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42|回复: 0
收起左侧

[爱情] 《血染的爱情》第六回: 梳理排查 暗度陈仓

[复制链接]

55

作品

126

互动

1764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816
威望
2538
精华
0
粉丝
6
好友
4
注册时间
2018-8-17
最后登录
2020-9-10
在线时间
57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0-7-28 15: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20-7-28 15:41 编辑

                           第六回: 梳理排查  暗度陈仓

                          山村再闻警笛声,慰心无愧胆不惊。
                                         火眼金睛洞秋毫,巧布迷阵捉妖精。

      警笛声再次在沈家店村响起,自然引起不少人的不安与猜疑。警车到达村支部办公室门口停下,高科长一行下来警车,郭嵩阳书记,齐行军村长,早已在那里等候啦。相互寒暄了几句,便进办公室坐下。高科长开门见山的说:“郭书记今天还得麻烦你们,帮助我们调查。”“应该的,这是我们的份内之事。我们一定全力配合。”郭书记答道。高科长说:“今天的任务是;第一,弄清杀人第一现场在哪里?第二,通知并安慰死者家属。第三,排查犯罪嫌疑人,第四调查马大兰出事前一天的行踪。郭书记麻烦你带着我们的心理疏导员,去通知死者家属。做好安抚思想工作。顺便调查马大兰最近的情况。齐村长请你把孙益民,村会计找来,咱们一块,挨户校对户口册,排查嫌疑人。您看这样安排行吗?”“很好!一切听从您指挥。”郭书记爽快地回答。“那好,小崔、小费你们两个女同志随郭书记,去通知死者家属,顺便调查死者近况,做好安抚工作,注意保密工作。”“是。”崔云与费慧慧立即答应,带上录音录像设备,起身跟着郭书记走出办公室。

      村长齐行军说:“我现在去叫孙益民与会计沈福琴,回来咱们就排查。”说完走了出去。高科长看看摄影员小刘,取证员小韩说:“小刘你先打开电脑,把本村户籍的男性公民,按照我来时给你说的,分成三组排列出来。”小刘说:“好的!”于是从电脑包中取出笔记本电脑,在办公桌上打开,小韩在一旁帮忙,两人认真的分类排列干了起来。
高科长坐在办公桌前,点上一枝香烟,幽幽的抽着,他要梳理一下思路。他想;既然林中不是第一现场,那么第一现场又在何处呢?既然是夜间十一二点之间,死者应该在家休息,不应该到跑野外,它既然出去,就必定是又必须出去的动机,又是什么动机呢?出去的时候她家中的人,就真的毫无知觉,只要家人能提供死者傍晚的情况,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到第一发案现场。继而找到更多的线索。再者如果嫌疑人真是本村的,他一定内心不安,要么出逃,要么蹲在家里不敢见人,怕露出行踪。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打听案情的进展情况,以便消除罪证或者提前畏罪潜逃。有这三种行为的人,便是重点核查对象。这其中有一部分人,可以排除,第一年龄不符合的。第二女性。第三生病住院的。第四案发当夜在外地不可能回来的。第五身高体重差得远的。只要把这些人排除在外,恐怕就剩不了多少人啦,剩下的这批人就是重点核查对象。在通过隔离调查,校对家人与本人的供词,就会再排除一大部分。最后目标就会锁定在几个人。来个抽血化验血型,或者进行DAN鉴定。罪犯就会原形毕露。他抽口烟,向外望了望。正准备到院中走走。恰好齐行军带着孙益民,会计沈福琴进来,免不了打招呼,说几句客气话。于是他们就开始了逐一排查工作……
沈家店村,全村共计两千三百六十七人,共六百一十四户,其中女性公民,一千一百九十八人, 男性公民一千一百七十九人。去除十八周岁以下的二百三十二人,七十岁以上一百零七人。剩余的八百三十人,分出三大组。第一类青年组,二百九十四人。第二组,中年人三百五十三人。第三组,老年人一百八十三人。首先排查中年人。村长、会计、村民孙益民比较了解情况。便于排查,这其中有一大部分常年外出打工,最近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回过家,总计是二百四十六人。这样还剩下八十九人是有作案可能的嫌疑人。然后从身高体重两个项目,进行大致的排除。高科长说:“咱现在定个排查标准,第一,身高在一点六七米以下与身高在一点七七米以上的排除。第二,体重在陆拾伍公斤以下,八十公斤以上者排除。”于是大家,根据这一标准,对这八十九个人,逐一评估。当然身高、体重。只有靠村长,会计、与孙益民三人来估计。这样经过反复评估之后,又排除了五十三人。还剩下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就是重点嫌疑人。接下来从有无作案时间来排除,这就必须入户进行隔离调查。非一朝一夕是可以完成的。于是高科长说:“现在这三十六人,范围还是比较大的,如果一一调查,工作量还很大,我们再从每个人的,性格,爱好,特长,平时言行,家庭情况,生活作风。有无犯罪前科等方面,再进行再一次排除。”这时郭书记与小刘他们三人已回来。高科长说:“郭书记你来得正好,现在我们正准备最后一次排除。您也给参考一下意见。于是大家对名单上的三十六人一一品评,本村的四位村民最有发言权。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又从名单上排除了十九人。最后剩下十七人。这些人都是村民认为,平时不怎么本分,多是有过,打架斗殴,赌博偷窃,嫖娼跳舞,游手好闲,喝酒骂街等行为不检点的人。当然包括沈大庆这个老光棍在内。上午的工作基本结束。高科长说:“郭书记,上午我们就进行到这儿,咱们到村口小饭馆,随便吃点饭,下午接着干,各位辛苦啦,我请客。”“郭书记说:“饭店就不去啦,我安排老伴在家做好饭啦,放心咱不花公款,不喝酒,不搞腐败。家常便饭。走吧!在家容易保密,边吃边谈”。“谢谢!郭书记,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好!咱们走!”

      郭书记家的住房比较宽大,进门是大客厅,中间放了一张大圆桌,大家分宾主坐定,郭书记的老伴,将早已做好的饭菜,摆上桌来,荤素搭配十个菜,摆了一桌。:郭书记说:“几位领导辛苦,来本村破案,为村民伸冤报仇,排忧解难。我代表全村表示感谢!没酒不成敬意,少喝点。”说着拿出一瓶泸州老窖酒。高科长急忙站起来说:“今天办案,滴酒不沾,破案后到城里,如意春大酒店庆贺。我申请让局长用刑侦补贴请客。到时大家不醉不归,今天就委屈大家,不喝酒啦,多多包涵。”郭书记也只好作罢。端上米饭,大家动筷吃饭。不大一会,大家吃完饭。郭书记给泡上茶,会吸烟的每人敬支香烟。大家慢慢聊起案情,谈谈工作进展情况,说说体会,总结一下有什么新发现,新进展。
高科长抽了口烟对郭嵩阳说:“郭书记,你们那边还顺利吧?”郭书记说:“比较顺利,因为昨天是星期天,我们到时,马大兰的女儿卢雪,正好从学校回来拿衣服。得知妈妈猝死,哭得死去活来。我们好不容易才劝住她。她儿子卢大柱毕竟已二十四五岁啦,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具体工作是小崔与小费做的,就请她们两人谈谈吧。”郭书记停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费慧慧用手扶了扶眼镜说:“我向卢大柱询问了死者最近的情况,他说妈妈最近并没有异常情况。而且从没有高血压、高血糖之类的病史,怎么会得脑溢血死亡呢?又说妈妈这几天一直在家给妹妹做棉衣,没有进山。又怎会夜间进山,死在老林子里。这根本不可能,他怀疑一定是被别人害了妈妈,又被抛尸森林内的。”“他提供什么线索没有?他为什么会怀疑是被他人杀死的呢?”高科长接着问。“他说到一种情况,我觉得很重要,也是一个突破口。”小费还未讲完,高科长便着急的问“什么情况?”小费说:“前天傍晚,出事之前,他说,妈妈从外边来,告诉他说;前边住的小木匠沈开放,从外边回来啦,还带着一个高个子的小姑娘。刚才从他家门口过去,她还问了一句开放,是哪里的亲戚,开放说,是外地借宿的。他妈妈亭了亭又说,要是外地来的就好啦,她想把人家留下来,给他当媳妇。说吃了晚饭再去看看。晚饭后他妈妈就出去啦,十点多钟的时候回来一次,后来听到门响,像是又出去啦!他没有再问,就睡啦。结果第二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因此我判断这件事,很可能跟沈开放有关系,这个沈开放第二天一早,家中就没有人啦!不知去向。情况就是这样。”小费结束了谈话。“小崔你有什么要补充的?”高科长目光转向崔云;“我在这方面没有多少补充的,我只是安慰了他兄妹两,卢雪才十六七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哭着说,没有了妈妈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学恐怕也上不成啦。郭书记我们两个都安慰他,政府会帮助他们,一定不让她辍学。母亲的安葬费,也会有民政部门帮助。要他们暂时不要声张,他母亲的死因,我们一定会查清,还她一个公道。让她坚强起来,好好的学习,不辜负妈妈对她的期望,她点头接受,别的没设么线索。”崔云说完这些话。高科长转过身来给大家说:“郭书记沈开放什么情况?”郭书记说:“是个孤儿,父母在三年前的交通事故中去世,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品质很好,上高中时成绩很优秀,他爸爸逢人就说,开放能考上重点大学,就因为高三那年,父母出事,不得已辍学。现在跟着赵喜森学木工,很少在家。他家跟死者没有恩怨,他也不可能去奸杀一个老太婆。”高科长说:“根据卢大柱提供的情况,看来只靠目前的排除法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的排查,把中年当做重点。沈开放不属于中年人。我们目前必须从三个方面开展。第一,入户调查、逐一排查。把上午排查出的十七个人,一一入户走访,给家人背靠背谈话。核实他们当天夜晚的行踪。第二,以查非典病毒为名(二零零三年全国防非典),请卫生院协助,给第二次排查确定的八十九人抽血,准备血型校对。重点嫌疑人做DNA鉴定。第三,马上找到沈开放进行调查。几位村领导你们看这样安排可以吗?”齐村长说“可以可以,”郭书记说:“这样,抽血检查我们安排,为了不引起怀疑,你们先回去做你们的工作,抽血安排到明天或后天进行。把名单交给齐村长,有他安排给各生产组的组长。到村卫生室抽血。乡卫生院那边高科长你联系,比我们方便,你安排吧?”“好的,卫生院那边我安排,齐村长可知道沈开放现在何处干活?”“前几天听赵喜森的对象说,在张家冲,离这里二三十里路,一户姓董的人家做活。”齐行军补充说。高科长接道:“看来这个案子很复杂,大家必须保守秘密,统一口径,在这里谈的一切与案情有关的事,出去一句也不能说出去,对家人也不能讲,一旦泄露机密,追究法律责任。不论谁问,只说公安机关是与村里联系,如何处理马大兰遗体,照顾卢大柱与卢雪的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入户调查放在抽血检查之后进行。今天的工作就谈到这里,感谢大家对工作的支持与帮助。我们现在告辞。下次来之前在给村里联系。”说完站起来与村干部及孙益民一一握手告别,驱车回城。

      沈大庆昨晚上酒喝的确实多了些,他晃晃荡荡,迷迷糊糊地走回家里,上炕倒头便睡,一是酒精的麻醉作用,二是他得知死者确实是马大兰,他杀死的少女并未被发现。而马大兰怎么死的,他也蒙在鼓里。认为跟自己没关系。所以睡得很香,很死。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才清醒过来。他起来后做了碗面吃过,便准备去责任田,去起仅有的二亩土豆。他跨上背篓,拿起铁锹与搂筢。去南山责任田啦。傍晚回到家里。将收来的二百来斤土豆,放到菜窖里,然后做晚饭吃,这一天就这样过去啦。虽然他心里很害怕。但他想在过几天,没人发现那个死小妞。就被熊瞎子或者野狼给吃掉啦,那时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这场大难就过去啦。第二天上午,他吃过早饭,正准备去南山继续起土豆。生产组长沈克里来啦,与他是堂兄弟。告诉他,上级要进行非典普查,要他到村卫生室去接受检查。他想“非典”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查查也好,于是就去了村卫生室,到了那里一看,已经到了几十个人,乡卫生院还派来了几个小护士,正在给大家抽血,他想赶紧抽吧,好去收土豆,于是他挑了一个长得最漂亮的护士,坐到她的面前,把他那长满黑毛的胳臂伸了过去。小护士给他搽酒精消毒,他用另一只手,拍拍护士的肩膀,连说:“好样的!技术不错嘛!。”抽完血,非得跟护士握握手,并说:“谢谢!谢谢!”小护士看他那一副地痞流氓样,心里很气愤,瞪了他几眼,未敢发作。他边说:“痛快!痛快!”边大笑而去,后边的人,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不用你作孽,没好,早晚送你进“牢号” 。
公安局高科长,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案情,他想会不会是死者马大兰,夜里去了沈开放家,去找那个借宿的姑娘,想弄清楚对方是哪里人,为什么来到本地,如果是无依无靠的,她就劝人家给他当儿媳妇。偏偏碰上沈开放,对那姑娘非礼。沈开放怕事情败露,对他下狠手,掐死了她,然后抛尸。可也不对,如果是这样,死者被强奸,阴道内存有精液。又当如何解释?要说沈开放,不但杀死了受害人,还进行了奸尸,然后抛尸。对于刚刚强奸过少女的沈开放来说,又怎会对一个老太婆的尸体感兴趣?况且,少女有何处去了?难道她也被杀死,毁尸灭迹在其它地方啦?这样的话,被杀的就不是一个人。还有一种可能,情况是这样的;沈开放正要强奸借宿少女 ,少女呼救,死者刚好赶到,拉开沈开放,少女乘机逃走,由于兽性发作,沈开放恼羞成怒,乘势强奸死者,死者反抗,沈开放就卡住他的脖子,使其失去反抗能力,再进行奸污。事后发现人已死去,怕行藏暴露,于是用床单裹尸,连夜抛进原始森林。对,很可能就是这样。这是最合乎逻辑的推理,最合呼情理的设想。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要想解开这个谜,非得找到沈开放不可。这个人物太关键啦。他决定明天的任务就是找沈开放,如果他潜逃啦,就说明他就是此案的元凶,如果他没有逃走,必能弄清其中的原委,查它个水落石出。

                                                                正是:   
                                            大海捞针细排查,暗度陈仓觅真凶。
                                                              有诗为证:
                                            案情蹊跷疑云生,罪犯也在懵懂中。
                                            花明柳暗波再起,焉知水复山几重?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十三章告别朝鲜老乡
下一篇:涡轮机下的定时炸弹十九第二梯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9-19 19:34 , Processed in 2.031315 second(s), 4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