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70|回复: 0
收起左侧

[叙事] 守望失去的麦田

[复制链接]

1

作品

1

互动

270

积分

一星作者

成绩
195
威望
200
精华
1
粉丝
2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2-8-14
最后登录
2023-10-23
在线时间
123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3-10-23 09: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守望失去的麦田
我生活在豫西大山深处的农村。从我记事起,父面朝黄土背朝天、长年辛勤劳作在那片并不肥沃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年四季总有干不完的农活儿。
在我的记忆里,父辈们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一年四季忙得脚不点地、不可开交,好像旋转的陀螺永不停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没有空闲消停的时刻。在日月的轮回中,小村庄的人们过着清贫自乐、波澜不惊的生活。
作为土生土长在山里的孩子,我干过形形色色的农活儿。我的脑海里至今还深印着秋天里跟随父母整地、种麦的情景。
“寒露早,立冬迟,霜降种麦正当时”。每当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农村人就该拾掇土地种麦了。
“寒露到霜降,种麦不慌张”。放眼望去,小村庄的平地田间、地头,耕牛在老农的吆喝声中吃力地拉着犁、埋头深翻着土地;大人们双脚踩在耙上,黄牛拉着耙平整着凹凸不平的土地,大块的土坷垃被粉碎成细泥;勤劳的孩子们小跑着跟在耙的背后,捡拾着耙不开的与土紧紧凝结在一起的硬玉米茬子,滚烫的热汗从他们的小脸上直淌下来,浸润着这片贫瘠的黑土地。他们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汗水,生怕遗漏了一个。想起母亲许诺上午吃白面公鸡馒头的许诺,他们的干劲儿就更足了。
记得我小时候上学,每到农忙季节,一年两次,学校要各放半个月的假期。秋假里,除了完成学校勤工俭学的任务,最多的就是在父母种小麦时,帮忙搭把手。
我家人口多,分得的产量地连同犄角旮旯的坡地、新开荒的地,差不多四亩多,在我们这个缺地少粮的村庄,四亩多可不是个小数目。父亲套牛耙好地,我再捡拾一遍耙不开的玉米茬,用小鋤敲碎土坷垃,一块产量地就算平整完毕。
精耕结束,就要细作。该播种了!小时候农村没有播种机,靠摇耧播种,农村人称为耩麦。父亲在后面掌耧摇耧,我与母亲或哥姐一道在前面拉着耧绳。拉耧种麦也有诀窍:要走直线,步履要不快不慢,节奏适中,这样从耧脚播下来的种子才匀实,将来出的麦苗才会行距、株距稠稀合理得当。父亲是摇耧耩麦的好手,经常被邻居请去帮忙播种。常常是刚大汗淋漓地从自家的地里出来,就被人拉着又跳入别人家的田地……
寒露过后,一直到霜降,无论清晨黄昏,田间地头人影晃动,清脆的耧铃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村庄,优美的旋律在土地上回荡。卖耧播下了种子,种下了农村人的希望……
时光荏苒,风云变幻了我曾经熟悉的沧海桑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然而田地的主人却换了一户又一户。
如今,在老家的土地上,再难见到麦田。站在田野上,举目四望,搭建在耕地上的袋料香菇棚一座挨着一座,一眼望不到边。往日丰产的田地生长着人工栽植的各种苗木;贫瘠的田地,人们已经弃种,茂盛的杂草肆无忌惮地疯长,难以名状的荒凉扑入眼帘。
曾经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黄土地,人们从中收获了喜悦和财富。慢慢地,人们的腰包鼓了,争先恐后地涌入镇县或城市,村子里的人少了。我却高兴不起来,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哀和失落——土地失去了她应有的本色。
“霜降碧天静,秋事促西风”,耧铃声已经远去。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我的心中始终生长着生机勃勃的麦苗,梦中有一块绿油油的麦田……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默默的耕耘者
下一篇:永动机意见陈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3-12-7 14:43 , Processed in 0.81250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