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馨香满院

发布者: 王巍 | 发布时间: 2019-8-14 21:03| 查看数: 195|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馨香满院

  记忆中的那个土坯房,五间主屋,墙厚厚的,房顶是青瓦,木头的窗棂,冬暖夏凉。屋檐下有燕子的窝,每年的春天,燕窝里便传来燕子的呢喃,正应了那句“年年此时燕归来”。
  堂屋的北墙上挂着《陋室铭》,是祖父写下的草书,飘洒畅酣,秀逸有致。笔锋回转之间,我仿佛能嗅到墨香四溢,望见祖父眉宇间的刚毅。“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屋子虽然简陋,住的人品德好就不觉得简陋了。《朱子家训》在我们家中,每一员都是要熟记于心的,整齐的小楷衬得它更加刚柔并济,端庄沉着,朴素率真。“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便是祖父根植于我们心底的东西。
  每年的春节期间,屋子里时常热闹非凡,亲朋好友、邻居百舍、学生、患者,都络绎不绝的凑到这里。春风将温暖悄然挂在迎春花的枝头,柔软的青枝上有涂染着红晕的花苞,盛开的鹅黄色花朵端庄秀丽,散发出春天的清香。“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每个人的眼神里都溢满了春的气息。
  堂屋北面有一个家户道子,有一扇门通着,西头立着一棵老槐树。当烈日炎炎时,打开那扇门,空气中都弥漫着沁人心脾的凉爽与清香,直通心房。再回味时,只觉清甜淡雅,却又让人迷醉。一串串洁白如玉的槐花缀满枝头,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肆意吐蕊。我敏捷的爬上树去,撸下一朵朵放进嘴里,满口的清香甘甜顿时弥漫开来。
  也喜欢那淡淡金黄色的槐花饼,外酥里嫩,清爽可口。“阵阵幽香陶人醉, 喜作白羽槐花风”,待到秋风萧瑟之时,揉杂在风里的槐花飞扬洒落,飘至我张开的手上,站立在我的肩头,也慵懒的趴在我的头顶上。铺了一地的雪白,我光起脚丫轻轻地踩在上面,轻柔的触感使我恋恋不舍,真想醉在这槐花乡啊!
  东里间是祖母的卧室,她的床单每天都整理的没有一丝褶皱,蓝地白花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床边上有一个老式的抽抽桌子,左右各有一个抽屉,大部分时间都上着锁。我多次打探,发现靠近床边的那个抽屉是我梦寐以求的宝藏。因为于儿时的我而言,那里面尽是人间美味,足以让我垂涎三尺。
  就说“马有失蹄”,祖母也总有疏忽的时候吧。当那宝藏未被封印时,我就趁其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抽屉,揣上几样香甜一溜烟的撒腿就跑。祖母听到动静后,踮起小脚追出门外,明知道追不上我,也要数落一顿,我虽被教训了,却自顾自的开心着,如获至宝一般。
  我和堂哥都是小馋猫,有一次正逢大人们不在家,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让它溜走呢?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偷吃麦乳精,于是我飞奔出去关上沉重的木门。回来后,堂哥踩在凳子上,小心的去拿放在橱子顶上的麦乳精。打开瓶盖的瞬间,浓郁的奶香气刹那间扑鼻而来,欢喜的把它们倒在手掌心里面,津津有味的舔着吃。
  正吃得忘我的时候,大门上传来“咣当咣当”的声音,我们急忙把手中的麦乳精一下子倒进嘴里,把手洗一下,快速把瓶子放回原处,还不忘记喝点水漱一下口,相视一笑,然后飞一般的跑出去开门,并佯装关上门是因为小孩子自己在家害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每每回味起这件事情来,我都意犹未尽,现在的食品应有尽有,但总觉得儿时那些我们偷吃过的东西却格外美味。
  东堂屋是祖父的卧室兼书房。书桌上一年四季都摆放着一盆兰花,叶子一年四季长青。绽开的兰花简约玲珑,优雅脱俗,绚烂着生命的美好,香气温馨纯真,幽香至远。“兰花不是花,是我眼中人”,郑板桥的这句诗不正是祖父的真实写照吗?他不争名夺利,不计较得失,是人中之兰花。“气若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他难道不是这在世的活菩萨吗?
  祖父晚年自称“双杏翁”,这一生辛勤耕耘在杏坛,桃李遍布天下;潜心钻研献杏林,德艺双馨传四方。他是优秀的教书先生,带的毕业班连续数年名列全县榜首;他是远近知名的中医,利用业余时间苦心钻研,自学成才。他用自己配制的中药,给了当时二十多岁,病入膏肓的大伯第二次生命。他开了中药铺,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古稀之年,他坚持为村民义诊,有时候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有人前去敲门看急病,无论天寒地冻,他也都毫不含糊的快速赶往病人家里。
  他在这张书桌上为我编写了几十首三字经,“小孩子,要学习。不学习,没出息。先生教,学生学。上完课,做作业。“不瞧井,不下湾。掉下去,后悔晚。”“电风扇,呼呼转。电视机,怪好看。不劳动,准难看。”他还经常给我讲一些关于古人“头悬梁,锥刺股”、“囊萤映雪”、“划粥割齑”等好多的励志故事,为了让我能认真听,他常常买一些我爱吃的零食作为奖励。这是他对我人生开始阶段的启蒙教育。
  堂屋门外有用红砖砌成的小径,分支处一条通往假山,一条通往二门子再通往大门。假山是祖父自行设计的,用形态各异的石头堆叠起来,浑然一体,姿态万千,或雄浑或优美,空隙里填满了土,栽着各式各样的花草。每至它们大放光彩时,这儿蝴蝶飞舞,蜜蜂采蜜,好一派繁荣热闹的景象。
  假山上有他用滑石亲手雕刻的红门、中天门、南天门,有他用水泥砌成的紧慢十八盘,有用泥土捏的惟妙惟肖又烧制成砖红色的钓鱼翁,让人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假山的中央还有一个鱼池,碧绿的水草随波而动,鱼儿好似在玩捉迷藏,一会儿藏于水草石块之后,一会儿又倏地钻了出来。鱼鳞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铺了一池的宝石!
  闲暇时光,祖父在树荫下亦或是在丝瓜棚下,悠哉悠哉的躺在一把竹制的躺椅上,喝着茶,赏着花,拿着一把大大的鹅翎扇摇着,有斑斑驳驳的光点散下来,为祖父添了几分飘飘然。他时常点燃一根用艾草编的蚊绳,端头不断冒出白色的烟,散发出浓浓的艾草香。我坐在他的身边借着凉风,听他给我讲着往事。这些场景在我心中成为了不朽的记忆,无论何时想起,都还记忆犹新。
  小径的两边是花,最多的是栀子花。花开的季节,满院的栀子花香与阳光撞了个满怀,最外层花瓣上有花萼的淡青色,素洁的花朵开满枝头,如凝脂,如美玉,纯洁的没有一丝杂质。四周溢着香气,那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王先生家里的栀子花又开了,真好闻!”总有人这么说,这样的话说了一句又一句,一年又一年。
  我摘下几朵送给小伙伴,每人分得几个花瓣,夹在书里,书就成了有香味的,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书香气。祖母把栀子花放进面糊里炸着吃,金黄色的,吃进嘴里满是花香,透入我的心扉。
  院子里有几棵枣树,花是金黄色的,细细密密的,米粒般大小。其中一棵是脆枣树,是跟着祖母陪嫁过来的,枣子脆甜可口。还有几棵是祖父小时候种下的,枣子丰收了,大人们会拿着长竹竿击打树枝,枣子就像下雨一样落的满地都是,有的砸在头上生疼,却裂开嘴笑,我们边检边吃,击打声、啪啪的掉落声、笑声和欢呼声连成一片,大人和孩子的心都是喜悦的。枣子大部分晒起来,蒸枣卷或者做粥。一部分煮熟了晒干,当零食吃。还有一部分做酒枣,是要爬到树上去摘的,小心翼翼的轻拿轻放,不能磕碰了,色形跟鲜枣一样,枣香酒香相融,清醇芬芳。
  院子里还有一个地窖,冬天的时候把所有花放在里面,让它们安然过冬。夏天,父亲他们小的时候在里面编席补贴家用,始终轮流有一个人读书给另外的人听。就这样,祖父最终把三子一女都培养成才,当时这在我们村里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小时候,就喜欢躲在里面纳凉。上面用水泥抹的很平整,用来晒枣、晒芝麻、豆子,晒一些粮食。祖父还会坐在上面拉二胡,有时候唱唱莱芜帮子。
  西屋是用来存放粮食的,里面有瓮,大中小不一,有的瓮上是用锔子锯过的,上面有白色的腻子。每个瓮上都贴着“五谷丰登”,小麦、玉米、谷子、豆子的晒干了分别存放。
  东屋是饭屋,这里是祖母呆的最多的地方。摊煎饼的场景是最难忘的,祖母在头上顶一块方帕,支上鏊子,旁边放上一大盆糊子,用玉米磨成的,也可以掺上小米和豆子,用麦秆把鏊子烧热后,用浸透豆油的“油搭拉”把鏊子擦一遍,舀上一勺糊子均匀地摊开,然后用耙子反复在鏊子上抿,耙子是用木板或竹板做成的,安上了一根木把。再用抢子沿鏊子边把摊好的煎饼抢起,揭下来放在一个大盖垫上,边烧火边摊,刚摊出来的煎饼有浓浓的粮食香味,“圆如望月,大如铜钲,薄似剡溪之纸,色似黄鹤之翎……味松酥而爽口,香四散而远飘……”这是蒲松龄在《煎饼赋》中对煎饼的描写和赞美。在煎饼上放上自己喜欢的菜,放上调料,叠起来两面煎黄,就是美味可口的菜煎饼。等到摊完煎饼之后,在鏊子底下埋上几块地瓜、土豆或者蔓菁疙瘩咸菜,剥去皮,不一样的香味,四散开来。祖母经常给我们煎黄面窝窝,做炒面,包水饺的时候,水饺的边上捏的像是梅花瓣一样漂亮。
  南屋是一间中药铺,里面有一张八仙桌,祖父坐在一张椅子上,给前来的患者号脉,看舌苔,听诊,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小时候,我常常陪着祖父去田野里挖些草药,夏天就会去找拾一些知了皮。很多时候在他给病人抓药的时候,他说出药名,在场的我能快速准确的找到对应的草药所在抽屉的位置。有时候,跟小伙伴去别的庄里玩,路过人家家门口的时候,总有人会认出我来,说这不是王先生家的孙女吗,热情的不得了,大都会拿出一些吃的来给我们。
  在迎门墙和大门之间的东侧围墙内,有一株腊梅。数九寒天,它傲然挺立在凛冽的寒风中,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傲雪怒放,馨香阵阵,使人心旷神怡。“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祖父不幸幼年丧父,是太祖母守寡一生和高祖母一起历尽艰辛将他抚养成人,家中一度人丁单薄。三代单传的他自强不息,完全凭借自身的努力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命运。
  大门上有两扇木门,木门的左右门框下面各有一个门墩,门槛镶嵌在门礅的沟槽里,门槛上面是圆弧形的。大门底部有一个横的门蹄打,进门的时候是要迈过去的。
  大门的里面有两道门插管,其中一道上面还有一个隐藏的机关,是一个圆形的按钮,在家关上大门或者打开大门的时候,都要用到它。大门的外面每扇木门上都有一个门钌铞,还有门串带,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就用一根铁穿条把门锁起来。
  大门前有一棵国槐,粗壮的树干,枝繁叶茂,绿荫如盖。花开的季节,黄白色的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它的槐叶、槐枝、槐米、槐角等都可以入药。
  闭上眼睛,我仿佛又嗅到了满院的花香……

最新评论

管理员 发表于 2019-8-14 22:02:42
拟将此文推送到爱文学驿站,敬请关注。
天马湖畔 发表于 2019-8-15 13:43:56
笔触细腻,感情真挚,雅俗共赏,在娓娓道来之中隐含着浓浓的乡情,抑或活泼,抑或思念……,美不胜收!点赞学习。问好
王巍 发表于 2019-8-16 09:15:49
皇岛 发表于 2019-8-14 22:02
拟将此文推送到爱文学驿站,敬请关注。

多谢老师的认可和鼓励!   
王巍 发表于 2019-8-16 09:18:45
天马湖畔 发表于 2019-8-15 13:43
笔触细腻,感情真挚,雅俗共赏,在娓娓道来之中隐含着浓浓的乡情,抑或活泼,抑或思念……,美不胜收!点赞 ...

多谢老师的精彩点评和认可!那份纯天然的单纯率真、情趣放纵、挥洒惬意,大都来自于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这个小院记载着我童年的很多美好回忆,令我永生难忘!这是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记忆中的画面。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22 19:30 , Processed in 0.974933 second(s), 5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