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也说微信“同学群”

发布者: ^默然 | 发布时间: 2019-9-15 16:46| 查看数: 762| 评论数: 17|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19-9-17 17:46 编辑

         也说微信“同学群”

                         作者:^默然*
       1568536948(1).png


      几年前,老同学把我拉入了同学微信群,时隔几十年,能在微信群里再次“相聚”,真的很亲切,又能“看”到了昔日的老同学们,心里是实实在在的高兴,虽然有些名字变得已经非常陌生,但在点拨和回忆下,记忆的闸门会慢慢打开。
  可是,自从入群到现在,这份留在心底的永恒,有一种象被风吹散的蒲公英一样,非常凌乱地飞离你的视线,甚至连心里最起码的记忆里的温馨,也被摧残的不留痕迹。于时,我便绝决地删除退出了某个层次的同学群。
  事实上,和老同学交流的内容,最初无非是“现在哪里、什么职业”、“几个孩子了” 、“目前生活状态” 、“学生时代的窘事”等等,剩下的内容,无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骂街的,发无聊图文的,开不入流玩笑的,抱怨或挤怼的,满嘴跑火车的,喧嚷和嘈杂与其他微信群并无二样,这便是初始建群时的热闹和亲切;草上露水经历不了多长时间的太阳照射,没多久便发了溲,变了味道。
  说真的,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心态,实在难以忍受,只好免打扰或视而不见。食之无味的鸡肋同学群不见风景,甚至连一丁点回望的力气都殆尽了。“三观”以及与“三观”相联系的某些人性元素,与我最初的构想,渐行渐远……
  现象之一:沉寂。刚刚建群时,里面的气氛非常轻松友善,一段时间后,就归于了沉寂;你不说话,我更想沉默,满屏的鸦雀无声。对望空白,除了当初的那点记忆外,大家似乎都很难再找到共同的话题。
       现象之二:装。一个人无论混得有多牛,官做的有多大,钱挣的再盆满钵满,与其他同学并没有多少瓜葛;官是组织给的,钱是你自己挣的,都不要在老同学面前炫耀装酷,这是一个秘而不宣的道理;但往往是这样的:耍酷装大,高冷前卫;群里晒照,无非是自己豪车,豪宅,吃大餐的内容;群里说话,偶尔还来几句蹩脚的外国话或"三句半”式的顺口溜;外出旅游,别人十年前就去过的地方,也喋喋不休时刻忘不了晒到微信群,生怕同学不知道你在那里!对于那些动辄就“炫富”,自以为是,且自私冷漠的老同学,除了厌恶和发冷之外,实在找不到其他的词汇形容。作为同窗,你果真生活的风调雨顺,丰满圆润当值祝福祝愿,但孰金孰絮,只有你自己最清楚;装,大可不必。
  现象之三:高谈阔论。明星问题,信仰问题,养老问题,世界观问题等等,都成了彼此争论的内容,有人甚至底线尽失,口无遮掩动起“粗”来,一句话伤害一大群人。我想如果是面对面,都有可能会打的头破血流。这也许就是现实的同学微信群。离开校门,经过几十年的岁月雕琢,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这个背着压力负重前行的年纪,已经和当初的懵懂少男少女判若两人了,每个同学的现在,已被生活的刀片割裂的面目全非。学生时代默默无闻的,也许如今在同学群里喜欢高谈阔论;学生时代活泼开朗的,也许如今在群里静默无声。此刻,我忽然想起鲁迅先生在《故乡》里的一句话,“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来了,我和闰土之间已经有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虽然很多的共性成为我们同学微信群结合的枢纽,但更多的是:我们生活的圈子已经没有了多少交集。学生时代那种单纯无邪的时光,是非常值得追忆的,但此刻的我,已经素然寡味了。我想,大概其他同学也有如此的感受吧。个别爱刷存在感的,经常发一些好像很哲理、貌似很有前瞻性的文章,其实自己都不理解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感觉到很可笑,反正我是"呵呵"地苦笑了。
      现象之四:打广告搞推销、拉票点赞。“买份商业险吧,总不能光顾着赚钱亏待了自己”、“麻烦看看我的淘宝店吧,老同学一律进价供应”,诸如此类的消息让人目不暇接,情谊场变成了利禄之地,还有,帮助投票、帮忙点赞、帮忙关注、帮忙转发,帮忙砍价、帮忙捐款、更有平常不联系,见面不说话的,却在群里发帖请吃"孙子满月酒"、"外孙周岁席"的;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如芒在背,浑身刺痒。难道同学群真的就像阑尾,有它可以,没它也罢吗?同学自从毕业各奔东西,因此从事各行各业的人都存在,共同话题越来越少,话不投机的情况越来越多,曾经积累的美好印象烟消云散。不予置理的就需要忍,正如我写了,说了,就可能会伤和气,会有人对号入座,结局便是同学做不成,反倒反目成仇,情谊不复。这比道德绑架更可怕。
  现象之五:僵尸号。一直不说话见红包就抢,而且是秒杀!抢了红包连“谢谢”都不说一句。一直隐藏在群里,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他本人。而且是这些人无论抢了别人多少红包,自己却从来不会发出一个红包,还美其名曰“光会抢,不会发”。所以慢慢的同学群里红包发少了,再后来说话的人也没了,偶尔散见一些无聊的链接或无病呻吟的感慨。
  现象之六:耍小聪明,爱挑拨离间。一些同学,上学时,就有这毛病,这是品行问题。人常说:“三岁看大,七岁至老”,骨子里的操守和端行不会变到哪里去;爱耍小聪明,擅挑拨离间,好趾高气扬是你的本性。不乏有些同学就喜欢煽风点火,凌驾同学之上,拿别人的“外号”或短处取悦自己糟糕的心态,同学间的调侃和玩笑变成他嘲笑的把柄,及尽其能事攻击别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弄的同学间本来纯洁的无意的笑谈变成了无聊尴尬的场面。李嘉诚曾经说:“当你接触的人越多、层面越高时,就会发现:越是品行低劣、缺失的人,越见不得别人好,喜欢互相踩踏,互相拆台……”
  辩证的来说,微信群本身是个好工具,但能做到用好、用对,让每个人舒心,恋挂,现实中很少有人做得到。我们还是少些玄虚,少些眦睚,少些怒怨,少些杂念,少些自我;做到:你拥有的,我不嫉不妒,不怨不卑;我拥有的,不偏不执,不傲不嚣;便是最好的。席慕蓉有诗写道:“涉江而过,芙蓉千朵,诗也简单,心也简单。”我也非常赞同秦皇岛抚宁作协《天马纯文学》网王省江站长的点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学群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微信群也是公共场合,格局、心态、品味、雅量、规则、底线、道德无处不在。

最新评论

^默然 发表于 2019-9-15 16:51:50
请批评指正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9-15 17:29:29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学群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
对于您的分析,我深有同感。
推荐阅读。
^默然 发表于 2019-9-15 17:31:26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9-15 17:29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学群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
对于您的分析,我深有同感。
推荐阅读。

哈哈,谢谢省江老师。您不感觉就是这样吗?
^默然 发表于 2019-9-15 18:40:20
谢谢何万志老师到访
^默然 发表于 2019-9-15 21:34:54
谢谢小野兽老师到访
^默然 发表于 2019-9-16 10:09:22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9-15 17:29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学群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
对于您的分析,我深有同感。
推荐阅读。

王老师:文章又改动了些
^默然 发表于 2019-9-16 22:22:37
写出血肉,写入灵魂。
shanluwanwan 发表于 2019-9-17 13:51:30
      同学群也是一个小社会,当然少不了各种角色,以正常的心态对待就可以了!该文内容前卫,时代感强,叙述清晰,层次分明,乃佳作!点赞!
^默然 发表于 2019-9-17 14:44:01
shanluwanwan 发表于 2019-9-17 13:51
同学群也是一个小社会,当然少不了各种角色,以正常的心态对待就可以了!该文内容前卫,时代感强,叙 ...

谢谢宋老师点评雅正。说想说的
殷凤君 发表于 2019-9-21 07:30:51
文章条理清楚,反映社会现状。从文中看得出作者是一个直爽之人。
^默然 发表于 2019-9-22 08:14:18
殷凤君 发表于 2019-9-21 07:30
文章条理清楚,反映社会现状。从文中看得出作者是一个直爽之人。

谢谢殷老师点评。说就想说透,写就写深,刻画出江湖人性
松间月影 发表于 2019-9-27 19:56:38
总结的全面,反映了同学群的尴尬。除了最初的童真的回忆,其他就没有共同语言了。因为毕业之后各有各的职业,各有各的操守,形成了不同层次的人等,有了三观的差异,不能说到一起。
^默然 发表于 2019-9-29 23:40:36
松间月影 发表于 2019-9-27 19:56
总结的全面,反映了同学群的尴尬。除了最初的童真的回忆,其他就没有共同语言了。因为毕业之后各有各的职业 ...

谢谢松间月影老师点评。望指正
^默然 发表于 2019-10-7 15:09:04
三观的不同?
思不群 发表于 2019-10-12 21:50:49
总结的挺全面的,很好,点赞。
^默然 发表于 2019-10-12 22:34:39
思不群 发表于 2019-10-12 21:50
总结的挺全面的,很好,点赞。

谢谢思不群老师雅正支持
^默然 发表于 3 天前
谢谢梦吉老师点赞支持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22 19:33 , Processed in 0.571311 second(s), 12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