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71|回复: 0
收起左侧

母亲的菜园

[复制链接]

269

作品

269

互动

5625

积分

铜笔作家

成绩
2747
威望
304
精华
1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8
最后登录
2023-11-4
在线时间
45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9-4 03: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春一过,母亲就扛着锄头走上了她的舞台——菜园。
她把那几块地翻过后,用锄头把土块打碎,等把地疏松得如同面包一般,便撒上杂肥,依次撒上掺了土的冬瓜、莴笋、辣椒种子,然后用稻草覆盖。接下来浇水,让土地和那些种子一次喝个饱。
往后的日子,菜园便成了母亲的另一个孩子,母亲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菜园,看看这,弄弄那。或给辣椒树打打叉,或是帮四季豆搭架,抑或给她生长在菜园里的孩子拔草、除虫、松土、施肥。
蔬菜瓜果们倒也对得住母亲,它们蓄着一股劲儿,顶着一粒粒珍珠在阳光里欣欣向荣,开花的拼命开花,吐绿的拼命吐绿。渐渐地,菜园变得鲜活起来,母亲的脸色也跟着生动,慈祥的目光里满是幸福。
在轰隆隆的雷雨中,黄瓜苗铆足了劲地一株蹿得比一株强壮,嫩绿的枝头像一个个开朗的少女,骚手弄姿向上兀立,并把它们的触角牢牢地圈在架子上,很快,黄瓜架被封满了,一根根黄瓜顶着一朵朵小花躲在绿叶里悄悄把自己长成母亲喜欢的样子,大的、小的、胖的、瘦的都有。
豆角好像长了眼睛似的,沿着竹竿,不断地蹿升,冲在最前的蔓永远是探路者,不断地寻找发展的机会,不停地往前钻。渐渐地,近地的枝茎变得花枝招展起来,引得蝶飞蜂舞,让空气里弥漫着甜中带涩的味道。而顶着花的豆角悄悄地拉长着自己,母亲每次去看它们,都会惊呼它们的生长速度。
辣椒树永远是菜园里的主角,它占据着最核心的地块。母亲伺弄辣椒树,就像她在鞋面上绣花一样,一针下去,绿的是叶,再一针下去,白的是花。青椒树矮矮壮壮的,开着碎花,结出的果实一直垂到地面。朝天椒个头比青椒树高多了,结出的果实却小如铅笔头,冲天角一样,径直指向天空。母亲看着自己的杰作,很是自豪。
丝瓜,母亲一般都会把它点在猪圈旁。因为猪圈的屋顶有着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任着丝瓜的藤蔓自由发挥了。丝瓜苗倒也喜爱这个水肥充足的地方,那种疯长的姿势,总是让人惊叹它攀升如此之快、如此之高。丝瓜藤开着硕大的黄花,在高处招摇,引得蜜蜂们纷至踏来,爬满了它的藤蔓。丝瓜藤有些散漫的枝条偷偷溜上了附近的大树,长在那里的丝瓜,母亲是没有法子去采摘的,于丝瓜藤,是福了,它可以不受打扰地自然生长,花开花落,那些长长的丝瓜,犹如一弯浅浅的新月挂在蓝蓝的天空中,一直长到深秋寒冬。
南瓜大多安排在菜园的边侧,瓜架也搭得低低的,这样可以保证南瓜长大后,能够安全地托在地上。南瓜苗或许听到了母亲一声声深情、亲切地呼唤,感受到了母亲对它们的照顾和期盼,它们的枝叶藤蔓缠缠绕绕地疯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母亲为它们划定的区域里生儿育女。南瓜的须蔓晶莹剔透,好像玻璃抽成的丝,母亲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引到架子上,整个过程,母亲都带着浅浅的微笑,如呵护儿女般轻柔。
西红柿树总是被粗暴对待,它们只在菜园一角占据一小块土地。西红柿树成年后,小巧玲珑,开着一朵朵好似没睡醒的小花,盘踞在树上,光彩照人。不过结果的时候,倒是慷慨,一簇簇能有好几个。有青有红,有大有小,在绿叶的保护下拼命地丰满起来,灿如灯笼,一盏一盏,在树上悬着。
韭菜、洋姜、艾草的地盘稳固,它们栽种一次后,只要不把根全部挖出,就会在原地传宗接代,不断地生长,很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味道。我喜欢的紫苏,在菜园的边边角角上,长得枝繁叶茂,远远望去,就如一丛丛紫绿色的花朵。
等到摘下的南瓜、冬瓜堆满一屋,辣椒、西红柿的树就开始干枯,它们把全身的养分都聚集到了果实,等着退出历史的舞台。母亲把那些瓜架枯苗撤出,重新翻地,再撒上小白菜的种子、卷心菜的种子、白萝卜的种子、胡萝卜的种子……这些秋播的种子,便在万物凋零的季节里发芽生根,在寒风萧瑟的气候里强劲有力地成长。
在肥料和水的滋润下,卷心菜叠绿铺翠,生机勃勃。幼苗期的卷心菜是无邪的幼童,天真烂漫,在微凉的风里水灵灵地伸展腰身,在秋风中咯咯地笑,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少女,转眼间又到了含羞的青春期,新生叶片向内卷曲,再也不是大大咧咧的翠绿,而是微黄。卷心菜有了心思,开始收心养性。母亲找来稻草将卷心菜舒展的叶子拢起来,然后拦腰捆扎结实。不久,卷心菜就长成了自律自爱、丰腴肥臀的村姑模样。立冬时节,卷心菜修成正果,成了身怀六甲的少妇。冬霜过后,母亲在菜园里收菜,一棵棵包裹得紧实的卷心菜在镰刀的挥舞下,应声倒地,有的卷心菜好似调皮的孩子,还会在地上欢快地滚上几圈。霜后的卷心菜像涂抹了一层宝宝霜,粉嘟嘟水灵灵的,瞧着真是喜人。
寒冬,菜园被大雪淹没,菜们只露出绿色的叶尖呼吸,母亲依然坚持去菜园采摘新鲜的蔬菜。母亲摘回又大又长的萝卜时,总是满眼含笑地说:“雪地里拔出来的萝卜最为清香甘甜,这萝卜,你们尝尝,生吃都是甜的!”我想,母亲对萝卜的认可,更多的是对生活“知足常乐”的态度吧!
我有点羡慕母亲了。一年四季,她的心里,总有个希望支撑着她,从不落空。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酒醉英雄汉
下一篇:乡村手艺人
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这样说恐怕多少有点阿Q精神掺和在里面,与其说是喜欢孤独不如说是习惯了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5-19 10:40 , Processed in 0.34375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