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80|回复: 0
收起左侧

[军事]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七十二)继续养伤

[复制链接]

2551

作品

2553

互动

5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27332
威望
6782
精华
0
粉丝
29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3-5
最后登录
2024-6-17
在线时间
193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11-21 11: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后,白大夫左手端着碗,右手拿起勺,舀起一勺又嫩又黄
的蒸蛋,并慢慢而小心地放进徐连长的口里喂他。然后,看了看是否把徐连长的嘴和衣服弄脏,没有了,然后又说:
“又吃。”
说完又舀起蒸蛋说:“张嘴,徐。”还自己做了一个张嘴的动作,显得是那样好笑轻松,才慢慢地放进连长的嘴里。就这样,白大夫一勺又一勺往徐连长的嘴里喂他吃。

徐连长一直瞅着白大夫,只要白大夫把蛋舀起就机械地把嘴张开,不知不觉,他那明亮的铁汉般眼睛闪烁着一丝泪光,他长这么大了,从未有人这样细心和无微不至地喂自己的东西吃和照料他,这种事,就连他母亲才这样做。还有,他一个八路军战士和白大夫非亲非故,人家又是外国人,对自己跟亲人一样的好。

他感到了白大夫的真诚和坦荡的心胸,看着白大夫那母亲般喂自己孩子的脸庞,嗓子哽咽而发干。
在这样的情绪下,徐连长就看到白求恩一勺一勺把黄嫩的蒸蛋喂在自己的嘴里,耐心而慈祥地让徐连长吃完了。
“怎么样,好吃吗?”白大夫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略有些俏皮地问,还眉毛一挑。
徐连长点点头,
感到自己说不来,也不知怎样说。就眼睛不眨地瞅着白大夫。
“徐,”白大夫也满意地又说。好像他做了一件让小孩(他把徐连长看成小孩)满意的事,并过后还要做似的,“中午,有鸡,我请房东老大娘做了跟你吃。”说着,他看着徐连长似张非张的嘴说,“不要说话。”
“嗯。”徐连长才在深深的感激中吐出这一句。这后,来自徐连长肚皮里的一股痛马上使徐连长小闭了一下眼睛,脸在微微发抖,仿佛由于太冷而至,嘴唇也咧开了些。
白大夫说:“没关系。你不要用力忍,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好起来。”
听了白大夫的话,徐连长心里宽慰多了,他想自己以后又可以上战场打鬼子了。
这时,白大夫看见:徐连长的脸下那圆润的腮帮上有些汗涔涔的。就把左手里的碗放在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又把自己手伸进衣服的包里,拿出手帕把徐连长脸上的汗擦掉。
稍后,点起一支烟说:
“徐,来抽烟!”
“嗯。”
“这会减轻你肚皮里的疼痛。”
然后把烟放进徐连长的嘴里。

等徐连长吸一口,白大夫就把放在徐连长嘴里的烟拿开,让徐连长把烟吐出来,之后,白大夫又把烟放进徐连长的嘴里......
就这样,一直重复了多少次。后来白大夫问:“徐,你感觉肚皮怎样?”
好多了。”
“来,又继续。”
“嗯。”

然后,白大夫让徐连长继续抽烟,又吐烟,好像他一次性使徐连长的肚皮完全不痛了,才安心似的。这样过很久了又问:
“徐,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痛了。”
然后,徐连长激动地抬起来头来,双手握住白大夫的手,憨厚感激的眼睛直直地瞅着白大夫。
“白大夫!白大夫......”
从他那闪动的眼光里,你能再次看到感到徐连长深深的感激和一个中国八路军纯朴勇敢不知怎么表达,想说又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的性情。
白大夫说:“徐,快躺下。”这无疑是害怕徐连长一动,再次引起他肚皮疼的谆谆之言。
“嗯。”徐连长听话地把头放在床上......
白大夫觉得差不多了。他觉得,这几天徐连长的肚皮还会痛,烟只能适当减轻他的痛苦,使他不至于太痛,就可以了。还有,他也该上关帝庙了,那里还有八路军伤员在等着他做手术。就对徐连长说:“徐,好好躺着。中午,还有鸡。”
“嗯。”
然后,白大夫就上关帝庙去了,马上就投入到抢救八路军受伤战士、指挥官的工作中。就这样,一直到中午,前面几个重伤员已经做了手术。白大夫问:“小何,后面还有重伤员吗?”
小何看了看,说:“接下来,是几个轻伤。”
“是哪些部位?”
“有腿上,脸上,被擦伤手背的等。”
“好。”白大夫说。并转过脸,对站在自己对面的向医生说:“向医生,你来处理一下这一些伤员,我去一趟村里。”
“白大夫,你去吧。”
于是,白大夫脱下自己手套,解下都是带斑点状和块状的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的白大褂,挂在墙上,就往村里快步走去。
他到村里,各家都开始做中午饭了。白大夫到房里,首先到房东李大娘的家里,一进门就问:“大娘,鸡炖好没有?”
在房里灶间把炖好的鸡汤,放在桌上的大娘,听到白大夫的声音,就转过身,说:
“白大夫,早做好了。我还在说,你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我去拿跟八路军同志吃了。”
“老太太,谢谢你!”白大夫说。就端起桌上的鸡汤往徐连长的房里走去。。。。。。

十七.继续养伤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 (七十一)白求恩喜欢徐连长
下一篇:暮雨潇潇(二十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18 11:22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2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