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769|回复: 0
收起左侧

[叙事] 又闻窝头香

[复制链接]

16

作品

16

互动

841

积分

二星作者

成绩
495
威望
606
精华
3
粉丝
7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3-3-12
最后登录
2023-12-27
在线时间
46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3-3-12 18:5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天下午,办公室里年轻同事薄强拿来了十几个小窝头。白薯面的,山竹般大小,黑黑的,闻上去一股清香,咬一口吃在嘴里,竟然让我吃出了过去的味道:粗粗的白薯面,磨制的很糙很糙,入口第一感觉就像是无数细小的颗粒,极不光滑,像极了小时候我吃过的那种,但又不全是,因为这位在部队里成长出的三级厨师在指导同是军人出身的弟弟制作窝头时在里面添加了大枣和葡萄干。白薯窝头,我小时候家家饭桌常见的食物,当今却是稀罕的了不得,很少能吃到纯正的白薯窝头,更不用说加了大枣和葡萄干了,大家品味着这粗粮细作极致的时候,我却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我出生在缺吃少穿的六十年代。小的时候,家中的每一餐饭大概都与白薯分不开的。那时的农作物,大都是白薯,高粱玉米谷物很少,稻子根本就没有,因为没有水浇地。粳子有一点,类似于稻子,因为是旱地,产量不多,每年生产队里每家也就分得十几斤。就是这十几斤粳米,便是家家户户过年或是有人生病了才拿出来做吃的稀罕物。记得上小学时,有位女同学常常向同学们炫耀:我今天吃的是粳米粥和酱油。她的父亲不是农民,在外边挣钱的,她本身又是老闺女,粳米粥和酱油,自然吃得。而这于我,于我的那些同学,又该是怎样一种美味?我没有吃过,相信我的那些同学大概百分九十也没有吃过。于是大家怀着嫉妒的心理给这位女孩起了一个外号:粳米粥和酱油。粳米粥和酱油毕竟是稀罕物,使这位粳米粥和酱油在我和我的那些小伙伴们面前显得格外的出奇,人们见了她便喊她的外号,或是哄笑她。而她先是哭着跑回家,接着便是拽了她的娘找到学校里来,或是她的二姐在她的指认下追打着一些大孩子。后来随着她年龄的增大,初中还未毕业,就跟城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听人说她的爸爸曾把她的大腿里子掐黑了,可还是管不住。毕竟粳米粥和酱油被娇惯了那么多年。1982年我去城里读师范时,曾经在商店马路边见到过她,只不过混乱的生活将她糟蹋得不成样子,年纪轻轻,便像脑袋下箍了个汽油桶,滚圆的脖子,滚圆的胸,滚圆的大腿,抽着烟,大剌剌的站在街边,就像是香港电影里面的包租婆,腿边一个正在看管抓彩票摊的拐子便是她的丈夫。
  粳米粥和酱油,我不仅吃不到,就连白薯做成的窝头我都吃不饱。虽然每年我家都有两圈顶房梁的白薯干子。这些白薯干,是母亲领着我们姐弟四人秋后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每逢秋天,母亲便带着我们到生产队已经收过的白薯地里去翻白薯。那些没有收过的地里母亲是绝不允许我们靠近的,生怕人们见了说些闲话。每人一把小镐子,一个小筐子,我们在刨过的土里翻,有时是一段肥肥的薯根,大多是半截藏在土里被铁镐刨坏的白薯,有时运气好会碰到一块完整的白薯,我们会显宝似的向另外几人展示,母亲这时会向我们投来赞赏的目光。如果有谁翻到一块更大些的,我们更是欢喜的了不得,由衷地为他高兴。翻白薯的工作是很累人的,不一会每个人的额头都会布满汗珠,汗水也会塌湿了我们的褂子。每每翻到日落西山,母亲才领着我们一起高兴地回家。
  翻得的白薯到了家,就会被连夜处理掉。屋外的空地上,父亲把昏黄的电灯扯过来,母亲则就着灯光,坐在小板凳上将用水洗过的白薯用擦刀擦成片。嚓,嚓,嚓,一片片白生生的薯片从擦刀上落下,落在地上映着灯光的塑料布上。当然,我们姐弟也不会闲着,姐姐做饭,我与大哥二哥则将母亲擦的白薯片用小筐子装了,搬到屋檐下,父亲早已站到了房顶,伸下扁担,勾住小筐,将一筐筐薯片吊到房顶,铺开。之后便是晾晒,等几天后白薯片晒干了,便又做着与前相反的工作,把干了的薯干吊下来,母亲带领我们把它们倒进堂屋地下的白薯干圈里,一层又一层,一直顶到房梁。到过我们家的人见了这两圈白薯干,谁都夸我们姐弟四人的能干,懂事。
  夸归夸,我家时常还会断顿,因为那个年代粮食根本不够吃。再加上我们哥三个都是半大小子,更是吃死老子。父母常常为一家人的生计发愁。我的记忆里,母亲曾用麸子做过饽饽,也曾用米糠做过饼。麸子饽饽并不是很难下咽,但是总也没有饱腹感,拉下的屎,风一吹便无影无踪。而米糠就不同了,吃在嘴里酸酸的,难以下咽。所以白薯做成的饭食,对于我家来说,那便是家常中最好的了。
  烀白薯是最常见的,也是我们平日里的主食。辅食是没有的,顶多一盆顶着几滴油花的葱花汤。母亲很会打理日子,二两花生油一家六口人会吃上一个月。即便是这样平白无奇的饭食,也会使得我们一家人吃得欢喜。欢喜归欢喜,但吃饭时是绝不允许说话的,父亲会一筷子打在我们光秃秃的脑壳上,痛的你掉眼泪儿也不许哭出声来,怕住在一个院落的叔叔婶子笑话。因为爸妈极爱面子,曾叮嘱我们姐弟:即便再穷,也不让人瞧不起,站要有站相,吃要有吃相。
  白薯干子很多时候是被爸妈用剪刀绞碎了做粥吃,俗称白薯残,这种粥很滑,呼呼几下或是一秃噜,一碗粥就见底了。一直到1976年,我家还经常吃。
  白薯干子磨成面做成的白薯面条是白薯制成饭食中的极品,我能吃好几碗。把白薯面加水和成团状,揣上一块,用力压在有着密排粗眼的铁皮擦子上,白薯面条便像细的蚯蚓一样落下来,落在屉布上,一层一层的,上锅一蒸,半小时后拿去锅盖,将面条从屉布上抖落在铁锅的热水里,泄开,用笊篱捞起,盛在大跃进碗里(那种碗上写有“”大跃进“”三个字),淋上母亲用咸菜疙瘩擦成丝用淀粉勾芡做成的卤子,吃在嘴里便是一种无上的美味。如果淋上芝麻酱再吃,我敢保证你吃后会找不到北的。当然,这种感觉我是1983年我家经济条件好起来之后才品味到的。但就是这样的白薯面条,我家也是不常吃的,原因就是两个字:费饭!
  白薯面最多的是被制成饽饽或是窝头来吃。但这两种吃法,在我家一直没有得到光大。母亲是南方人,很少接触到面食。所以发面对于妈妈来说,好像总也学不会。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也不怪我的母亲,因为我家的白薯面饽饽或是白薯窝头里,缺少别人家掺和的玉米面!那个时候的玉米金贵得很,一个好劳力一天的工值也买不上一斤玉米面,它真的就像是它的颜色般金贵。虚腾的白薯饽饽我只在村西大槐树下的老李家拿到过,但却连吃都没有吃上一口。那家的主人有了六个女儿,极想要一个儿子。父亲右派下放到老家,我们姐弟四个,可能父亲是想为我找个好人家能够吃上顿像样子的饱饭吧,亦或是父亲想减轻一家六口人带来的压力,于是在一个中午,我和父亲不知怎的来到了那位李姓人家,女主人揭开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虚虚喷喷的热乎白薯饼子,一面焦黄的那种,追到西屋,讨好似的递给我,我刚接过饼子,父亲就不见了,门也被人从外边带上了。我慌了,大哭,手举着饼子,拍打着屋门。不开,哭着再拍。再不开,扔掉了饼子手脚并用踢打着,厉声哭着。门开了,穿过一片叹息声,我大哭着一溜小跑,从村西跑到村子中央,从村子中央再跑到自己家里。当我扑到妈妈怀里的那一刻,我和妈妈早已哭成了泪人,而此时仍不见爸爸影踪。我忘记了那一年我是几岁光景了。
  妈妈做的白薯饽饽或是窝头,虽然比不上别人家的那般虚腾好吃,但父亲以及我们姐弟四人,从没有嫌弃抱怨过。白薯饽饽和白薯窝头养大了我。那年村子里修村西的水库。父亲是水库工地负责人,中午有时候他都要陪着公社农站的推土机手吃午饭。有一次父亲对我说:你吃去吧。我去了,大队为推土机手们准备的午饭是高粱米干饭,菠菜熬粉条。这是我家过年都吃不到的饭食。我欢欢喜喜的吃了一大碗高粱米饭,肚子撑得溜圆,回来找父亲。见他正从铝制饭盒中去取母亲做的窝头。天很热,窝头都发馊了,当窝头从饭盒中被取出来时,后面已经拉出了长长的粘线。父亲把窝头送进嘴里,我似乎听到了父亲咀嚼时咯吱咯吱的声音。因为妈妈做的这发面窝头就跟死面窝头别无二致。我当时没有多想,就去欢欢喜喜地跟在推土机后捡拾树根了。很多年后我伺候因脑血栓瘫痪在炕上的父亲,我和父亲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爷俩都很激动,父亲流泪,我也流泪。
  不觉中,手中的窝头已被我吃下大半,仍像从前,仍像小时候那样,一只手拿着窝头往嘴里送,一只手在下巴底下接着,生怕这美好的东西掉在地上糟蹋了。大家赞叹着窝头的美味,我也从由衷的感激这两位从绿色军营中走出来的年轻人,感激他们把我的思绪又带到那个难忘的年代,让我回味那个年代生活的艰难困苦,从而更加珍惜今天香甜的美好生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一只不锈钢餐叉
下一篇:别了、三月的思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5-19 10:56 , Processed in 0.3125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