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随笔《父亲的菜园子》

发布者: 范范 | 发布时间: 2019-9-13 10:48| 查看数: 296| 评论数: 12|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范 于 2019-10-17 17:45 编辑

      

       今年夏天,雨水不知为何这么多,尤其这几天,大雨甚至是大暴雨不停地在下。听着别人说着一些地方受灾的情况,更加地担心父亲母亲了,因为老家在山区,而且我家还是老房子。可是我工作特别忙,实在是请不下假来,只能对着窗外的雨,在心里祈求着:老天爷呀,让雨快点停下吧,别再下啦。下班给父亲母亲打电话的时候,焦急地问这问那。
      母亲说,河水发的老大了,河边上的杨树冲去了好多,咱家院子里水都满了。

      我又问父亲,父亲说,房子后面,又有水从山里下来了,不过暂时看还没事儿。门口的班车不通了,公路有好几处被山洪冲断了,车都不知道困在哪儿了。你就安心的上班吧,别老惦着咱家。

      我告诉父亲,要是看着不好,赶紧的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东西不重要,只要人没事儿就行。

      父亲答应了我。

      我又问起菜园子,因为就在河边,保没保住。

      父亲说,没事儿,没让大水冲去。

      松了一口气,家里人没事儿,父亲的菜园子没事儿,这就行了。




       父亲的菜园子,不大,似乎有几分地?没问过父亲。我很小就熟悉了它,因为我们家全年吃的菜都产自那里。那儿也曾经是我们姐儿三个的乐园,小时候没有零食,每天粥菜也就将就着能饱腹。饿了,就到菜园子里去找黄瓜西红柿还有小嫩茄子,用手摩挲摩挲,吃得倍儿香。放学回家,母亲做饭需要什么菜,我们总是争先恐后地抢着去,提着父亲编的柳条篮子,在菜园子里撒欢采摘。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有了各自的家,父亲依然还种着它。

      菜园子在河的对岸,大约离河滩三米左右,漫坡状一点点高上去。我每次回家,即使谁家也不去,也必须到菜园子里绕一圈,不论冬夏。春夏秋,园子里比较热闹,经常种的有黄瓜,豆角,生菜,土豆,茄子,角瓜,西红柿......似乎家常菜什么都有。在西北角上,还有两期韭菜。菜都是分两季种的,黄瓜豆角还没等罢秧子,第二季的小苗就已经出土了;土豆也是两季,分为早的和晚的;角瓜、西红柿什么的,立秋前都耧了,接着种上白菜,各种萝卜芥菜。

      父亲种菜,也太用心了,不怕费工夫。地,翻得细细的,下上腐熟的农家肥;一个个菜畦,工工整整的一溜排开;需要上架的,都绑得顺顺溜溜的。走遍菜园子,怕是你连一棵草都看不见。父亲一点点的地都不肯浪费掉的,种得满满当当的。就连菜园子的最上边,靠近小山坡的地方,还种了一溜儿的南瓜,不用管理能直接往山坡上爬。夏秋季节,那些菜,长得翠绿翠绿的,看着特别招人稀罕。父亲忙完大地里的活计,就要到菜园子里,叼着卷的纸旱烟,耪耪草,往架杆上领领黄瓜豆角秧,给茄子西红柿秧掐尖打蔓......自顾自地,有条不紊地忙活着。母亲有时会笑话父亲:“不就是种点菜吗?一个劲儿的在那儿收拾,也不嫌累得慌。”但草草的干活,父亲似乎不会,一辈子,就这样了。

       灌溉这个园子,虽然靠着河,其实是不太方便的。父亲在河边挖了一口小井,里面布满了青苔,还有小鱼蝌蚪什么的在里面游。要是接连不下雨,那父亲就得一担担的挑水浇园子。小的时候,刚学会数数那会儿,父亲浇园子,我在边上一边玩儿一边给记数,每个菜畦浇了多少桶水。父亲额头上满是汗,笑呵呵地夸他的老闺女聪明可爱。那么一大片菜,得挑多少水啊,父亲累了,卷根旱烟,坐石台上歇歇,喘口气,坚持着浇完。菜结得很多,家里吃不了,给街坊邻居家都送一些去。人家感谢的时候,父亲会说:不就是吃点菜嘛!自个儿家种的。



       最近几年,我冬天回家的时候居多,因为就这个季节比较闲。在母亲热乎乎的炕上睡醒了,就出去在河边看看鱼,捡石头,然后就到菜园子里呆一会儿。冬天的菜园子,光秃秃的,那两畦韭菜也冻蔫了。我走来走去,从地上留下的枯根碎叶什么的,推测父亲秋天都收了啥。有白菜叶,萝卜芥菜叶,南瓜光秃秃的藤蔓,嗯,还有捆成一捆捆,码得整整齐齐的茄秧辣椒秧,花生秧子。回到家,我和父亲母亲说我半天都干了什么。母亲说,园子里啥也没有,上那儿干啥去?父亲在一边不说话,眯着眼睛笑。

      父亲一年老似一年,虽然身板还算硬朗,但腰腿也总疼。那个小小的菜园子,父亲还能种几年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今年我只在春天回家一次,到菜园子里绕了一趟,那时,种的菜还没长出来呢。现在,下这么大的雨,靠河边的菜园子没事,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啊。



      希望那菜园子总在着,里面的菜总绿着。

                     

                                                                        -----------写于2012年8月

                                   

      中秋团圆之日,又思念起天堂的父亲母亲,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希望二老在天堂安好!









                           

                             

               



最新评论

天马湖畔 发表于 2019-9-13 20:38:07
菜园子就是家,就是父亲!感情真挚,语言温馨细腻。浓浓的爱意弥漫整篇作品!点赞学习。问候佳节 !
范范 发表于 2019-9-15 20:56:45
天马湖畔 发表于 2019-9-13 20:38
菜园子就是家,就是父亲!感情真挚,语言温馨细腻。浓浓的爱意弥漫整篇作品!点赞学习。问候佳节 !

谢谢光临点评!父爱无声,父爱如山!现在有了更深的体会。
殷凤君 发表于 2019-9-21 13:25:10
菜园子在,父亲就在!
范范 发表于 2019-9-21 22:31:14
殷凤君 发表于 2019-9-21 13:25
菜园子在,父亲就在!

只可惜菜园子还在,敬爱的父亲却不在了!
shanluwanwan 发表于 2019-9-30 16:07:22
生活就是由点点滴滴组成的,菜园子在农村更是必不可少的!情真意切的好文,拜读了!
范范 发表于 2019-9-30 20:30:26
shanluwanwan 发表于 2019-9-30 16:07
生活就是由点点滴滴组成的,菜园子在农村更是必不可少的!情真意切的好文,拜读了!

可惜老父亲不在了,那曾经生机盎然的菜园子,应该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也不想去了!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10-29 18:42:52
满含深情,结尾更是对父母满满的祝福。
范范 发表于 2019-10-30 05:18:41
本帖最后由 范范 于 2019-10-30 09:40 编辑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10-29 18:42
满含深情,结尾更是对父母满满的祝福。


这篇文章在我写以及修改补充的时候,都是带着眼泪的。父母这几年相继去世以后,那留满温馨回忆的菜园子,我没有勇气再去了。
^默然 发表于 2019-10-30 07:58:07
请附作者简介
范范 发表于 2019-10-30 09:42:42

好的,默然老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9-11-4 11:28:33
拟采,留痕
范范 发表于 2019-11-5 11:56:44
管理员 发表于 2019-11-4 11:28
拟采,留痕

谢谢!谢谢老师对我的鼓励!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21 21:53 , Processed in 0.968744 second(s), 9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