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止住眼泪,晒干伤疤,挣扎在爱情的崖边! 爱情来时那么美那么真,美得令人窒息,真的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五九)血洒莞城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by 羽佳一鸣

2020-11-17 11:30


中秋就要到了,天气还是那么热,太阳下面简直不敢行走。
  南航飞机里的温度格外舒适,让人感觉飞行就是一种美妙享受,得就像空姐脸上的微笑。
  龚兴龙已经要了六次咖啡,每次都是向那位名叫米慧的空姐。而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没过几分钟,又走过来问:“这位先生,请问您还有需要吗?”省着他再次按头顶的呼叫器。
  “哦,这杯还没喝完呢,谢谢。呵呵呵呵……”龚兴龙回应米慧一串傻笑,显得有些尴尬。
  “这位靓女,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于雨朋微笑看米慧他紧挨着龚兴龙坐再里面靠窗是杨洋,她也扭头看两人跟空姐搭讪,也着他们的眼光打量米慧。
  “请问这位先生,你想知道什么?”米慧微笑着弯腰看于雨朋。
  “请问米小姐,你男朋友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于雨朋仍然一脸笑容。
  米慧低头抿嘴一笑说:“先生,为什么这样问?你认识我男朋友吗?如果我说没有男朋友呢?
  “呵呵,米小姐可真有生意头脑呀!我才问了一个问题,你马上就反问我三个耶!”于雨朋注视她表情,正职肯定是做金融的,兼职才是空姐,对吧?
  “先生真有意思不是做生意的,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也没有号码给你”米慧说完莞儿一笑。
  “真的吗?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于雨朋笑容丝毫未变。
  “啊?知道什么?我男朋友的号码不可能!”米慧一脸诧异。
  “不信?”于雨朋笑呵呵地看着她的表情要么这样吧,你今晚要在深圳的话,就去华强北一个叫‘Freebar’自由吧的酒吧,我要是拿不出来的话请你喝一个星期的酒,样?
  “真的吗?我能不能带朋友一起?”米慧漂亮的大眼睛几乎睁圆了。
  “当然可以”于雨朋未加思索脸上还是淡淡地微笑。
  “你的电话号码先给我,万一你骗我怎么办?”米慧认真地说,不觉间她已经怦然心动。
  “哎呀我名片呢?”于雨朋故意装认真的样子,偷眼看米慧也很认真看他,幽幽地说,“这样,大哥,把你名片给米小姐一张!龚兴龙取出名片直接夺过来递给米慧,“我跟大哥在一起,你打他电话一样
  “那行,晚上见!”米慧拿着名片走了,心里还想着:这人真有意思,他是输定了。
  “咯咯咯咯……”杨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哎,你们洛城男人就是这样骗女孩儿的?啊?咯咯……”
  “嘿——我说杨总,你家老于当你面勾搭空姐,不吃醋还在这说风凉话”龚兴龙也笑着调侃。他有些纳闷,于雨朋是怎么知道人家一定会同意去“Freebar”的。
  “龚大哥,你没看出来老于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吗?”杨洋还在笑。
  “跟哪儿啊?看那丫头眼神儿八成相中你家老于了,还没有危机感?”龚兴龙说,“哎,兄弟,你晚上真在酒吧等她
  “大哥,洋洋不说了吗,给你制造机会,当然是你等”于雨朋笑着看龚兴龙,“我晚上录节目,咱今天是来干嘛了?呵呵呵呵……”
  “就是就是,电视台找你录《交易日》节目咧。那丫头要去酒吧就白跑了,你——你还真骗了人家?”龚兴龙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米慧。
  “龚大哥,老于可是压根儿没说在酒吧等她,名片是你的,机会也是你的所以呀,今晚我陪老于录节目,你陪空姐!啥时候学的跟牛哥一样?关键时刻开始装傻充愣!”杨洋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笑。
  “哎,我说——二位,能不能别一口一个老于老于地叫行不行?人家才刚三十出头呢!”于雨朋重新坐端正,“还是想想晌午饭去哪儿吃吧。
  “福田有家石斑鱼火锅不错,离电视台不远,咱就可以慢慢吃着喝着。”杨洋喜欢吃火锅,所以第一个想到就是火锅。
  “这天儿,大中午吃火锅不怕上火”龚兴龙笑笑说,“算了算了,火锅就火锅吧,迁就你俩儿晌午咱去光明农场吃乳鸽咋样
  “明儿个看时间再说吧。明儿上午到公司溜达一圈儿,再到罗湖看看楼盘,下午我跟杨洋去东莞呢。钟老太太生日要到了,我们过去呆上几天。你想吃,让赵全安陪你去,那家伙也能喝着咧,跟你正好登对儿。可以叫空姐一块儿去呀!”于雨朋笑呵呵地看着龚兴龙
  “你们要都不在,我一个人呆着挺没趣儿的!要不我跟你们去吧?”龚兴龙说。
  “得了吧你,舍得空姐”杨洋笑着拿龚兴龙逗乐,看起来他还真看中人家米慧了,就是不知道程娇知道了会不会善罢甘休。
  晚上八点钟的节目,于雨朋和杨洋不到六点就到电视台,跟节目组的人聊很久。人家只说尽量放轻松,自然点就可以。于雨朋不踏实,坚持跟他们彩排了一下才放心。
  直播节目进行得还算顺利,录完后他们谢绝了节目组的夜宵,不到九点就下楼往外走,刚到大门口就被堵住了。
  堵住他们的不是记者,而是怒气冲冲的米慧。她的一个姐妹在旁边看着还有龚兴龙赵全安。
  “你是于雨朋我知道。你有钱是吗?你是大老板是吗?”米慧眼睛通红,泪汪汪地看着于雨朋,分明是刚刚哭过,手还在激动地点指着他,“有钱就能任意骗人吗?大老板可以玩弄别人感情吗?”
  “米小姐,你这,这是咋了”于雨朋一头雾水,扭头看旁边的龚兴龙。龚兴龙直摇头,摊开两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你就是你!你不是说好要在酒吧等我?怎么一下子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朋友都笑我是自作多情!你说,你说,为什么?要不喜欢我,为什么骗我到酒吧找你?”米慧情绪十分激动,挥舞在空中的手有些颤巍巍。
  “米小姐,咱能不能先换个地方?坐下来慢慢吗?”杨洋连忙跨近两步微劝她,害怕等一下围观的人多了影响于雨朋形象。
  “就在这说,你们见不得光吗?”米慧大声嚷着,急得两眼泪花儿围着眼眶团团转。
  “好吧,在这儿说也行。米小姐,这事儿赖我,是我没跟你说清楚。其实我是帮我大哥线,喜欢你的人也是我大哥。”于雨朋急切地说着,连连冲龚兴龙摆手大哥,过来说话呀!可他磨蹭几步也没挪过来一米远。
  “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呢?明明是你喜欢,明明是你要人家找你,现在又说给别人出头你以为你是谁啊?情圣啊?你就是个骗子!”米慧的眼泪开始顺眼角滑落,刹那间就是好几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又瞬间没落,可见她是真对于雨朋一见钟情。
  “我没有骗你,至少没有故意骗你。米小姐,你看,这个是我的女人”于雨朋看着逐渐有人停住脚步看热闹怕越来人越多,到时候大家愈发的下不了台一把将杨洋拉过来,捧着她的脸直接吻住她的唇,几秒钟才松开。杨洋也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招,表情显得既意外又狼狈。
松开杨洋,于雨朋又看着米慧说“看到?我从不骗人,也不会专门儿骗你
  这下米慧情绪失控了,一捧脸“哇”地哭出声来,磨转身子就往外跑。情急之际还撞到两个人,一个是身后不远的龚兴龙,还有一个旁边看热闹的路人。跟的姐妹也很意外,都傻在那了。
  “大哥,还不快追”于雨朋喊醒龚兴龙,急切地摆摆手。米慧的姐妹也醒过来,两人几乎同时追过去。
  于雨朋闹了个大大的无趣,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无奈地摇摇头,拉着杨洋到路边上赵全安的车,打算去“Freebar”酒吧喝酒。
  路上,于雨朋接到季维斯的电话,两人聊了一会儿。方正之和文向心也打电话他们都说通过卫星电视看到了于雨朋刚录的直播节目,很精彩,有明星范儿。于雨朋跟他们客气几句挂了电话。
于雨朋和杨洋两人没吃晚饭,叫赵全安顺道去华强北那家出名的潮州牛丸,吃了夜宵才去酒吧。一进门吓了一跳,米慧在吧台一个高脚椅坐着那个姐妹紧挨她坐,斜对面坐的是龚兴龙,他们在二对一斗酒呢。旁边已经摆了不少空杯子,看来两个女生都是好酒量,引得几个好奇的客人在旁边围观。
  侍应生一眼看到赵全安,又经过赵全安介绍,认识了杨洋这个自由吧总经理和大老板于雨朋,就在不远处让人腾出个台子给他们坐。
  过了不长时间,龚兴龙和米慧三人也坐了过来,龚兴龙主动认输,很明显是让着她俩。
原来,龚兴龙追米慧跑出电视台门口,事情发生了质的变化。她一路哭着,一路嘟囔着、骂着。龚兴龙跟她两条街,两人在一个红绿灯跟前停下。她又骂他多事,骂他是骗子的同伙。等她骂完认真地告诉她,他不是事,于雨朋才是真正的多事那个,可那都是为他。因为他是真心喜欢她,所以才频繁地向她要咖啡其实他不渴,也是为憋尿,是真心喜欢她,多看看她。
  米慧这下怔住了,停住了哭泣仔细打量一会儿,忽然一下子扑到他怀里撅着嘴用小拳头在他身上砸了好几下。对龚兴龙来说,这几拳是他这辈子挨过最幸福的一顿打。
  “骗子!你要自罚三瓶!”米慧把三瓶啤酒并排放在于雨朋面前,瞪着一双的大眼睛,“虽然兴龙解释了你的苦衷,但你就是骗我了!”
  米慧对龚兴龙的称呼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热,众人都一怔!于雨朋脸上却显出几分得意。
  “哦?酒我可以喝,是我迟到认罚至于骗你的事吧,其实根本不算骗,要不然你这么快就和大哥成为好——朋友呢?”于雨朋笑着故意拉长了声音。
  “狡辩!那你把我男朋友电话号码写出来”米慧还认真地瞪着于雨朋。
  “电话号码?这个大家都能看出来,还要写?呵呵……”于雨朋说着笑了,其他几人也跟着笑了,还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龚兴龙。
  米慧气得一跺脚,转身到龚兴龙旁边坐下,眼睛却还狠狠地瞪了于雨朋几眼虽然已经没有电视台时的怨恨,还是蛮认真的。
这天晚上,大家喝到过凌晨才离开酒吧。
  龚兴龙和米慧好上了,第二天几个人一起去光明牧场吃农家饭。于雨朋和杨洋去东莞时,他也不再嚷嚷着同行了米慧也为他请了一个班,陪他到大梅沙游泳。
今年老太太的寿诞办得比往年还要隆重几分,院里院外熙熙攘攘的都是客人。因为钟英杰已经是东莞副市长,各种复杂关系都攀附过来。于雨朋和杨洋托人从东南亚找一个完整根雕艺术“千手千眼佛”送给干妈,老太太看了高兴得合不拢嘴。
  酒宴从中午十二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大家接着坐在客厅喝茶聊天。客厅里坐着大约二十几个人,包括于雨朋和杨洋,钟家母子,钟燕珍,再有就是钟家本门的子侄甥媳。杨洋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就低声告诉于雨朋。疑虑,因为整天都没见到王宝宏三个人,季维暠吃完饭也不见了。
  正喝茶,杨洋忽然发现腕表不见了那是跟于雨朋第一次去广州时,在王府井百货买的,翻遍了口袋和手包也没找到心里更加不舒服。他知道她紧张这块表,就安慰她,说不定洗手时随手放哪儿,让她在几个房子再找找。他到宾馆的房间里去看,走得匆忙把手机落在沙发后面的条几上。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杨洋从厨房回来,表仍然没找到。钟燕珍提醒,老太太身后的香案上好像是块腕表。杨洋过去一看果然是,拿起戴在手腕上。掏手机打电话给于雨朋,才发现他的手机落在条几上。恰在这时手机屏幕又闪烁几下,杨洋连忙拿起来看一条信息:回酒店绕开浣纱街,有埋伏
  杨洋心忽悠一下,刹那间花容失色大叫起来:“不好了大哥二哥雨朋要出事猛地灵醒过来伸手拉旁边的钟英豪就往外走,还向钟英杰喊,“二哥快报警有人要在浣纱街杀雨朋!几句话一出,屋里人都乱了包括钟燕珍都显得满脸诧异,奇怪的是怎么会有人短信通知于雨朋
  浣纱街在环城南路西段,离钟家不远,家与东莞宾馆之间最近的路。这时间接近半夜街上没什么行人,钟英豪开车也快,几分钟时间就了。离老远就看到一大群人追打一个人,钟英豪连想都没想直接绕个半弧撞向后面的人群。一下撞到七八个,急忙倒车再撞,再倒车……
那些人也不傻,看到有车过来就分出些人从旁边合围。钟英豪只好拼命打方向,由于那条街并不宽敞只能进进退退。就在他反复前进倒车第四次,车子就被住走不动了,车顶身传来“噼里啪啦”的砸车声。
  前面跑着的于雨朋看到车撞人,也就猜到肯定是自己人。当他跑出百十米回头看车子被围住,又转身往回。从地下捡起一把短刀在手里挥,准确地说是一把屠宰厂专用砍刀,一般的小排直接能砍齐。这时候他身上已经受几处伤,仍奋力砍向合围的至于对方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围殴他,根本不知道,对方也没给他机会问
也就是转眼的时间车前面有好几个人翻倒在地,旁边的人也向于雨朋冲过。钟英豪和杨洋趁机下车,可眼睁睁看着于雨朋又被围在了中间。杨洋从地上捡起把带血刀,疯似的砍向围攻于雨朋那些钟英豪也捡了把刀冲上去,人群中不时传出哀嚎声,昏暗的街灯下血光四溅。
  在这危急时刻,又有三个人拎着砍刀从黑暗里冲了过来。这几把刀与那些人手里的比起来明显更专业,是经过特殊改造的裁纸刀,造纸厂专用那种,一刀下去能整齐斩断十几公分厚的生熟宣纸。在灰暗的灯光像几道霹雳,刀光所到之处逼人,让人光看着就心惊肉跳还没等众人看清这三人是谁,就已经加入战团,跟前的人立刻倒在血泊中。
  于雨朋已经看到杨洋,简直是心急如焚,就怕她出事。见人过来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扫一眼竟然是王宝宏,也就是他结拜四弟王宏,心劲儿又提高几分。王宏旁边还有金杰和马小山,三人像阵风似得,所到之处血肉横飞。他就尽量往杨洋跟前凑。
  时间不大,远处响起了警笛声,而且越来越近。钟英杰带着公安和120到达事发地点,刚到街口看到一辆深色商务车离现场。钟英杰为救妹妹、妹夫没有追赶,但凑巧扫见车后座的堂妹夫季维暠。
  打斗很快被制止,公安干警制服了十几个急于窜逃的人。钟英豪已经倒在血泊中,小肚子还有血汩汩地往外冒,医护人员迅速围了上去。
血泊当众还有重叠着压在一起,最上面是几个黑短袖大汉,已经气绝。然后是王宏,身上不断有血涌出,已经没有气息再下面的于雨朋浑身上下也是血淋淋,医护人员拉他的时候已经休克还紧抱着着下面的杨洋。身上也是血糊糊的,白底碎花儿的裙子大部分被染红。
  杨洋一翻身看到晕倒的于雨朋,急切间放声大哭,眼泪滴在脸上把他惊醒。
  于雨朋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乱战时期,忽一下跃了起来拉着杨洋“洋洋你咋样?哪受伤了?”其实到这时候,才感觉到身上到处都是疼的。
  “我没事儿我还好!你在流血,你在流血!医生他在流血!”杨洋连声哭喊,眼看着他又歪歪斜斜倒下
  医护人员连忙把他抬上担架,还有护士伸手给他按住伤口,然而伤口太多了,按不完也按不准确。就在担架抬起的一瞬间,于雨朋睁开眼了,一眼看到旁边地上躺的王宏,一激动从担架上摔下来。一个箭步窜到王宏身旁,猛地抱住他,激动地大声叫:“老四老四你快醒醒老四!医生呀!快救老四快呀!……”直挺挺地跪在地上,抱住王宏拼命摇晃。
  医护人员伸手探王宏脖子的脉搏,摇摇头。
  于雨朋还在喊,边喊边用力摇晃王宏的身子,几分钟都没换姿势,疯了似得。他怀里的王宏没有任何反应,想必已断气多时……
已经是凌晨,往日喧闹的浣纱街静得出奇,除了盈盈哭泣声还有一阵阵哀嚎。杨洋早哭成泪人,跪在于雨朋旁边的潮湿而他仍然跪在血里王宏,笔挺着上身,浑身是血。可他却不管这些,仰起脖子向着天空大声啸叫,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很远。他的眼泪泉涌般冲洗着脸颊,与流出的血液混合起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股份]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