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纸刊《天马》征稿启事
查看: 191|回复: 2
收起左侧

[爱情] 舅公舅婆的爱情

[复制链接]

升级   13.1%

27

作品

56

互动

1262

积分

三星作者

红豆
715
威望
780
精华
3
粉丝
3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9-9-22
最后登录
2019-12-10
在线时间
182 小时
性别
QQ
发表于 2019-10-4 16:39: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舅公舅婆的爱情》

  三十岁那年,舅公终于娶了舅婆,他们两人走到一起,真不容易啊,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
  这是舅公舅婆的真实经历,为了便于写作,下面就用第三人称了。
  七十年代初期,河北的农村依然淹没在阶级斗争的大潮中,成分论盛行,地主富农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每天要把村里的主街道扫干净,稍有一点“”反动言论“”就得开大会批斗,严重了还要带上用白纸糊的高帽子游街批斗。家里的孩子也不允许当兵入党,有儿子的不好娶媳妇,有女儿的不好出嫁,那个时代的农村大多都是这种状态。
  他和她就在那年恋爱了,她小他十岁,那年刚好十八,由于成分问题,他到了二十八岁依然打着光棍儿,空有一副好口才和聪明的头脑,每天下地干活挣工分,一米八九的高大汉子,在生产队里干着最累的活,却拿不到最高的工分,有时还要帮助老父去扫大街,但他从不抱怨,勤勤恳恳吃苦耐劳,他性格开朗,她善良纯厚,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因为心中有爱,两人并不觉得苦,每天劳作之余,就会偷偷地约会,母亲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当妈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快乐幸福嫁个好人家啊,她是怕女儿嫁到这地主成分的家里受歧视挨欺负啊。
  可是两人早已衷心互许,怎舍分离?有时为了避开熟人的视线,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幽会,两人苦恋着快乐着,日月轮换的一天天过去,痴情的人儿苦中作乐,完全不知道一场“灾难”正向他们袭来。
  这天晚上,两人来到小河边,她忧心忡忡地说:“我的那个好久没来了。” “哪个?” “就是每月都来的那个。” “啊?真的吗?我要当爸爸了吗?”眼里流露出的满是惊喜,而她,低着头高兴不起来,她才十八岁,做母亲有点太早,何况家里还极力反对呢,不知母亲要是知道了会怎样,一想起母亲那张冰冷的脸,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看着她这副紧张害怕的样子,他把她揽进怀里,“别怕有我呢,明天我就去你家求婚,我要娶你!”
  次日傍晚,她的家里,父亲暴跳如雷,母亲骂不停口,“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家没有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把咱家的脸都丢尽了,”说完伸手就要打向她的脸,他一步抢在前面,挡住了这一掌,然后拉着她跪了下来,“妈,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个丢人现眼的闺女,还有你,给我滚远点,以后不许再见她,我是不会让她嫁给你的,你个地主崽子!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打她的主意,滚出去!”说罢把他推出门外插上了门,他在门外大喊着:“求您了,让她把孩子生下来,我等她。”
  门里,是她呜咽的哭声,又要下雨了,一声炸雷震痛了他的耳膜,他看看天,心里明白,在社会形势面前,在她母亲的强势面前,她无力抗争,暂时不能提求婚的事了,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一步三回头,胸口胀胀地痛,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走后,她的母亲下死命令,不许再跟他来往,孩子生下来后送人,以后好能再嫁人。她哪里肯?但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只好忍气吞声的听着,奢望哪一天母亲会大发慈悲成全他们,可是她想错了,母亲和姐姐把她看的紧紧的,不许她踏出家门半步,她在家做家务喂猪喂鸡缝缝补补,每天还要看她们的脸色听母亲的冷言冷语。
  她想见他,想跟他商量对策,可是联系不上他,肚子越来越大能看出来了,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天夜里她睡不着,半夜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院子里,想透透气,突然一个身影从墙外跳了进来,把她吓了一跳:“谁?别怕,是我。”他把她搂进怀里,她眼泪瞬间流了出来,“跟我走吧,我们私奔!我能养活你。” “那怎么行!我们去哪?你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就走。”说罢拉着她就往大门走去,就在这时,屋门开了,她的母亲拿着一把菜刀追了出来。“站住!要想跟他走,你先把我送走,说罢拿起菜刀朝着脖子方向举起。” “妈!我不跟他走了,我听你的!”她屈服了,她知道母亲的脾气,气急了她真干得出来呀,他无奈地走过来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我不逼你了,多保重,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月光下,她看到他眼里的泪光在闪,看到他紧握的双拳和手臂上凸起的青筋,这个七尺高的汉子正在经受怎样的煎熬和忍耐啊!
  他走了,母亲怒气未消,把手里的菜刀扔到她面前大声嚷道: “再敢跟他走,要么你死要么我死,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嫁给他!”她看着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嚷着,心里如刀搅一般,她不敢再奢望母亲发慈悲了,她绝望到了极点。
  一夜未曾合眼,她想了很多,想起他说让他把孩子生下来,她也想要这个孩子,可是,可是啊!生下来就要让人抱走,可能这一辈子都无缘再见,骨肉分离的那份牵挂该是怎样的煎熬啊?她不敢想!
  她不能生下这个孩子!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没有结婚证是不给做流产手术的,她只能自己想办法,怎么办?怎么办?天快黎明了,她昏昏沉沉的爬起来,走到院子里,趁着月光顺墙头爬上屋顶,她看看满天星斗,摸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啊,原谅妈妈不能陪你了,我受不了那份骨肉分离的煎熬,她走到房檐边闭上双眼,决绝地跳了下去。
  也许是整日劳作身体素质好,也许是孩子命不该绝,从那么高的房顶跳下来,大人孩子竟然都没事,她信命,这也许是天意吧。
  值得欣慰的是母亲和姐姐从此对她态度好了些,也不再让她干太累的活了,她不再折腾,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这期间他曾经托人给她偷偷送过东西稍过口信儿,她安心了许多,但是一直不敢告诉他孩子生下来后就得送走,她不敢说,甚至觉得说了也无力改变,过一天算一天吧。
  终于熬到了日子,几个小时的分娩之痛折磨得她精疲力尽。
  是个男孩儿!昏迷中恍惚听到接生婆的声音,她强打精神睁开眼,想看看孩子,可是她没有看到孩子,只看到母亲那张阴沉的脸。“你先睡会儿吧,我给你做饭去。” “妈,让我看看孩子,你看不到了,孩子已经让人抱走了。”她有气无力地说:“怎么不让我看一眼呢?”说完眼泪噗簌簌地流下来,母亲不管不顾地出去了,她不知哭了多久,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门外传来吵嚷声:“让我进去,让我进去看看孩子!”是他,是他来了!怎么跟他说呀,这时母亲主动迎出去说:“你来晚了,孩子送人了,现在已经在火车上了。”她听到他嚎啕大哭起来:“不能啊,不能这样啊,我可怜的孩子!”说着就要往屋里冲,几个人架起他推出门外插上了大门。
  他步履踉跄地往回走,昨晚母亲说的话犹在耳边: “不能把孩子抱回来,她家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带个孩子以后还怎么娶媳妇啊?”他知道母亲是为他着想,可他就是舍不下呀!舍不下呀!
  他不想回家,不想见任何人,机械地走着,走着,不觉来到了几里地外的小河边,那是他俩经常幽会的地方,河水已经冻了一层薄薄的冰,河边的柳树枝条光秃秃地垂下来,他疲惫地坐在地上,回想起她们以前的一幕幕恋爱时光,是那么的美好,而今,物是人非事事休,自己的恋人娶不了,刚生下的孩子没看一眼就被送了人。耳边又响起她母亲那天说的话: 你个地主崽子,只要我活着,是不会让她嫁给你的……。冷风吹透了他的衣裳,也冷透了他的心,他痛苦地捶打着自己的头,此生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他想到了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河水,仿佛听到河神在对他说,跳进来吧,跳进来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他忽地站起来,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醒来后已经躺在了家里,好心人救起了几乎快冻僵了的他,也是命不该绝呀!死亡线上走一遭,似乎不那么痛苦了,也许是麻木了,救命恩人听他叙述着自己的遭遇,也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劝他说:“年轻人,再怎么也不能寻短见啊,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听说中央有政策要恢复平反了,你的好日子要来了,好好活出个样儿来,到时候把她娶回家,再把孩子接回来。”听恩人这么一说,他立马来了精神,“真的吗?那可太好了!” “应该不会太久了,好好珍惜生命,你没有权利这样做,对不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啊!”恩人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般激醒了他。
  对啊!活出个样儿来给自己看!
  两年后,村口的大路上开过来一辆系着红花的手扶拖拉机,他是村里第一个会开拖拉机的人,生产队里的骨干,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她穿着红格子上衣坐在拖拉机上,难掩喜悦的心情,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次年,大女儿出生了,早产,又瘦又小,她都不敢抱,生怕弄疼了孩子那弹指可破的稚嫩肌肤,看着母亲每天忙乎着照顾孩子,那个稀罕劲儿啊,都让她有些嫉妒,甚至错觉和以前的母亲不是同一个人,对她,对姑爷的态度都大有转变。母女连心,哪有亲闺女记恨自己母亲的?血浓于水,打断骨头都连着筋呢!要怪就怪自己生不逢时吧,那段难忘的苦恋岁月,随着日出日落深深地刻在了年轮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7.57%

17

作品

62

互动

773

积分

二星作者

红豆
424
威望
397
精华
1
粉丝
2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19-10-20
最后登录
2019-12-9
在线时间
167 小时
QQ
发表于 2019-10-24 14: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有后续?那个可怜的被送走的孩子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3.1%

27

作品

56

互动

1262

积分

三星作者

红豆
715
威望
780
精华
3
粉丝
3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9-9-22
最后登录
2019-12-10
在线时间
182 小时
性别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4 16:1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期不再 发表于 2019-10-24 14:14
有没有后续?那个可怜的被送走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现在过得很好,养父养母对他视如己出,舅公舅婆可以安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1 00:35 , Processed in 0.656250 second(s), 4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