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母亲的前半生

发布者: 王巍 | 发布时间: 2019-8-16 10:26| 查看数: 119|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巍 于 2019-8-16 15:11 编辑

                                  母亲的前半生
        我的母亲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几近完美的传统东方女性,她温柔善良、吃苦耐劳、上孝下慈、贤惠端庄、宽容大度、乐观坚强。母亲温柔善良,人缘极好。
        自我儿时有记忆至今,母亲从未与街坊邻里有过任何争执。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远亲不如近邻”。别人有什么愁事烦心事向她倾诉,她总是做一个忠实的倾听者和耐心的劝导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是母亲最基本的处事原则。她儿时的经历,磨练了母亲吃苦耐劳、乐观向上的品质,无论生活怎样艰难,母亲都会笑着去面对。
        母亲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都比她大十几岁。外祖父去世的早,母亲从小就跟着外婆学会了干很多家务活,还去地里干活挣工分。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母亲还曾经出去要过饭吃。后来,生活慢慢好起来了,她总是把家里的好饭好菜给前来要饭的乞丐吃。
        嫁给父亲以后,母亲便开始打理家里家外的一切事物。父亲一般只需要忙自己的工作,家中的琐事很少操心。除了过秋过麦农忙的时候,会搭把手干些农活。母亲干起农活来一个顶仨,我亲眼看见过掰玉米的时候,母亲掰完三沟了,父亲才掰完一沟。也亲眼看见过割麦子的时候,母亲割完三垅了,父亲才割完一垅。我在边上打趣道:“丢丢,男的还不如女的干活快呢。”母亲则边干活边笑着回答:“你爸爸教学教的好呀!”
        早些年,母亲几乎终日都会去田野里劳作。烈日炎炎,骄阳似火的时候,母亲常常会拿着锄头去锄草,因为这样锄下来的野草才不容易复活。真的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待到小麦快要成熟的时候,我们就带上一个叫做“旱船”的农具去种玉米。旱船是用两根竹竿和一根横杆组成一个三角形的架子,两根竹竿交接的底部有一块圆木头,横杆的两头栓一根绳子。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横杆放在肩膀下面的位置,推着的人边走边带动着旱船一起走,就能够把小麦往两边分开,就此留出一个大的空隙来。推旱船的事情一般都由我来做,母亲在前面用大钁刨出一个个深度适中,间隔均匀的埯。我边推着旱船,边在每个埯里洒上煮好的豆子当底肥,父亲则负责在每个埯里洒上两三粒玉米种子,然后把埯填平。
        我小的时候,学校里是放麦假和秋假的,所以对与种地相关的事情印象都比较深刻。过麦的时候,收割小麦必须争分夺秒,不能耽搁,一是怕天热麦子炸了粒,收成泡汤;二是怕赶上雨把麦子捂在地里,导致发霉。父亲每次都提前把镰刀打磨的很光亮。一大早吃过早饭,全家人就全副武装到麦地里去割麦子。每人拿着一把镰刀,左手把麦子朝一个方向拢起来,右手拿着镰刀在小麦根部靠上的位置“嚓嚓”割上几刀。够一捆的时候,就随手把两股麦杆穗头打成结捆绑起来。握着镰刀的手常常会磨出血泡,再结成老茧。割完麦子,趁天气好的时候要及时晾晒。我喜欢把嫩一些的麦穗烧着吃。虽然看着黑黢黢的,但是搓好的小麦粒放到嘴里那个香呀!
        打场也很辛苦,几个人轮流一圈一圈的拉着碌碡,把洒上水的场院地碾压平整,然后晒干,用来当做晒麦子的场地。脱粒机轰隆隆的脱完麦粒之后,剩下的麦秆,会搭成小山一样的麦垛。我有时会爬上不太高的麦垛,从上面跳下来玩,有时会和小伙伴们在麦垛之间玩捉迷藏,在某个麦垛上掏个洞,躲在里面,再拿点麦秸挡住,玩的不亦乐乎!村里播放电影的时候,我们就爬到麦垛上面,不会担心被前面的人挡住视野。晒干的麦秸可以套进缝合的被单里面,铺在床上在冬天防寒用,也可以作为燃料做饭烧菜用,还可以和泥土混在一起盖房子用……
        趁着自然风,顺着风势锄起一簸箕带着麦糠的麦粒,如此周而复始的扬场,就把麦粒和麦糠剥离开来,忙的灰头土脸的母亲不知疲惫,因为丰收而喜悦着。休息的间歇里,喝上一碗提前备好的车前子茶,笑着露出更显洁白的牙齿。
        等到麦粒晒干的时候,一袋一袋的装进袋子里,扎好口,放在地板车上拉回家。母亲的力气比较大,一般都是她驾驭地板车,父亲和我则在旁边拉拉偏绳。那时候,挑选出最好的粮食是要交公粮的,全家人一起拉着地板车,排队去粮站交公粮。粮站的质检员拿一根空心铁棍,往装粮食的袋里猛地一戳,麦粒就被取了出来,拿上几粒放嘴里磕一下,合格的就收下了。如果有不合格的,还得回家重新晒,我们家里的公粮都是交一次就过关了。
        几个月之后,玉米也成熟了。秋天的气温还是很高的,玉米地里更是密不透风,即使再热,进玉米地之前也是要穿上长裤和长袖上衣的,一来是为了防止玉米叶子会划伤皮肤,二来也是防止蚊虫叮咬。开始掰玉米了,母亲依旧是主力军,她一手扶住玉米杆,另一只手迅速的用力向下掰,每个人都把掰下的玉米放在篮子里,然后再集中装入袋子里。快速反复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在玉米地里呆上一会儿,就会浑身大汗,身上的衣服像是水洗了一般。
        地里的玉米全部掰完之后,还要把玉米秸一棵一棵的砍倒。十几棵放成一堆,打成捆横放在垄上。拉回家后,很规整的立在院墙上,当做柴火烧饭炒菜用。玉米运回家之后,倒在院子里,堆成小山一般。全家人就围坐在玉米堆跟前扒玉米,经常会扒到半夜,院子里会挂上一个亮度很大的灯泡。每个人都麻利的把每一个玉米的外皮撕去掰下来,都朝着指定的方向扔去。慢慢的眼前就会堆起来一堆堆金黄色的小山。
        我们挑出嫩的玉米,剥去外皮,留下里层的嫩皮煮着吃,或者在母亲用柴火炉子做饭的时候,用铁钎子插进棒子芯内放进火堆里烧着吃。烧玉米有着鲜玉米的清香,还有着烟火灰的香气,咬一口又香又烫,一顿吃下来,手上是黑黑的,嘴上也是黑黑的,心里却是极其喜悦的!
        玉米的外皮可以编成坐垫,我们叫它“蒲墩”。厚厚的、暖暖的、软软的,很舒适。一日三餐,在堂屋的地上放一张矮木桌,周围放几个蒲墩,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是其乐融融。邻居朋友来找母亲串门,或在堂屋里、或在大门槛上、或在庭院里,每人拿一个蒲墩坐在上面,边做着针线边唠家常。
        那时候家里是有玉米栈子的,栈子是用高粱杆围成的圆柱体,把扒好皮的玉米放在里面有利于储存。也会留一些剥开玉米皮的,把玉米皮打成结拴在一起,或挂在屋檐下,或挂在院子里的树杈上。玉米晒干了之后,抽时间要把玉米粒剥下来。最原始的方法是取一个平口的螺丝刀,在每个玉米的根部,撬下两三行玉米粒,这样玉米粒之间就有了空隙,再手指一排一排的剥下来或者拿两个这样的玉米互相搓一下,玉米粒就下来了。剩下的玉米芯,一部分加工成猪饲料,一部分用来烧火做饭。
        除去干地里的活,母亲还养过几年母鸡。买来小鸡之后,放在垫上报纸的纸箱里,在小鸡头顶上方放一个灯泡,用来保持体温,用温水泡小米,还要给小鸡打疫苗。半年之后,母鸡就可以下蛋了。那时候父亲的工资并不高,母亲就是靠自己的勤劳肯干来补贴家用的。
        1987年,母亲用卖鸡蛋挣的钱买了一台17寸的黑白电视机,当时在我们村里很少有电视机,一到晚上,就会有很多乡亲跑到我们家来看电视,有的人家是倾巢出动,看到精彩的环节会发表议论和感慨。当天的电视剧演完之后,人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猜想着下一集的剧情并互相讨论着。后来家家都买上了电视机,这样的热闹场景就不复存在了。
       世事难料,一场鸡瘟让家里的鸡所剩无几。伤心之余,母亲很快振作起来。谁家有盖新房的,她就去工地上给人家当小工。搬砖、和水泥,给大工打下手,一刻也不闲着。有一个星期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觉得饿了,就去工地上找母亲。烈日炎炎之下,她正在端着铣锄水泥,汗水夹杂着灰土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来,母亲看到我,笑着对我说:“你怎么来了?快回家吧!外面热,我一会儿就回家做饭了。” 当时,我的心里五味陈杂,她一直在为这个家无怨无悔的付出,自己却从来都不叫苦。我更加感受到了母亲的不容易,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孝顺母亲!
        母亲对待父亲很是贤惠,常常是夫唱妇随。父亲若想吃点儿什么好吃的,只需一句话定会如愿以偿。在我的记忆中,一日三餐,母亲从未早于父亲吃过,就算时间再晚,她也要等着父亲回来以后再一块儿吃。父亲每天只需全心全意的工作,洗衣服、做饭、做家务,母亲全都大包大揽了。家里的大事经过商议后,十之八九也都是父亲拿主意。在母亲心里,父亲永远都是她的“掌柜的”。
        1994年,父亲的一场大病打破了我们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曾经一度,我们家的所有积蓄所剩无几。母亲既要在医院照顾父亲,还要顾及我们姐妹俩的日常生活。大额的医疗费并没有打垮坚强的母亲。她说:“只要是人好好的,就什么都有了。”而正是这件事情,使得母亲下定决心自己要干点什么。她经过一番考虑后,便准备做点生意,从最初小打小闹的在学校门口卖点学生用品,发展到后来拥有颇有规模,能称的上超市的小卖部。
        “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母亲便有着这样的胸怀。因为母亲经营的小卖部真正做到了“诚实守信,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所以生意很红火,遭到了同村一个人的嫉妒,她在外面散布谣言,说母亲卖的是假货,传到母亲耳朵里,母亲却不生气,只是说:“真金不怕火炼,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甚至还热心帮助过那个造谣生事的人,令那个人自行惭愧。母亲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心换人心。”也许正是由于母亲的宽容之心,才赢得了别人的敬重。
       母亲是个热心肠,谁家有个大事小事,她能帮的就帮,总是尽心尽力。她热衷于给别人当红娘,从年轻到现在她已经说成了几十桩婚事儿,其中有一家人娘俩都是她牵的线搭的桥。她因为做生意在批发市场有很多熟人。我们村上每年都有好多下了学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母亲便介绍他们去临时打个工。我开玩笑的说:“您不如开个“婚姻职业介绍所”得了。”母亲却笑着说:“我这是为后代积德行善呢。”
        不止这些,近处谁家有个病人住院,也大都少不了她跑前跑后的忙活。那时候母亲的生意很忙,却还时常操心别人的事,但她却忙得不亦乐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付出总有回报”,我们家有什么困难,很多乡里乡亲也都会鼎力相助。记得有一年爷爷生病住院正值秋收,父母在医院里照顾他,都顾不上地里的活,有好几家邻居商量着帮我们把玉米收回了家。母亲还很大方,对于亲朋好友间的礼尚往来,她总是唯恐别人吃了亏。
        母亲及其孝顺。她幼年丧父,外婆年轻时拉扯她长大极不容易。在她眼中外婆是没有什么人可以替代的。外婆每年都有大半年的时间是在我们家度过的,母亲经常亲自给外婆剪发、剪指甲,好的的东西都是先给外婆吃。母亲对待自己的公婆也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冬天的时候,母亲每天都给爷爷奶奶灌上烫壶提前暖被窝,一年四季经常给他们添置新衣服。每逢过年过节,母亲总是在饭屋里忙前忙后,等她忙活完能坐下吃饭的时候,往往桌子上就只剩下残羹剩饭了。待到吃完饭后,刷锅刷碗也无一不是她们妯娌的份内之事。
        对于我和妹妹,母亲更是细心呵护着。我小时候是早产儿,身体比较羸弱,母亲费尽了心思变着花样的做饭给我吃。3岁那年,我因疾病入院,病情来势凶猛,医生说不一定能救过来,母亲哭着下跪求医生救我,我坚强的活了过来! 12岁那年,上学路上的一场意外,让我险些成了植物人,多亏了当时上初三的一位大哥哥的及时仗义相救,深度昏迷14个小时终于醒了过来,母亲哭了整整一天。后来受伤的那根手指感染,险些被截指,是母亲的坚持不放弃,一天跑了五家医院,第五家医院终于为我保住了手指。
        上初中住校那会儿,母亲每天都不辞劳苦地骑着自行车往返十来公里去给我送饭,生怕我在外面吃不好影响长身体。那时候,有很多同学每天都是凑合着吃煎饼、咸菜、方便面。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我更加感受到了母亲的慈爱。  
        24岁那年,我生女儿时剖腹产后高烧三天三夜,母亲着急的几夜都没合眼。36岁时,我查出来患有罕见的先天性疾病,母亲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无奈第一次手术不成功,次年又做了第二次手术。住院期间她替我照顾孩子,出院回家后她又对我悉心照料了好几个月,直到我完全康复了。我的女儿和外甥女都非常依恋于她,母亲更是“隔辈亲”,对她们疼爱有加。
        母亲在农村算的上是比较端庄了,举止稳重,在言行方面也是很有素养,我从未听到母亲说过任何不文雅的话。她在衣着上也很传统,再热的天,她始终都是穿一身短褂长裤。现在母亲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帮着妹妹看看孩子,操持家务,在家里养些鸡鸭猫狗,种一些绿色蔬菜,鸡蛋和蔬菜都分给孩子们吃。
        近几年,母亲因病住过两次院,我们都悉心的照料着她,令我欣慰的是,女儿当时每天放学后,都去医院陪伴她,给她洗脸洗脚,母亲慢慢的就康复了。希望我的母亲能够快乐安康、长寿!一路走来,母亲为人处世的态度以及乐观坚强的种种优良品质深深的影响了我。其间的酸甜苦辣,我也都有深刻的体会。
        我的母亲平凡而又伟大,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

最新评论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8-16 17:39:59
喜欢你的语言风格
王巍 发表于 2019-8-16 21:57:25
王省江 发表于 2019-8-16 17:39
喜欢你的语言风格

谢谢老师对我的文章的认可,我是新手作者,请多多关照!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22 18:52 , Processed in 0.467916 second(s), 4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