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天马》 门户 查看主题

音坛谍影第四十三章

发布者: 林本 | 发布时间: 2023-3-18 11:15| 查看数: 542|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第四十三章 大结局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19 14:47:36      字数:3650
  清早起来,林剑秋给他喜爱的鸽子喂喂食,放了出去。望着那自由飞翔的鸽子,想到即将奔越前程,好象自己也飞向蓝天,心情格外爽朗。他兴冲冲地回屋吃点早餐,去打点行装。
  
  “剑秋啊,我差点给忘了,”母亲从上屋过来,手里攥着封信,看只他个人,便把信递过去,小声说,“是从南京发来的信,你瞅,准是小香云寄来的。”
  
  “是她寄来的。”
  
  林剑秋打开信,看了看。信写得很简要,说她要返回长春,履行差事,参加接收长春仪事,让林剑秋等候她。
  
  林剑秋对此很感惊异,心里琢磨:
  
  “她以什么身份参加接收长春呢?”
  
  他恍然大悟:
  
  “难道她是国民党那边的机要人员?!”
  
  眼前,立时闪现出高岩在哈尔滨露面,直到南京之行和她的所言,林剑秋这时他才明白过来:
  
  “啊!她是想让我跟她去投奔国民党?”
  
  “咋的了?”母亲看他愣着发呆,发话说,“看她的信,又犯心思了?你可别胡思乱想啊,有家有业的,自己可要拿定注意呀。”
  
  “哦!不是,”林剑秋没有对母亲直言,思忖一会儿说,“是她要回长春来,让我等她。”
  
  “别的了,”母亲生气的样子,“你赶快走吧,正好躲一躲。”
  
  “好吧,我也该走了。”林剑秋看了看手表,“妈,你把这封信收好。她要是回长春来问我,你就说,我到外地演出去了。”
  
  “哎,你呀。”母亲接过信,揣进衣兜里,“就我能知道你的心思。”
  
  “嘿嘿!”
  
  林剑秋冲母亲裂嘴一笑。
  
  他又急忙的跑进屋里去,亲亲两个还不懂事的儿子,温情的看一眼妻子说:“这家呀,就全指你照料了,等我回来。”
  
  说完,他抓起吉他琴,背上行装。
  
  当他走出去,回首张望,站在门外向他招手相送的母亲时,愧疚,心酸的泪水涌涌流出:
  
  “妈妈啊!儿我走了,那是我该去的地方。”
  
  林剑秋一回身,含泪而别。
  
  
  秋天的日头,火辣辣的热,把大地里的庄稼,都晒得耷拉头。惟有那红高粱,昂首挺立的顶着日头傲然不逊。
  
  走在快进陕西境内的林剑秋,不时的擦着汗。背上的行装压得他呼呼气喘,可他还是被这秋野的风光所吸引,朝向大地观望着。
  
  “林老师,把你的行装给我吧,你只挎着吉他琴就行了。”在傍陪送他去延安的交通员马耕田,伸手过来说,“我看你累得不行啊。”
  
  “哎,没事儿,我还行。”林剑秋往上拽拽行装,谦让的扯着嘶哑的嗓子说。
  
  “嗨,来吧,你就别硬逞能了,往后的路哇,还长着呢。林老师。”马耕田说着,一把拽过林剑秋的行装,背在自己的身上。
  
  他又瞅一眼林剑秋关照的问:
  
  “哎,林老师,怎么,你的嗓子咋哑了呢?”
  
  “咳,天太热,我的扁桃体又发炎了,我有这个毛病。”林剑秋手摁着脖子,疼痛的皱着眉头。
  
  “哎呀,这可咋办哪?”他又很担忧的说。
  
  “我来时带了些药,可都吃光了呀。”林剑秋回应着,眼光朝前方望了望,“可也好,我看离城里不远了。进城去买点药,吃了就能好,没事儿。”
  
  俩人说着,正巧来辆去城里的大板车,便招唤住,搭上了车。
  
  一路上的颠簸和闷热,折腾得熬受嗓子疼痛,卧在车上的林剑秋,昏迷了过去。 
  
  “哎呀,这是在哪儿呀?”
  
  苏醒过来的林剑秋,躺在床铺上摁捂着脖子,疼痛得说不出话来,唔吟着。
  
  “喔!同志啊,是在俺家呀,你可醒过来了。”
  
  站在门边的梳着大辩儿的姑娘,俩眼亮晶晶的望着他。看他清醒过来,进屋奔去水缸。
  
  “哎呀,是你的那个小同志呀,把你给背进俺家的,这会儿,他进城给你买药去了。”姑娘笑呵呵的送上一碗清水说。
  
  “恩,谢谢你了。好姑娘啊。”
  
  林剑秋醒悟过来,瞅瞅姑娘,接过来那碗水,喝了几口,自言自语的念叨:
  
  “咳,这下可耽误事了。”
  
  “哎,是不去延安的事呀?”姑娘在傍搭话问。
  
  “哎哟,你怎么知道的呀?是我的那个小同志告诉你的?”林剑秋听她这话,心感疑惑,强裂着嘴,婉转的探问。
  
  “不是的,是俺猜到的。俺这儿呀,有不少来延安的,都打俺这儿路过。”姑娘笑融融的诉说。
  
  “啊?是这样啊。怪不得你叫我同志呢。”
  
  林剑秋喝了水后,感到立时清爽多了,便和姑娘唠起话:
  
  “你叫什么名字呀?”
  
  “俺叫谢玉环呐。”
  
  “好听的名字啊。那家里还有谁呀?”
  
  “俺就有个爹爹。这会儿呀,正在田里忙活儿呢。”
  
  姑娘说完,瞅一眼林剑秋,好象听到外边有动静,只见她一甩辫子,出门去了。
  
  “哎呀!林老师,你可算醒过来了。真把我急坏了。”马耕田手提一包药,急匆匆地从外屋进来,一眼瞧见林剑秋醒觉过来,兴奋的说,“我在城里转一圈,也没买到消炎药,只好抓一副中药回来。你等着,我去给你熬药。”
  
  “同志啊,你看俺去熬药吧,你歇歇去,再说你能熬好药吗?”姑娘听声进屋,一把从马耕田手里扯过药包,机灵地瞅瞅他说,“我总给俺爹熬药,俺懂的呢。”
  
  说了,一甩辩进外屋去了。
  
  “咳,多亏这闺女哦。”马耕田看姑娘走出,擦擦汗对林剑秋说,“不然,我上哪儿去安排你呀,林老师?是她在门口,看见我背你过来,招呼进屋的。”
  
  “哎,这姑娘可真热情。”林剑秋这才知觉,又悟出门道,问马耕田,“我说小马呀,这是不是解放区呀?”
  
  “可不是,进解放区了。你看,不一样吧?”马耕田一屁服坐在林剑秋跟前说,“热乎!”
  
  “是啊,热乎乎的。”林剑秋挺起了身子,感慨地说。“到这儿呀,我感觉真象到自己家一样亲近。刚才哪会儿呀,那姑娘笑呵呵的,还给我送碗水呢。”
  
  “哎,革命大家庭吗,都是亲人呐。感受到了吧,林老师?”
  
  说完,他又一屁服起来,奔向水缸蒯碗水,咕嘟嘟的喝个痛快。 
  
  傍晚,天也凉爽了。
  
  林剑秋吃姑娘熬好的汤药,感觉病情好多了,他下地活动着身子。姑娘的爹爹也回来了。父女俩在下屋忙乎着晚饭,给做了好多吃的,特别是那羊汤泡馍最得口。林剑秋就热吃得满头大汗,一下子病好象痊愈了,嗓子也不嘶哑了。林剑秋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态,和父女俩谈笑风声。
  
  姑娘谢玉环活泼、伶俐。又喜爱唱歌。她看见林剑秋有把琴,很感新奇,便在饭桌上提起说:
  
  “同志呀,你的那把琴,是什么琴呐?你弹弹,俺听听呗?”
  
  “噢,你喜欢听琴?”
  
  林剑秋起身要去进屋拿琴。
  
  “别的,俺去拿吧。”
  
  说了,她一甩辫子,进屋把琴拿了过来。
  
  “这叫吉他琴。”林剑秋接过琴,拨弄一下说,“我弹给你听。”
  
  林剑秋弹个小曲。
  
  “好听,真好听啊。”姑娘谢玉环喜欢的拍着手说,“俺还头一回听这琴呢,好脆生啊。”
  
  “来,你唱一个歌好吗?”
  
  林剑秋看出她喜爱文艺的性情。
  
  “恩,好!那俺就唱个歌,给你听。”
  
  她爽快的应声站立起来,把辫子伶俐的拽到那蓝花的衣襟前,两手搓弄着。
  
  “哎,唱吧,我给你伴奏。”
  
  林剑秋高兴的拨起吉他琴。边弹着琴,边仔细的端详这开朗而纯朴的陕北姑娘。
  
  “一道道的哪个山来呦一道道水,
  
  咱们中央嗷红军到陕北。
  
  一杆杆的哪个红旗呦一杆杆枪,
  
  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哎嘿,哎嘿,哎嘿哎嘿呦。
  
  。。。。。。
  
  山丹丹的哪个开花呦红艳艳,
  
  毛主席领导咱打江山。”
  
  畅亮、淳朴的陕北民歌,唤起了林剑秋的心声;他感觉到这充满民族豪情的歌曲,是多么激奋人心,感人肺腑啊!林剑秋有力的弹拨着吉他琴,激情地拍打琴板。他从姑娘那红扑扑、笑盈盈的脸容上,看出她那渴望幸福的喜悦心情,对未来充满希望。这是林剑秋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也是他头一次听到,这崇敬领袖毛主席的豪情歌曲,他为之震动,激奋而豪放。
  
  “唱得好啊!太好了,小玉环。”
  
  林剑秋发自内心的喊彩。
  
  “哎,这都是从延安过来的同志,教她唱的呀。”闺女的爹爹蹲坐在傍,高兴地瞅着亭亭立立的小玉环,对林剑秋说,“俺这闺女哦,哎,可喜欢唱歌了,她也不怕人看。”
  
  说得闺女羞惭惭的,低头捉弄着辫子。不一会,她抬起头来,望望林剑秋,腼腆的说:
  
  “那同志,你再弹个曲呗,俺可爱听了。”
  
  “好,我弹一个。”林剑秋寻思一会儿,瞟一眼刚刚爬上山的月亮,感幸的说,“就弹一个《彩云追月》曲子,给你听听。”
  
  优雅、浪漫而深沉的乐曲,把人引入到那情感悠悠的幻梦中。都静静地去思欲着,那美好未来的圆月。
  
  夜幕降临,一勾悬月挂在星空。
  
  林剑秋站在院中,不舍离去。他思念着家乡;期盼着,期盼家乡的解放,也享受这温馨、香甜的境幻;他渴望着,渴望早日奔赴到延安,这革命圣地,一展前程。立时,他那尖瘦的面额,挂上了甜美的笑容,仿佛耳边又响起了这可爱姑娘的歌声:
  
  “山丹丹的哪个开花呦红艳艳,
  
  。。。。。。”
  
  看!那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小说《音坛谍影》后记
  话说,林来香被日本特务追捕无奈在旅顺海边,一头投进海里,以自杀了却自己的一生。可是,当她真个进入海里时她猛然醒悟过来。不能这样轻易死去。。。。于是她拼命浮水而上。任其漂浮,直至筋疲力尽,昏厥过去被已返乡邮轮救起,才清醒过来。回到了京都。这才有(序)里所说那样。。。。战后,她当上了政府的议员。可她一直没忘和林剑秋的那段刻骨铭心恋情。。。。
  
  长篇小说由《秋月》改名为<影坛谍影>在作品的作者及简介
  作者林本出身音乐世家。自幼喜爱琴棋书画、文学艺术。《秋月》是作者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小说描写的是伪满时期长春音坛豪杰林剑秋为首的英雄豪杰为爱国唤起民魂,传播民族音乐,智斗隐藏在音坛中的日本特务,不畏风险,最终走向革命之路。和溥仪皇帝的私情隐欲交织在一起,及误入大陆的日本姑娘的遭遇。演绎出其与主人公的一段真挚而浪漫的恋情。烘染出其与主人公的曲折、复杂的心理思维。文笔风韵、细腻,情节微妙动人,展现了主人公的侠义风采。并告诫人们一个哲理。邪恶最终是要受到惩罚的;人民是善良的,是永远爱好和平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在这里输入评论内容,不超过200字。
提  交
01楼    文友:心契相依
这第一遍只是匆匆而过,因为深深的被吸引,被打动,和喜欢就留下几句,借留言同时也加深了印象。以后有时间时我还会在来,如能再次学习我想一定另有新的感悟和更大的收获,晓林你很棒,加油!
时间:2022-05-10 14:19:51    【回复】
02楼    文友:晓林
谢谢您!我的好友----心契相依,您能自始至终看完这篇小说,并都加以评语,给与支持和鼓励,在此,我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和敬佩
时间:2022-05-10 12:57:17    【回复】
03楼    文友:心契相依
在临行前又收到了髙岩的来信,说要来长春参加接受长春仪事,让林剑秋等她,林剑秋悟到了她是国民政府人,这次又一定是来要带他走,想还是赶紧跑吧。林来香投海后又后悔极力求生,正好被邮轮救起。正义和平善良的人归宿都不错,给晓林点赞了,学习过收获满满向你学习!

最新评论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5 05:49 , Processed in 0.51562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