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一键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第七十八章 较量

发布者: 羽佳一鸣 | 发布时间: 2019-8-6 17:36| 查看数: 22|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个性的粉白相间连体楼九月初完成设计,菲利克斯和仸瑞公司迪拜负责人杰森看后非常满意。投资方是个迪拜部落酋长,他看到后认为莲花创意还行,但总体不够张扬,不能显示他想达到的效果。于是,菲利克斯又和帅小泽拜访酋长,听取他们的意见。酋长希望表现出黄金和钻石的感觉,但还不要浮夸到有铜臭味。帅小泽跟菲利克斯商量以后,又从新设计一套四个圆弧形矮楼簇拥一栋高层的方案,整个楼体还是幕墙为主。外结构边框为香槟色,玻璃采用浅紫色新型low eradiation低辐射玻璃。高楼顶部是透明玻璃拼凑的莲花造型,花瓣中间是 light emitting diode二级发光管,通电后,花瓣因为玻璃折射效果能发出钻石般的光芒。
效果图出来后,杰森和菲利克斯以及另外几个设计师脸色都变了几变。菲利克斯把帅小泽拉到没人地方,让秘书问他是不是有意推拖这项设计。因为这个楼群从远处看就像竖起中指,全世界都知道这是骂人的意思。帅小泽苦笑着说不是故意,他原意只是用来形容一枝独秀。酋长见到效果图后当场拍板,就要按这个效果。送走酋长后他们又开始着手细化图纸,并把设计方案报给英国总部。总部专程派人找酋长确认签字,才着手准备施工。
到十月二十二号,鹏科新项目批下来了,洛杉矶总部完全同意他们的新方案。帅小泽接到梁甜的电话,匆匆加班结束迪拜的工作。跟菲利克斯交代以后,买二十五号的机票回香港,连夜转机回西安。仸瑞公司负责机票,并支付十五万英镑做为本次的报酬。他随便客气了几句收下,不甚满意。一个不知道当时人民币对英镑汇率是100/1554,再一个是觉得为此晒成黑蛋实在划不来。
深夜两点,梁甜在咸阳机场出闸口接到帅小泽,被他吓一跳。他面黑肌瘦的样子很夸张,走在黑暗处看不到面貌。两人回城后先到洒金桥吃了碗久违的肉丸胡辣汤,才回公寓休息。梁甜看到他洗完澡身子和脸肤色强大的反差,戏称他是银勺铁把。他更说自己是快被晒冒烟的火柴,两个多月里不但没有好吃好喝,更是不近女色,灯都没关就缠绵起来。
第二天回到公司门口,帅小泽又被当怪物似得看了个遍。他倒是毫不介意地进了“斗篷姐菜盒店”,吃他最喜欢的薄皮火烧夹韭菜盒子。梁甜给他拿盒牛奶转身回公司了,他边吃还边看报纸,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他在公司签了整个上午的文件,最后看到工资表里衡信的工资后面备注:另加贾艺半月2250。就打电话给衡信,问贾艺是谁。衡信说是刚来不久的远房亲戚,他说中午叫出来跟马子祥、高林一起吃饭。衡信又推说那位亲戚不喜欢应酬,就说好四兄弟一起出去喝几杯。那三位见到帅小泽时也很惊讶,问他到底是去中东还是非洲,出这趟差能挣多少外快。他笑着说算是积累经验,十几万不值一提。饭后他又想起老家别墅的尾款,就找到两位项目经理电话,联系过把钱转到他们指定账号。可没过半个小时,有一家钱又退回来了,洪经理说老总放话,钱早已经结清。他纳闷之际打电话给对方的总经理,却无法接通,只好先放下等有空再说。
当天下午开各部门碰头会,开始部署新项目。项目名称定为:鹏科荷院新家园。地皮帅小泽要亲自和鹏程张副总裁选定,技术方面交由戴维斯和衡信共同负责,销售是威廉带着马子祥一起,施工承包方式还是采取投标的形式由多家施工单位分段竞标。广告仍然是电视MV广告为主,报纸和其他宣传为辅,MV还是让李嘉担主角,制作费可以适当增加。
经过半个多月的筛选,帅小泽和张副总裁基本敲定几块地皮:西安跑马场南边靠近浐河位置一千一百多亩、杭州留下镇西溪附近一千两百亩、广州南沙靠近珠江口位置九百五十亩、重庆双桥区龙水湖附近一千亩出头、青岛南区一千三百亩。
    就在陶锦鹏安排签合同的那天,五家地皮持有商负责人同时要求加价百分之十五。这可把陶锦鹏气恼了,这比抢劫还过分。生气之余他们也发现里面有问题,天南海北的,他们为什么会忽然同时加价?他们加价的依据是什么?如果生意谈崩他们靠什么挣钱?
    陶锦鹏、张副总裁、帅小泽三人合计,决定重新选地皮。同时决定找出这件事始作俑者,还以颜色。
于是,帅小泽让高大铭以河南省政府工作人员的名义分别联系五家地皮持有商负责人,电话自然用的他父亲办公室座机。几个负责人都异口同声说已经有合作商,打算合作开发该地皮。高大铭一再追问,才有人透露合作商是陕西秦鹏房地产开发公司,对方负责人姓吕,其他什么也不说。
    帅小泽可以肯定是吕庆丰,却无法推测是谁把新项目消息传出去的。又找陶锦鹏商量,最后说好先用饵把内应钓出来,再利用内应打击吕庆丰。
    十一月十六日,为庆祝“鹏科荷院”在十个城市秋季大丰收,鹏科公司在西安喜来登酒店又搞了一场客户答谢会。这次声势比五月份大得多,鹏科包下整个喜来登酒店,招待各地客户。大老板托马斯更是组织欧美地区科思特分公司负责人,来学习鹏科成功经验。宴会除了客户,还邀请了几个商会的领导,高新区政府的代表,地产界的精英和知名商贾,各大媒体记者。托马斯照例奖励了本季度销售代表,帅小泽则是获得一套自己设计实施纪念品——杭州荷院独栋别墅一套。帅小泽以地产界奇才,最年轻富豪的名头又上了多家媒体头条,包括他要在西安搞国内第一个迪士尼乐园的消息。
    答谢会结束后,送国外一行人到机场的路上。托马斯还问帅小泽迪士尼的方案为什么他没见到,帅小泽说只是做宣传噱头,梁甜没办法翻译,只好说他在做虚假广告。
陶锦鹏、帅小泽、张副总裁、石副总裁、梁甜在鹏程小会议室开五场秘密会议,分别叫小崔、小余等五个秘书参与。讲的是在西安城郊五个不同区域开发迪士尼的计划,具体方案、位置和地皮运营商的电话都有,并严格要求大家保密。
    开会时间过去第三天上午,帅小泽桌上的五个空闲手机其中一个响了,帅小泽让梁甜按免提接听。
    “喂,你好!”梁甜微笑着打招呼。
    “你好!请问是赵总吗?”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
    帅小泽一看桌上面的单子,赵钱孙李王,赵下面对应的是小崔。对梁甜点头,让她继续说。
    梁甜轻声说:“是啊,您是哪位?有事吗?”
    “哦,我姓吕,听说你手里有块地皮最近谈出售,能跟我谈谈吗?”那人开门见山。
    “你是说世纪大道的地皮吗?不好意思,我已经和鹏程地产谈好价钱了,正在拟定合同,你再找别人合作吧!”梁甜说完挂了电话,这也是跟帅小泽计划好的欲擒故纵。
    “小泽,刚才这人就是吕庆丰?你确定他会再打来吗?”梁甜把手机放下,坐下来问。
    “不好说,就算他不上当,至少现在已经确定小崔是叛徒!”帅小泽肯定地说。
    “你说陶总他们会怎么处置小崔?”梁甜又问。
    “现在说还有点儿早,要看小崔的态度,还有——”帅小泽正说着,那部手机又响起。他赶紧示意梁甜:“吕庆丰来了,看是不是刚才电话?”
    梁甜拿起来一看说:“手机号,咋办?”目光投向帅小泽。
    “随机应变!接!”帅小泽坚定的说,然后看着她接通电话。
    “喂,你好!哪位?”梁甜仍然保持免提通话。
    “你好赵总!还是我,我叫吕庆丰,是秦鹏地产总经理。你先别急挂电话!”电话里果然是吕庆丰的声音。
    “吕老板,咱们有什么好说呢?我已经跟别人把价格谈好了,合同一签就等拿钱!”梁甜故意装作没有耐心的语气。
    “赵总,咱们可以合作,而且我保证让你挣得比现在多!”吕庆丰以利益来诱惑。
    “吕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梁甜轻轻一笑,“我和那个张总谈了好些天,才敲定的价格,你一张口就说让我多挣钱,凭啥啊?”
    旁边的帅小泽朝她竖起大拇指,夸她做的好。
    “赵总,你听我说。现在鹏程和鹏科急着发展这个迪士尼,帅小泽在报纸上把大话都撂下了。我的想法是这样,首先你向鹏程提出涨价百分之十。如果他们同意,你分五个点给我就行。如果他们不同意,咱两家可以合作开发,有钱咱两家挣!你看行不行?”吕庆丰这主意的确够损的。
    “呵,你说得这么轻巧,地皮又不是你家的?万一我加完价人家不干,你再一推三六五,这十几亿的生意谁给我赔呀?”梁甜故意前怕狼后怕虎。
    “这点请赵总放心,我吕庆丰可以拍胸脯保证你有钱赚!”吕庆丰认为单凭他的名头,就可以让许多业界同仁买面子。
    “你说保证就能保证?我看还是算了,别为贪个小便宜把正经生意黄喽。”梁甜装作胆小,又刻意留余地。忽然间若有所悟地说,“哎,你该不会跟他们一伙吧?故意搅黄我生意,完了我还得降价求着你们张总!你们这些人太坏了!”
    “赵总赵总,你别误会,我敢发誓跟他们不是一伙!坦白给你说,我跟老张他老板陶锦鹏有过节,所以才跟他们对着干的!”吕庆丰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那是你们两家的事儿啊!别拿我生意当赌注!好了,吕老板,啥也别说,你们的事自己解决。我安心做我的生意,挂了啊?别再打了!”梁甜装作放弃跟他合作,却并没立刻挂电话。
    “哎,赵总,别介呀!我先给你交保证金行不行?等你拿到鹏程的钱以后再退给我!”吕庆丰急切地说。
    “吕老板,你这是何苦呢?万一,我是说万一张总他们不加钱,生意黄了。你说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梁甜很不情愿地说。
    “不不不,赵总,你不用为难,万一事情谈崩了,保证金你不用退!再说咱两家还可以合作开发,迪士尼不是只有他帅小泽有魄力搞!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吕庆丰提起帅小泽也有气,上次被他唬着放弃荷园小筑。后来他一打听,鹏科地产是在西安注册的外商独资企业,效果图专利权更是无稽之谈。
    “那你能给多钱保证金?让我考虑考虑!”梁甜刻意显得有些贪财。
    “五千万行不行?可以的话发个卡号给我,立马给你转钱!你收到钱再跟他们加价!”吕庆丰急于求成,也想用钱稳住“赵总”的心。
    “吕老板,你能让我考虑考虑不?明天才签合同!”梁甜再次的迟疑,装作不放心的语气。
    “有啥考虑的?你要嫌钱少我给你八千万!”吕庆丰彻底失去耐心了。
    “哎呀,不是多少钱的事儿!你打再多也不是我的钱,我是担心他们不上当!”梁甜语气显得更加左右为难。
    “这不用担心,那边出问题,这钱就是你的,把卡号给我!”吕庆丰现在就怕她拿不定主意。
    “不行不行,你让我考虑几分钟!”梁甜说完再次挂掉了电话,长长的吐口气。对帅小泽说:“哎,这样行不?”
    “非常好!走,出去喝杯东西,顺便等这个老狐狸电话!”帅小泽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看着梁甜说,“去把销售部那个赵梓珍的银行卡拿上,钱一到就去银行把它转出来!给红十字会做个好事儿吧?”
    “咯咯,希望工程也行,最好多分几家!”梁甜笑着拿起挎包,冲他拍了两下,“小泽,这算不算犯法?”
    “算,要被逮住的话!”帅小泽说完,站在门口看她。“怕不怕?”
    “不怕!你让我杀人我都敢干!”她来到他身边亲昵地刮一下他鼻子。
    这个小动作让他想起了高育红,以前被她刮鼻子是多么幸福的事,还有就是躺在床上被她从后面梳理头发,这些使他永远无法忘怀。但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他不再奢望。刚打算告诉梁甜以后不要刮鼻子,衡信和一个灰发女人从远处顺通道走来。就大声的打招呼,想叫他们一起去喝杯东西,他们却在设计部拐弯了,大概是没听见叫声。
两人往咖啡馆走的路上,帅小泽打电话跟陶锦鹏说了小崔是内应的事,并让他先不做声,等整过吕庆丰后再让他们狗咬狗。来到广场拐角的咖啡馆坐下,要了泡沫咖啡和两样点心。一口还没喝电话又响起来,响了十声左右,他才示意接电话。
“喂,你好!”梁甜仍是先按了免提,才温和地对手机说话。
“赵总,你考虑好了吧?赶紧把卡号发给我!”吕庆丰焦急的声音从扬声器传出来。
梁甜看帅小泽,他却笑着摇手。她轻声叹口气,靠近电话说:“吕总,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真觉得参与你们两家的纠纷不合适。事后张总他们要知道我跟你联合,非找我麻烦不可!”帅小泽笑着在对面点头。
“这你尽管放心好了,那些人软弱的很。我这些年抢过他们好多回项目,连个屁都没放过!况且就算他们出招,我也有办法应对!”吕庆丰对陶锦鹏颇为了解,吃定了他不会跟秦欣颖对着干。
“这个——”梁甜故作犹豫。再与帅小泽对视时他轻轻的点头,才放心地说到:“要这样的话,吕老板,那咱可先说好,无论有任何纠纷发生都是你们两家自己解决,别拖我下水!要不然——”她故意拉长声音现出极不情愿的语气。
“我可以保证。你只管赚你的钱,有风险我来承担,给我念卡号吧!”吕庆丰很自然地打断梁甜的犹豫。这也正是帅小泽想看到的结果。
梁甜说了声等一下,假装从挎包拿银行卡,其实卡片早在桌面摆着了。约莫一分钟后才对着卡片给吕庆丰念卡号和用户名,随后她又反复强调不担责任。挂了电话,两人继续的说笑着喝咖啡,她说想下午逛街,逛到晚上去酒吧喝东西。他意思是等吕庆丰上套后趁早把钱转到公益账户,免得迟了生变。晚上已经约好陶锦鹏和柯家英吃饭,让她一起过去。她知道陶锦鹏早认定了王易佳是他未婚妻,见他们在一起会不高兴,就说晚上回去帮他收拾房间。
两个人正聊着,那部手机又响了,梁甜直接接通免提说:“喂,你好!”
“赵总,不好意思,财务刚弄错了,给你转了两千万。你先查一下,晚一会儿再给你转。”吕庆丰打通电话先是道歉。
梁甜看帅小泽见他口型连续说“不干,不干”,立刻把脸一沉对电话说:“吕老板,你这是说一套做一套嘛?算了算了,剩下的你也别让打了,我马上就去银行把钱给你退回去,就当今天咱俩没有联系过。”
“哎,赵总赵总,别生气嘛!我马上安排,稍等一会儿啊?等一下再打给你!”吕庆丰说着对电话那边的人说:“转吧,应该没问题,那娘们儿又想打退堂鼓!”大概是忘了挂手机。
梁甜先把手机挂断。才对帅小泽抱怨:“这个吕庆丰是个什么东西嘛?竟在背后骂人!”
“这个老狐狸!呵呵,别生气,待会儿用他的钱给你买个名牌挎包!”帅小泽说着用手一指她背后,“先到隔壁银行查一下是不是到了两千万,别取,他再转款会显示余额!”
“哼!我才不用他的肮脏钱!我要你给我买!”梁甜说着站起身往门口走去。几分钟以后,梁甜回来说的确到了两千万。还没坐下手机又响了,帅小泽笑着指指手机。
“喂,你好!”梁甜不紧不慢地接通电话,还是用的免提。
“赵总,这回你可以放心跟我合作吧?我这边五千万全部转到你帐上了。”吕庆丰笑呵呵地说,“我这人说到哪儿做到哪儿,你准备给老张通知涨价吧!”
“嗯——这你不用急,下午我到银行查了再说。要是你真打过了,那我才会给张总打电话谈涨价的事儿!等他们回话了再联系你,等消息吧,赚钱了少不了你那份儿!”梁甜慢悠悠地说。
“那好,那好,就这么说吧,等事情办成我请你吃饭!呵呵呵。”电话那边的吕庆丰笑得好阴森。
“行,你得好好找个餐厅,我对吃的东西比较挑剔,尤其是男人请吃饭。好了,挂了吧!”梁甜说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好好,这点儿还请你放心,我对吃的东西也不将就。呵呵呵,再见赵总!”吕庆丰说着挂断了电话。
“现在咋办?”梁甜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眼睛看着帅小泽,慢慢地拿起盘子里的点心,轻轻往嘴里送,“啥时候去中大给我买包?”
“先去看看到账了吗?然后给小聪打个电话。让他带赵梓珍来银行,把钱转出去再说!”帅小泽拿起她用过那部手机扣开后盖。随后拿掉电池,抽出GSM卡,掏出钥匙在芯片位置划来划去。
“哦。”梁甜说着出去,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公司打电话。
时间不大,小聪和赵梓珍进来后也打过招呼站在桌子旁边。梁甜仍然坐在帅小泽对面悠然的喝咖啡,他把已经刮成黑色的电话卡放进面前的咖啡杯子里,然后才慢慢抬起头跟他们说话。两人听完后拿着卡和账号走了。
小聪和赵梓珍开车先后来到五家农行分行,填单子把五千万转到五个不同的账号,账户名称分别是扶贫基金、红十字会、希望工程、光彩事业促进会。工作人员见他们要转的帐都是慈善机构,也没有提个人限额转账的事情,两人顺利完成任务。完事小聪把赵梓珍送到回老家的火车上,又给梁甜打电话汇报一下,开车回公司。
帅小泽和梁甜到钟楼吃了午饭,陪她到中大国际买了喜欢的挎包,还到西北影城看了场电影。太阳落山时,他打电话给柯家英,问晚上在哪吃饭。柯家英笑着说和陶锦鹏早在麒麟阁等着呢,帅小泽不好意思地说马上过去。先送梁甜回公寓,才坐出租去麒麟阁,帅小泽已经习惯了喝酒不开车。
再说吕庆丰,转完账以后是满怀信心。料想这次陶锦鹏的脸色一定会非常难看,不管他是认倒霉加价还是放弃这块地皮,对吕庆丰来说都是胜利。就是要他一次次失望,一次次认怂。并且他一定会知道,这个幕后一次次伤害他的,偏偏就是他以前最看不起的男人。那样他心里就会更加的难过,再加上十几年前的夺妻之恨,想不咬牙根儿恐怕都难。
得意了好一会儿,吕庆丰又打电话给小崔,喜形于色地告诉她事情已经成功在望,让她等着看陶锦鹏拉长的脸。小崔听了以后为他高兴,因为他高兴了报酬就会及时兑现。趁机笑着说:“吕总,恭喜你啊!再一次挫败陶锦鹏。”
“呵呵呵呵,干得好。小崔,继续努力,我会记得让财务给你增加奖励,呵呵……”吕庆丰自然知道她献媚的真正用意。
“呵呵,谢谢吕总!”小崔就喜欢听到类似的话。
“哎,话说回来了。这次我还真想自己发展迪士尼,你赶紧把具体方案拷贝一份儿!”吕庆丰仍对现状不满。
“我也想呀,可这次他们特别小心,电子版在谁那里我都不知道。而且知道这事儿的只有几个领导和帅小泽,他们不说我也不敢问。再给我几天时间吧,不行我把陶锦鹏办公室那份打印版本偷出来!”小崔也是越来越胆大。
“你尽快搞过来,这个项目预算几百亿是吧?我也得早早找人融资呢,绝不能有什么意外。”吕庆丰说着忽然想到应该回家好好做顿饭,让妻子也跟着高兴高兴。
“是啊,上次开会说预算在五百亿左右。吕总放心,我有消息就立刻联系你。”小崔也是斗志满满的。
“好,这件事儿办成,你就到秦鹏帮我吧!给你弄个副总位置坐着,不用再跟着他们提心吊胆了!”吕庆丰还是一贯的用利益引诱。
“谢谢吕总!”小崔高兴地说,“吕总,能不能把前面儿的先帮我办一下,我打算最近回趟老家。”
“呵呵呵,行,这两天就给你安排。放心好了,给我做事儿亏不了你!”吕庆丰话里话外带着难以言表的愉悦,“就这样,不说了,有消息打给我!”
“好的。再见吕总!”小崔甜甜地说。
吕庆丰挂了小崔的电话,跟助理打声招呼,就开车回家了。路上专门去超市买了各种新鲜蔬菜水果。秦欣颖自从和吕庆丰结婚就开始吃素,说是为女儿乐乐积福。对于这点,吕庆丰倒是无所谓,他要做的已经做到:娶了小时候最喜欢的女人,抢了长大后压制自己那个男人的老婆。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结婚十几年没有自己的子女,尽管他们尝试过各种方法,什么邪门偏方,听说过的都试了,唯独没有到正规大医院做全面检查。秦欣颖的理由,是看到那些检查的机器就头晕。吕庆丰则是习惯了对她言听计从,或许是太爱妻子又或是吃惯了软饭失去了骨气。
秦欣颖在书房看书,吕庆丰走了进来,在她对面坐下。她抬起头微微一笑说:“咦?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呵呵,今天想早点儿回来给你做顿饭。”吕庆丰笑着看妻子,眉宇间的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哦?抢鹏程单子了?”秦欣颖倒是蛮了解这个丈夫。
“呵呵呵,这次不止是一个鹏程,还有上次让我损失惨重的帅小泽。”吕庆丰在妻子面前说话从不加任何掩饰,“他们打算在西郊开发国内第一个迪士尼乐园,我跟地皮持有商先达成合作协议,让给他们加价格,他们要么认倒霉损失一个多亿,要么就得放弃那片儿地皮,咱可以自己融资开发。”
“自己开发迪士尼?”秦欣颖把书扣在桌子上,“你说的是目前只有洛杉矶、奥兰多、东京、巴黎几个国际城市才有的儿童乐园?那可没那么容易吧?”
“是啊,呵呵,这你也知道?”吕庆丰笑着看妻子。
“小丰啊,这个你可要考虑周详。投资都在几百亿往上说,还有西安的消费现状,投资商和消费人群都是问题。照理说锦鹏那么谨慎的,不会没做市场调研和风险评估就把项目铺这么大吧?”秦欣颖可以说对鹏程这些年的大小业绩都了如指掌。
“陶锦鹏哪有这魄力啊?这次还是帅小泽的手笔,这小子从年初到现在已经成了地产界的神话儿!他做项目又准又快!前些天搞的那个答谢会,老美都快把他捧上天了!”吕庆丰压根儿就看不起陶锦鹏。
“报纸我也看了,这个人是有点儿小聪明,大部分还是靠碰运气。”秦欣颖对帅小泽确实是不屑一顾,“可是要发展几百亿的大项目,谁会放心把钱交给一个新手?难道,他们都不做市场调研吗?就算全陕西三千六百多万人都进游乐园,每张票卖三百块也才一百亿出头。就目前的经济形势,谁家会愿意重复进这样的游乐园?投资大开销也不会小,啥年头能收回成本?”
“颖颖姐,你意思是不赞成发展这个项目?”吕庆丰脸上没了笑容,诧异地看着妻子。倒不是怕她打击他做事的积极性,而是她每次说的都很有道理。
“也不能说不赞成,要按目前的发展趋势来讲。再能有十年,在国内一线城市办迪士尼稳赚钱。”秦欣颖淡淡地说,“你看他们的计划没有?打算多少年投入运营?国外那几个少说也是建造五六年。”
“这——”吕庆丰犹豫了。按妻子的分析,这个计划还真的有些难度,弱弱地说:“方案还没到手,小崔说这几天就能搞到。”
“哦,那就看完计划再说吧,不要急于求成。这样的项目只能成功,失败了谁也扛不起。”秦欣颖说着也站了起来,“晚上想吃点儿啥?我来做。”
“还是我做吧。颖颖姐,干烧猴头菌、蒜蓉西兰花、凉拌紫甘蓝、红枣炖木瓜,行不?”吕庆丰站起身。笑着来到妻子右侧面,轻轻扶着她的肩膀,让她还坐在椅子上。然后才慢慢往书房外面走,轻声说,“再看会儿书,饭好了我来叫你,嗯?”体贴的态度,完全不像个地产界打拼二十年的企业家。
“小丰,看你都把我惯懒了。”秦欣颖亲昵地看着往外走丈夫,很享受他这种温柔细微的照顾。看他即将走出房门又嘱咐道:“对了,那个叫小崔的碎女子鬼精鬼精的,你要防着点儿,那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东西!”
吕庆丰在门口停住,转身听妻子说完笑了笑。柔声说:“放心,你家小丰也不是个软柿子!谁想捏也得掂量掂量!”完了转身往厨房走去。
秦欣颖每次看丈夫从眼前离开的背影,都有种难以形容的幸福感。这个在外界被戏称为“吕疯子”的四十岁男人,在她身边却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无论在外面多么要强、刻薄、刁钻、认死理,只要在家总体贴、温顺、勤快,阳光而不失稳重。他为了她不惜背负骂名,为结婚更是搞得众叛亲离。她年龄大不说,还没有为他留下一男半女,而他始终不卑不吭,生活中对她百依百顺。她时常庆幸遇到这么个男人,虽然为此她失去了爱女,但每看到他就觉得满是幸福。
第二天上班,吕庆丰再次联系小崔,让她确认鹏科在发展迪士尼的项目。她信誓旦旦地说起开会时帅小泽兴奋的手舞足蹈的样子,以及陶锦鹏催张副总尽快搞定地皮的积极性,他这才放下心做别的事情。
又是两天过去了,吕庆丰还是没接到任何有关那个项目的消息。不但小崔没有拿到项目方案,连那位“赵总”也一直没有回过电话。他再也沉不住气了,拿起手机翻出“西郊赵梓珍”,呼叫出去提示音却是暂时无法接通,连续打十几分钟都是如此。他又换了几个座机手机,得到的提示还是暂时无法接通。打电话给小崔想问问情况,却总是无人接听。捺着性子等到吃中午饭,可哪有心情吃啊?好容易又熬到一点半上班,再拨打赵梓珍的电话还是如此,拨打小崔电话竟然提示关机。
两个关键人物都联系不上了,三天前转的五千万会不会化为泡影?吕庆丰可以说是急火攻心,也开始担心陷入别人布的局。他赶紧开车来到火炬大厦,车子停在路边,却不敢轻易上楼。他倒不是担心碰到陶锦鹏后尴尬,而是怕人家知道他被骗后看笑话。尤其是怕陶锦鹏看他笑话,他丢脸的同时也会连累秦欣颖面目无光。
坐在车里再给赵总和小崔打手机,仍然是无法接通和关机。吕庆丰郁闷地打开车上广播,正是他平时听的经济频道。恰巧广播里是最新一期的经济人物访谈重播,里面传出帅小泽说什么项目暂时不适合内地,十年后怕也没有希望,接着就进入广告时间。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用陕西话对着广播爆了好几句粗口,然后下车四下看有没有卖报纸的黄马甲。那些人一般都是早上在眼前晃悠,下午一个都看不到。正焦急找着,看到大楼门厅口有个黑人拿着报纸坐在花坛边上喝水。过去不由分说抢了报纸就走,那人竟还用普通话说了句“真没素质”。可吕庆丰哪有心情理会他,走到车跟前仔细翻找。
果然在经济版看到帅小泽和主持人的对话,原来他是为新项目荷院新家园造势,顺便提到前些日子哄传的迪士尼。他只说那项目在国内发展的机会还不成熟,十年后都未必能推行,在西安发展更不现实。这不是颖颖姐分析的道理相差无几吗?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既然帅小泽没心思发展迪士尼,他搞那方案干吗?这个赵梓珍又是怎么回事儿?我的五千万呢?小崔,号码和消息都是她给的!她一定跟姓赵的是她妈同谋!小崔呀小崔!你敢坑到老子头上?老子非把你这碎妮子弄死不可!吕庆丰想着,逐渐失去往日的精打细算,失去理性似的连续几把将报纸撕扯成条状。狠狠的丢在地上再踩几脚,气急败坏地转身朝电梯间走去。
经过黑人旁边时,还无意中听到他讲电话:“……反正我已经说了,你们市容到底管不管?”他还以为黑人记恨自己抢报纸呢,不由得心中暗嘲:非洲人就是瓜怂(傻),会说普通话也没用。被人抢东西应该报匪警,市容管你这屁事!瓜子一个,活该!唉,不叫110也好,免得我一会儿打急眼了把那碎女子整残,再把我拘留了!心里乱七八糟的按电梯,又开始想是直接见了小崔一顿暴揍,还是连带陶锦鹏先骂一顿解解气,再当着中众人面给她几个响亮耳光。

最新评论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19-8-18 23:16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33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本站永久域名: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及分享平台!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