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我只在乎你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本文属于笔者《爱的主题曲》长篇言情系列,是一部以现代爱情为主线的叙事言情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没了我,你怎么过(十三)

爱的主题曲之我只在乎你 by 羽佳一鸣

2021-9-9 21:54

月底开始为新学期准备,成媛是九年级学生了,为备战中考报了两个校外补习班,父女两个都很当回事。本来无所事事的成大志每天除了做饭还要按时往几个地方接送她,空余时间又要准备画展,显得更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吴晓颖也对油画产生浓厚兴趣,就像她自己对柳静梓说的,如果年轻时热衷它就会和四眼儿多很多共同话题,两人也不至于闹离婚。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这次她没有以学油画为由缠着王宏亮,而是经常凑在成大志旁边,再加上琪琪上高中住校闲时间非常多,周内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画室,有时候拿支画笔在废弃画板上信手涂抹,有时围着成大志问东问西。

九月五号,成大志陪成媛在学校旁边吃过晚饭送补课班又赶回画室已经将近八点半。吴晓颖也在,还煮了绿豆粥,给他盛一碗连同腌蒜苔放在客厅茶几上。他客气几句说等晾凉再喝,进房间摆好画板就开始勾线,这幅是第四部分人物画第十幅,画的是陪丁丽欣过生日那天她靠着小亭子栏杆吃蛋糕的样子。她搬一把小凳子坐在他旁边,单手托腮看着。

这天,高成峰、柳静梓、王宏亮带着玉翛然到楼观台旁边的农博园写生,完了打算把画放画室去南边路口吃泡馍烤肉。还没到南三环时,柳静梓的母亲说心怡哭的厉害,那两位立马回去,让王宏亮两人把画带回来。王宏亮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有绿豆粥,以为成大志煮的,把画板放沙发旁边端起来就喝,边喝边往画室走边跟后面的玉翛然说:“翛然,你看大志煮的粥多不多?多的话你也喝点儿,回去就不做饭了。”到画室门口看吴晓颖也在就没往进走,呵呵一笑对成大志调侃,“就知道你又在废寝忘食,外边儿粥都搁凉了,我替你先喝了,你等一下再盛热的。”

“那是给大志晾的!”成大志扭过头还没说话,吴晓颖已经埋怨着站起来,“你个小四眼儿!你喝人家东西以前能不能先问问?锅里还有呢!”

“呢,还你。”王宏亮把喝了三分之一的粥碗递向她,“我是怕大志喝凉的胃不舒服,还落埋怨了?”已经感觉到这个粥可能是她煮的。

“神经病!”吴晓颖撇王宏亮一眼,侧身从他旁边走出去,“凑什么热闹?大志最近喝水少头上都长胞了。”

“忽然对大志这么——”王宏亮说到这忽然停住,看看认真勾线的成大志再退后一步看看吴晓颖的背影急忙跟出来,“小颖啊,去给咱帮个忙呗。”

“又想干嘛?”走到客厅中间的吴晓颖站住,不悦地看向王宏亮。

“去老杨家给咱要点儿烤肉,我跟大志喝两杯降降火。”

“打电话叫他们送不行了?”

“这个点儿正忙呢,一个小时都送不来,大志十一点还要回去接娃。”

“你这人?你知道大志十一点要接娃还让他喝酒?咋开车?”

“喝酒叫代驾嘛,实在不行让翛然去,多大个事儿?

“那你咋不叫翛然去买烤肉呢?她才是你——”

“行,我去。”玉翛然早听见他们的说话声从厨房出来了,“我多买点儿大家一起吃,你俩别为这么小事儿拌嘴。”说着就往出走。

“你们一起去,多买点儿。”王宏亮又说。

“我一个人可以。”玉翛然以为王宏亮为刚刚她埋怨他喝粥故意使唤她。

“你一个人拿不住。”王宏亮快速接话,看着吴晓颖说,“哎,你们喜欢吃啥多买点儿,俩人方便。大志爱吃老杨家斜对面儿的椒麻鸡,回来了再捎一件儿冰镇九度。”

“上火还吃什么麻椒鸡?”吴晓颖虽然还是不情愿,但嘟囔完就往门口走去。

玉翛然忽然觉得王宏亮是故意把她们支出去,因为几分钟前还说有剩绿豆粥就不做饭了。刚一犹豫想问他,他却把没喝完的粥碗放下,快速从冰箱里拿两罐啤酒回画室,就明白他们有话要说,转身跟吴晓颖后面出去。

外面说话成大志听见了,却没留意说什么,等王宏亮再次进去递给他一罐九度,然后坐在旁边吴晓颖刚坐的凳子上。他接手里喝两口放下笔,过去把调色板和主要颜料拿好,他已经把大样勾勒出来,准备调色。王宏亮自然也知道他下来做什么,淡淡一笑说:“哎,不画了,客厅喝酒去。”

“有事儿?”成大志站起身不解地看着王宏亮。

“没,我和翛然没吃饭,咱一块儿喝点儿。”王宏亮轻描淡写地说。

“当回事儿喝啊?我十一点还回去接媛媛呢。”

“知道,叫代驾不得了?”

“我咋感觉你想说啥?”

“没,就是喝几杯,”王宏亮已经站起来,“走吧,我已经让小颖和翛然去拿烤肉了,还有椒麻鸡。”

“去拿烤肉了?那还得会儿,让我把这画完。”成大志蹲下拿调色板,“冰箱还有腊牛肉、黄瓜,你先弄俩菜,赶弄好我这儿也就差不多了。”

“我勒个去,你这也赶太紧了吧?”王宏亮想的不是这样。

“去吧,去吧,好像还有苏子叶呢,也洗点儿。”成大志说着已经开始调亭子和栈道的颜色。

王宏亮淡淡摇摇头出来,还真到厨房弄起凉拌菜。说来也不复杂,腊牛肉切盘不需要任何调料,新鲜紫苏叶盐水泡几分钟冲洗沥水就行,调个蘸汁给紫苏叶和牛肉共用;黄瓜拍松切小段淋上油泼辣子段、蒜汁、芝麻酱,再加点醋和盐就算完成了。

等王宏亮端着菜出来,成大志已经在沙发跟前就着腌蒜苔把那灌酒喝了。他以为成大志拿他开涮呢,把托盘放茶几上快步到画室看,先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又忍不住盯住画看。好吧,二十分钟,没想到成大志在这么短时间里把一幅包括七种颜色的人物画连调色带渲染完成,看细节没有一丝匆忙赶工的痕迹。所以出来后再看成大志眼里不自觉多出几分赞赏,又打开两罐啤酒碰一下直接喝干了,说出的第一句话险些把成大志惹毛:“哎呀,大志,难怪小颖在你跟前温柔的跟小白兔似的,我要是女的也想粘着你。”

“没病吧你?胡扯啥呢?”成大志喝一口停下来,夹了片紫苏叶蘸汁吃。

“嘿!这怎么叫胡扯?明显是称赞你的魅力不减当年!”王宏亮一本正经地看着成大志,“记得以前在长隆老厂的时候就有个销售部的女孩儿每天看你画画儿,你自己说是不是就为了看画儿?现在小颖就跟当年销售部那女孩儿——”

“你能不能别胡扯八道?你叫我喝酒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成大志的脸沉了下来。

“听我说完嘛。”王宏亮幽幽地说,“你看啊,我跟你分析一下,你老婆比你大三岁对吧?丁老师比你大四岁,喻老师比你大五岁,小颖比你大两岁。这不是挺好吗?符合你的——”

“宏亮?你这话到底是想糟践吴晓颖?还是专门儿恶心我成大志?”成大志把正喝的啤酒撴在茶几上。

“看看看,还老觉得你修养高呢,怎么说句玩笑话就要爆?”

“哼?说句玩笑话?”成大志一本正经看着王宏亮,“咱这帮子你拿谁开这种玩笑都行,唯独不能拿人家吴晓颖开这种玩笑!不管咋说人家是你前妻,即使你们没半点儿感情也是亲人,咋能往朋友身上推?就算不把我当朋友也不能往别的男人身上推啊?太不道德了!”

“行行行行,大志,算我失言。”王宏亮笑着拿空罐子碰碰成大志的酒罐,看成大志喝完了拿筷子夹菜吃又低声说,“其实吧,我是想让你帮兄弟个忙。”

“行,你说吧,有话好好说。”成大志放下筷子,觉得接下来才是王宏亮的正题,让停下来喝酒应该也是为了这。

“其实我不说你也能猜得到。”王宏亮又打开两罐酒,“小颖住在我们这儿也没啥,咋说也是琪琪的亲妈,你刚也说了我该把她当亲人,这都不算啥。问题是她不让我跟翛然结婚,这一拖拖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不瞒你说我真想给翛然个名分,还有啊,你也知道,我爸我妈老说想要孙子,当然我也想再要个娃,可再拖几年翛然都快四十了,生孩子对大的小的都不安全啊!”

“明白,老问题,可这种事儿你们坐下来好好谈,我不行!还记得上回见老高前妻不?把我糟践的不像啥!还差点儿搞砸了!”要说起王宏亮三人的感情纠葛在圈里已经成了明的,问哪个都说够危险的,成大志可不敢大包大揽。

“我不是让你跟她谈。”王宏亮声音又压低些,“我意思是你把她收了得了,跟喻老师那样,她也就没心思缠着我了,反正我看她对你挺——”

“你还是不是人啊王宏亮?”成大志“唰”一下站起来了,直接点指着王宏亮质问,“还能再卑鄙点儿不?吴晓颖要是你亲妹你也能说出这话?让你家琪琪知道你这么龌龊还能认你?到底是你藏得深我这么多年没看出来?还是谁把你教坏了?还是不是以前的王宏亮?”

“哎呀!别生气嘛!这不是跟你商量吗?不愿意再想别的办法。”王宏亮赶忙站起来拉成大志。

“别跟我说什么商量不商量,这种事儿压根儿就不是人干的事儿!我绝不参与。”成大志说着转身要回画室继续画画。其实就是回去也静不下心画,因为他本来就暗藏波澜的心已经被王宏亮搅浑。说心里话他这些年挺同情王宏亮三人,有时候他觉得吴晓颖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柯慧文,既知现在何必当初?然而真正让他恼火的不仅仅是王宏亮的想法太不近人情,还有提起“喻老师”时的那种态度,完全是男人提起风流韵事沾沾自喜的态度,好像他成大志享受着在柯慧文、丁丽欣、喻芠几个女人之间周旋的乐趣,这不是不明就里的起哄式侮辱又是什么?这种态度侮辱的不仅是他,她们也因为他变得低贱庸俗起来。他和她们之间的无奈,只有丁丽欣能真正的理解,所以他和她在一起最舒服。

“大志!”王宏亮过来拦住成大志,诚恳地说,“别生气,别生气。伙儿错了!伙儿把这话收回来行吗?”

“唉!”成大志叹口气坐回去,本来也不能真闹翻,“不是收不收这句话的问题,你想出这主意就够龌龊的!还为这么龌龊的事儿叫我喝酒商量?你还跟我提喻芠?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亏欠的就是喻芠?人家是真心喜欢我,毫无杂念的喜欢,可我不配啊!我已经结过婚,已经有了一辈子最在乎的丽霞。所以我——我——可恨啊我!”

“行了行了,不说这了,咱喝酒。”王宏亮已经被成大志的情绪触动,尤其提到琪琪,自己都觉着自己今天的行为有失厚道。所以急着揭过这一页,拿起酒罐再次跟成大志碰杯,满脸赔笑的说,“咱今天只喝啤酒不谈风月,也不谈事业婚姻,咱什么都不谈了,喝酒。”

成大志这才拿起酒罐喝酒,然而刚被撩起的情绪仍在翻腾,不自觉咕咚咕咚把酒喝干,再看向桌上的菜也起不了兴趣,索性站起来再拿酒。王宏亮的个性本来就怯懦,看成大志生气的样子真把他吓一跳,稍微平静才边喝酒边反思,也觉得刚才的想法实在是自私,真要换个人帮他完成了,他或许能很快摆脱吴晓颖,但等哪天想通了甚至看到吴晓颖因此受伤害,那他可真是万劫不复了。所以还是由衷地佩服成大志,这个比他小几岁的男人始终比他沉稳些、理智些。

玉翛然和吴晓颖买烤肉回来,这两个已经把十来罐啤酒解决掉,赶忙劝他们少喝酒多吃菜。差不多十点半,成大志要回去接成媛,王宏亮要替他叫代驾。吴晓颖还是不放心,怕他路上吹风后再吐酒,司机才不管他,让十几岁的孩子伺候他也不放心,索性她送他回去。

也不知道是吴晓颖真的对成大志有些意思,又或是他醉意朦胧产生的错觉。这一路她不仅开的特别稳,每等红灯的过程,她要么给他擦汗、要么检查他安全带紧不紧、要么让他喝水解酒,说话也轻声轻语。在补课班楼下等的时候,她又不吭声下车走两百多米买成媛爱喝的红茶奶盖。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多想,索性闭上眼装瞌睡,可她每次靠近时散发的香水味和不经意吹到他脸上的气息总让他觉得不自然。

每周六,成媛从早八点到晚十点半都会在补课班里,这个时间段成大志也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画画中。而八号这天高成峰他们都有安排不来,为利用这么好的独处时间,他连午餐都顺便带了,干湿分开的半成品凉面。不到九点就开始工作,一幅接着一幅画,状态始终处于巅峰。

下午将近六点天还没黑,吴晓颖来了,带的肉丝炒饼和绿豆汤,还有切好的冰镇西瓜。成大志的确还没吃晚饭,但也不希望和她靠太近,以免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所以撒谎说已经下去吃过让她带回去。她又说让他晚会儿当夜宵,还要进来看他画画。他一想这样更不好,只好勉强答应把吃的留下来,让她回家陪琪琪,免得孩子成长过程中缺少关怀。她在门口呆几分钟,见他连门都没让进只得悻悻地离开。

吴晓颖走后成大志又把西瓜放冰箱,因为体寒他很少吃西瓜,立秋后更不会吃,坐沙发上倒碗绿豆汤喝着。

刚喝几口门铃又响了,成大志端着碗边喝边过去开门。一看不是吴晓颖也不是熟悉这帮的谁,而是个六七十岁戴着帽子长得白净衣着考究的老人,就笑了笑打招呼:“大爷,你找谁?”

“我能进去讲吗?”老人说着略显生硬的普通话,说着话从身后双肩包侧面拿出个杯子递向成大志,“谢谢,请帮我续些开水。你们这边比福州还要热。”

“哦,请进。”成大志一想借水的,笑着让进客厅。从饮水机接过开水转身要给老人,老人已经在顶头小沙发坐下来,正看着茶几上的饭,他过去把杯子放在老人跟前茶几上,笑着客气:“大爷,有绿豆汤你要不要喝点儿?”

“有干净点的碗筷吗?”老人头也不抬说。

“有,我拿。”成大志进厨房拿碗筷禁不住开始纳闷:老头子儿真不客气,到底谁呀?要是老高、张军儿的朋友那俩该打个电话才是呀!万一没人不把老头儿撂门儿外了?刚出厨房老人又说话了:“有小菜吗?”

“有。”成大志答应着又回去,切一小盘腊牛肉、拨半碗腌蒜苔,西瓜也拿出来。

老人还真是不嫌生分,又喊成大志让拿来空碟子和公筷,连炒饼、绿豆汤就着菜吃起来。吃的过程既没有嫌弃饭菜也没有客气话,也不管什么人做的成大志吃不吃,可以说连句寒暄话也没有。成大志愈发纳闷,看老人吃的样子虽然文气但像挺饿,他也就没吃什么,只是喝一碗绿豆汤,其他的都被老人吃喝干净。他想着这样也好,不枉吴晓颖大热天辛苦送来,等老人吃完把碗碟拿厨房洗了准备接着画。出来见老人不但没走的意思,还挪到大沙发上靠着沙发背信手翻《画报》。他决定问清楚老人找谁,该给谁打电话就让谁过来,他还得画画。想到这笑着走到茶几跟前说:“大爷,你是找成峰还是找张老师?我替你打电话。”

老人把《画报》依旧放在电话台,往旁边挪了点指指沙发说:“你坐下,我们简单聊几句就好啦。”

成大志更纳闷,但出于礼貌仍走过去坐在沙发最顶端,微笑看着老人。

“相互介绍免掉好啦,你的情况我基本已经了解,我的情况你如果想了解将来可以问阿芠。我是阿芠的阿爸,叫喻涵盛,包涵的涵旺盛的盛。”老人的表情温和平静。

“哦,原来是喻叔叔啊,不好意思啊,怠慢了。”成大志赶忙站起来,也瞬间想到老人来应该为了喻芠。可这正是他的痛处,自从世博会那次与她有了身体接触,他想过不止百次,也劝过她几次不要为他浪费青春,可每次劝的结果总是把她惹哭,哭过又会在他那里得到慰藉,然后却像什么没发生似的离开,让他陷入更深的纠结之中。

“坐下来讲话啦。”喻涵盛又指沙发,“我这人向来直来直去,但这次见你之前还是观察几天,几句简单的话讲完今晚回福州。所以你也不要因为我和阿芠的关系有压力,对于我讲的话,你可以今晚应承也可以认真考虑之后再做决定啦。”

“你是不是要说阿芠?她还好吧?”成大志坐下来但没敢坐太实,因为提起喻芠他心里就隐隐的内疚,而喻老先生无论从哪来都是为女儿的事情忧心,他作为一个父亲能想象到知道女儿陷入感情纠葛该有多难受。

“阿芠如何相信你比我更了解!我也承认之前由于顾着生意对阿芠疏于照顾,以至于让阿芠在感情和生活方面承受很多不必要的苦。今天我来是告诉你我已经时日无多的啦,比起阿芠母亲当年的情形好不了许多啦。”喻涵盛的语气和表情始终平静,“所以,我要趁还有能为的时候为阿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明白,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好了,我一定,我不保证能让你满意,但会尽力。”成大志愈发觉得不是滋味。

“不要着急表态,我讲过你可以认真考虑再做决定的啦。”喻涵盛温和地看着成大志说,“还有一点,我希望你对我不要敷衍的啦,认真考虑能不能接受我讲的提议。”

“行,你说。”成大志忽然想到喻芠说话也是这种感觉,只是她的表情常带着浅笑,平静中总有掩不住的优雅和从容。

“我要求你给阿芠一个名分,与阿芠结合组成一个新的家庭。至于将来,你们有没有孩子啦,能不能幸福生活啦,这些事我没有机会看到的啦,也顾及不到那么长远的啦。”喻涵盛说话时注视着成大志的眼睛。

“实在不好意思,喻叔叔,这个我做不到。”成大志想都没想就拒绝。

“成先生,我讲过你可以认真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这件事不需要考虑。”成大志笃定地与喻涵盛对视,“我承认对不起阿芠,她的心思我也明白,但我绝不会离婚。”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啦?”喻涵盛的脸上依旧平静如初。

成大志无奈地点头同意,眉宇间已经涌现几分少有的倔强。

“我在台北台中的产业超过九亿新台币,折合人民币大约二亿多啦。”喻涵盛接着说,“你与阿芠结合之后,这些都由你们支配,可以分给你前妻与孩子啦,也可以为上海的丁小姐请最好的医生治疗啦。直白点讲好啦,哪怕你拿到财产再离婚娶痊愈的丁小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我刚也讲过我已经时日无多的啦,你们要如何我都没有机会知道啦,我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阿芠得到幸福。就这些,我的话就这些。你可以认真地慢慢地考虑,决定之后同阿芠到汐止老宅见我好啦。

“喻叔叔,真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我绝不会离婚。”

“哦?真的不考虑?”喻涵盛脸上现出几丝诧异瞬间消失不见,仍平静温和地看着成大志,“得到那些产业之后丁小姐可以接受更好的照顾啦,而且,据我这几天观察,你和现在的妻子没有许多感情基础的啦。”

“对不起,喻叔叔,你对阿芠好这我明白,但我也有我自己的观点,不管感情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婚。请见谅。”成大志诚恳地说。

“好啦,既然这样我走啦。”喻涵盛说着站起身,将水杯装进双肩包挎起来就走。

“我送你吧,去酒店还是机场?”成大志赶忙跟过去,无论事情谈得怎样人家终究是喻芠的父亲,起码的尊重和照顾必须有。

“不用的啦,我有叫车软件,发消息出去很快可以叫来计程车的啦。”喻涵盛直接走出大门,没有丝毫的犹豫。

“喻叔叔,你跟我用不着客气,我车子就在楼下。”成大志跟出门口,出门顺手把两个钥匙拿上。

“我不是客气,这是我的习惯的啦,我之前已经讲过的啦,不要因为我和阿芠的关系给你压力的啦。”喻涵盛说着按电梯,凑巧电梯就在这层,他直接冲成大志摆摆手,“这样啦,再会。”

说话间电梯门开了又合,喻涵盛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看电梯下去停在一楼,成大志才想起该给喻芠打电话招呼一声,就拨通她号码站在电梯间对着窗子说。原来她并不知道父亲什么时间来内地,更不知道他的病情。关于她和成大志的关系是上次回台北替丁丽欣寻找医生时大概说的,没想到短短不到两个月竟有这么大变化,而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关心的还是她,所以接完成大志电话马上拨给他问情况。

九点二十,成大志正在清洗工具准备回去接成媛。吴晓颖又过来了,说是来拿饭盒却顺便带着丸子给他做宵夜。他只好感谢,应付似的吃几个就说把剩下的带回去给成媛也尝尝,拿钥匙走到门口猛然觉得不对,回头看着她问:“这里边儿啥馅儿?醪糟?”

“噢!我忘了告诉你,左边儿虾肉的给你吃,右边儿酒心的是给媛媛吃的,里边是红酒、可可。”吴晓颖眨着大眼睛说。

“可是我——”成大志举起钥匙晃晃,想说吃这个会酒驾,一想还是不说的好,一点点应该测不出来,无论如何不该这样责怪她的好心。轻轻叹口气继续往外走,大不了不走大十字和单向桥路。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提醒你,我替你开车。”吴晓颖已经明白他举钥匙的意思,快步跟成大志来到门口。

“一点点应该测不出来,还是不麻烦你了。”成大志真心不愿跟她走得太近,让一个女人送完他们父女再半夜打车回家也不合适。

“跟我还客气?拿来!”吴晓颖说着缴去他的车钥匙,边转身关门边说,“你这么讲原则的人怎么也想蒙混警察?不怕闹出麻烦让媛媛担心?”

吴晓颖锁好门,又冲他悠然笑了笑向电梯间走去。成大志再次感谢,上车时说有点犯困坐在后座,实际是眯着眼睛思考明天的画,也是尽量避免跟她靠的太近。

车子从大风阁对面的驶过时刚刚十点,成大志忽然想到芙蓉湖。虽然和丁丽欣游芙蓉湖的那天黄莉莉和王宏亮也在,但摆脱黄莉莉以后的情形很美好,连绵细雨笼罩的湖面朦胧中带着安逸,长廊边微风扬起的柳丝轻柔又不失媚态,整个划船的过程她脸上始终保有惬意的浅笑。嗯,划船的情形可以画一幅,站在廊边看湖面的样子也可以画一幅。

这时候,成大志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耿医生”心就忽悠一下提到嗓子眼儿,接完电话又瞬间落入深渊。耿新华说第二疗程的化验结果出来了,显示丁丽欣的肿瘤细胞因子存在迁移性,问他能不能去一趟,当面商量是否进行二次手术换人工咽喉,如果不行就找专家做病理会诊寻求帮助。他说今晚就去,最快凌晨就能到浦东,明早上班在郭捷的办公室见面。

吴晓颖把成大志的话和语气全部听进耳朵,等他收线立马表示关心,说要陪他去上海。他当然不能同意,让她送完他们父女就回去休息,琪琪更需要她陪伴。说完话他再无法平静地想画,脑海里全是丁丽欣在医院做手术和治疗的情形,为心爱的人受那些苦感到无限伤怀。

成媛一上车看见父亲的表情就觉察到不对劲,急切地问发生什么。吴晓颖替他回答那会儿接上海医院的电话,说丁老师病情可能恶化。成媛立马拉住他的手紧张地说:“我跟你去。”

“你后天要上课。”成大志说的很简洁。

“可——万一丁阿姨——老爸,我早把丁阿姨当亲人了,你不会让我留遗憾吧?大不了我坐明天的下午飞机回来。”成媛恳切地说。

“让媛媛去吧,这是媛媛心意。”吴晓颖也帮成媛。

“这我知道,但我不确定明天能赶回来。”成大志听成媛的话感触也很大。他对肿瘤没什么概念,对这种病的态度虽然表面很积极,内心却和小时候听大人说的“尽人事听天命”差不多,对于丁丽欣的病情他所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让她活下来,结果如何其实不敢细想。

“没关系,我陪你们爷俩一起去,如果你顾不上了我带媛媛回来。”吴晓颖轻松地说。

“你?”成大志愈发不踏实了,“小颖,这事儿你——”

“哎呀!你咋老跟我这么见外干嘛?丁老师不仅是你那啥,也是我们大家的朋友。不信你问静静儿他们,看谁不关心丁老师?”吴晓颖说着把饭盒递给成媛,“尝尝,阿姨做的丸子,有酒心的,有鲜虾的。”

“哎,小颖啊,明天是礼拜天,你们家琪琪还等你管呢。”成大志觉得带女儿去还情有可原,带她去让丁丽欣和喻芠看到算什么?再多想闹什么不愉快更增加他的罪过。

“没事儿!小四眼儿和玉翛然都在家呢!”吴晓颖马上接住话茬,“经过这些年我发觉玉翛然挺好的,我相信她能当个合格的后妈,我不在她肯定能照顾好琪琪。所以我才喜欢上画画儿,还想哪天跟你说拜你为师呢。”她说这些话时丝毫看不出客气和应付,显然是早就经过深思熟虑的。

“唉!你这,我觉得还是——”成大志听着是合理,但我仍旧不赞成,没发表完看法被成媛打断了:“嗯!阿姨这手艺不错嘢!真好吃,阿姨,寒假了教我做好不好?”也是明显的扯话题,想必也是怕拒绝吴晓颖以后再否定她。

吴晓颖当然满口答应。成大志无奈地摇摇头,提议吴晓颖给王宏亮两人打声招呼。他自己也给丁丽欣发消息说明早去看她、一起吃早点,还得就忽然带成媛去上海的事给柯慧文个解释。没想到柯慧文这次没有使绊子,只是叮嘱成媛把作业做完,而且主动把成媛要带的作业和文具送到小区门口。看到开车的吴晓颖时眼神里流露出诧异,但除交代成媛没说半句闲话,连他预想承受的挖苦话也一句没说,成媛把吃剩的丸子给她也没嫌弃。

去机场的路上成大志禁不住开始琢磨今晚发生的事情:喻芠的父亲说观察他几天了,却只是说几句没让他丝毫改观的话就离开,这看似合理也明显不正常,哪个父亲弥留之际为女儿终身大事奔波几千里能轻易放弃?吴晓颖的言下之意是为了学画画才给他送饭盒送水果,可她家里的王宏亮就是最近的老师,高成峰、张军更是圈里有名的博学多才,尤其她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让柳静梓教不是更合适吗?而且今晚又要送他又要跟去上海,丁丽欣了解他为人倒还容易说清楚,喻芠看到她会不会犯什么膈应?再有柯慧文,为什么今天这么善解人意?她明知道他是要见丁丽欣,竟然莫名地关照他往返路上注意安全,连他身边有个打扮与黄莉莉半斤八两的吴晓颖都没介意,这哪是她的待人风格?最令他揪心的还是丁丽欣的病情变化,前几天还说状态挺好,中午美瑜陪她到旁边转还给他发小视频呢,他看她的脸色比前阵子确实润泽许多。可怎么就忽然发生什么迁移?把咽喉切除换成人工的可行吗?如果切除也阻止不了病毒扩展怎么办?去哪找更好的专家来上海会诊?

越想越乱,那张看上去深沉稳重的脸掩盖着太多不为人知的愁绪,那双略显呆滞的眼神里凝聚着文艺青年不该有的悲切。


作者福利:录制音频,上架喜马拉雅。请加天马文学网管理员微信w609778830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股份]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