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入驻喜马拉雅,免费录制文章音频《天马》《河北小小说》纸媒征稿
查看: 4482|回复: 0
收起左侧

老街,女人,媚而韧

[复制链接]

362

作品

473

互动

9032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红豆
6062
威望
9110
精华
11
粉丝
27
好友
5
注册时间
2017-11-23
最后登录
2020-8-3
在线时间
1096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4-1 09:5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榆关,时不常有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顺手一写就是“干钩”“于关”了。习惯成自然?说一千道一万的让他(她)们尽量规范些:“榆关,地图上标注的。”换来的是振振有词:“榆关就是于关,你们年轻人可知道多少?”

  我已不再年轻,想着无关紧要的争执倒冲撞了老人家,实在不值得。“榆关”“于关”终究是我们的家乡!我印象中有着我们这代人的榆关,榆关的老街,还有老街的女人……

  何谓老?我想,就是陪着我们走过的过去。老街,从桥西开始往东,西门脸儿、大饭店、铁业社、双井沿、大百货、邮政局、采购站,由那儿朝北是小学校(老榆关人有读成xiao二声的),朝前再东是社中。(校门口挂着镇中牌子,口头上一直都说成“社中”。)

  老街的廊檐旧屋,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愈渐繁华,非某个偶然瞬间无人无从谈起。

  老街走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妇人,出殡时,扛着白色领幡的男子哀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看客也都纷纷叹息:“寡妇失业的一辈子,真不容易!”是啊,女人一辈子哪有容易的呢?

  我们读书那时候,读过课文《花木兰》,背诵的滚瓜烂熟;从大队广播中喜欢听豫剧,也有这个情愫吧。重温:“谁说女子享清闲,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白天去种地,夜晚来纺棉,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榆关的女人,同样有着对生活的担当。

  榆关的女人,兼备土地赋予的至纯坚韧和经济发展繁荣后的柔媚自爱。不管经历过什么沟坎委屈,病痛苦难,她们都坦然面对,慨当以歌。不管穿戴如何,吃的好赖,她们都力求“舞”尽风采。

  在榆关,借着地理优势交通便利,青壮年男人很少有成本大套长在地里的。他们跑运输、做买卖、进工厂、顶不济还能做泥瓦匠或粉刷工,挣钱养家是男人天经地义的责任吧。

  可是,榆关的女人更不简单,没有谁乐意吃“闲饭”的。她们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就近去超市打工,洗洗涮涮靠夜里少睡会儿。地,家中的土地,女人舍不得丢弃,照种着。

  分身有术,榆关的女人种地,赚钱,教养孩子孝敬老人,几不误。

  土地上作物品种多样化,随市场随心气儿,不再是苞米花生和大豆,花花草草果蔬成行成垄。女人们深知,做精做细是必须,地下面或许一个不注意会有“地蛆”,背起喷雾器打药不含糊。

  赚钱,体谅着每个人的不容易,尽心竭力。像玻纤挡车女工,心中始终坚信着“厂兴我荣”,在以质量求生存的同行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里,她们成了上了发条的弦。工厂效益稳定,她们每个月拿着六、七千元的工资,自然喜笑颜开。幸福是双手创造的!常开的玩笑话是这样的:“聚不?我请。咱不次于赖爷们!”

  很多女人文化水平不是很高,再辛苦赚来的钱,都愿意花在孩子身上,不犹豫。多少时光已流走,多少岁月不回头,当初的梦加助于下一代的培养,母爱,稍加严苛的母爱值得尊重!

  榆关女人,行走在榆关老街,走着走着皱纹爬上眼角,不后悔。从容的老,从容的接受。

  女人们的身高不见长,脾气见涨,特别是关于“当家做主”这一摊。一般明确分工,男人脸朝外就管大门外的事儿;女人是后勤总务就管家门里的事儿,而男人也算门里的,得服从管理。不是自私狭隘,源于责任和爱护。

  女人们不怕累不怕累,哪怕累的腰酸背疼,也咽下忍着。女人不怕男人有个意外病痛,扛着就是本份。女人怕男人游手好闲,怕心上长草,但凡触及最终底线的,“请您走开”没商量。我见过一些单身带孩子的女人,很踏实很平静的样子。老街两侧年前悬挂的红灯笼映着她们的脸,别有一番生动。

  在榆关,在榆关的老街,最美最靓的风景线是女人们。不论哪个年龄段,各有各的情韵。她们绝不是无脊椎动物“草履虫”,各个迸发着无限的生命张力、强力、媚而韧。

  卖葱蒜、白菜萝卜等等的女人夸着“顶花带刺”的黄瓜,布满沧桑的老手抖着,或许是忆起曾经了吧。据说,她生产队时候是拖拉机手,“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的豪气,她有过。平和的约秤,抹零,抹不去怀念啊。能够健康的“卖菜”为乐,是她,她们那辈人欢愉的,说:“至少没给儿女添麻烦,都忙,谁陪谁?摆摊好。”祥和街景,赏心悦目,我也爱极走在熙攘中的感觉。

  亦雅亦俗的榆关女人很有意思的。雅,练字学画修瑜伽;俗,吃喝拉撒里外洗涮。

  还有让人更想象不到的呢……掏厕所,打扫鸡粪,肉联厂择大肠,榆关的女人们都干得来,割稻子、锁苞米、拔花生,只是“小菜一碟儿了”。

  爹是山,娘是河,山水缠绕滋养了子孙后代。榆关的孩儿们读书的,参军的,进厂的,享受着青春与美好,还得说是有那“能干的爹,要强的娘啊!”

  朗朗的阳光照着榆关,照着榆关的老街,照着老街的女人们,诸君不妨来榆关,一览小镇风貌,一览女人的媚而韧!保准幸福感满满的……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梦中的阿香
下一篇:谈谈《郊外的秋》写作背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8-4 10:20 , Processed in 0.484362 second(s), 3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