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止住眼泪,晒干伤疤,挣扎在爱情的崖边! 爱情来时那么美那么真,美得令人窒息,真的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六十)深秋决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by 羽佳一鸣

2020-11-17 11:35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是一个家家户户庆祝团圆的日子可对某些人来说,却恰恰承受痛楚的时候,就像于雨朋、杨洋、牛永成、莫小兰、季维斯……
  洛城喜来登酒店又被人包了,大门口居然挂起挽联,还有数十名黑裤子黑背心的大汉在门口垂首站着。尽管酒店领导千百个不乐意,可他们不能也不敢制止这件事进行,因为包酒店的是于雨朋和龚兴龙,两人表示无论花多少钱都必须在这儿治丧!
  顶楼一号宴会厅几乎挤满了人,却又非常安静,甚至没有人大声出气。除了灵堂跟前痛哭流涕的莫小兰,她身旁坐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儿,是她跟王宏的女儿王唯。再旁边还有几个身披重孝的妇孺,们是金杰和马小山的妻小。
  于雨朋在灵堂旁边的一个椅子上坐着,此时的他面容极度憔悴,眼窝深陷。五天过去了,从王宏离开的那一刻,他没有吃过一口饭。
  一天前的早上,广州某军医大学附属医院某个病房里。在病床上躺了81个小时的于雨朋忽然坐起来,拔掉手背上静脉输液的针头,下床快步门外走,根本不顾杨洋与龚兴龙的阻拦。
  然而刚到病房外的通道口就被一群记者围住了,他们七嘴八舌乱问
  “于先生解释一下,三天前场血案是不是商业竞争引起的?
  “请问于先生,死的人和您有什么关系?
  “于先生,前天凌晨香港半山的多具尸体和你有没有关系?”
  “请问这件事和香港黑社会有……”
  “……”
  于雨朋一语不发,甚至不看那些热情的记者一眼,硬是挤出人群向外走。龚兴龙双手拦住记者,让杨洋追于雨朋。
  于雨朋到医院大门口刚想上出租车,忽然看到路边小摊的报纸,拿了一份蹲下来看。卖报纸的吓了一跳,本来要骂,再看眼前虽然这人穿着病号服,明显就是前天头版头条新闻照片里那个跪地哀嚎,知道他是洛城上市公司主席退了好几步远远看着不敢靠近,连报纸钱不敢要了。这时候杨洋跑了出来,替他付了钱。
  于雨朋看到今天的头版新闻港九凶案再现!太平山别墅区又添十余尸体!内地上市主席无端遇袭重伤未醒副市长胞兄命悬一线!

“钟大哥,快带我看钟大哥!”于雨朋把报纸一撇,拉着杨洋的手就往医院里面跑。
  杨洋点头加快脚步,拉着他到重症监护室外面隔着玻璃窗看里面躺的钟英豪。他头上缠着纱布戴着氧气罩,旁边连接好几台医疗器械。同样是八十多个小时他还没醒的迹象。
  钟英杰拍拍于雨朋的肩头,说了不少贴心话安慰他,他心里除了痛苦还有说不出来的内疚。龚兴龙来了,他知道于雨朋不会再住医院就办了出院手续一手提着于雨朋的衣物,一手抱着三个骨灰盒,盒子里分别是王宏、金杰、马小山
  于雨朋没有说话,把衣服换好,向钟英杰辞行回洛城。
  今天,于雨朋包一号大厅为三个兄弟送行,这是他曾许下在这里为他们接风的承诺如今却已是永别!
  陆续有很多客人进来行礼,低声安慰于雨朋等人,然后坐在一旁等候送三人去陵园。方正之夫妇也来了,两口子没说话,行完礼方正之到于雨朋旁边坐下来,直到送王宏他们上山也没说点什么。温艳娟在杨洋旁边,不时地看向于雨朋为他抹泪,她很心疼这个没名分的妹夫,也多次为他的境遇愤不平。
  傍晚时分,夕阳余晖洒在灰暗的凤栖山半山坡王宏三人安静地躺在西八排相邻的808,809,810。这是个背山面水的好地方,远离喧闹,远离是非这样的结局每个人都会有,只是他们显得早了些,但既然结束了,就一切归零。
  于雨朋他们的事却没有结束,对他的人生来说恰恰只是个转折。从此以后他更懂得快刀斩乱麻的道理,也更珍惜身边人。
  这一夜,于雨朋、杨洋、龚兴龙、牛永成在酒吧坐到天亮,他们最终决定:让季氏兄弟血债血偿!
  早上十点钟,于雨朋分别给刘云、曹小虎打电话。告诉他们从这一刻起在香港、深圳、上海三地同时全力收购季氏股票刘云曹小虎在几天前接到王宏噩耗时,就已经着手安排这件事,等的就是于雨朋句话。

挂了电话,大家回家睡觉牛永成被留在洛城主持公司日常工作,于、杨、龚三人坐下午飞机去香港。
  季氏集团公司总部在中环广场醒目位置,可以说是商业中心中的核心。

这天上午刚上班,钟燕珍慌慌张张的做电梯上来。这时候季老先生季维新、季维暠在公司一个宽大的会议室和公司重要领导开例会。她也没敲门,进来就把几份报纸放在季维暠和季维新中间位置的会议桌上,眼睛急切地看季维暠季老先生见不得有人这么没礼貌打断大家开会,站起来刚要发火,却被报纸头版吸引住,过去拿起来一份照片上面的标题:内地知名上市公司主席于雨朋昨晚抵港,直言“季氏国际”月内清盘!此举或引发股民恐慌!

“痴线(傻子)!叩唠嘢(岂有此理)!”季老先生暴跳如雷,几把将报纸扯的粉碎!再看季维新手里的报纸内容相仿,手拿过来还要

忽然,他的助理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喘着气说“季生,唔好啦(不好了)!”

“肉紧咩(紧张什么)?”季老先生把报纸狠狠丢在地上,板着脸看助理

“还嘅股票停板(咱们的股票跌停板了)!”助理还没有稳情绪,艮牙奏西丫开铺,银代量抛售嘅股票,易所嘅人话艮牙喉多人要揼咗,从易所嘈喧巴闭噉,唔到宗勾逼停咗,而重有易所闹!唔肯返!(今天早市一开,就有人大量抛售咱的股票,交易所的人说今天很多人要抛,从交易所开门就闹哄哄地,不到一个小时就被逼停了,现在还有很多人在交易所闹!不肯离去)

“顶佢个肺!点解会噉嘅?咪因为咁黄毛僆仔几?(怎么会这样就因为那黄毛小子几句话)”季老先生大声喊道,完全不顾身份地位,大家都还没看过他这么不淡定

佬窦,我即刻畀人跌佢!(爸,我去叫人做掉他)”季维暠也来了爆脾气,刚说完一句话就感觉脸上一疼,一个响亮的大嘴巴打在他的脸上。

个街(混你的账)!成牙勾畀我倒米(整天就给我惹祸)!”季老先生脸上青筋暴露,二目圆睁,骂季维暠气呼呼的

“季生,唔,唔好咧(不好了)”又有一个人跑进会议室,到季维新与季维暠近前,看着季老先生说话刚说完一声,这人挨了季维暠一个巴掌,捂着腮帮子退了好几步,靠墙低头站着。

“叼老母(你妈的)肉紧个咩(紧张什么)?”季维暠吼着,把刚刚受的气全撒给这人。

“新闻嗰个大陆仔嚟喇!喺门外大厅!(报纸上的那个大陆仔来了!在门外大厅)”这为员工指着桌子上的报纸头版,头也不敢抬

冚家铲个北人(死全家)!好怠嘅咁胆(好大的胆子)”季维暠说着就要出去,一眼扫见父亲瞪着着,没敢动。

“收嗲!喺而家开始,冇我嘅命令边个都唔以乱嚟,果唔系——(闭嘴,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指示谁都不可以乱来,否则)哼!”季老先生环视了一下四周,尤其是狠狠地瞪着两个儿子,转身往出走,其他人慌忙出来

季老先生刚喊完就看到于雨朋从过道走过来,左边是杨洋右边是龚兴龙,三人并肩站在门口
  “哎呀小于、小杨、小龚,稀客稀客!欢迎欢迎!”一见面,季老先生亲热地和他们握手,让到一个会客室坐下。于雨朋三人也口称季伯伯,客气几句。
  “几位到香港是办事还是旅游?今天中午我为各位洗尘。”季老先生笑容可掬,就像多年不见的长辈似的。
  “季伯伯真有涵养,我还以为会被骂着轰出贵公司呢。”杨洋笑嘻嘻地说,“我们来干嘛想必季伯伯心里有数咯咯……”
  “各位可能有所误会,咱们季家和各位是好朋友,怎么会怠慢贵客呢呵呵。”季老先生脸色微变,又迅速笑着看向三人。
  “季伯伯,我这人比较直接,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兑现诺言的。您老应该记得几个月前说过的话吧某些做违心事的人怕是该到家——破——人——亡——的时候了!”于雨朋一脸平静,说话语气没有丝毫表情,“尘就不用洗了,我只喜欢和朋友一起吃饭,你们已经不是我的朋友。还是那句话,一个月以内我要你们清盘!你!”他指着旁边坐着的季维暠,“准备后事吧!告辞!”
  话说完于雨朋起身离开,杨洋、龚兴龙跟在身后,看也不看季氏父子。他们本就是来宣战的,还好没看到季维斯,要不然还不知怎么处理。
  下午一点刚过,港交所门口已经人满为患。马路对面有三个人靠墙站着,每人手里端着个纸杯子咖啡,他们就是于雨朋三人。于雨朋微笑地看着接近疯狂的股民,仿佛是在欣赏一场久违的大戏。
  时间又过去了三十五分钟,很多人从交易大厅出来,有人窃喜,有人生气,有人沮丧,有人咒骂。
  于雨朋的手机响了,是刘云他微笑着接通电话:“刘云,咋样?”
  “雨朋,不出你的预料,基本上就是半小时,又是个跌停板早市午市两次停板,季氏国际已经下跌二十个百分点了!相信他们这时候该着急了”刘云情绪有些小激动。
  “是啊按例,明天上午停牌,他们会出个公告,完了明天下午有可能再开市。”于雨朋微笑着分析,“对了刘云,明天下午开市再继续抛,抛停它!后天开始收,有多少收多少,你马上通知小虎和上交所的人。
  “,我马上安排。你,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那些家伙本就是豺狼!”刘云担心于雨朋他们,最近都没睡好过。
  “放心,小胡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估计明早就能到,老龚的手下没有拖后腿的!哎,你还要留意咱们的市场,别弄个奇胜不顾家。再有,要多休息,别疏忽照顾自己,你可是我最坚实的后盾,保重身体很重要”于雨朋叮嘱刘云,知道她也是个急起来就不要命的主,虽然平时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分时候
  “好,我先挂了,有变化随时打给你拜拜”刘云心里又是一阵热乎。当然,她深知和他之间仅此而已,然而每每想到他的关怀总不免悸动。
  闻天大酒店董事长办公室里,文向天和老三文向心、老四文向海在喝茶聊天。老二文向尘匆匆地走进来,先喝了杯茶,在老四旁边坐

查到啦,艮告带嘅咁要有插咖,季老佢哋为咗踩低人哋,踩低人哋,抬高格,沽入啲但量唔多,效甚仲都沽咗啲,冇季老多,好似大佬话,而巴嗨大积吸走啲嘅咁时候大陆有两,深圳、上海各个,都去之外,揼咗,有可能系于雨朋安排嘅咁旨在踩低东环附丫咖离季应该唔远都,喺唔停嘅咁沽入龙有丫咖,今日沽入嘅咁最多丫咖美国西岸,沽嘅咁不紧不慢,睇个样已经沽咗(查到了,今天季氏进出比较大的主要有七家,季老头他们主要是为了抬高价格,沽进一些但量不大,收效甚微咱们也沽了一些,还没有季老头的多,就像大哥说的现在还不是大面积吸收的时候大陆有两家,深圳、上海各一个,都在往外抛,有可能是于雨朋安排的,旨在压低价格东环附近有一家,距离季氏国际应该不远也,在不停的沽进九龙有一家,今天沽进的最多还有一家美国西岸,沽的不紧不慢,看样子已经沽了一阵子)”文向尘仔细地说了刚刚收到的消息。

“哦——”文向天长长地哦了一声,看着文向心,“丫啲睇(这件事你怎么看)?”他认为老三对于雨朋了解一些。

文向心轻轻咳嗽了一下说:“大佬、哥,我觉得都继续观望比好,内地嘅咁两家肯定于生嘅人呢,已经唔怪得,如果不是,佢唔识直言个月打低季,本港另外两家或者同咱系个谂法,咱过嚟坐山观虎斗老四唔嗨同季维暠关绑喉咩?到最后咱帮季攞下于生嘅筹码,再迫佢出让新洛嘅咁股份,目的以去到,都冇任何丫个结仇!(大哥,二哥,我觉得咱们还是继续观望比较好,内地的两家肯定是于先生的人,这已经毫无疑问,不然他就不会直言一个月打垮季氏,本港另外两家或许跟咱是一个想法,咱干脆就坐山观虎斗,老四不是跟季维暠关系好吗?到最后咱可以先帮季氏拿下于先生的筹码,再逼他出让新洛的股份,目的能达到,还不任何一家结仇)

“丫海,咩呀(你什么看法)?”文向天又问文向海。

“三哥话唔错,我哋已经有多产业,冇必要非下西嗖。丫暠前排借人嘅时候,我唔赞成,系哥嘅意思!(三哥说的不错,我们已经有很多产业了,没必要非下死手,啊暠前阵子借人的时候我就不赞成,是你跟二哥的意思)”文向海认真地说。

文向海是个莽汉,讲动心机跟老大老二差得远,好在他号召力强,下手狠,手下个个都怕他。老五文向仁纯粹是个花花公子,性格有点懦弱他就喜欢泡个小明星,看着电影公司生意,打打杀杀的事最讨厌他有洁癖,跟季维暠最臭味相投的是都喜欢花天酒地,而文向海却和季维暠是同学。

“丫海,唔阿暠迫咗姓于嘅啲,佢会嚟香港呀?会同季搏命吗?咁咱吞掉佢新洛唔知要等几时,叱咤球内地市场就更加遥可及!(不是阿暠逼了姓于的的一把,他会来香港吗?会跟季氏拼命吗?那咱吞掉他的新洛就不知要等什么时候,称霸内地市场就更遥不可及)”文向天说,“丫心有道,但唔我哋要迫佢哋斗得,唔理边个死边个伤,还都足以两个齐执我谂住听季老实会投入大群记根,姓于嘅肯定仲会畀佢继续跌停阿心,约姓于嘅食饭,听啦,咱畀佢啲记句,畀佢加快(阿心说的有道理,但是不是最好的,我们要逼他们尽快决斗,不管谁死谁伤,咱们都足以两个一起收拾我估计明天季老头肯定会投入大批资金,姓于的肯定还会让它继续跌停阿心,约姓于的吃饭,明天晚上吧,咱给他点资助,让他加快收购度)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股份]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