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止住眼泪,晒干伤疤,挣扎在爱情的崖边! 爱情来时那么美那么真,美得令人窒息,真的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五八)烟消雾散情正浓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by 羽佳一鸣

2020-11-17 11:05


有赖文熙旧同事的帮忙,少走不少弯路,杨洋轻易地在拘留所见到季维新。这季老大平日里养尊处优,仅仅进来一个星期感觉整个人都瘦两圈儿大背头擀毡了眼窝也陷进去了,脸皮儿也明显见松,胡茬子支棱起来,嘴唇干裂嗓子沙哑。
  经过杨洋的耐心提醒,季维新总算想起来负责货物验收那位部门经理的电话号码,又顺利找到负责工厂的厂长。杨洋当场打通电话,晓以大义,那两人很快认识到错误,主动到市局经济罪犯侦查大队交代罪行,并坦诚整个犯罪经过为图私利,一直瞒着总经理。这样以来,主管该案的领导把嫌疑犯季维新和陈园控告撤,将本案审结文件递交检察院排期开庭。季维新、陈园当场释放,季维新念在主顾一场,答应妥善照顾那两位的家人。
事情结束了,季维新夫妇在杨洋的陪同下住进新洛国际大酒店,见到了季老先生。牢狱之灾是避过去了,前后十二天的拘留却给他们留下那一磨灭的记忆,季维新的思想也因此发生很大转变。
  季维暠的官司确实非常麻烦,鉴于案情严重,证据充分,影响大,而且已经通缉大半年,差的只是暂时没有抓到嫌疑犯所以赖文熙的几个负责检控和稽查的旧同事帮不上忙,但也给他们提供建议就是尽人事要求公安机关重新审查原有证据,看有没有主犯、从犯存在的可能性。
  几个人愁得,关键是关系近的朋友中还没懂行的人指点迷津。要说找方正之吧,又觉得关系没那么近,而且人家明显是正直的人。有心放弃吧,于雨朋已经在季老先生跟前把大话撂下了,帮忙又找不到合适办法。

也就是季维新释放的那天晚上,于雨朋半躺“心房”的沙发里品着红酒,听着音乐。杨洋问他最近有没有跟梁晓芸联系,答应人家的一百张照片了没这才提醒了他,考虑了很久决定第二天向她求助。因为洛城晚上时候西雅图是白天,她可能还在上课,他不希望打扰她的学习生活。
第二天上午十点刚过,热情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新洛顶楼大休息厅,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于雨朋用遥控把遮阳布全都降下来,感觉好了多,又把中央空调温度降两度,打开厅子中间大灯,坐回沙发里。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时间梁晓芸差不多吃晚饭,就拿起手机拨通她号码。
  “芸,在干嘛?吃过晚饭了”于雨朋梁晓芸说话总像缺几分底气
  “没呢,芬姨”梁晓芸柔声道忽然想起前阵子的事情,把声音提高了几十分贝,“哎还没找你算账呢,就动投案了是不是
  “算什么账?谁要投案”于雨朋真没料到有这一着,心里还真有些莫名其妙,但听梁晓芸的语气像在审犯人,语气不由得弱了好几分,因为他接下来就想请教她关于案子的事情。
  “哼还不承认?你忘了我是干啥的啦?你的同伙黄老板经不过吓唬,已经招供了!详细交代了你们整个犯罪过程,听得我很生气!”梁晓芸看似严厉的语气里饱含怜爱,说吧,大年初九那天,你到西雅图来怎么不告诉我?就知道在外面鬼鬼祟祟你见到的男人是芬姨的儿子,那天来接芬姨回去吃团圆饭的。你也不问清楚,就在那自以为是的吃干醋大半夜酗酒淋雨,摔酒瓶子,害我也哭了整晚。你那么大个人,心眼儿是不是小得跟针尖儿一样?要是出个什么事儿看你咋办
  梁晓芸开始时还带着淡淡的抱怨,后来的口气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质问,饱含着深深的关爱和沉甸甸的担忧,可见对于雨朋的爱之深、情之切,已超越普通情侣。而她当时隐瞒所有哀愁离开他,所付出的也不能用简单的辛酸或凄楚能够诠释。此刻她对他的柔情虽说不是平常女人的轻盈细语,那嗔怨之中的绵绵轻易足够融化百炼钢,何况他这颗本就多情的
  “芸,我——,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下次保证不那样了”于雨朋逐渐明白那天的行为不仅欠稳妥,而且还有些蠢。
  “绝对不能有下次!朋,我知道你爱我,可不能这样蛮干西雅图的环境跟国内完全不一样,要出事儿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女——”此时梁晓芸的语气渐渐地温和起来,万般柔情皆在谈吐间。说着说着竟然把忧伤情绪流露出来,险些说出不该说的话,连忙改变口气,“你记住,很多人都需要你,你必须好好的,记住了吗
  到了这一刻,于雨朋的心几近融化。他深深体会到杨洋曾在纸条里提到梁晓芸的话:她对你的爱绝不会比我少!他深深地明白,她对他的是那么纯洁,那么无私。
  “芸,想你!你回来吧!我不要你离我那么远!”于雨朋激动地说,这也是他内心曾有过千百次的呼唤。
  “傻劲儿又来了是吧?我正在学习呢,等学完自然就会回去了!”梁晓芸爱他这份傻气,和大多时候的睿智洒脱形成鲜明对比。
  “哦,好吧。”于雨朋想起季维暠的事情,那才是他今天打电话的本来目的,连忙稳稳情绪说,“芸,想问你个事儿要是有个两年前的杀人案真凶投案,该去哪个部门以前的通缉令好撤销不
正浸在情中的梁晓芸到这话神情一紧,语气也回到工作时的严肃:“说啥?啥杀人案?”

“前两年的事儿,我替一个朋友问问。”于雨朋温和的说。

“啊?朋,你咋有这号儿朋友?”梁晓芸的心劲已经提了起来“你别告诉我跟你有关!”
  “没没没,咋能跟我呢?是老三的二哥季维暠,就是那个朱碧荷被误杀的案子。我们正在帮忙找真凶,打算替他澄清罪行”于雨朋认真说,她也知道季维斯的人品
  “你呀!又要用你那一肚子花花肠子了是吧?跟我绕圈儿?”梁晓芸昵爱地笑了笑,轻易地就猜透他的心思,“行了以后这种事往里头掺和”稍微停顿又恢复了平静,“人带去市局找刑侦队的闫鹏程队长,就是我以前那个办公室,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
  “芸,还是你了解我,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呵呵。”于雨朋轻轻一笑,已然是往日那个睿智洒脱的青年商人
  “得了,我可不愿做那么恶心的东西!”梁晓芸莹然一笑说,“有没有话让我带给你的搭档黄峥?要没有可要挂了啊!
  “有有有,这样,你就替我告诉他,让他好好管理他的餐厅,卖他的饭,别动不动就出卖人。”于雨朋假装认真地提高些声音说,“堂堂中国人腰杆儿得硬,不要在外国住一阵,就成软骨虫啦!
  “哎说谁含沙射影吧你”梁晓芸忍不住娇笑着说“再这样欺负人家?人家就不帮你了!
  “哎呀,口误,我咋会舍得欺负亲爱的芸呢?”于雨朋也发现话有漏洞,赶忙嘴上抹蜜似的补救。
  “去你的,少给我贫嘴,谁是你亲爱的啦?”梁晓芸语气又变得娇柔楚楚,“挂了嗯?爱你!
  “嗯,拜拜”于雨朋收了电话,随即半躺在沙发里,静静回忆她的铿锵与柔美她在身边时的每笑。
  静静地躺了一阵子,于雨朋又坐起来喝些咖啡,打电话给王宝宏:“喂,是我,你给季维暠出个主意,让他想办法找个替罪羊到市局自首,去了找姓闫的刑侦队队长,他上次的事儿就算完了。
  “就这么了放他?二哥,这是放虎归山?你确定要这样?”电话里王宝宏诧异非常,声音压得很低。
  “这不是季老先生来了,可怜兮兮的,再说他是老三亲哥,就当是给他个自新的机会吧”于雨朋无奈地叹口气,“还有,他出事儿你也就暴露了!还得继续保持警惕。要是以后这家伙得作死,到时候——唉!先这样吧。对了,你回去后多留意文氏弟兄的动向,我感觉那帮不是啥好鸟
  “好吧,我挂了”王宝宏低声说。
  “注意安全”于雨朋说完收起电话,删了通话记录又重新躺回沙发里,眨眼的功夫,千头万绪涌入脑海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新洛大酒店三楼的个包间里季老先生激动地拉住于雨朋的手,半天说不出话,脸上的表情和握手的力度明显带着感激之情
  “季伯伯,您什么都不用说咱都是自己人。”于雨朋微笑着说,“等有机会了,我们弟兄几个一块儿到香港看您去
  “好,好,期盼你们随时去做客,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好样的。”季老先生微微颤抖着手指着旁边的季维新弟兄“阿新,阿暠,要多学习你们这位兄弟的大度,不要再给我惹事情!还不好好地敬各位几杯?
  “是,是,这就敬”季维新连声答应,端着酒杯站起来说,“我嘴笨,不懂得说场面话于老弟,杨小姐,还有各位,谢谢你们不计前嫌。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季维新的亲人”随后涨红着脸拉陈园,“阿园,咱们一起敬大家
  “季大哥客气了,我们早希望和你们握手言和呢”杨洋站在于雨朋身旁招呼大家,“雨朋、牛哥、龚大哥,来,咱们跟季大哥干一个”几个人都站起来一杯。
  “于兄弟,都是哥哥我不好,给大家惹这么多麻烦!我给大家赔不是。来”季维暠也端着酒杯站起来,看旁边的钟燕珍也端起酒杯才碰一下于雨朋杯子,“来,哥哥先干为敬”一扬脖喝干了。
  大家喝过酒陆续坐下,季维暠没坐,拉起旁边坐的王宝宏向大家介绍:“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跟我走南闯北的好兄弟阿宏,王宝宏,以后各位到香港去了,我让阿宏带大家到处游逛逛!来,阿宏跟大家
  “各位老板,小弟叫阿宏,既然暠哥看得起我,我就敬大家一杯,请多关照”这是王宝宏几年来第一次光明正大地跟几兄弟一起喝酒。
  这天晚上,包间里呈现出一团久违的和气,久久没有散去。
  第二天,季老先生带着两个儿子、儿媳离开洛城于雨朋他们恢复了以往的忙碌。
  于雨朋连续接受了几家知名报章杂志的采访,名声逐渐传遍大江南北,神州大地。当然,名声大了不一定好,本不该有的琐碎和应酬也会增加比如请求帮忙的,募捐的、义卖的、扶贫的,接踵而来,于雨朋把这些统统交给杨洋处理。
暑期的一天,于家村村长于富贵,带着镇上的领导一起找于雨朋,希望他能出资修葺村上的路和陈旧的校舍。于雨朋还是客气地把他们安排住进酒店,他们参观公司办公楼。晚上又带杨洋、龚兴龙一起陪他们喝酒聊天,打算第二天仍旧交给杨洋处理。
  深夜,于雨朋和杨洋回到“心房”休息,洗完澡穿着睡衣斜躺在沙发上当天的报纸。杨洋头枕着他的腿吃草莓,时不时塞一颗到他嘴里。
  “狼哥哥,接下来你打算点儿啥”杨洋嘴里嚼着草莓喃喃地说。
  于雨朋笑着附在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哎呀讨厌!”杨洋立刻娇嗔,“人家说正经事儿呢,以后几十年你就光想那些?烦人!
  “正经的也要有啊这不小兰的食品公司弄差不多了,这几天试着生产包装食品,要是投放好了就扩大经营。接下来再收购一家有内涵的餐厅,好好儿规整规整。可以把粤菜、川菜、淮扬菜、京味小吃都糅合进去弄成个大中国特色风味,将来做成品牌,全球连锁店儿,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都是市场。我觉得先要满足大多数人的需要,然后才能被大多数人认可。有个叫什么词儿来着?给忘了。”于雨朋说着说着又做了个鬼脸,“不正经的事——咱现在就做!哈哈哈……”
  “哎呀狼哥哥!先听我说,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也很有必要!”杨洋推开他的手,仍然躺在他腿上,“公益事业知道吧?咱现在势头正好,可以为小承业的未来打算打算,你说呢?
  “哦?继续说。”于雨朋坐直身子,认真地看着,知道她既然这么说,想必是已经有苗头。
  “你看,今天老家和镇上不是想让咱赞助修路修学校吗?这就是机会,咱不但可以答应给村上修,也能给镇上也修,婉玲她们村都给修,咱还可以为山区修路学校不修了,给他们盖新的,还有一些贫困地方,像山区偏远地方啦,建上几十个中小学,这都是好事,值得当回事做。唯一要求就是必须用咱家于承业的名字命名,比如某某村于承业希望小学!某某镇于承业中学!”杨洋一本正经地说,确实是为小承业的未来铺路。
  “好这个想法儿很起咱就跟富贵儿哥说,他们要同意立马就给他们拨款!”于雨朋精神一震,“羊妹妹的思想前卫啊这样咱承业小就有一定社会认知度和责任心这多参加公益活动,心胸也会更宽阔
  “最重要的是他的交际层面儿广了,愿意和他做朋友的人也越来越多,包括各行业精英!谁不愿意跟良心企业家合作”杨洋一语中的。
  “嗯——你对承业真是太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以后可以成立个基金,每年给上面拨一定的资金专门做公益事业负责,行吧?”于雨朋抱起杨洋往房间走。
  “那当然,我也是他妈,虽然他以后未必会承认”杨洋把头伏在于雨朋臂弯里,眼角流露出几丝伤感。
  “他敢不认看我不收拾他!”于雨朋并不是安慰杨洋,在他看来杨洋就是他妻子差的只是名分,毕竟国家法律不能违背但他心里没有任何界限,跟对秦婉玲一样对她,包括梁晓芸在内,他会找合适的机会告诉父母和儿子,因为她们该得到和秦婉玲一样的尊重。
杨洋当然知道于雨朋出于真心,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此时的他已经陶醉,笑呵呵地抱着进了卧室,抬脚把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股份]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