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天马》《河北小小说》纸媒征稿
查看: 54|回复: 0
收起左侧

渐行渐远的故事——官庄求雨

[复制链接]

108

作品

664

互动

5995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红豆
3264
威望
8119
精华
7
粉丝
8
好友
5
注册时间
2018-2-17
最后登录
2020-5-27
在线时间
414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王泽生
QQ
发表于 2020-5-20 20: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农业大国。在未进入现代社会时,生产力低下。大自然的风雷雨雪严重地影响着人们的生存质量。干旱则是造成饥荒的灾害之一。
       面对这样的灾害,人们没有能力抵抗。唯一的希望就是求救于苍天。在古代,每逢干旱,地方官员或士绅们就会举  行仪式,祭祀天地。把这种仪式或过程称之为——求雨。在我的老家,秦皇岛市抚宁区官庄,求雨则被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相传,不知何年何代,官庄幺牌(旧时官庄分为几块相对独立的民居,称:牌)一农户(有传说姓张,有说姓李)有女儿嫁给了村南三里外的李庄,其女生了一似蛇般的怪物。此女归宁,女父执斧要杀死这怪物,断其尾。此怪物负痛逃到村北,痛得它翻转身躯,竟然在平地上滚成了一个大坑,此坑被村民称为:磨磨坑。在上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中,在原有坑塘的基础上开掘扩大了不少,成为一个有一定规模的蓄水池,用于旱时灌溉农田,此是后话。
      据传,此怪物原是一条龙,因无处存身,跑到距离官庄百十里之遥的大新寨猩猩峪村北一深潭处栖身,被人称为“秃尾巴老李”(按此官庄姥家应姓张,自家应姓李。笔者注。)。每遇旱时,百姓到潭求雨,很是灵验,尤以官庄为甚。
       时至今天,说起此事被视为荒诞。其实开篇说过,在古代,求雨是地方官员必须做的事情。北宋大文豪苏轼就分别在山东密州,江苏徐州做知州时求过雨,而且天公作美,真的下雨了,以致这位才子一高兴写下了流传至今的诗篇,如《江城子·密州出猎》、《浣溪沙·五篇》。官庄求雨的故事,也在清代的地方志中有所记载。
       康熙《抚宁县志》记载:“龙潭在猩猩峪北,石镌‘龙泉’,金灿书(实为明代弘治邑侯赵之彦书。笔者注。),深不可测。上有瀑布,飞涛溅沫。”光绪《抚宁县志》、民国《抚宁县志料》记载:“县治西南(东南,笔者注。)三十里许有官庄,旧传有女产一蛇,如线,不忍弃,潜之于水蓄之,渐有鳞甲,逢雷雨亡去。每阴雨之夜就乳,女即气绝,去后复苏。女母苦之,于就乳时潜击以刃,误中其尾,遂去不复来。女方惊疑,忽梦物告己曰:‘吾已得所,在北峪龙潭中矣。’事近不经,而至今官庄每逢岁旱祈雨,裹粮赤足,不惮险阻。志云:土民在此潭祈雨者水取随,然皆不若官庄之灵且应也。相传以为外家(姥家。笔者注。)之见私云。”光绪五年《永平府志》记载:“明时(明朝时代,笔者注),抚宁东(东南,笔者注。)官庄李氏女,夏月阴雨为龙污,产一龙,时就母乳,母惊悸几死,家人患之,因阴怀利刃,伺其来斫之,误中尾逃去,遂不复至,人因号秃尾老李,随其母姓也。后栖昌黎县北龙潭洞,洞在山腰,峭壁陡峻,旧凿石磴一百一级,攀援可升。隆庆间(明代隆庆,笔者注),有人携妓登山。龙恶之,毁其磴道,嗣后龙移星星峪,村人年旱祈雨多在龙潭,亦或往星星峪,颇见灵应。”
       在猩猩峪龙潭西北有龙王庙一座,毁于上世纪中叶,1985年开发背牛顶时重建。庙前有碑两通(通字在此发痛音,为量词。笔者注。)。一为“猩猩峪龙潭祷雨灵应碑”,二无题,亦属祷雨碑。据碑文记载,“龙泉”二字为“前明邑令赵公(赵之彦)祷雨来此见潭后石危壁立,因书‘龙泉’二字于石上,命工镌之以志其灵。”
       官庄求雨的故事经上面所述,是始于明代,最后一次求雨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了。我父亲生于1919年,曾经对我们谈过求雨的事情,那时候他十几岁。据父亲讲,求雨的过程很隆重,要全村人戒斋,要奏哀乐、要读祭文,不外乎开篇向天庭诉苦,哀告上苍拯救黎民。结尾呜呼、哀哉!伏惟尚飨吧。这个仪式结束后,求雨的队伍就沿着既定的路线,“裹粮赤足”的出发了。想来行进的速度不是很快,因为有既定的路线,即该爬坡的爬坡,该蹚水的蹚水,而且是赤足哦!沿途还有什么仪式则不得而知了。到了猩猩峪,那村子负责接待,两边的村庄有这个组织,名称叫“会”。然后到龙潭、龙王庙再有相应的仪式。
       康熙《抚宁县志》载有徐廷璻《祈祷灵应记》一文,文中写道:“古者有求必祷,然祷之有应、有不应者;即应矣,或需之时日,未必其灵而应且速也。康熙十有一年(1672),自春徂夏,亢旱不雨,四野一望皆赤,民方以无秋为忧。而我邑侯谭公(谭琳)忧民之忧,精诚步祷。卜日择士,取水于深山之龙潭,仰天而望雨焉。时天气晴明,水至而云兴,大雨如注……”这是当时县令求雨的过程,是派人去龙潭取水。
       而据《猩猩峪龙潭祷雨灵应碑记》载:“……迨国朝(清,笔者注)至今,远近居民一遇亢旱,莫不来祷于此。祷时务致诚哀吁,所陈祭祀食物投于潭内,潭中之百灵秘怪,惶忽毕出,蜿蜿虵虵争食,而云即随之以起,不旬日而雨洒遍一方……”这是描述祷雨者亲临龙潭的记载。
      龙潭,东西两山并峙,山水从北倾泻而下,年深日久被水冲击成潭。据史料记载,龙潭史上曾有数次闭合。龙潭有《永垂不朽》碑文如下:“……孰意嘉庆年间潭忽自闭,细沙填满,巨石横堆,形堪浅隘,水同一勺,见而与闻之深以为忧。因询父老,言乾隆年间潭曾闭塞,祷祭顿开。于是虔其牲醴,以祭于潭……,今夏六月亢旱,于二十日哭祷,雨亦复然,则龙神之惠我无已知,灵潭无终闭之势矣。隔月余,适人从峪来者则曰:‘潭自汝庄(官庄,笔者注)’祷雨后,日日云笼雾罩,响彻数里。至七月初三,大雨倾注而重开矣……”
       此碑立于道光十二年(1832)季秋,猩猩峪、见驾坡、官庄、龙腰、万家庄合会仝(同)立。
       由此可证龙潭闭合与复开和官庄与猩猩峪龙潭的历史渊源。
       其实,用今天的眼光看待这问题,可以得到相应的解释。一,大旱,就是无雨多时了,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人们是不会启动求雨这个程序的,因为这毕竟要耗费人力、物力。二,从官庄赤足步行百余里,一个往返需要时日,更何况上面徐廷璻的文章也曾谈到:“即应矣,或需之时日,未必其灵而应且速也。”经过这一番折腾,这雨差不多也该下了。
       我曾数次访问过龙潭。2014年8月下旬,同文友一行再次游览此地。由于近几十年少雨(或许是地球气候也有周期吧),龙潭上游供水量小,除龙潭黑黢黢深不可测凉意袭人外,龙潭下面河滩泉细如线。故而填词《南歌子》一首,词曰:
       岭上巉岩怪,林间小径深。无端晴热又堆云,误了寻幽探秘好奇心。    水细因无雨,潭清道有神。龙王庙小似生嗔,愁倒虔诚来访故乡人。
       进入现代,旱情时有发生,但现代农业早已经摆脱了靠天吃饭的困扰。经历过求雨过程的人们已经没有存世的了,官庄人已经淡忘模糊,只是在茶余饭后,那些老人们用口述的方式把这神秘的故事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整理这篇文字,是给我老家的人们提供一个稍显清晰的故事轮廓,毕竟民间传说也是一种文化的存在。
                                                                                                                                              2020-5-20

渐行渐远的故事——官庄求雨

渐行渐远的故事——官庄求雨

渐行渐远的故事——官庄求雨

渐行渐远的故事——官庄求雨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孝顺,就在日常细微处(殷凤君)
下一篇:天光云影共徘徊 ——河北省农业农村厅领导临抚调研考察侧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5-28 23:55 , Processed in 2.421891 second(s), 3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