马路就是他们家的;如果是遇到有些好脾气的人,或者是年龄大了的人,会让一下的;问题是,有些人的脾气不可能很好的,看到这样的人,就会有些火气;因为他们是直行,并没有什么责任,就会对这样的人不客气。我说,可能是很多人只是一笑置之,也没有什么的。司机说,很多时候,他们的行为是让人很恼火;如果我不是开出租车,不是赚钱,很有可能会也这样做;我需要养家糊口,也需要是赚钱;如果是发生车祸,这样是耽误时间,也没有人给我什么误工费,有些得不偿失的。我说,你怎么会这么生气?
    司机说,并不是生这样大的气;而是有些人开车,总是不分任何的情况,都是强行左拐,这就让我有些感觉到别扭了;你没有开车?我说,没有开车,不会开车。司机说,所以你没有亲身的感受;我天天在车上,经常会碰到这样的人,就是作死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看,而是直接左拐;很多时候,我的头直接就。

9.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   阴历十七   上)

    天气还是冷肃着;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变化。
    只是很多日子,都觉得是阴天,并没有注意天气变化。
    有时候,也想,如果这场风刮得再大一些,可能会把武汉的疫情刮跑了。这是我的心愿。看到那些护士累得站着都能睡了,心中有些莫名的辛酸;也想要过去,想要尽一份我所能尽到的责任。只是我去了,能够做什么?这个念头转动了几千次,也是否定了几千次。没有办法,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上班吧,不给国家添麻烦,就是给国家做贡献。

    坐公交车上班,可以看到人员在增加。
    烧锅炉的几个人,依旧是坐在车里,和我打着招呼。
    我说,你们这是常驻“沙家浜”。
    他们笑了。
    老赵(叫做赵振学,很多时候都叫他老赵,也是烧锅炉的)说,你不也是常驻“沙家浜”?
    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话,到了瓦轴工业园区,有人开始下去。
    我说,怎么会有人下车?
    老赵说,瓦轴开始上班了。
    我说,这几天好像并没有增加多少。
    老赵说,不知道原因,可能是逐步上班的。
    很多工厂都还没有正是开工,很多的老板也是在担心。所以,总是在试探着,逐步开始上班。可能瓦轴也是在上班,这一两个人也是去瓦轴工业园区上班,也是试探着吧。

    很多企事业单位,都实行了弹性上班制度;而很多的私营企业,都是实行了“试探”上班制。
    这件事情无意中和老二说起来。
    老二说,私企老板是很着急的,却没有办法,只能是这样“试探”。如果是一窝蜂地上班,一旦得病,就是一场灾难。
    我说,即使是老板,也是承受不起的。
    老二说,这没有办法。如果是稳定了,是可以上班的。只是现在并不稳定,只能是逐步改变。
    我说,很多公家单位也是。
    老二说,本来就是这样。现在都是以稳定为主。
    我说,只是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
    老二说,不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这需要时间适应。
    我说,我们这里这样,武汉会是什么样?
    老二说,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上班是一种幸福。
    我说,不错,上班是一种幸福。
    老二说,那些窝在家里的人,真的是有些不幸。
    一直以来,都是感觉到上班是一种累,一种疲惫,从来就没有想过上班是一种幸福。而这...

10.停不下来的感觉                                文/于公谨

很多时候,是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才会忽略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不同意我的说法,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可忙的,只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我也想要这样,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真的是很幸福的;还有,我这个人是喜欢睡觉的,而且是嗜睡;问题是,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睡觉,每一天都是很忙碌的。
    我想要做事情,想要努力,想要拼,就只能是坚持。磊子曾经问过我,不累吗?说实话,很累的,想要睡,也曾经多次在吃饭的时候,端着饭碗就睡了。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一次两次的;只是我必须去做。用一个伟人曾经说过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这就是现实的情况,是我必须付出的时候。
    曾经觉得,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努力的,或者是说,不多的人这样拼搏的。因为我很“宅”,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变化。有微信的存在,才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才会看到很多人,都是三更半夜,在不断努力。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尽管我们都是努力,依旧并没有看到结果;只是想要有结果。至于这个果实在哪里,我们就不知道了。曾经有个人说,付出就好,尽力就好;只是自己的努力,没有结果,会怎么样?
    很多人都是不甘心,很多人都是在继续努力着。很多年前,曾经和明子交谈过。明子当时是一个不小的老板,看上去好像是六十多岁;头发向后背着,只是不多;头顶上面,光秃秃的一片;面色红润。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实际年龄,都是喊他“大爷”;我有时候也是开玩笑的,也叫他“大爷”;他也笑,只是苦笑。
    有时候,我们也开玩笑的。我说,你就少赚一些钱,何必弄得这么累?明子说,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说,你没有照照镜子看看,一个快到四十岁的人,怎么就变成了“大爷”?明子说,你不知道?工厂是那么容易开的?我操心很多,所以衰老的很快。我说,你可以选择放手的。明子说,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很奇怪,就问明子,为什么不能放手。明子说,我不会干别的,怎么可能会放手?很多时候,我都是放不下的;我也想要放手。




上一篇:全球吴敬梓文学艺术研究会作品精选425期(于公瑾老师专辑7)
下一篇:全球吴敬梓文学艺术研究会作品精选426期(杨迪中老师专辑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9-24 10:22 , Processed in 1.000000 second(s), 3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