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9|回复: 0
收起左侧

音坛谍影第七章

[复制链接]

649

作品

777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6506
威望
738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3-21
在线时间
39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3-7 09: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晓林 于 2023-3-8 10:35 编辑

第七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5 20:19:24      字数:4885
  如何去中国大陆,找到金州这个地方,见到石川君。这个念头在美穗子的脑海里,铭刻在记。
  
  这时节,正赶上,乡下到处宣扬、鼓动民众,参加“圣战”,为天皇尽忠的气势。看一些女子也随和应召。可她不想随邦应召,但却悟然而明:“何不就此奔赴大陆?了一心愿。”可怎能去找寻大陆呢?她油然想起读书时,在课堂上老师在讲地理课时,挂出的地图。瞬间的灵感启发了她。
  
  一天,母亲把早餐端到她的面前,她都不屑一顾。一溜烟儿的跑出院门。母亲怔呆的瞅着女儿跑出去的背影,不知所然。
  
  买回地图,美穗子猫在里屋,仔细的查找大陆中国,金州这地方位在何处。“噢?”在离旅顺口不远的地方,她心里有了底。于是,她又偷偷的买了张当天去旅顺口的船票。回来收拾一下装束,带一些零碎的东西,慌忙的给母亲写个便条,放在桌上。狠一狠心,抓起小提包,便匆匆离开了家,奔向船坞。上了船,刚站住脚,轮船便启锚了。
  
  “呜——”
  
  轮船的鸣叫声,抓碎了她的心。
  
  正值仲夏季节,海风轻轻的吹抚着船上的美穗子,她一时间,感到异常凉爽、舒适。然而,她那能经得住海上的颠簸,没一会儿,晕船折腾的她不住的呕吐,几乎昏厥过去。她独自蹲卧在船舱的过道边,呻吟着。多亏遇上一位男士的照应,才挺救过来。在昏迷中,她结认了这位男士,他叫山家亨。
  
  美穗子十分感激山家亨的承救之恩,没有考虑许多,便把自己的心愿,讲述给他。山家亨很敬佩美穗子的贞德,和刚毅之性。一口答应,帮她去寻找石川君。有了山家亨在旁照顾,美穗子渐渐的恢愈过来了。
  
  到了旅顺口。上了岸,美穗子被山家亨,安值在日本人开设的协和旅馆。
  
  当时这个地方叫旅大,是日本租借地。日本人称为“关东州”。日本的军界、商界、名流人士,都来此居住,简直成了日本人的乐园。
  
  美穗子有时上街,时常会看见,一些穿和服的日本女人,内心感到很宽慰。可每听山家亨讲石川君的消息没有头绪时,她真如热锅里的蚂蚁,焦急不安,六神无主。
  
  山家亨为了安慰美穗子,有时带她去听听音乐会。这是因为,他在和从美穗子闲聊中,了解到她很喜欢音乐。投起所好,以宽其心吧。何况山家亨,原本就认识“关东州”放送局,管弦乐团的指挥松山太郎,也就此介绍给了美穗子。而松山太郎,对美穗子的天生丽质,和音乐才艺,十分欣赏,时常给予指点和教导。
  
  一晃,时间已过两月有余,石川君渺无音讯。美穗子预感到,石川君会遭到不测,心恢意冷,更为急噪不安。  
  
  山家亨看出了她的心思。又从这些天对她的了解,也想找机会和她谈谈,他本人对这件事的意向。
  
  有一天,山家亨从外面回来,看美穗子,还是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唉声叹气的。他便上前安慰两句后,爽开笑脸,拽起她说:
  
  “走啊,美穗子。今天我领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好吗?”
  
  美穗子应了他,出去沿着海边漫游了一圈后,进到一家饭店。
  
  在饭桌上,山家亨提到了寻找石川君的事,美穗子这才精神起来。看她兴奋的模样,山家亨才笑眯眯的说:
  
  “这些天来,我看出你很苦闷。今天我告诉你吧,要找石川君的下落,还有一线希望。”
  
  “啊!石川君,还有找到的希望?”
  
  美穗子惊幸地瞧着山家亨。
  
  “是啊!”山家亨眼神很肯定的瞅着美穗子,又婉转的说,“不过,在这个地方没有指望了。我去两趟金州,连部队的影子都没看到。”
  
  “可那你还说,有什么一线希望呢?”
  
  美穗子沉下脸,显得很僬烦。
  
  “美穗子,你要知道,我们的‘圣战’。可不指‘金州’哇,而是指整个大陆,和‘东南亚’。都包括在我们‘圣战“的范围内。你明白吗?”山家亨边说,边比画。
  
  “啊?原来这“圣战”是这么回事呀。”
  
  美穗子这才醒然明了“圣战”的含义。她对此认为很不正义,便眼睛一竖,直率的质问道:
  
  “这不是在侵占人家的国家吗?”
  
  “这不叫侵占。”山家亨严肃的摆摆手。并带有讲解的味道说,“而是我们大日本,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所以我们才称叫“圣战”,这是天皇的旨意。懂吗?”
  
  接着他又换个口气,妙然可可的说:
  
  “你没看,在轮船上那些女子吗?她们就是为参加‘圣战’而来的。你呀,太幼稚了。”
  
  “噢?是这样。。。。”
  
  美穗子心想:
  
  “哼!我得回留个心眼儿,没有参入进去。”
  
  她默默一笑,没有再去争辩。
  
  “所以说,石川君参加‘圣战’,就不会停留在金州了。”山家亨继续接着说,“也可能去,大陆的南边、也可能去,大陆的北头、还有可能去,东南亚的其他国家。"
  
  “照你这么说,就没有找头了?”美穗子有些失望的眼盯着山家亨。但她又咬住他山家亨那句话追问:
  
  “那你怎么对我说,找石川君,还有一线希望呢?”
  
  “我不是在船上跟你说过吗,这次和你相遇,是我探家回来,准备返回北平的公馆,你忘了吧?”山家亨抿抿嘴,喝了口葡萄酒。眼盯着美穗子说,“要不是为了帮你寻找石川君,我早就该回北平了。所以我想,要找到石川君,唯一的希望是带你去北平,再探听他的下落。你看如何?”
  
  美穗子思绪着,没有吭声。
  
  山家亨看美穗子犹豫不决,便压底了语气,摆出怜悯的模样说:
  
  “照实说,这次我回家,是看望我的夫人。她患了肺结核病,很重。我回家后,送她到青冈县的疗养院治病,我心里很难过。远离家乡,一直在外,没能照顾到她,心里很愧疚。真舍不得离开她。但为了这边的工作,我又不得不舍妻而归,返回大陆来。咳,真是没法子。”
  
  说到这,山家亨悲戚的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一眼美穗子说:
  
  “要不然我早返回来了,怎会遇上你呢?”
  
  “暧,你可真是不幸啊。”美穗子同情的望着他,给他斟满了酒。说:“还多亏遇上您这好心人了,不然的话,我还说不上会闹成啥样子呢?”
  
  “不说了。”山家亨挺起了身,把酒喝尽。淡然诺诺的说,“本来你的心情就不好。”
  
  美穗子看山家亨,很坦诚的当着她的面,诉说家事和心情,从心里感受到,他真是一个诚实,心地慈善而又温祥的男人。内心有一种托付之感。现在自己,身在外,孤家寡人,无路可投。眼下跟他走,还有一线希望。便一口应允说:
  
  “暧,我相信你呀,会帮我的。我跟你去北平。”
  
  “真愿跟我走吗?”山家亨又叮问一句。
  
  “只要能找到我的石川君,我随你去好了。”
  
  说了,她站身,把酒杯举起亮言:
  
  “哎!我把这杯酒喝尽,以表我心。”
  
  她一杯干尽。
  
  “好啊!竟能干上一杯。”
  
  山家亨赞许的点点头,尽兴的也一杯而饮。
  
  随后,他怀情悠悠的搀扶起美穗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餐馆。
  
 
  山家亨看已达其所意,高兴的撂下酒杯,眼笑神悦的望着美穗子说:
  
  “只要你信任我,凭我的能力,一定会帮你找到回石川君的。”
  
  他坐了下来,低头寻思一会儿,接着说:
  
  “不过有桩事儿吗,我得和你商量。”
  
  “啥事儿呀?你尽管说吧。”
  
  “这次你到了北平后,得要改个中国的名字才行。”
  
  “改个中国名子?”
  
  “是呀。”山家亨瞅着她解释说:
  
  “这就叫入乡随俗吗。不然你美穗子的名字,人家一听就是日本人。进入中国大陆内地,怎么能行啊?”他指点一下自己说,“我也是改叫中国名了,叫王家亨。你要到北平后,必须改口叫我王家亨才行啊。”
  
  “啊?我明白了。”美穗子点点头说,“那就给我启个中国名字呗。”
  
  山家亨着眼仔细的瞧瞧美穗子,琢磨一会儿说道:
  
  “有了,我看你长的娇小玲珑的,很像大陆中国的南方姑娘。就叫。。。。”
  
  说到这,他顿了一会儿,思忖着。
  
  “我家京都,那地方,也是南方啊。”美穗子很兴味的回想起家乡,搭上话说,“一趟趟的林子,鸟语花香的。哎,真是个迷人的地方。”
  
  美穗子的一句插话,提醒了山家亨。便顺嘴说出:
  
  “那你就叫林来。。。。林来香香吧。好吗?”
  
  “林来香?”美穗子思意的念叨,“别说,还很好听的名字呢。”
  
  “你是带故土的芳香而来的,很和情意吧?”山家亨得意的解说道。
  
  “暧,您真会理顺。这个名字启得很有含义。”美穗子点点头,琢磨着说,“听起来也很顺耳。我同意了。”
  
  “好。那以后,我就叫你林来香。你呢,叫我王家亨了。哈哈。”
  
  山家亨十分得意。
  
  “可我,一点也不会说中国话呀?”美穗子很为难的冲山家亨说。
  
  “不要着急吗,只要你在我这儿,”山家亨盯看着美穗子,加重语气说,“我保证你不会用多长时间,准会说中国话。”
  
  “唔。”美穗子寻思一会儿说:
  
  “您可说好啦。那咱走吧。”
  
  她又琢磨着,瞥一眼山家亨,扭身说,
  
  “那咱们,明天就动身,去北平好吗?”
  
  “好的。”
  
  山家亨应了一声,看一眼美穗子,蓦然想起说:
  
  “看你现在穿戴的,都是咱日本服装,这个样子,跟我去北平?那哪行啊,走,我领去店铺,买两套中国服装换上。”
  
  美穗子感激不尽的出了餐馆,随他去了店铺。  
  
  第二天一早。
  
  山家亨悄悄的带着美穗子,离开了旅顺口,去了北平,住到了他王公馆里。
  
  王家亨说是到北平,帮美穗子寻找石川君,其内心,是想把美穗子留在身边,以后派用。虽说在他周边有不少美女、丽媛为他所用。但都是各有所图,没有一个是随心所愿如意的为己之人。
  
  自从在船上遇上美穗子,他就一眼看中了美穗子的丽质、忠贞的品格。在关东洲的一段相处,他琢磨透了美穗子,那天真幼稚的心里。其实他王家亨,压根就没有探听石川君的下落。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圈套,用来哄骗美穗子去北平,由他摆布,作色情间谍。而这一切,美穗子是全然蒙在鼓里,可他王家亨却满意所获。
  
  到了北平,日子久了,美穗子凭她的一身灵气,跟着王家亨这个中国通,很快就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整天又和那些出入王公馆的明星、花丽,随融在一起,没用多久,便沐浴成娇艳、媚丽,而活气的女子,又能歌善舞,真个名气在外了。一些官宦、名流,都尽找上门来,相约求见,而美穗子全然不理。她一心想寻找石川君的愿望,至终未息。
  
  这一切,王家亨看在眼里,闷在心中,奈她不得。可他又不能为他苦心培植的灵花儿,就这样的随心所欲,不可着用。他决心另选别图。
  
  话说也巧。王家亨在北平,好搞些古董,无意中结认了,一位叫钟鸣启的古董商。其人圆滑、钻营,走南闯北,交际深广,无所不好。王家亨在他哪儿,得了不少好处,两人成了密交,无所不谈。
  
  一日。钟鸣启来找王家亨,到茶园聊天。说他要到“满州”新京走一趟。问王家亨,有没有事要办。
  
  谈聊中,他提到,这次去新京要去见一位要人。王家亨凭其嗅觉,倒想问个明白。
  
  “喂,你说的这位要人,他是谁呀?”
  
  “嘿,他是‘满州’总理大臣,郑孝胥的二公子郑禹呀。”钟鸣启晃动他那肥胖的身子,比画着说,“他现任总理府秘书官,本人喜好书画、古董。这次我去带上几幅书画,准备让他看看。”
  
  “噢?”王家亨很吃惊的说:
  
  “你可真有本事啊,竟然和总理大臣的儿子,挂上钩了。”
  
  “那当然了。”
  
  钟鸣启很得意的吹嘘着,又神秘兮兮的说道:
  
  “哎,还有一件事,我忘告诉你了。”
  
  “你还有什么新鲜事啊?”王家亨很感兴趣的问道。
  
  “你常说的那个叫甘粕。。。。”
  
  “甘粕正彦。他怎么着?”
  
  “听说最近,新上任为“满映”理事长了。不新鲜吗?”
  
  “是吗?”王家亨听他这话,一机灵。惊起了他的一件心事,随口说,“好,好事啊。”
  
  他念叨着,亮起了眼神儿,没撂话的说:
  
  “听你这一说,我倒有个想法,不知你能不能办到?”
  
  “您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
  
  “我想吗,他甘粕正彦当了“满映”的理事长,必得要演员呐。我想推派一个人去。”
  
  “啊?”钟鸣启皱下眉头,思虑一会儿,念叨:
  
  “去当演员?这。。。。”
  
  “怎么?这有什么为难的。你就给我办好了。”王家亨严正起来。又转过语气说,“我会犒劳你的。钟先生。”
  
  “哦,我倒不是哪个意思,不过。。。。“他低头,装作的解说,又搬过笑脸,不介意的转过话,“那您想推派那位女子去呀?”
  
  “我想推派吗,林来香小姐去“满映”。”王家亨满有把握的说,“合适吧?哈哈!”
  
  “哦,林小姐呀,那是没比了,准够格。人漂亮,又机灵。”
  
  他夸耀的直点头,又瞅瞅王家亨一笑,说:
  
  “可那林小姐,她始终不是在你身边吗?您怎么能舍得呀?”
  
  “呵呵,这吗?是我的打算。还用说出来吗?”王家亨颇有所意的笑了笑。
  
  他领悟了王家亨的意图,没有吭声,不住的喝起茶水。
  
  “这样吧,你先回去,等听我信儿。”
  
  说完,王家亨把钟鸣启送别茶园。
  
  晚上。王家亨便对林来香小姐说出了此意,交待了他的意图。
  
  林来香本以为,随他王家亨来北平,会如愿的找到石川君,然而,却并非所愿。她看透了王家亨的心思,依她刚豪而温纯的性子,对王家亨近而远之,不卑不亢。王家亨也奈她不可,其内心里,早就有离开他的打算。听王家亨说,让她独自去新京“满映”当演员,便满口答应了。作了一番准备,和钟鸣启见了面后,便随他一起,坐火车离开了北平,赴去新京。
  
  从此,开始了她的“满州”生睚。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音坛谍影第六章
下一篇:音坛谍影第七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3-3-21 21:15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